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顺着曹豹的话说道,当年他是被太上长老选定为假的“武祖赐福”的人,为的也就是稳定关帝门的人心,不过当年这件事只有周家太上长老和吴家太上长老知道。而郑家的太上长老并不知情,这也是引发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的原因。

    而自己被选中之后,就被吴家太上长老保护了起来,当然这是人尽皆知的,毕竟自己是吴家太上长老的侄女婿,常娉是吴家太上长老续弦的侄女。

    而郑家太上长老因为受了重伤命不久矣,于是他想起了仙力可以被相互吞噬,于是他看上了楚云体内的仙力,想要把楚云抓走,吞噬楚云的体内的仙力。但是这件事全是假的,因为郑家太上长老心里有鬼,所以也没有跟吴家太上长老和周家太上长老求证。

    郑家太上长老强硬的想要带走楚云,这引起了吴家太上长老的反感,两个人话不投机,就起了矛盾,因此不欢而散。

    于是郑家太上长老就去寻找周家太上长老,周家太上长老早就不满吴郑两家联合掣肘自己,他根本没有和郑家太上长老说明楚云的情况,故意装着糊涂,联合了已经被利益迷失了双眼的郑家太上长老,准备对付吴家。

    结果正好魔影门联合火灵门的余孽对关帝门发难,无奈之下周郑两个太上长老暂停了计划,一个去沧浪门求助,一个去魔影门求和,只留下了吴家太上长老自己,恰巧乾蓝冰寒来袭,关帝门总门被攻破,楚云从妻子常娉哪里得知郑家太上长老准备对自己不利,于是就逃走了。

    后来才有了楚云被宣布为叛徒,并且被通缉的事情,而一切不过就是因为郑家太上长老的发泄,楚云这么一位天才就被逼走了。

    而再后来郑家太上长老因为被周家太上长老摆了一道,心灰意冷下就坐化了,只剩下了吴家太上长老对抗周家太上长老,但是吴家太上长老太软弱,他一退再退,他彻底被周家压制,甚至于吴家太上长老被迫去金刚门站台。楚云这些话有真有假,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抹黑关帝门的三位太上长老,毕竟一个门派的领袖都各怀心思,相互针对,这个门派怎么有凝心力?三个太上长老一个贪婪愚蠢,一个软弱可欺,一个诡计多端陷害同门,这情报传出去,关帝门人心就彻底散了。

    曹豹相信了楚云的话,毕竟楚云可是当事人,而且一些事情的确跟楚云说的一样,比如说楚云体内没有仙力,再比如说周家对吴家的打压。曹豹想起了门内的种种不公,以及知道“真相”后的失望,愤怒之下直接投靠了楚云,有曹豹这么一个人脉广的天阶后期武者的帮助,很多事情都好办多了,甚至关帝门门内很多事情,曹豹都打听的出来,毕竟他遭到了冷遇,也是周家的嫡系。

    在曹豹的帮助下,楚云省心省力,只花费了十几年,楚云对西部五郡的掌控就如同铁桶一样了,楚云把耿炎等人叫了过来,有这群心腹,楚云更加放心。而楚云被陷害的事情,也在这十几年传遍了西部五郡,这五个郡的民心,彻底的远离关帝门了,关帝门却不自知。

    楚云只要等着两州之间的洞穴再次开启,黑哥返回石坪州,楚云就可以直接举旗造反,到时候魔影门也会一起行动,两个门派加起来四位宗师,就算是不能彻底吞并关帝门,也能够把关帝门一分为三,让关帝门彻底的衰败。

    再然后,楚云直接出手向临州扩张,临州靠近关帝门的三四个郡中,除了一个叫做野王门的门派有个宗师二层的武者,其余的门派都没有宗师坐镇,楚云完全可以占据临州这四个郡,再加上石坪州最少有五个郡的地盘,成为一个拥有地盘接近十个郡的大势力。然后楚云在以气运之法培养出一位宗师,到时候楚云手下就有三个宗师,就算是任何门派也不敢小觑,等到周家太上长老坐化,楚云和魔影门就各自占据石坪州的一半,楚云手下的地盘绝对不逊色于一州之地。

    有魔影门这个盟友,楚云可以放心的朝着临州扩张,临州也没什么太大的势力,如果能够击败临州东部和西部各自的一位宗师初期武者以及中部拥有一位宗师中期高手和一位宗师初期高手的帮派联盟炫光会,楚云就能够鲸吞整个临州,虽然临州很小,资源也不丰裕,但是怎么说也是一个完整的州。到时候楚云的势力完全可以竞争乾蓝冰域前十的宝座了。到时候乾蓝冰域的气运和一些其他的利益就能够反馈到楚云身上,楚云可以借此更进一步,到时候楚云的制定的小目标就基本上完全实现了,楚云也可以安心修炼了。

    不过到底用什么门派的名称这是个问题,五行门肯定不行,因为黑哥说过,五行门当年被灭的仇人没有死干净,要知道这已经十几万年过去了,没死干净,这说明仇人肯定是大宗师以上的武者。也只有大宗师能够拥有十几万年的寿命,而宗师武者也就是五千年寿命而已,就算是服用增加寿命的天材地宝,也不能超过万年的寿命。

    而火灵门也是个选择,但是楚云吞并关帝门的地盘,收降了不少关帝门的人,这些人对于跟他们纠缠了几千年的仇敌火灵门恨之入骨,楚云如果自己当掌门人,肯定能压制所有人,毕竟楚云身兼关帝门和火灵门的人望,关帝门的人也不排斥楚云,但是如果按照楚云的想法,他不会当掌门的,掌门人多麻烦,不如成为太上长老,既可以控制门派,又不需要被琐事打扰。他心里看好的是耿炎等火灵门的嫡系,再次之前,楚云要成为第一任的掌门,当然只是为了门派的气运,毕竟建宗立派是很涨气运的,这气运看起来虚无缥缈,但是对于武者的未来至关重要。

    然后第二任掌门,楚云准备任命给黑哥,毕竟黑哥不需要修炼,而且以前是五行门的大佬,经验丰富,完全能够胜任掌门。他等到耿炎、沙诚海等人什么时候成为天阶巅峰武者,能够冲击宗师的时候,就可以卸任了。

    但是楚云稍微的透漏给郑殊、王珂、曹豹、张放(跟曹豹一起投靠楚云的天阶六层武者)、周杰和王克虎的时候,就遭到了他们的全力反对,哪怕王珂和郑殊都流漏出不希望耿炎等人成为掌门的心思,要知道关帝门投靠自己的人占了一大半,这群人的意见楚云可以不听,但是这就很可能埋下很大的隐患,平时无所谓,但是一旦楚云的势力遇到逆境,那么矛盾很可能就爆发出来。

    当然楚云也可以选择大地尊者和天火尊者,这一种中立的武者当掌门,而且也有个好处,天火尊者已经到了天阶巅峰,完全可以尽快的让楚云手下出现一位宗师。不过楚云还是没有立刻做出决定,在西部五郡稳定了之后,楚云就开始了耐心的等待黑哥的到来。

    “禀告掌门,临州天神谷出现异像,门下弟子怀疑是什么异宝出事,不得已前来打扰掌门。”这天楚云正在研究从欧阳毅那里得到的舍利子,突然被人打扰的楚云大怒,但是听到耿炎的话楚云却不得不出来,因为这消息传到了关帝门,周家太上长老说不准就来查看,一来之下绝对要坏事,这的确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楚云出关直接飞到空中,抬眼看去,远处大道之海隐隐地出现在楚云的视线之内,楚云心里一惊,这那里是什么异宝出现,而是有人在晋级宗师啊。

    “你们所有人都躲起来,我去看一眼,我没回来之前,你们做事一定要小心。”楚云简单吩咐完,立刻就朝着异像发生的地点赶去,如果是临州的那一个门派的武者晋级宗师,楚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而会提前清除未来的对手,毕竟楚云已经把临州看成他的地盘了。如果是别的门派的人或者是散修,那么楚云就可以看情况而定。

    而当楚云来到了战神谷,正好碰到了炫光会的宗师四层武者炫光尊上和临州东边野王门的门主野王尊上,这两个人正在临州四位宗师中的两位,可以代表着大半个临州了。

    三个人为了迅速赶来都是撕裂空间赶路,三个人几乎撞到了一起,炫光会跟野王门不和,毕竟他们都是在一个州抢饭吃,而两个人也都不认识楚云,所以三个人几乎就是三足鼎立。他们也感应到了楚云身上的怨气,也没有认识楚云的想法,三个人也不说话,直接的把对方当成了透明人,走到了正在晋级宗师的武者不远处。

    三个人看着天上坐在大道之桥上的武者心思各异了起来,楚云当初晋级宗师,因为所处的秘境,所以没有泄露出一丝的气息,而楚云的师姐霍玲青当初也不知道是怎么晋级的,但是她宗师的实力应该是没错的。一般的武者晋级,都会出现大道之桥,跟楚云晋级时候没什么区别,当然能够感悟多少,就看各自的造化了。

    正在晋级的武者是一位看起来年纪很大的男子,此人脸色胡须遍布,让人看不出他原来的相貌,而且此人衣服很少脏乱,看起来极其狼狈,就算是散修武者也不可能这么随便的就晋级宗师吧?要知道晋级宗师的时候是很危险的,一般的门派都需要全门派一起护卫,但是此人怎么就敢这么做?

    “此人是仙尊门的人。”突然炫光尊上眼睛一亮轻声说道。

    “哦?何以见得?”楚云回头问道,仙尊门楚云当然知道,这是一个据说占据一个域的超级门派,能够压着乾蓝冰域排名第一和第二的沧浪门和释厄寺,可见其实力。仙尊门的人出现在这里,的确听人楚云疑惑的,因此他才不顾对方对自己的冷漠开口问道。

    炫光尊上也没想到楚云开口问自己,毕竟他连楚云是干嘛的都不清楚,不过楚云毕竟是一个宗师,他也不想彻底得罪。

    “此人应该是前一段时间肆虐沧浪门五州的仙尊门十八人尊中的其中之一,这十八个人都是天阶巅峰的好手,他们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宝物,竟然能够隐藏自身气息,他们到处偷袭沧浪门的据点,给沧浪门制造了巨大的麻烦,一行十八人,整整纵横了数十年。后来他们被沧浪门埋伏了几次,十八个人最终只剩下七个,他们七个想要返回仙尊门,结果被沧浪门的埋伏,据说全军覆没了。不过本座在前段时间去了一次东边,正好看过这些人的通缉画像,而其中的一位叫做虬髯尊者邱子峰,如果没有看错,此人正是邱子峰,就是不知道怎么来到了这里,还开始晋级宗师了,实在是诡异的很。”炫光尊上说完,楚云点了点头,他看出炫光尊上不想跟自己有太多的牵扯,所以也没有继续的开口。

    “竟然是仙尊门的兔崽子,我去为乾蓝冰域死难的弟兄们报仇。”野王尊上直接施展轻功朝着邱子峰冲了过去,数十里的距离,此人一步跨越,身子微微倾斜,虽然表现得不多,但是楚云却看得出来,此人的轻功身法应该是天阶身法,不要以为宗师能够撕裂空间,就不需要轻功了,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对敌的时候更多的还是用轻功,毕竟宗师撕裂空间都是保命时候才用,而宗师撕裂空间的次数也是有限制的。

    “怎么兄台不去看看?要知道此人身上可能带着重宝。”炫光尊上笑着说道,看起来十分的和善可亲,楚云瞄了他一眼挑了挑嘴角,炫光尊上随即不再说话。

    楚云早就察觉到这个炫光尊上不安好心,他故意的说出了此人的身份,就是引诱楚云和野王尊上先出手,而目的就是让他们两个因为贪念去试试水。毕竟仙尊门的人不是傻子,他们能在这么一个并不偏僻的地方尝试晋级宗师,怎么可能没有防备。野王尊上看起来鲁莽的冲上去了,但是楚云却不为所动,这让炫光尊上高看了一眼,但是也就是如此罢了,他朝着野王尊上看去,因为野王尊上已经来到了邱子峰的不远处。

    野王尊上虽然贪图这个邱子峰身上的宝物,但是也不是真的鲁莽,他跟楚云一样,也察觉到了炫光尊上不安好心,但是还是义无反顾的过来了。他也有他的算计,一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二是如果邱子峰真的没有自保之力,他就能够击杀邱子峰并且得到此人的全部身家,不说他身上的宝物,单单是沧浪门的好感就让他值得冒险。

    所以说修炼到了天阶甚至宗师的武者都是人精,毕竟楚云算是年轻的,也都活了四百多年,甚至还不算去其他世界的几百年。

    野王尊上来到邱子峰身前数百多米的地方,他也没有立刻轻举妄动,而是拿出了一个小盾祭了出来,楚云看得一阵眼热,这种防御性的法宝很是少见。

    野王尊上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他随时准备撕裂空间逃命,一直来到了大道之桥的底下,野王尊上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哈哈,原来真是毫无防备。”野王尊上心里大喜,他冒险第一个来,不就是为了邱子峰身上的好东西?

    但是他还是没有贸然的进入邱子峰的身边,而是拿出了一个柳叶刀一样的飞刀,朝着邱子峰扔了过去,宗师武者扔出去的暗器何等威力,飞刀搅动着天地灵气飞向了邱子峰的左胸。他没有想杀了邱子峰,只是想要试试邱子峰是否毫无防御。毕竟万一这个邱子峰把宝贝藏在别的地方,他岂不是鸡飞蛋打?

    飞刀直接穿透了邱子峰的左胸,鲜血一下子就飚了出来,而邱子峰整个人身躯都晃了起来,看起来都坐不稳了,马上就要从大道之桥上掉落。看到这一幕野王尊上大喜,他刚要有所动作,就发现邱子峰身边的空间波动起来,而炫光尊上身影快速的从空间裂缝出现,野王尊上勃然大怒,冒险的是他,好处却被炫光尊上拿去,这谁受得了?宗师初期的他暴怒之下直接对着宗师四层的炫光尊上出手了。

    野王尊上身边旋转的小盾,突然变大,一个如果乌龟壳一样的超大盾牌旋转着朝着炫光尊上撞了过去,楚云眯着眼睛看着,这个野王尊上竟然把法则之力融合在了这个盾状法宝上,楚云还真是走了眼,他一直都认为法则之力是攻击手段,从来没想过跟野王尊上一样,融合到一件防御法宝上,使之攻守兼备。

    野王尊上领悟的法则是土属性法则中的厚重,既能够进攻也能够防御,还真是刷新了楚云对土之法则的想法,估计朗州的土工尊上也不一定比这个野王尊上领悟的更深。

    “尔敢。”炫光尊上看到这一幕又惊又怒,他没想到这个野王尊上比自己低着两个境界,还敢对自己出手,仓促之下他只能硬抗,虽然他是宗师中期,但是法则之力依旧能够重创他,因此他不敢留手,整个身躯化为了一道彩色的光束,让楚云都不敢直视,光束和龟壳碰撞在了一起,龟壳被磕飞了出去,而光束也慢慢的消散,炫光尊上脸色苍白的显现出来。

    看到这一幕,野王尊上大惊,他立刻就准备撕裂空间逃走,毕竟刚才那一招是他最强的招式,出其不意下却被炫光尊上硬抗了下来,那么他怎么还敢留在这里?还不逃命更待何时,野王尊上也不是个没脑子的莽夫。

    “想走?”炫光尊上脸色狰狞,他已经好多年没吃这种亏了,他心里的怒火已经烧了起来,不是那么容易熄灭的。

    就在两个人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正在大道之桥上的邱子峰睁开了眼睛,他一枚丹药扔在了嘴里,然后就迅速的拿出了一枚符咒,楚云感受到符咒上的力量吃了一惊,他直接撕裂空间离开了原地,而炫光尊上和野王尊上距离太近,却已经走不了了,这个时候邱子峰已经把符咒扔了出去,两个人心里同时一寒,他们迅速决定联手,刚才的矛盾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不得不说两个人一样的决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