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光尊上脸色灰白的离开了,他体内的禁制被楚云解开了,而且几个乾坤囊也都被楚云还给了他,可以说炫光尊上基本上没有任何损失,但是他的脸色却极其的不好,看起来比得了绝症还要绝望,也不知道他到底跟楚云怎么商量的。

    楚云却心情大好,甚至有些喜形于色的样子,这也是楚云为数不多的感情外漏,就是连耿炎等人都察觉的出来,不过楚云不说他们也不敢去问。

    又是十年的时间一晃而过,第一批从朗州来的手下终于到了,这群人虽然大都是些地阶武者,但是算起了却是楚云的绝对嫡系,有了他们得到来,楚云对于石坪州西部五郡的统治更加的稳固了。

    而且让楚云诧异的是,楚云的几名记名弟子和那些最早跟着楚云的人境武者,竟然都偷偷地离开了金刚门跑到这里投靠楚云了,甚至江玉树和江玉蝉两个人也来了。要不是他们两个,这些人还真的凭借自己的本事到不了朗州。

    楚云亲自接见了江玉树和江玉蝉,两个人的实力一个还是天阶三层,可就是苦逼的江玉树,二百多年了还困在天阶三层。江玉蝉却已经到了天阶六层,按说他们混的应该不错,不应该舍弃蒸蒸日上的金刚门,但是两个人却告诉楚云,当楚云救出江玉蝉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决定终身跟随楚云,毕竟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只有楚云出手帮助了他们。当金刚门被废除了修为的公羊驰等人回到金州的时候,正好被江玉树遇上,江玉树被委任为了金州和朗州挪移阵的总管,这还真是近水楼台了。

    江玉树知道楚云回来之后大喜过望,他直接联系了自己的师姐,然后带着一直被他们庇护的这些弟子反了金刚门去朗州寻找楚云,正好遇到了大地尊者。大地尊者再三核实他们的身份,确定他们的确是楚云的人之后,大地尊者立刻安排他们转移,这才有了今天的事情。

    楚云感动之下,立刻命人妥善安排了这些弟子,这群人大都已经进入了地阶中后期,但是却吃水不忘挖井人,依旧忠于楚云,这绝对是以后门派的基石。虽然当时被楚云培养的有几千人,其中有一大半人背叛了楚云,但是这更能衬托这几百人的可贵。

    而且楚云当时收的灵火体质、冰晶之体、血魔之体和有血脉之力的四个记名弟子,只有血魔之体的弟子魏争以及这个有血脉之力的弟子李子奇两个人来了,另外两个都被金刚门重点培养,背叛了楚云,不过楚云也没有在意,有特殊体质不过就是代表他们比其他弟子起点高一些,但是以后怎么样还需要自己的努力和机缘,楚云什么先天体质也没有,不照样成了宗师。楚云准备把这个魏争推荐给嗜血尊上,毕竟血魔之体适合血属性功法,但是自己却没有。而自己则教导李子奇蛮族的修炼方法,重点培养两个人,现在的他们都实力低危,但是有楚云的精心教导,他们的未来值得期待。

    而除了他们之外,楚云最看重的也就是那个楚云觉得是转世之人的高仁,这个家伙已经到了地阶巅峰,基本上随时可以进阶天阶,实力就跟坐了火箭一样,不过楚云却发现他的识海越来越混乱,当时楚云只是天阶,出手帮助高仁压制了混乱的识海,二百多年过去了,他的识海又开始混乱,如果不加以遏制,一个处理不好,甚至他很可能成为傻子。高仁的识海虽然远超同阶,但是也是有了极限的,但是高仁的记忆却不断地增长,因此这个情况很危险,楚云也不敢说一定能够帮他。

    楚云整整花费了一个月才暂时帮助他整理好了识海,因为楚云的压制也不是永久的,时间长了还可能遇到危险。不得不说他识海中的知识让楚云也受益匪浅,看起来这个高仁前世肯定是个大能,起码也是宗师级别的,否则也不可能有如此的见识和如此多的功法,可惜他识海中的很多功法都是残缺的,但是也对楚云帮助很大。

    高仁此人不光修炼快,而且炼丹术也无师自通一样,竟然能够把楚云离开之前告诉他的地灵丹炼制出来了,楚云这才是真是的大喜。楚云虽然也算是精通炼丹,但是他的水平也就是巴巴结结的能够炼制出降元丹,而且十炉不一定成功一次,这让他根本不敢去过多尝试炼制,毕竟花费的太多,降元草用一点少一点,收入不成比例,楚云也心疼。

    而且楚云手里有九灵仙芝也凑齐了其他的辅助药物,但是偏偏不敢去炼制,毕竟九灵仙芝就有一颗,如果失败了,这一种能够让天阶巅峰晋级宗师的仙丹就鸡飞蛋打了,但是高仁却让楚云看到了希望。

    只要好好培养高仁,那么就能够让他炼制降元丹,然后再尝试九灵仙丹,比起自己的炼制把握高得多。

    另外楚云从高仁的识海中发现了一门叫做《炼器漫谈》的锻造法决,其中很多东西让楚云豁然开朗,里面罕见的记载了如果锻造法宝的法门,楚云自己的《万源化融手》竟然非常的符合炼器的要求。炼器可是一个很稀少的技术,比起炼丹师都少,当然炼器师数量不少,每个门派都有,但是这些炼器师也就是能够修复法宝,这算起来只是炼器学徒级别的。但是能够炼制法宝的真正的炼器师基本上没有,甚至在整个乾蓝冰域能够炼制法宝的据说也就是两个人而已,这俩人都是各大门派巴结的对象。如果楚云能够学会,钱财什么的就不说了,单单是能够让楚云修复火灵剑和摩天赤血戟就让楚云下定决定学习炼器术。

    楚云身上还有一块如意金,如果能够把如意金融合进摩天赤血戟里面,自己岂不是就能得到一把满意的神兵?而且楚云手里还有十万斤的瑞金,如果都能炼制成法宝,那么楚云手下势力的战斗力将会大大提升。

    当然这个想法需要楚云搞定关帝门之后,距离两州的洞穴开启越来越近,楚云特意去了魔影门一趟,跟魔影门确定了开战的大体时间,魔影门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当楚云返回了围郡两年之后,洞穴终于再一次开启了,楚云亲自去把黑哥迎了过来,而随着黑哥的到来,第二批的弟子也都进入了石坪州,楚云觉得时机终于到来了。

    楚云手下的实力真的不小了,除了他和黑哥两个宗师武者,还有二十多个天阶武者,虽然天阶巅峰的只有天火尊者楚晟和聚万城的大城主诸葛晋两个人,但是想想关帝门也不过就是三个天阶巅峰,这么想想楚云手下实力是不错的了。

    等到稳定下来,高仁大量的炼制降元丹,楚云手下的实力将会再次暴涨,给楚云百年时间,就能够拥有二百年前关帝门的实力。要知道关帝门可是排名乾蓝冰域第七的门派,楚云百年就能建立这么一个大门派,已经是个奇迹了。

    “这一次咱们兵分两路,本座亲自带领一支人马占据房郡,摧毁那里的挪移阵,彻底切断关帝门对于石坪州南边几个郡的支援,而黑长老则带领剩下的势力尽快的扫平石坪州南边的四个郡,然后跟魔影门汇合,一起回师房郡。再然后我们四个宗师一起杀到关帝门总门,如果姓周的老家伙识趣,那么就让出石坪州中部的关帝城,把他们赶到东北角的五郡去自生自灭。如果不识趣,那么我们四个就好好试试关帝门的防御大阵到底如何。”楚云说完,所有人都激动的领命离开了,黑哥必须带着手下的人手提前去石坪州南边布置,楚云也要离开前往靠近房郡的政郡,准备出其不意的拿下房郡。

    房郡这里有关帝门布置的挪移阵枢纽,只要占据了这里,破坏了挪移阵,那么关帝门就无法通过挪移阵支援南边的四个郡,黑哥等人就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原来的计划。石坪州南部四郡也只有区区三个天阶而已,黑哥坐镇完全没有问题。

    而与此同时,魔影门也出兵攻击关帝门的东边两郡,别看东边只有俩郡,但是面积比起南部四郡都大。楚云和魔影门的约定就是楚云要南边的四个郡,而魔影门要东边的两个郡和西边的五个郡。至于关帝门最精华的中部,也就是关帝郡,楚云和魔影门商议,一切为二,楚云占据关帝门总门所在的东边一半,而魔影门占据关帝城所在的西边。两者都是关帝门的标志性地标,也谈不上谁更占便宜。楚云占据关帝门总门不光是为了报复,而且也是为了其中的各项资源,毕竟好东西都放在门派不是?而魔影门占据关帝城,是因为关帝城一个城池就占据了石坪州中部的一大半人口,而且也有海量的财富,怎么看也不算是吃亏。

    楚云只带着大地尊者楚大地和诸葛晋两个天阶和几百名的地阶武者,但是因为有楚云坐镇,房郡虽然因为地理位置重要,有两位天阶武者坐镇,甚至其中一个还是天阶后期,但是怎么是楚云的对手,三个人全部被楚云生擒了。当楚云彻底占据房郡,然后一身宗师气息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之后,整个石坪州顿时轰动了。

    与此同时,魔影门的魔影尊上亲自坐镇,魔影门在短短的三个月中就占据了石坪州东部两郡,而黑哥也不慢,因为人手充足,又有宗师坐镇,所以只是短短四个月,整个石坪州的南边四郡就改姓楚了。

    七个月后魔影门的魔影尊者和风凌尊上,以及黑哥,四个宗师全部聚集到了房郡,而让所有人奇怪的是,关帝门没有一点的动静,楚云一直让周杰联系关帝门的眼线,结果这些眼线也全都消失了一样,没有一点的消息传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楚云突然感受到了天地玄桥出现在了关帝门总门的上空,楚云和魔影尊上等人都大惊失色,谁也没想到关帝门的人竟然在这个时候竟然有人晋级宗师。

    楚云和魔影尊上立刻决定前去阻止,黑哥和风凌尊上两个人驻守房郡。

    当两个人来到关帝门的总门之外,就看到了漂浮在关帝门之前的关帝门实际掌权人周家太上长老。

    “周老儿,没想到吧,当年你灭我魔影门杀我父亲,现在风水轮流转,该到了你还账的时候了。”魔影尊上狂笑道,虽然周家太上长老是宗师巅峰,但是魔影尊上却一点都不虚。不过他发现抛媚眼给瞎子看了,因为周家太上长老完全没有搭理魔影尊上,反而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楚云身上。

    “楚云,老夫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有如此成就,老夫从不承认自己会犯错,当然即便是错了,我也不会改正。但是我承认,对于你,我真的后悔了。楚云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回来,老夫只剩下二百多年寿命,我死了之后,你就是掌门人,到时候你想做什么都没有人能够阻止,你可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你要知道,我关帝门传承数万年,虽然落魄了,但是底蕴也不是一般门派所能够比肩的。楚云回来吧,关帝门毕竟是你最初成长的地方。”楚云也没想到这个周家太上长老还有服软的时候,这个家伙可是能够压制两个同阶的存在。不过楚云当然不会回去,好马不吃回头草,自己建立的势力才是自己的,去占据了关帝门这个破船,虽然有暂时的好处,但是周家这个老狐狸存在,说不准自己又被算计了。那个时候自己好不容易跟魔影门建立的好关系,以及耿炎等嫡系就可能全部离自己而去,怎么算都是吃亏。

    “周尊上,别废话了,我是不会回去的,你独木难支,吴尊上远在金州,你如果识相就撤出总门,退到石坪州北边,本座答应放你一马,如果不答应,那么咱们就手上见真相,本座杀过宗师武者,也不缺你一个。”楚云说完,魔影尊上终于放下心来,他得意地看向周尊上,却发现周尊上没有一点惧怕的意思。

    “楚云,我给了你机会了,既然你不珍惜,那么就去死吧,大阵起。”就在周家太上长老刚说完,大地突然震动了起来,楚云和魔影尊上眼前的山川丘陵全部变化了起来,两个人大惊,没想到关帝门竟然借助山川之力建立了如此的大阵,楚云的破妄法目都发现不了。而就在楚云和魔影尊者凑到了一起准备商量的时候,三道宗师武者的气息分别出现在了大阵剩余的三个方向,楚云和魔影尊上脸色铁青了起来,这个老家伙果然有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