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咒一启动,几十里之内的空间和天地灵气竟然被全部封锁了起来,这让两个准备撕裂空间逃走的宗师武者大惊起来,因为封锁空间,这是大宗师才有的手段。

    两个人互视了一眼,直接放弃了联手抗敌的想法,直接选择了逃命。他们一左一右,施展出了压箱底的轻功,两个人的轻功一个如同陀螺,竟然倾斜着前进;一个如同射出去的利箭,竟然身体横着移动。两个人的速度都极快,都是一步能够上百里甚至几百里的顶尖轻功,但是两个人依旧嫌自己跑得慢,生怕遇到不测。

    符咒已经完全破裂,一个清瘦的老者出现在了符咒消失的地方,他先看了一眼邱子峰,然后一晃手邱子峰胸前的伤口就已经消失了,光是这个手段,就让宗师武者汗颜。

    清瘦老者看向了已经逃出去几十里的两个宗师,只见他随意的摆了摆手,两道朴实无华的元力分射向了两个人,这两道元力速度极快,瞬间就来到了速度稍慢的是野王尊上身后。野王尊上神识全开,只顾得逃命,根本没有回头看一眼。但是偏偏清瘦老者射出去的元力根本没被他的神识察觉,所以他被打了个正着。野王尊上惨叫一声从空中掉了下来,直接不动了。

    而炫光尊上运气好一点,他听到了野王尊上的惨叫,仓促之下回头看了一眼,结果正好看到了射向自己的的元力,炫光尊上大惊失色,他的神识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一道元力。但是这道元力太快,他避无可避,只能一咬牙,燃烧了自己的一滴精血,整个人化为了一道炫光,速度陡然提升了三成,想要以速度躲避,但是没想到这一道元力看到炫光尊上加速,它也如同有了意识,竟然也开始加速,元力后发先至,直接打在了这一道炫光之上,炫光尊上从空中掉了下来,也生死不知了。

    而逃出去了几百里的楚云,突然感觉自己不能动了,他回头看去,就和一双睿智的眼神汇合在了一起,楚云心里顿时产生了死亡的感觉,但是随即眼神就消失了,而那个清瘦的老者也慢慢的消散在了空中。

    楚云惊魂未定,这个老者绝对是一位大宗师,自己引以为傲的种种手段,竟然在大宗师面前这么无力,楚云好久没觉得死亡距离自己这么近了,他觉得自己差一点真的就要死了。那个老者最后的眼神是警告自己?楚云眼睛一转,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既然那个大宗师的身影已经消失了,楚云就决定回去看看,大不了饶邱子峰一命。

    楚云虽然差一点就遇到了危险,但是他的心志比起以前坚定多了,换成以前的楚云,早就逃走了。

    楚云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炫光尊上和野王尊上,以及还在继续晋级的邱子峰,就直接来到了野王尊上的身边,楚云把野王尊上身上的几个乾坤囊都收了起来,特别是掉落在野王尊上不远处的小盾是楚云最渴望得到的。楚云直接释放了一丝的魔源杀气侵入了他的金丹之中,然后楚云就来到了炫光尊上的身边。一丝念力晶丝进入了炫光尊上的体内,结果炫光尊上识海里面的念力晶丝竟然自动护主,不愧是神魂彻底丞相的宗师中期高手,念力果然强横。

    宗师中期武者,神魂彻底成型,武者的神魂可以离体,也能够独立存在于武者的躯体之外,可以说就跟神话中的仙人一样。当然宗师中期,武者的神魂很羸弱,一般的宗师根本不敢神魂离体,一直到宗师后期,神魂彻底稳固了,到那时候神魂就拥有了种种的妙用。所以说别看都是宗师境界,但是宗师初中期跟宗师后期是天差地别的,反倒是初中期差不不大,不过因为宗师初中期也都能够撕裂空间逃命,打不过逃走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这个炫光尊上刚刚晋级宗师中期,他的念力晶丝就能够自动护主,不愧是宗师中期。但是却没给楚云造成多少困扰,修炼了《拷心录》后的楚云念力比起宗师中期神魂成型的武者都要更强。楚云在炫光尊上识海之中艰难的布置上了三道禁制,虽然他不是没有可能挣脱楚云的禁制,但是短时间说是不可能的,楚云就这么无意间控制了一个宗师中期武者,这个感觉简直就跟天上掉了馅饼一样。

    那个野王尊上醒了就直接撕裂了空间逃走了,楚云也没有在意,在楚云终于完全的布置好了几道禁制之后,邱子峰也晋级成功了。宗师武者晋级需要打通天地玄桥,进入大道之海感悟法则,当然感悟的时间越长越好,毕竟法则领悟越多,能够调动的法则之力越多,实力越强。但是也不是不能打断自己的感悟,而这个邱子峰,显然刚刚成功就打断了对大道之海的感悟,此人也是个果决之人。

    当楚云把炫光尊上的几个乾坤囊收了起来,邱子峰已经站了起来,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而是互相打量着对方。

    “这位兄台,鄙人邱子峰感谢兄台的不杀之恩。”果然此人就是邱子峰,他丝毫没有怨恨楚云打断了他的感悟,看起来洒脱的很,楚云拥有心灯,当然感应的出来。

    “邱兄你好,难道你就不怨恨本座打断了你的感悟?毕竟正是因为本座的存在,你才这么快从感悟中醒过来。”楚云直接开口问道,邱子峰也是一愣没想到楚云竟然这么直接。

    “哈哈,这位兄台果然是个爽快人,平常人遇到这种事,一般都是装糊涂或者百般抵赖,但是仁兄却直接承认,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仁兄这样的人。不过我想想问仁兄一个问题,我是仙尊门的人,仙尊门一直想吞并整个乾蓝冰域,为什么刚才仁兄有那么多的机会却没有杀我,不知道仁兄可否相告?”邱子峰大声问道。

    楚云想都没想就开口回答,“兄台虽然是仙尊门的人,但是与我何干?江湖中弱肉强食,如果仙尊门真的吞并了我乾蓝冰域,也是我乾蓝冰域的门派不争气。你只是仙尊门的一员,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能代表了仙尊门?因此我何必舍好求次?此人是宗师四层,比起你的价值高得多,我当然是拿最大的一个好处。当然说句你不爱听的,别看你晋级了宗师,但是本座还是有自信能够拿下你的,你身上的东西,我还是有信心抢过来的,不知道这个解释仁兄可是满意?”当然楚云的话没有说完全,实际上他没杀这个邱子峰,绝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一位大宗师的警告。

    楚云说完,邱子峰哈哈大笑了起来,根本没有因为楚云看不起他而恼怒,反而像是高兴楚云说了实话一样。

    “这位兄台,我信你说的,我邱子峰有一门神通可以查看到阁下的实力。兄台的确有杀死我的实力,哪怕是我晋级了宗师。因此我想要跟兄台商量一下,我愿意用门内赐予我的一件灵器,也就是那个能够让我们躲避了宗师高手,在沧浪门门内纵横数十年的灵器换取阁下放我离开。阁下身上的天道怨念应该是杀了宗师高手留下的吧,我身上的这一件灵器,完全能够让阁下把这一道天道怨念遮蔽。灵器极其重要,就是在我仙尊门也就是几十件而已,用此物跟你换在下的一条性命如何?”邱子峰自信地说道,楚云听到这里顿时有些心动,毕竟这个什么天道怨气实在是碍眼,据说要上百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消散这的确很不好。

    不过楚云还是缓缓地摇了摇头,邱子峰满脸胡须的脸上顿时一愣,他也有了一丝火气,他觉得楚云此人贪得无厌了。

    “大胡子,不要觉得本座贪心,实在是我帮你渡过了最危急的时刻,这件事如果被沧浪门和释厄寺知道,我的麻烦可就大了,本座为你承担着这么大的风险,是一件区区灵器就能打发的?”楚云说完,邱子峰眉头一送,因为他知道对方说的的确是实话。

    “这一袋子是瑞金,价值相当于同等重量的灵币,光这一乾坤囊中就有十万斤,足够你打造一万把顶级的武器了,这个好处可否?”邱子峰直接扔给楚云一个乾坤囊,楚云看了一眼,心里一喜,瑞金这东西可是跟高阶灵币一样都属于战略物资,除了顶级门派,其他的门派根本没可能控制瑞金矿,整个乾蓝冰域也只有沧浪门地盘有一个,看起来这家伙正是从沧浪门抢来的,但是楚云却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的接了过来。

    “你把灵器拿出来,然后对天发誓绝不透漏我放过你的消息,对外只说我是畏惧你的符咒,才不得已离开的。”邱子峰也光棍,立刻开始发誓,并且拿出了一个刻着一个诡异符号的石盘递给了楚云,楚云接了过来。

    “这到底是个什么灵器?”楚云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此物是我沧浪门的一位太上长老探索一处险地发现的,此物不需要催动,就能够隐藏百米之内的武者气息,让宗师高手的神识也发现不了。此物的其他作用我并不知道,但是单单这一项已经不逊色于一般的灵器,我也没有欺骗阁下。”楚云试了几次,这东西果然能够屏蔽神识的探查,而且自己只要在此物的范围内,天道怨气都能够隐藏,此人的确没有说谎。

    “在下可以离开了嘛?”邱子峰一直等到楚云把石盘放在了怀里才开口问道。

    “你刚才用出来的那个符咒到底是什么?”楚云开口问道,邱子峰倒也光棍直接说了起来。

    原来此物是一位大宗师的高手制造的符篆,一般称之为封印符纂,这种符篆是大宗师高手不惜割离自己的神魂制造的一次性的符篆,储存的能量相当于宗师巅峰的一击,这也是邱子峰等人唯二的两枚中的一枚,怪不得能够直接击晕两个宗师武者,原来是大宗师的攻击手段。不过因为面对了两个敌人,所以分散了符篆的威能,这也是为什么两个人侥幸活下来的原因。楚云大为羡慕这些大门派的底蕴,真是深不可测。

    原来邱子峰等十八位的人仙巅峰武者,其目的不光是为了在沧浪门搞破坏,而更重要的就是在险境中磨砺自己的武道之心,从而寻求突破宗师的契机,而他们这种不断战斗中突破自己实力的武者,叫做战修。

    这个战修是利用自身的求战之心和不断的战斗突破自己境界的一个法门,这也是仙尊门的天阶武者一个突破宗师的方式。这些人全部好战嗜杀,把生死度之事外,是一种极其残酷的晋级方式。比如说邱子峰十八个人最终就成功了一个,这也是大门派的无奈,据邱子峰说,仙尊门的天阶巅峰有几百人,这么多人等待成为宗师,仙尊门资源再多也没用。一些天阶巅峰武者,就只能选择这一种极其残酷的战修方式晋级,不过成功率很低,一百个人也就能成功一个。邱子峰就是这个幸运儿,因此他被楚云打断之后,不光没有恼火,反而极其的洒脱,就是因为他早就看破了,他比起自己的那些死去的同门都幸运得多,他还有什么不满的?这也是邱子峰其人心性洒脱的原因。

    楚云猜测这一种战修武者肯定战斗实力极其强大,楚云最终还是没有食言而肥,而是放邱子峰离开了,也算是结一个善缘。不过楚云没有得到战修的修炼方法,毕竟这是仙尊门的特有手段,楚云也不能强求。

    回到围郡的楚云,有些感慨,比起这些大门派,自己还差得远,但是楚云也没有妄自菲薄,这些大门派也是几万年十几万年积攒下来的,自己才来了多少年,以后未必没有跟他们平起平坐的机会。

    倒是这个炫光尊上怎么办楚云拿不定主意,杀了此人,楚云完全能够做到,楚云不光在他的识海中下了三道禁制,还把他放到了自己的魔源杀阵之中,以《拷心录》迷惑了他的心智,让他进入了昏迷之中,但是这不是长久之计。

    放了此人,楚云又不放心,毕竟如果一旦此人长时间的离开楚云身边,他一定能够冲破楚云在他识海中的禁制,到时候,楚云跟此人肯定是不死不休的关系啊。

    放是肯定不能放,杀了楚云又不甘心,楚云发觉自己给自己找来了一个大麻烦啊,最终楚云还是决定把此人弄醒,看看此人的态度再决定自己对他的态度。

    当炫光尊上醒了过来,他就发现了自己识海中的三道禁制,这三道禁制足以让炫光尊上的识海破碎,变成白痴。他心里一惊然后一怒,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他一抬头就看到了面前的楚云。

    “阁下好手段,本座认栽了,阁下想要怎么样划出一条道来吧。”炫光尊上冷静的说道,楚云没杀死他,让他觉得楚云肯定是有所求,否则他早就不在了。

    “认识一下,本座楚云,火灵门的现任掌门。”楚云笑着说道。

    炫光尊上脸色一愣,然后就慎重了起来,“阁下是被灭门的火灵门的人?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么快就出现在临州,看起来你们火灵门又准备报仇了。但是这一次关帝门以及不是以前的关帝门了,你们很有可能希望。阁下抓住我,是否想让我出手帮忙?这个完全没有问题,就算是让本座出手缠住周尊上都没有问题,到时候希望阁下解除我识海中的禁制,我炫光会可以跟你结盟,如何?”

    炫光尊上直接提出了他的条件,他满以为楚云会答应,其实他的心里想着先帮助楚云也自无不可,等到他安全了,再给楚云好看,但是这一些情绪都被楚云的心灯感应到了。

    楚云缓缓摇了摇头,“阁下想错了,本座并不需要你的帮忙,我只是想问问阁下,你愿不愿意拿出让我心动的条件,换取你自己的小命,你要知道宗师武者的驱壳是很有价值的,我完全能够杀了你换取不少的好处,你应该也感应到了,你不是第一个死在本座手里的宗师。”楚云笑着说道,但是这笑容却在炫光尊上眼里极其的狰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