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蓝冰域历法十一万零八百五十七年,霸王盟正式立门,楚云就任霸王盟的第一任盟主,黑曜为太上长老,天火尊者楚晟为副盟主。而在他们之下,则是占据了石坪州西部五郡的火灵门以及占据了石坪州南部三州的关圣门,楚云兼任两个门派的第一任掌门,而火灵门的副门主为天阶七层的耿炎,而关圣门的副门主则是天阶九层的刘琛。

    楚云正是用了后世奥匈帝国的二元制帝制的方式,建立了霸王盟,两个下属门派跟正常门派一样,但是唯一缺少的就是财政大权,他们的财政全部被霸王盟掌控,抓住了钱袋子,那么这些下属门派就程不了气候。而且楚云规定凡是下属门派晋级宗师的武者必须进入总盟,这就让这些门派没有了高端战力,总盟依旧牢牢把握着大权。

    霸王盟的总门建立在忠郡,此处是属于南三郡最西边的一个郡,为什么在这里建立总门,是因为程掌门觉得此处最适合于建立一个大阵,能最好的保护霸王盟的发展。

    此处并非高山,而是一处丘陵,但是却三水环绕,河流密布,据说小的河流达到数千条之多。神阵尊上在这里布置了一个万河奔海大阵,虽然比不上关帝门的三山两河大阵的威力,但是困敌效果更明显,所缺的就是玉石俱焚的手段。此阵完全可以靠江河之力,困住一位宗师后期的高手一段时间,也绝非一般的阵法,楚云很是满意。

    霸王门正式立门,邀请了附近几个州的大部分门派前来观礼,当然关帝门没有前来。朗州能够容纳宗师通过的洞穴没有开启,但是朗州本地的大小门派也都派了天阶的高手前来观礼。

    此外临州的三个大门派和几个小门派也都来人了,其中三大门派每个门派都派派来了一位宗师,可见他们对于霸王盟的重视,毕竟都成了邻居,他们也想知道霸王盟怎么看待和他们的关系。而炫光尊上也来了,他来的很早,并且去密室跟楚云秘密交谈了许久,没有人知道两个人到底谈了些什么。

    而除了临州的门派之外之外,魔影门的两位宗师当然也来了,而且两个门派当众立下了盟约,也让临州的几个门派菊花一紧,石坪州北边是朗州,无法发展,而南边则是鬼林,这是一片宗师高手都不敢进入的密林,把乾蓝冰域和红枫域隔开。而东边则是魔影门,两个门派结盟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霸王盟的发展方向肯定是东边的临州,这怎么不让临州的门派担忧?

    除了他们之外,龙凤阁的霍仙子和仙海域神阵门的门主神阵尊上都来了,这两个人的地位从某种程度上说,给霸王盟的建立争了脸面,毕竟龙凤阁虽然名声不咋地,但是却是是乾蓝冰域第三大门派,而阵法大家神阵尊上更是众人巴结的对象。

    最让楚云惊讶的是金刚门也派来了人,而来人正是照顾过楚云也出卖过楚云的金甲战神,楚云对于金甲战神的感情十分复杂,但是也没有拒之门外,金甲战神也没有整什么幺蛾子,给他们的盟友关帝门出气的意思。

    霸王盟的立派大典,比起来算是寒酸的很,跟某些中小门派的立派大典差不多,根本没有来多少人。乾蓝冰域的几大门派除了龙凤阁的霍仙子和金刚门的金甲战神,就没有其他门派前来祝贺,霍仙子还是以私人身份来的,但是楚云也没有在意,楚云这个人无所谓面子,他在意的是里子。

    关帝门被重创,金刚门就少了一个盟友,自己算算完成了沧浪门的任务,而楚云觉得沧浪门绝对还会用着自己,别看关帝门没落,但是金刚门依旧十分强势,据楚云刚刚得到的消息,金刚门的宗师高手已经成为了四个,其中言虎成为了其中的一个幸运儿,楚云没有什么惊讶,但是另一个宗师竟然是那一个被楚云照顾了好几年的小女孩,也就是金甲战神的女儿,楚云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那个小女孩一直在楚云心里没有留下什么太深的印象,就是一个孤僻一些的小孩子,而楚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那一半黑一半白的头发。但是没想到她竟然也成为了宗师,楚云绝不相信那个一点武功也没有的女孩是靠着气运之法晋级宗师的,因为气运之法又不是仙法,怎么也不可能让一个没有武功的人突飞猛进到宗师吧?如果真是这样,楚云还刻苦修炼个什么劲?

    不过楚云也没有时间再去想这些了,他要为在众人的观礼下为霸王盟筑基,这个筑基可不是修仙中的筑基,而是为了镇压门派的气运铸造基石。一般的门派都是以筑基石碑筑基,这个筑基石碑就是门派气运镇压之物,这种筑基石碑是以天基石打造,能够沟通天地,被天道承认,而且此物也极其的结实,常人难以损坏,被很多门派使用。

    但是这个天基石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所有以天基石为镇派之物的,全部都无法成为大门派,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因,因此有野心的门派都不会以此物当成镇压气运之物。因此所有观礼的人,也想看看,到底霸王盟的野心如何。

    楚云手捧着一个托盘,上面覆盖着一个红布,黑哥在自己身后,楚晟、耿炎、刘琛等人再靠后,所有人都面容严肃,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建门立派最关键的一步,每个人都十分的紧张。既怕有人捣乱,也怕镇压气运之物不行,因为这些事情都是楚云乾坤独断,根本没有和他们商量。

    “时辰已到,霸王盟立基仪式开始。”随着主持的魔影尊上的话,楚云终于来到了准备释放镇压之物的地方。当然这个地方不代表镇压之物真的会被放到这里,毕竟此物一破,门派就会随之倾覆,特别是以门派气运挂钩的宗师会被瞬间打落原型,所以很多门派都为此物放在哪里绞尽了脑汁,甚至很多掌门都是随身携带,筑基之物不破,门派就有随时重新建立的希望。就算是一些大门派不随身携带,也会有足够的力量守护。

    当年火灵恨攻破关帝门也没有找到镇压之物,并且很快被击退了,而楚云这一次进攻关帝门,也没有找到镇压关帝门气运之物,看起来周佳的老狐狸早就转移了,否则关帝门绝对没机会退回石坪州北边,哪怕他们是仙魔渡体的宗师高手。气运一破一个门派的衰落就基本上注定了,这真的很邪门。

    所有人都看着楚云准备掀起来的红布,当楚云掀起了红布,所有观礼的门派的人全都惊讶了起来,也有人嗤笑了起来,但是害怕霸王盟的人看到,所以连忙的收住了笑容。

    就是楚云手下的人也都脸色难看了起来,因为楚云拿出来的这一件石碑,上面的裂缝清晰可见,竟然是一件残破之物。以这样的东西镇压气运难道不是儿戏嘛?

    但是在场的几位宗师却看出了此物的不凡,此物乃是一件灵器,虽然是一件残破的灵器,但是无疑比起天基石石碑更加的优秀。

    这一件灵器正是吴尊上的那一件灵器六合碑,楚云本来准备以天基石为镇压起运之物,但是问起黑哥,黑哥却立刻否决了。最终两个人商量以六合碑作为暂时的镇压之物,当然这个镇压之物是不能随便更换的,但是却是可以晋级的。虽然条件很多,但是总有机会,总比使用天基石的好,因为天基石的石碑一旦固定就无法更换了。而楚云已经到了不立门派不行的时候了,他没有时间找别的东西,只能以六合碑将就了。如果楚云还是不建立势力,那么他的嫡系也会分崩离析的,这可不是说笑的,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

    当魔影尊上念完了祭文,楚云亲自把六合碑放在了地上,一道天道之光射了下来,把六合碑笼罩了进去,楚云等人送了口气,因为这样就代表他们霸王盟被天道承认了。

    突然另一道天道之光照了下来,正好把楚云罩在了其中,楚云心里一惊,但是却没有轻举妄动。

    楚云沉浸在天道之光中,直接看到了他跟霸王盟冥冥之中的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楚云整个人却跟灵魂离体一样的站在了原地,把全部的精神关注到了天道规则上面。很多楚云以前想不明白的东西,楚云都从天道规则中找到了答案。楚云的脸色越来越郑重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很多以前从来都不知道的东西。

    天道是什么没有人知道,甚至于天阶一下,甚至根本不知道天道的存在,所谓站得越高看得越远。天阶以下的武者根本看不了这么长远,而天阶也不过就是刚刚知道天道的存在,但是天道是做什么的,很少有人知道。

    但是到了宗师,武者的眼力大增,就感受到了天道的无处不在,甚至宗师武者不论做什么都要在天道规则之内,否则就要受到制裁。这种感觉让所有宗师都感到沮丧,本来以为到了宗师,一切就尽在掌握,但是偏偏却知道了他们只是天道下的一个小小棋子,这种感觉甚至让很多武者武道之心破灭,很多人都坠入魔道,毕竟魔道追求的是自由。当然就算是这样,天道也很少插手,反正魔道也是天道控制的,除非那些威胁到天道的,天道几乎不会出手人道毁灭,神国大魔尊那样被天道弄死的是极其稀少的。

    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天道有没有感情不知道,但是绝对是一台精密至极的仪器,管理着整个天下。楚云心里清晰的感应到了,什么应该做什么不该做,特别是一个门派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怎么以气运之法晋级宗师,怎么顺应天道增长自身的实力,如何的获得天道的奖励。

    当楚云回过神来,发现时间仅仅是过了一个眨眼的时间,天道之光就消失了。楚云心事重重的继续做完其他的步骤,然后设宴招待来观礼的所有人,毕竟来着是客,楚云虽然想要立刻的回去细想,但是也不能失礼。

    当好不容易送走了霍玲青等人,金甲战神竟然留到了最后,楚云看着戴着面具的金甲战神,最终还是屏蔽了众人,单独的接见金甲战神。

    “不知道尊上单独留下所为何事?”楚云沉声问道。

    “没想到啊,当年那个小家伙,现在竟然成为了宗师。楚云你是我见过的最天资卓绝的武者,可惜啊,潜力不能被看成实力,虽然当年我很看好你,但是也帮助掌门对付了你。不过我没有后悔,因为当年如果我不这么做,掌门早就死了。换做是你一方面是门内的掌门和支柱,一方面是一个潜力无限的弟子你会选谁?当然我不是来请你原谅的,因为我没有做错。当然从你的角度看,对你不公平,你有怨气我也知道。甚至你对我金刚门的报复,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肯定和沧浪门合作了吧,铲除关帝门就是为了削弱我金刚门的实力,这些我都知道。不过你们打错注意了,我们金刚门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候,关帝门怎么样,对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们还跟感谢你帮我们清理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盟友。我知道以你的性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还会跟沧浪门一起对付我金刚门。但是说实话,虽然你霸王盟很不错,但是跟我金刚门比起来差得远,就是本座自己你们也对付不了。所以不管是明的还是暗的,我都替金刚门做主接下了。不过楚云啊,我还是希望化干戈为玉帛,你建宗立派了,也应该知道,咱们头顶都悬着一把利剑。很多时候,实力越高,限制越大。而乾蓝冰域的情况你也知道,有两尊大神压在我们头上,我们不想尽办法的扩张就要沉沦。要不是朗州的存在,我们全都要完了,我们在争取我们的未来,而你们却为了你的仇恨与虎谋皮。我告诉你,沧浪门不是什么善茬,你从他们身上拿到一点东西,最后他们会十倍百倍的拿回去,我们金刚门就是这样。另外还告诉你,掌门马上就要晋级大宗师了,如果你不知好歹,掌门不介意亲手灭了你。如果你想清楚了,就来我金刚门,我金刚门不介意跟你霸王盟联手,希望你考虑清楚。”说完金甲战神就离开了。

    楚云看着金甲战神的离去,冷笑了一声,然后转身返回了自己的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