楚云在门派筑基之后,把自己关在密室整整半年,连霍玲青等人离开都没有出来,也只有程掌门和魔影尊上这些跟楚云一样建宗立派的人才知道楚云到底是为什么了。他们也没有怪楚云的无礼,因为当年他们为门派筑基的时候,并不比楚云更洒脱,他们甚至几十年才从震恐中回过神来。

    密室之中。

    “朝暮,你终于不在装死了?”楚云一个人盘膝而坐,仿佛就在自言自语。

    许久,一个声音才从楚云的体内响了起来,这一幕十分的怪异,就像是楚云精神很分裂了一样。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终于成为了宗师了,也不枉我一直的等待。你应该也感受到了天道的恶意了吧,你愿意如同傀儡一样的生活在囚笼之内嘛?如果你愿意,那么我可以直接离开。”这个声音正是楚云体内的系统朝暮。

    “你不需要用激将法,你告诉我,我什么时候才能去见我的妻子和孩子?你说过当我能够横渡虚空的时候,我就能回去。现在我只想回去看看我的妻子和孩子。”楚云语气中难得的有一丝的波动。

    许久,朝暮才开口了:“对不起,你现在还不能回去,如果你离开了这一处世界,就很难在回来了。天道会注意到你,连我都要遇到危险,我谋划这么多年的计划,就再也难以实现了。”

    楚云听完顿时暴怒起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让你的计划都去见鬼去吧,我只想回去陪着我的妻儿,哪怕我只能活几十年,哪怕我变成没有武功的普通人,我不想成为什么大英雄,去改变世界,我只想普普通通的陪着家人。”

    面对楚云的暴怒,朝暮再一次的陷入了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朝暮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楚云,你真的愿意变成普通人嘛?你自己扪心自问,这些年你过得多么的精彩,你享尽了人间福贵,连皇帝都当过,如果没有我,你怎么可能有这些精彩的经历?现在你想回去了?回去之后你真的就甘心变成一个普通人孤独终老?你回答我,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么我就把你送回去,哪怕冒着被天道发现的危险。”

    楚云沉默了许久,他已经习惯了这样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的生活,真的让他再回去他能够适应嘛?楚云突然发现自己就像是个婊·子,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自己一直想回归平凡,但是当自己真的彻底回归的时候,又觉得不甘心。楚云脸色一片铁青,他似乎从来没想过自己变成了这么虚伪的人,他看人无往不利,因为他有心灯也有破妄法目,但是他却有些看不清楚自己了。

    楚云捂着自己的头,许久他才抬起了头,他的双眼血红,如择人而噬的野兽。

    “朝暮,我要回去,你把我的记忆封印了吧,我只是回去做一个平凡的人。”楚云说完,朝暮第一次发出了机械一样的笑声。

    “楚云别自欺欺人了,你喜欢这样的生活不是嘛?你让我封存你的记忆,不就是害怕自己后悔?你连你自己都在骗嘛?真是好笑。好了楚云,我告诉你,只有你晋级大宗师,那么我就让你回去看一看你的妻儿如何?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按照天道的命令做,你要尽快的发展,你要争夺气运,成为乾蓝冰域甚至周围几个域唯一的霸主,到时候你还感谢我的。另外我给你一个小小的提示,你外家功夫晋级宗师的办法无法和其他人一样,只能得到完整的《战经》下半册才行,否则你一生也无法晋级。而这一本下半册的《战经》就在蓝田域的一处险境之中,希望你早日找到。你的外家功夫越到后期越强,只要一晋级宗师,你完全能够跟宗师后期的武者抗衡。甚至到了宗师后期,就是大宗师也难你没办法。没事不要联系我,如果我被天道发现,那么一切就都完了。”说完朝暮就沉默了,不管楚云怎么呼喊,朝暮都没有再说一句话,这让楚云毫无办法。

    “朝暮的敌人是所谓的天道?那么他最终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逆天?不过这些都不是我现在能考虑的,我真的是很虚伪嘛?一边说着回去找灵儿,一边又放不下现在的一切,灵儿如果是你你该怎么做?”楚云一遍遍的诘问自己的内心。

    楚云不知道在这不知不觉中,他的《拷心录》最后一个法门幽暗之路竟然基本上成功了,但是现在陷入深深的自我思考中的楚云并不知道。

    半年之后,楚云出关,然后以天基石为材料,正式建立火灵门和关圣门,只需要等着耿炎他们成为天阶巅峰,那么就可以尝试晋级宗师,当然这个时间可能要花费不短的时间,但是楚云等得起。

    接下来的几十年是楚云来了这个世界最安稳的几十年,霸王盟虽然不是太强,但是也拥有两个宗师,并且有攻灭关帝门的威名,再说他们还跟魔影门是盟友,周围的这些门派没有一个敢轻易的招惹。

    趁着这段时间,楚云把那一枚舍利子使用了,这是一枚时间法则的舍利子,不过楚云虽然这次没人打扰,但是还是没有入门时间法则,时间法则太玄妙了,不是区区一枚舍利子就能够容纳的,甚至一枚高僧的舍利子,让楚云入门都做不到。

    不过虽然楚云没有入门时间法则,但是有了这枚舍利子这个引子,楚云以后如果再有机会接触时间法则,楚云觉得肯定有所作用。

    而且楚云这段时间借着地脉赐予自己的一道地脉之气,让他的土之法则正式的入门了。楚云发觉地脉之气,就是纯正的土之法则,因此研究透彻地脉之地,入门土之法容易得很。楚云猜测地脉应该是真的有思想,否则怎么会赐予他们地脉之力?这明显就是报恩啊。

    土之法则小成之后,楚云一口气把土之法则和水之法则的领域给研究了出来,一旦他把金之法则和木之法则都达到小成,就可以修炼五行阵,楚云早就对《逆转五行大法》垂涎三尺了,怎么说这也是一个超级门派最重要的功法,威力可想而知。

    除了练功,楚云还去了一次仙海域,拜访了一下神阵门的掌门神阵尊上,不过他的妻子木仙子并没在门内。然后楚云改头换面的回到了嗜血门,告诉了嗜血尊上自己会遵守约定的。并且他还去参加了白梅尊上召集的交流会,并且用吴尊上的遗体换来了不少的好处。

    嗜血尊上告诉楚云,宗师武者的遗体不光能够炼制成为顶级的练尸,还能够从中获取提取出此人掌握的法则,虽然失败的可能性很高,但是一旦成功,就是巨大的收获。

    毕竟宗师武者很多都是专一研究某一种法则的,这种法则产生的法则之力是有限度的,除非到了宗师后期,法则之力源源不绝。因此多掌握一种法则之力,就多一番手段,这对宗师初中期的武者很重要。但是法则不是想掌握就能掌握的,像是楚云这样掌握好几种法则的武者更是凤毛麟角。所以宗师武者的遗体价值才会这么大,楚云这才留下了极乐尊上的遗体。吴尊上掌握的法则为阴之法则,《六道玄功》是一门道家功法,楚云早就掌握了阴之法则,所以对楚云没用,还不如交易出去。而极乐尊上却掌握了阴阳法则,特别是阳之法则,楚云垂涎三尺,楚云这么多年都没有领取阳之法则。极乐尊上修炼的虽然是阴阳调和,但是男女之道也是阴阳之道中的分支,也有相同之处,而且男**阳之道,还不是个小分支,是个很大的分支。

    楚云把吴尊上的遗体卖出去,得到了一件灵器和几百枚的高阶灵币,这让楚云都有些想要去大开杀戒的想法了。当然这件事也是凑巧,一位乾蓝冰域天尸谷的宗师高手,正巧参加了这一次的交流会,天尸谷是干嘛的,从名字就听的出来,所以才卖了这么多,否则有一半也就不错了。

    楚云也认识了不少的同阶,算是给楚云增长了见识,这个白梅尊上的交际真的光,基本上仙海域的宗师来了三成。

    参加完了交流会,楚云也就离开了仙海域,继续回到盟内苦修,越是实力高,越觉得修炼的时间不够。

    刚回来还没有修炼几年,仙柳门的仙柳尊上就来到了霸王盟拜见,楚云知道第二次的交易来了,楚云立刻出关了。

    果然这一次仙柳尊上满脸的微笑,一见到楚云就是和颜悦色的祝贺楚云建宗立派,而且再次送上了重礼,甚至楚云还看到了一件灵器,虽然是破损的,而且对于战斗没什么关系,但是也让楚云十分满意。

    楚云现在手里除了从吴尊上那里得到的三件灵器,以及卖了吴尊上的身体换来的一件灵器,还没有其他的灵器呢。这仙柳尊上给自己的这件灵器叫做留影壁,而且还有配套的三支留影笔,作用就是拿着留影笔在十万里以内,只要发动口诀,就能够把要写的欣喜呈现在留影壁上。这完全就是一个远距离交流的灵器,跟楚云得到的子母玉和关帝门的万里钟什么的效果都差不多。不过就是一个类似于发邮件,一个类似于电话。

    不过此物已经使用的时间太长,内部的材料老化,也就是到了使用年限,不过如果小心一些,能够继续用个三五十年,这也就是为什么仙柳尊上舍得拿出来的原因。不过毕竟是送的,楚云还能拿着此物练练手,研究一下,他已经开始把《万元化融手》和《炼器漫谈》合二为一了,尝试着开始炼器了,虽然几乎没有成功过一次,不要说法宝,就是法器都没炼制出一个,但是楚云依旧乐此不疲。

    成为了一门之主,调动的能量远不是一个人单枪匹马能够比拟的,楚云派人去偷偷开采当年欧阳毅献给自己的黑金矿,当年匆忙撤走,只能把那一处矿脉封了,但是现在一切都走上了正规,楚云也有实力派人去偷偷开采了,正好楚云炼器需要矿物练手。

    “霸王尊上真是声名显赫啊,奴家偏距朗州一隅之地,都知道尊上击杀了两位宗师的惊人伟业。更是短短时间就打下了这一片江山,几乎击垮了关帝门,奴家真是佩服得很啊。”仙柳尊上的好话跟不要钱一样的往外说,楚云只是微笑着不说话,他到要看看这一次沧浪门要干什么。

    看到楚云不说话,仙柳尊上气的牙根痒痒,他可是记得上一次被楚云玩弄于股掌之上,但是偏偏她还不能跟起身离去,因为这一次她是带着宗门的任务来的,而楚云可能是那个唯一合适的人选。

    “楚尊上,你霸王盟的成立可以说也有我沧浪门的支持,不过你立门太仓促了,否则我沧浪门绝对会派人来参加。我沧浪门对于那些友好的门派,扶持起来可是不遗余力的,楚尊上应该也是知道的。这一次我们合作的很愉快,不知道楚兄愿不愿意继续合作?你放心,我们沧浪门不会亏待朋友的。”仙尊尊上说完,楚云才喝了一口茶开口了。

    “不知道仙子说的是什么合作?”楚云看起来毫不在意的说道,仙柳尊上恨不得在楚云脸上狠狠地打一拳,在他心里,楚云这就是忘恩负义了,浑然不记得,相比起给楚云的好处,他们其实更需要楚云的帮助。

    “楚尊上,金刚门怎么对你的你应该知道,当年他们为了获得关帝门的支援,毅然决然的出卖了你。难道尊上心里不恨他们嘛?难道你就不想要去报仇?”仙柳尊上说完,楚云嗤笑了起来。

    “金刚门?当年他们抛弃我,完全是为了门派的发展,估计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现在金刚门四位宗师,雄霸两州,而且我听说金刚尊上已经准备晋级天尊,到时候我躲还来不及,还赶去招惹他们?再说了我霸王盟根本不跟金刚门接壤,就算是我想去招惹,也不可能跨越这么远的距离去吧?”楚云说完,仙柳尊上脸色一凝,但是却很快就恢复了笑容。

    “楚尊上,你先听听我们沧浪门给你的好处如何?”仙尊尊上一提起这个就恢复了自信,像是楚云一等会答应一样。

    “仙子请说。”楚云点了点头。

    “好,只有楚尊上肯帮忙,那么上一次的酬劳翻一番。”仙柳尊上说完,楚云无动于衷。

    仙柳尊上继续说道:“另外还有两件灵器奉上,其中一件可以任由楚尊上挑选作用。”楚云还是无动于衷。

    “此外,我们答应阁下,如果尊上答应帮忙,就赠送尊上一艘能够承载千人的飞艇。尊上应该知道这飞艇的可贵,此物就是我沧浪门也只有十几艘而已。我沧浪门立门十万余年也就这么多,此物就是金刚门等大门派也会动心的。”仙柳尊上说完,楚云终于动容了,沧浪门竟然拿出了这种东西,要知道此物对于一个门派来说真的是很重要,可以说这是战略武器。

    “不知道沧浪门要我做什么?我真的很好奇。”仙柳尊上听到楚云这么问,像是胜券在握一样,脸上也露出了自信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