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果然小瞧了你,你这黑莲是一件什么宝贝,竟然有如此强的攻击力,本来想多跟你玩一段时间,但是现在看来不行了。”吴尊上差一点被楚云重创,最终是他的本命元兽救了他一命,但是却也濒死,不过让楚云疑惑的是他不光不惊恐,反而神色平静,就像是他占据了上风一样,楚云心里一紧,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果然接下来的事情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

    “周师兄我们走。”刚说着吴尊上就祭出了一个闪烁着七彩光芒的宝物,这个东西有些像缩小了数倍的小木舟,两头尖尖肚儿大,周尊上看到此物,直接一刀逼退了程掌门和霍玲青来到了吴尊上的身边。霍玲青两个人大惊失色,没想到周尊上跟他们动手,都是藏了一手,这个周尊上的法则之力就算是没有掌握三成,也无限接近了。

    两个人身形一闪,就失去了踪迹,看到这一幕楚云等人大惊失色,而与此同时,大阵开始剧烈的晃动了起来,众人身边的气压增强了几百倍,几个人虽然是宗师,但是也有些抵挡不住,楚云感觉自己就像是处在了一个泥潭之中,稍微的动作就让他难以呼吸,他立刻开启了龟息功。

    “可恶,这两个老东西好深的算计,他们刚开始说大阵被封锁了七天,就是为了稳住我们,他们实际上早就准备连我们一起杀死。”程掌门脸色难看了起来。

    “姐夫,你什么意思?”霍玲青身边的绣球围着她不断地旋转,她的脸色慢慢的好了起来。

    “这个三山夹两河大阵虽然是个困阵,借助山川河流之势封锁空间困敌,但是并非不能杀敌。这个大阵完全可以调动山川河流之力以破坏性的手段对敌。你们想想,我们无法撕裂空间,山川河流之力突然对我们压过来,我们几个人就算是手段通天也无法做到全身而退。我也没想到他们这么狠,竟然准备如此做,这么一来,关帝郡因为三山两河的消失,会引发一系列灾难性的后果,这两人完全不把治下的子民当人,如果真的全部发生了,此郡的几百亿的人口可能十不存一,毕竟面对天灾普通人都是无力地。也多亏了这一位楚兄弟出其不意重创了这个姓吴的,否则他们肯定继续跟我们周旋,一旦七天时间一到,就能够发挥出此阵的十成威力。而他们有一件破阵神锥,这种灵器专门破碎空间封锁,是一种少见的灵器,关帝门不愧是传承几万年的大门派,虽然败落,也不是一般门派比拟的。他们能够逃走,我们却要惨了,也幸亏楚兄弟把他们逼走,所以三山夹两河大阵不能跟发挥全力,这给了我们反应的时间。但是就是怕他们立刻催动大阵,虽然威力不足十之二三,但是也足以把我们重创,我们连反应时间都没有。”程掌门说完,几个人脸色稍微的轻松,毕竟真的等了七天,他们不死也也要脱层皮,只有楚云一个人还是脸色凝重。

    “姐夫,你不愧是阵法大家,两个老东西应该不会立刻启动大阵,我们这些天藏在了关帝门门内,他们的人员物资大部分还没有转移,如果这个时候启动,就算是普通人的死活他们不在意,但是他们门人弟子和这么多年积攒的财富他们应该不会放弃,否则就是跟我们玉石俱焚,到时候他们关帝门的一切却都完蛋了,奴家不相信关帝门这么疯狂。”霍玲青松了一口气说道。

    不过楚云却缓缓的摇了摇头:“你们不了解这个姓周的,此人极其有魄力,虽然是敌人,但是我佩服他的手段,估计这一切都在此人的算计之中,所谓不破不立,关帝门真正的未来估计都被他转移了,而在关帝门总门的这些人都是他要放弃的。此人绝对已经准备启动大阵毁灭的程序,就算是大阵的威力只有两三成,但是我们也很难抵挡。一旦我们都受了重伤,他们绝对还有其他的算计,我们的处境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地步。”

    楚云刚说完,似乎是为了证实楚云的话,大阵剧烈的晃动了起来,一股土黄色的地脉之气慢慢的蔓延了开来,所有人脸色都狂变了起来,地脉之气他们怎么会感应不出来,这关帝门的两个老家伙竟然要摧毁地脉啊,地脉被摧毁,这一片地域都要彻底的湮灭,这样死多少人先不说,这一个郡的未来都会消失,会永远成为一片死地。而地脉破碎,比起山川河流之力的威力大得多,一旦地脉之力彻底的消散,周围所有的法则都会被扭曲,不要说宗师武者,就是大宗师都不一定逃得了性命。

    “连地脉都能够控制,关帝门这一位阵法大家的实力远超于我,甚至应该达到神阵师了吧。地脉都受到天道保护,就是想要靠近都难如登天,现在竟然被打穿了。奇才啊,我不如他,真是可惜没有机会当年请教。”程掌门感慨的说道眼睛里竟然全是憧憬,但是这个要命的时候,你这样真的好嘛?

    “姐夫,你想想办法啊,你可是整个仙海域最有名的高阶阵法家。”霍玲青看不下去了,直接打断了程掌门,听到这个程掌门是真发觉,魔影尊上眼睛一亮。

    要知道阵法师分为很多集,其中初中高阵法师是第一个阶段,第二个阶段就是高中低阵法家,阵法家完全能够布制这一种连宗师都能控住的大阵,甚至在历史上,有一位高阶阵法家曾经利用阵法消灭过十三位宗师高手,轰动了整个大陆,阵法家也成为一种极其特殊的存在。而且从这个三山两河大阵上就能看得出阵法家的强悍,要知道这个大阵也是一位阵法家布置的,吴尊上应该没必要说谎,可见阵法家的强悍,阵法家以上就是神阵师,传说中的存在,据说布制的阵法能够轻易的毁灭一个域。

    “程大家,这种大阵是否有阵眼?如果我们找到阵眼是否能够制止?我这里有一件转破阵眼的法宝,希望能够帮上忙。”魔影尊上听到霍玲青的话眼睛一亮,急切地问道。

    “我也很希望有,但是可惜这一种山川地势的大阵是没有阵眼的,也就是说,一旦启动根本无法被逆转。不要说是我,就算是布置阵法的本人在也无能为力,你们看。”程掌门指着天空,只见三座遮天蔽日的大山缓缓地升高,已经把大半边的天空遮挡了,而最让人震惊的就是两条宽达千丈的大河竟然也离地而起,一滴水都没有洒落,你能想像一下长江飘在天上的感觉嘛?魔影尊上满脸的不甘,他真的不想死,他不到四千岁,说起来最少还有几百年好活,而且魔影门现在蒸蒸日上,眼看他就能成为乾蓝冰域东南的霸主,如果他死了那么一切都成空了。

    “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了?您可是阵法家。”魔影尊上再次问道,而这一次程掌门选择了沉默,魔影尊上满脸绝望。

    “我倒是有了想法不知道行不行。”楚云突然开口说道,他一直开启这破妄法目观察着整个大阵,在大阵没开启的时候,破妄法目也看不到,但是现在开启了,楚云的破妄法目就用了用武之地。

    当年关帝门的阵法大家的确厉害,借助了整个关帝郡的地势之力毫无破绽,可以说想破阵的人就是要面对整个关帝郡的地利,人力再强也不可能对抗天地。但是反过来想想,阵内的人无法逆转大阵,是否能够顺应大阵,从而求生?其实山川河流之力因为时间太仓促也就是能够发挥出两层,最主要的就是地脉的威胁,地脉破碎,整个关帝郡的所有天地法则都会扭曲,这才是对宗师威胁最大的。

    至于怎么顺应地势,就需要从地脉入手,万物有灵,地脉存在了几十万载甚至几百万载或者更长,地脉被破,地脉之气只能宣泄而出,一旦等地脉之气消散干净,这一处的地脉也就相当于死亡了。

    但是地脉愿意死亡嘛?估计谁都不愿意死,但是它却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走向死亡,如果地脉有眼的话。大阵的存在,地脉之气的宣泄无法被阻止,否则几个人早就去做了,但是换个思想,如果不阻止地脉之气的宣泄,但是只是把地脉之气引导到别处,让此处的地脉换一个位置,却保存了地脉的存在,是否就能把大阵的威力降到最低?

    地脉不损,法则不会扭曲,几个人就不会有陨灭的危险,到时候四个人安全的脱离大阵,周尊上和吴尊上两个老家伙就算是有别的算计,四个人也能够应对,甚至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彻底逆转整个局势。

    不过地脉之气不属于天地法则掌控,楚云等人无法做到指挥,但是四个人引导是能做的到的,楚云虽然没有掌控土之法则,但是《净土功》完全能够简单的控制地势,而程掌门此人也是一位土之法则的高手,而且最重要的是一位阵法大家,如果楚云协助程掌门,有很大的可能做到这一点。

    “各位都听从我的指挥。”楚云也不废话直接以命令的口气说道,三个人不管怎么想,只能选择相信楚云。

    当年大禹治水选择了跟父亲截然不同的一条路,也就是以疏导为主,楚云的计划也是如此,虽然一个是治水,一个是疏导地脉之气,但是两者都是想通的。

    楚云四个宗师的力量是完全可以移山倒海的,他们在楚云的安排下,迅速的分工合作把地脉的缺口处挖了一条深不见底的通道,而通道的不远处既是楚云等四个宗师挖出来的一个极其深邃的巨坑,其中最精通阵法的程掌门,又是土属性的高手,在此处建立了一个极其强大的阵法,叫做大地囚笼阵,这也是一个困阵,跟三山两河大阵类似,威力虽然弱一个档次,但是不能说此阵的威力差,反而极其强悍,程掌门曾经用过此阵对抗过两位宗师后期的武者,最终两个人无奈认输,这也让程掌门的门派正式成为仙海域前十的大门派,他本人也因此成为仙海域最有名的阵法大家,甚至他的妻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嫁给了他。

    这个大阵把这一处巨坑给装饰成了一个类似于瓶子的空间,再加上四个人改变了此处的地势,那些喷涌而出的地脉之气,就被引导到了这里,等地脉之地大部分的进入此阵,程掌门就可以把此处封闭。这些地脉之气在大阵之中得到了保存,等无数年后,此处就会形成新的地脉,也算是为关帝郡留下了一线生机。虽然因为地脉的暂时封闭,关帝郡还是会成为死地,但是却有了恢复的希望。而且因为地脉之气被大部分转移,就不会随着三山两河大阵的催动而毁灭,楚云等人就完全有逃命的机会。当然这么做救不了关帝郡的几百亿人口,这些人还是会死伤殆尽,但是楚云等人却都丝毫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楚云也不是圣母婊,自己都要挂了,还去考虑别人,楚云做不到。

    随着地势被四人改变,地脉之地如同有了灵性一样的,飞速的朝着大地囚笼阵中移动,就算是漂移到了空中的地脉之气也纷纷的朝着阵中移动,霍玲青等人大喜,只有楚云看着踊跃的地脉之气沉迷不语。

    万物有灵是真的嘛?为什么明明是一个死物,却如此的有灵性?还知道趋利辟害,这个世界真的有这么简单嘛?楚云脑海中不断地闪出一个个念头,这些念头让楚云都觉得害怕。有些时候,实力越高对于世界的敬畏就越大。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娇软的身躯抱住了楚云,楚云本能下直接抱住了这个身躯。楚云抬头看去,正是自己的世界霍玲青。

    “师弟你太厉害了,你脑子怎么想的,竟然能够想到这样的办法,你是师姐的救命恩人,师姐爱死你了。”说完竟然直接亲了楚云两口。

    “师姐,不要这样,人家会误会的,你堂堂龙凤阁的仙子跟我这个穷小子有了绯闻,会有损师姐的清誉。”楚云开玩笑一样的说道,但是却不动声色的推开了霍玲青,霍玲青立刻不高兴了,她直接转过头去,不跟楚云说话了,楚云心里默默松了口气,这个师姐已经不能调戏了,否则很可能黏上自己,楚云不想再去招惹女人,想要解决生理问题,有的是不需要负责人的,何必去招惹个管家婆。

    “不好,这大阵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地脉之力没什么大碍,都被我们引导走了,但是山川河流之力却只能硬抗,不过只有两三成的威力,大家多加小心,我们最好分开站,如果遇到危险,也不至于全军覆没。”楚云说完,几个人立刻点头分别站在了四个方向上,这个时候三座一眼看不到边的大山和两条奔涌的大河已经彻底遮蔽了天日,但是四个人都是宗师,在一点光也没有的环境中也无碍,怎么看不出现在的情况,大阵的确到了爆发的最后边缘,不过这一次周尊上和吴尊上两个老家伙的算计彻底失算了,楚云准备出去好好的送两个人一个惊喜,楚云狞笑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