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儿,是你?”刘琛走了过来,看起来想摸一摸楚云的脸,楚云微笑着任由刘琛抚摸。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匕首速度并不快的刺向了楚云,以楚云的神识,当然早就发觉了,但是他却动都没动。匕首刺破了楚云的衣服,但是却刺不破楚云的皮肤,一个宗师高手的身体强度完全能够硬抗天阶武者的攻击,更何况刘琛根本没有用力,他根本就没有想过真的动手,不过就是给自己的主人一个交代,他可是吴尊上的家奴,主辱臣死,何况主人被楚云直接杀。刘琛不得不报仇,但是却真的不想伤害楚云,才会这么去做,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如果楚云出手自卫杀了他,那么他就解脱了,楚云当然看得出来刘琛复杂的心路历程,他并没有因此怪罪刘琛。

    “不是我不给关帝门报仇,是我根本就杀不了他啊。”刘琛仰天大喊,他慢慢的跪了下去,一个人低声说着什么,就像是在祈祷一样,许久才站了起来。

    “云儿,老夫一生没有收徒,全心全意的为吴尊上服务,但是这种无欲无求反而让老夫晋级了天阶。不过我却并不在意自己的实力,一生也没经历过几次战斗,我们刘家一直就是吴家的家奴,我们祖训就是服务吴家。我以为我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一直到遇到了你,我无儿无女,把你当成我的孩子。我早就看出你想逃走,这件事我连老家主都没有告诉,我偷偷的把家主的长老令牌偷出来放到了常夫人的屋子里,我知道常娉这个小家伙也不想你死。但是我偷偷的帮你逃生,却违背了我们刘家的誓言,算是背叛老家主了,这是我这一辈子唯一的一次。云儿我问你,老家主是不是死了?是不是被你杀死的?”刘琛缓缓站了起来,天阶中期的他却如同风烛残年一样。

    楚云闭着眼点了点头,原来他能逃走都是刘琛帮忙,楚云心里异常的感动,他知道以刘琛的性格,他绝不会活下去,楚云却希望刘琛能够活着,因为这是他为数不多的真正关心他的人,楚云真的很在意,楚云眼睛一转就有了一个主意。

    “我没猜错,我刘琛对不起家主,我违背了我刘家的组训,只能以死谢罪,云儿,关帝门治下的子民都是无辜的,刘叔求你救救他们。”楚云点了点头,刘琛朝着关帝山消失的深坑跪了下去,他直接自断了心脉,刘琛自断心脉,说明他的决绝。

    就在刘琛饱含感情的朝着楚云微笑了一下,然后意识开始涣散的时候,楚云来到了刘琛身边,一粒丹药直接塞到了刘琛的嘴里,楚云双手抵着刘琛的后背,一股充满了活力的木属性元力不断地输送到刘琛的体内,刘琛的心脉慢慢的开始了愈合,楚云脸上也挂上了欣喜,果然管用。

    大约一刻钟,楚云站了起来,把刘琛扶了起来,刘琛看了楚云一眼,也不说话,就像是真的成了死人一样。其实楚云刚才就是故意的让刘琛自杀,因为楚云看得出来刘琛死志很坚定,楚云就算是现在不让他自杀,以后也一定会出事。楚云只能想出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你死了一次了,已经报了吴家的恩情了,总不会再死了吧。楚云不准备再跟刘琛说什么,这个时候刘琛还是无法劝说的,他直接打晕了刘琛,楚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能够劝说刘琛打消自杀的想法。

    楚云在这个世界上取得了一定成就,但是亲人却不多,刘琛算是一个,楚云不想自己过得如此的孤单,自己一个人就算是能活千万年又能怎么样呢?楚云又不是个神,楚云也是个人,他做不到韩大仙那样为了修仙能够放弃一切。

    “看起来周尊上已经跑了,他顶多也就是还有一二百年的生命,咱们先消化一下占领的地盘吧。楚兄应该是要建宗立派了吧,哥哥我必定去参加,今天我就先走一步了。程掌门、霍仙子,我这段时间杂事太多,请两位过段时间一定去我魔影门一趟。”魔影尊上挨个告别,然后就直接离开了。

    “程掌门、霍师姐,两位先去寒舍休息一下吧。”两个人也没有反对直接跟着楚云离开了,至于其他的十几个人,楚云最终还是没有下死手,只是废了他们的武功,虽然他们都是关帝门的死忠,但是行为却让楚云尊重。

    三个人回到房郡,这里就成了楚云手下实力的大本营,毕竟这里靠近石坪州中部,好调动一切的人手。楚云简单的交代了一下,黑哥总览大权,而耿炎等人辅助,楚云也不需要操心,他需要闭关一段时间,毕竟消耗太大,吴尊上这种宗师不是那么好杀的,楚云的各种法则之力几乎都耗尽了,这很危险。

    而霍玲青和程掌门也差不多,几个人简单的交流了几句,就各自闭关,程掌门直接构建了一个防御大阵,然后和霍玲青进入了其中,当然不是说不相信楚云,而是谨慎,楚云也自无不可,他也开启了自己的魔源杀阵。

    楚云把刘琛安排好了,就开启了闭关,他首先要解决进入自己体内的黄光,楚云可是经历过武祖赐福,那一道仙力让他印象深刻,楚云决不允许自己体内出现不可控制的因素。比如说紫血破天蝎,因为他不听楚云的话,楚云根本就不会用它,哪怕他的实力再强。紫血破天蝎和睚眦不同,一个是有杀妻杀子的仇恨,一个只是不太听话,睚眦楚云敢用,但是前者楚云却根本不敢放出来。

    “嗯?这是地脉之气?”楚云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研究终于知道了这黄光是什么,但是他不明白自己体内为什么有地脉之气,难道是地脉的报答?地脉有思想嘛?楚云有些搞不明白。

    不过楚云也暂时的放下了对于黄光的探究,虽然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应该威胁不到自己的小命。楚云经过了三个多月的闭关恢复了自己的实力,他发现经过了大战,不论是自己的杀之法则还是月至法则、毁灭法则和火之法则都有了极大的增长。其中杀之法则领悟的程度已经接近了三成,要知道宗师初期的武者法则的掌控绝不会超过两成,楚云在大战之前杀之法则开发的程度最高,也只是一成五而已。但是现在楚云都快三成了,距离法则掌控者的程度都不远了,看起来杀之法则的确要在战斗中才能够更快增长,同阶高手的大战更有奇效。

    其他的法则虽然增长的也不少,但是却远不如杀之法则增长的多,不过毁灭法则和火之法则一个到了近两成一个到了一成五,合起来的威力也是很不俗。

    另外楚云准备祭炼一下从吴尊上那里得到的几件灵器,灵器的多少甚至可以看出一个门派的底蕴,要知道灵宝很少见,几乎没有听说过哪一位炼器师能够炼制出灵宝,再加上灵宝的威力远超灵器,因此每一个得到的都跟宝贝一样的对待,所以很少流传出来,所以说灵器就是宝物中的顶峰了。

    楚云身上也没有一件完整的灵器,掩天灵笼罩也只是一件法宝的一部分,价值相当于灵器仅此而已。其他的火灵剑和天冶剑算是法宝,绝对不到灵器的级别,当然楚云是有几件残缺的灵器,但是想要找全估计很难,比如说遮天境和斗牛盘的组成部分左右生死旗。

    但是这一次,楚云一下子就得到了三件,一件是禁法九灵网、一件是破阵神锥,一件是吴尊上的本命灵器,虽然残破了,但是也是灵器不是?

    楚云最先拿起来的是吴尊上的本命灵器,吴尊上的乾坤戒指内详细的介绍了这一件宝物,此物叫做六合碑,六合的意思就是上下四方,指的是六个方向,这个六合碑据说是关帝门从一个门派抢来的一件镇派重宝,能够镇压门派的气运。不过关帝门不讲究这个,他们只信关帝,这个六合碑就被赐予了吴尊上,吴尊上把六合碑结合自己的《六道玄功》,弄出了一些名头,不过依旧改变不了《六道玄功》名不副实的作用。楚云在吴尊上的乾坤戒指中发现了完整的功法,楚云研究了一番之后,发现这门功法并非没有一点优点,甚至还是一门可圈可点的武功,因为这门武功既可以修炼神念,也可以修炼肉身,甚至能够修炼出六道玄体,防御力堪比外家武者,但是很可惜,吴尊上是仙魔渡体的武者,因为他体内的仙力,让他无法晋级最关键的一步,也就是元力淬体,这也就让这门功法无法修炼到大成。但是偏偏这门功法还不能放弃,吴尊上就苦逼了,只能把一门永远无法修炼到大成的武功当做主修功夫,这也就解释了他为什么实力在宗师中这么差劲了。估计当年吴尊上选择这门功法的时候,也没想过自己会被武祖赐福。

    楚云虽然对吴尊上的遭遇感到惋惜,但是很快就清理了这个想法,楚云对六合碑更感兴趣,不过此物却被楚云的魔源杀气给震裂了,楚云知道不是这件宝物质量不行,而是吴尊上那个时候体内的法则之力被耗尽了,此宝基本上只能靠自身顽抗。但是即便是这样,六合碑还是抵挡住了楚云第一次攻击,不得不说此物无愧于灵器之名。楚云翻看了许久,才根据从高仁哪里得到的《炼器漫谈》看出,此宝的主要材料是陨精铁,此物听起来普通,但是这个陨精铁实际上是一种很少见的材料,比起瑞金什么的,都要稀少,而且价格极高。这种材料的可遇不可求让楚云暂时没有了修补六合碑的希望,楚云只能无奈的收了起来,但是还是简单的祭炼了一下。毕竟此宝的防御力可圈可点,说不准能用的上。

    然后楚云拿出了破阵神锥,此宝是被吴尊上祭炼的灵器,专门破除大阵,连三山两河阵这样的山水大阵都能随意进出,可见此宝的作用,楚云花费了一个月把吴尊上残余的神念清除干净,然后就直接以血祭祭炼起来。一些灵器法宝虽然没有攻击防御的作用,但是实际上他们的作用不逊色于攻击防御的灵气法宝,甚至有些时间比起这些更有奇效。

    楚云祭炼完了破阵神锥,此宝就直接隐藏在了自己的金丹之中,楚云一个念头就能取出来,楚云发现此宝不光能够用来破阵,更是能够用来赶路,此宝能大能小,完全能够乘坐两个人,速度比起楚云的本命元兽和轻功都要快。而且楚云还发现此宝也能够撕破虚空,甚至比起楚云自己使用更节省力量。楚云现在在一个月内能够撕裂空间七八次,但是使用破阵神锥,可以一个月内使用十几次。这可是作用极大,因为多用一次说不准就能够多一条命。

    楚云不断地尝试着破阵神锥,就像是得到了一件心意的玩具的小孩子,实在是这件宝物刷新了楚云对于外物的看法。法宝法器虽然也有很多的作用,而且一些法宝法器也有很多妙用,但是这些东西对于宗师武者来说,真的没什么太大作用,也就是楚云的火灵剑这种级别的,还算是有用,比起灵器,这些东西就黯然失色了。

    楚云收起了破阵神锥,然后拿出了禁法九龙网,他对这件灵器的希望最大,所以才放在了最后。楚云此人有个小毛病,就是最好的东西,都放在最后享用。就比如说他吃饭的时候,最先吃的肯定是最不喜欢吃的菜,等最后才把最喜欢吃的菜吃下去,以便他能在吃完之后,回味自己最喜欢吃的菜的味道。

    禁法九灵网此宝单单是封锁空间这一个作用就让楚云眼热,要知道能够封锁空间的都是大宗师,楚云的魔源杀阵虽然能够封锁空间,但是魔源杀阵封锁空间是有缺陷的,这个缺陷就是不稳定。魔源杀阵是魔源领域结合神国大魔尊的世界杀阵,无意间继承了大魔尊的领域阵法获得的。魔源杀阵的封锁空间,是以魔源杀气挤压空间,让敌人撕裂空间的难度增加,误以为空间被封锁了,实际上并非是真的封锁了空间,不过是一个错觉。这个错觉如果面对宗师后期以下的内家武者,基本上不会被识破,但是面对宗师的外家武者或者宗师后期以上的内家武者,就没什么作用了。

    宗师后期的内家武者,是法则掌控者,他们的眼力一眼就能看破楚云的魔源杀阵,虽然他们可能破不了阵,但是完全能够撕裂空间逃走,这就让楚云的魔源杀阵陷入了尴尬。

    而宗师级别的外家武者,以自身的身体力量就能抵挡魔源杀气对空间的封锁,他们很容易就发现魔源杀阵的本质。特别是宗师后期的外家武者,能够让道纹凝现,就算是被禁法九龙网这样的真正的封锁空间的法宝困住也能够撕裂空间,甚至就是被大宗师封锁空间,也能有一搏之力,不要说楚云的魔源杀阵了。这才是金刚尊上让沧浪门这样的大门派都感觉到压力的原因,为此不惜给楚云这么多好处,让楚云限制金刚门的发展,实在是宗师巅峰的金刚尊上实力太高,由不得沧浪门不怕。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知道的多了,反而更是心存敬畏,楚云对于金刚尊上和金甲战神的敬畏也比起没有晋级宗师之前高多了。

    外家武者练身,内家武者练气,不能说谁好谁差,但是外家武者的战斗力却远超同阶的内家武者,当然修炼的难度也远高于内家武者。楚云这么久了都没有找到外家功夫晋级宗师的办法,气运晋级当然也是可以的,但是楚云却隐隐的有些排斥这种想法。宗师武者虽然不说窥得天机,但是一些时候的感觉却暗合天道,由不得自己不信,既然自己不想以气运之法晋级,那么楚云就绝不会做。

    可是不用这种方法自己如何晋级?楚云叹了口气,继续把目光放在了禁法九龙网的身上,楚云想把此法器和自己的魔源杀阵结合,真正的能够封锁空间,成为自己绝对的底盘。

    但是楚云研究了好一会,竟然发现此宝无法祭炼,只能够以法决催动,楚云立刻皱起了眉头。这个法决催动和祭炼之后完全不同,法决催动相当于自己只有指挥权,没有拥有权,很容易被别人夺走,就像楚云利用空间把此宝收走了,如果是祭炼过的,楚云绝对做不到,空间只能储存无主之物或者楚云的东西。

    楚云尝试了数种祭炼方法,最终还是失败了,楚云只能先暂时的出关,自己作为地主,不能让人家两个帮过自己大忙的宗师等着自己,而且自己也可以去问问他们,有没有帮助自己祭炼禁法九龙网的方法,楚云直接选择了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