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呼吸间,一个身穿着浅蓝色长袍的男子出现在楚云的视线之内,此人脚下踩着一头深蓝色的巨兽,这头巨兽身高数丈,长达二三十丈,样子倒是有些像是水牛,不过不一样的是,这头巨兽长者两个脑袋,而且他脑门处都是长达半丈的犄角,这让它显得十分的狰狞。

    楚云知道这必定是此人的本命元兽,看他一身浩瀚的水属性元力,此人必定是以水属性功法闻名乾蓝冰域的沧浪门弟子。此人的实力只有宗师三层,跟楚云一样,不过看他的表现就跟大宗师一样,完全不把楚云放在眼里,因为到现在为止,他连看都没看楚云一眼。

    男子从容的一伸手,那一只被楚云撞飞出去的盉瞬间飞回了男子的手里,他直接拿出了一块丝巾,小心翼翼的擦拭了起来,楚云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勃然大怒,但是楚云却没有丝毫表现出来,楚云倒要看看这个人还能怎么装。

    楚云直接召唤出来小火,他盘膝坐在小火的后背上直接闭目休息了起来,你不是装大尾巴狼?我不是不会啊。

    一直擦了三个时辰,楚云也闭着眼养了三个时辰的神,此人才终于看向了楚云。不得不说此人的相貌还真是俊美,楚云虽然也不差,但是楚云十分阳刚,此人偏向于阴柔,有些像后世的那些小鲜肉。

    楚云当然感应得到此人在看着自己,但是楚云却依旧不睁眼,你不是要玩嘛,哥陪你啊。

    “不错,不卑不亢,实力不凡,小门派也不是没有天才的。阁下是楚云吧,你提的条件门内答应了,但是在五十年之内,我们要看到成效,这里是你要的物资,这点物资对于我沧浪门不算是什么,但是不要以为我们沧浪门的东西是好拿的。记住,我们就给你五十年的时间,如果你还不动手,那么你会知道得罪我沧浪门的下场,天下虽大也没有你的藏身之处。”此人直接把一枚储物戒指扔给了楚云,然后不等楚云回答,就直接催动他的本命元兽离开了。

    楚云拿着储物戒指也没有立刻查看,而是看着沧浪门的武者离开的方向嗤笑道:“装什么大方,你心里的不舍都被我的心灯察觉的一清二楚。”

    说完楚云才打开了储物戒指,不得不说沧浪门这一手玩的漂亮,如果不是楚云有心灯,还真的被沧浪门唬住了。要知道这枚储物戒指本身价值就不下余五块极品灵币,还是有价无市的。

    另外里面还有十枚极品灵币,足够黑哥用个几千年了,还有几千枚高阶灵币,无数的丹药和各种的其他物质,比起一个中型门派全部的身家都要丰厚。

    沧浪门这么痛快说明沧浪门和仙尊门的战事应该很不利了,他们根本没有功夫搭理金刚门和关帝门,只能寄托于楚云这个变数,否则绝不可能连讨价还价都不做,就直接的把楚云所要的东西全部给了楚云。

    虽然此人表现出来的态度是强硬的,但是楚云却从这强硬中看出了沧浪门实际上的软弱。当然这些事情楚云暂时不需要考虑,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顶着,就算是沧浪门战败了,楚云卷铺盖离开就是,他又不是被门派拖住的那些宗师,这群人虽然以门派气运晋级了宗师,但是实际上这群人都没有半点自由,为了门派只能拼命而已。

    楚云送走了沧浪门的人就开始了自己的计划,他准备孤立关帝门在西北角的关卡,然后想办法引蛇出洞,否则他们在关卡之内,楚云根本没有什么好办法。

    关帝门实行的是强干弱枝,西边的这几个郡就只有三个天阶,还都是初期,当然这么安排也没什么错,毕竟关帝门和临州这些接壤的门派关系都很好,一点摩擦都没有,而他们的主要注意力都在魔影门这边,也就是东边。所以楚云的计划很顺利,只花费了区区几年的时间,楚云就把石坪州西边的五个郡全部渗透成筛子了,一个宗师不顾脸面的出手对付天阶和地阶,估计也就是楚云干得出来,宗师武者都是要脸的,但是楚云这个人一点都不在乎。

    几年的时间楚云把这几个郡的高层全部清理干净了,也没有引起关帝门的任何注意,实在是关帝门对这几个郡的关注太低了。

    楚云坐在围郡的郡守府之中,投靠楚云的两个天阶武者都小心翼翼的站在一边,屋子里除了两人之外,还有投靠楚云的十几位地阶后期的武者,这一些就是西部五郡的所有高层。楚云虽然看不起这群家伙,但是还用的上他们。

    “本座把你们召集而来,就是为了问问你们,有什么办法,能够把这个关卡内的三个天阶武者勾引出来,你们谁有好办法,本座不吝封赏,就算是帮助天阶武者修炼的丹药本座也能拿出来。”楚云说完众人都眼睛一亮,纷纷开动脑筋,有的说谎报有敌人,有的说认识可以去劝他们归顺,有的说重金贿赂,反正没有一个有个正经主意的。

    “尊上,如果按照他们的说法,无法做到万无一失,毕竟关卡之内就有联系门内的子母玉,这是当年关帝门逃到此处后就被秘密布置在此处的,除了这一处关卡,另外的一处就是对抗魔影门的最前线五领关有一块子玉,因此一旦他们起疑,就可能汇报到关帝门的总门,从而打草惊蛇。”两个天阶之一的周杰开口说道,这个人是周家的嫡子,但是也是个很没骨气的人,直接投靠了楚云,楚云还感应到这个家伙是真心的,不得不说楚云都看不透这个家伙。但是他因为是周家嫡系,所以知道的消息很多,楚云很多事情也从他嘴里得到的,因此楚云还是很看重他的。

    “继续说。”楚云点了点头。

    “我认为不引起他们的怀疑,又能够把他们引出来,更是不会产生上报总门的办法,无疑是利益驱使,让他们自己走出来。”周杰阴笑着说道。

    “那么什么样的利益能够让他们自己走出来,又不会想着通报到门内?”楚云鼓励的问道。

    “天阶武者最迫切的东西,就是能够增强自身实力或者是增强自身境界的东西,而让门内知道,他们可能捞不到好处。如此一来,他们只会给瞒着门派偷偷的行动,尊上手里是否有这样的宝物?”周杰小心翼翼的问道,楚云一瞬间对这个周杰都有了杀心,此人算计人的心理实在是太可怕了,不过最终楚云还是压下了杀心。

    楚云缓缓伸出了手,几枚散发着浓郁药香的丹药出现在了楚云手里,周杰和另外一个天阶初期的武者王克虎,闻到了药香之后,眼睛就彻底的红了,他们知道这就是能够让天阶武者增加修为的丹药,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丹药。

    “这种丹药叫做降元丹,能够促进天阶武者的元气转化,效果十分明显,比起一般天阶武者使用的转元丹药效要高着五成,而且还没有副作用,你们也应该知道,这个转元丹吃多了,晋级小关卡的时候,要比没服用之前难着数倍。天阶这个阶段,是武者天赋强弱最有关系的阶段,如果在这个阶段被拉开差距,那么就会一步差步步差,永远比不上他人,不过这种降元丹,厉害就厉害在能够弥补天阶武者的差距。可以说这种降元丹是对于天阶武者吸引力最大的一种丹药,你认为以此丹勾引关帝门的三人如何?”楚云自信地说道。

    “尊上,自无不可。”周杰一边说一边不由自主的深深咽了口唾沫。

    楚云笑着说道:“周杰,还有各位,这种丹药本座这里并非只有这几颗,如果各位立下功勋,那么这种级别的赏赐不会少的。”

    楚云直接把这五枚降元丹给了周杰,然后对着周杰点了点头,就返回了后院,看起来他是默认了周杰指挥这一次的行动。周杰接过了丹药心里大喜,他不是惊喜与自己手里的这几枚丹药,而是惊喜楚云对他的态度,这明显是准备接受他啊,他相信真的立下了功勋,这丹药有的是,他不满足于这区区几枚。当然他也不知道,楚云还真的就是这五枚丹药,他手里降元草是不少,但是没什么时间炼制,楚云以前炼制最高级别的也才是地阶丹药,他抽时间炼制了二十多次,也才成功了一次,炼制出了五枚,还真就是他全部的降元丹了。

    楚云一直关注着周杰的活动,这家伙一步步的计划都被楚云看在了眼里,他先是找人故意的在经过关卡时候散播降元丹的消息和作用,让关卡内的三个天阶武者都被勾引起了兴趣。然后让一个地阶武者经过此处关卡的时候,无意中露出了一枚降元丹,降元丹的气息和作用,引起了关卡内三个天阶武者的疯狂。毕竟,这个时候被扔到这里,虽然表现出了关帝门对她们的信任,但是也实际上相当于了流放。因为真正的核心,像是魏之銮等人都在关帝门的总门之内,准备着以气运晋级宗师。

    三个人逼问这个地阶,他如何得到的降元丹,他们使用了种种的方法,终于让这个地阶武者开口了,他们竟然得知是在围郡城买到的,这个地阶武者根本没有说谎,一切都是周杰设计的,此人说的一切都是实话,他真的就是无意间买到的。此人就相当于一个死间,他自己却不自知,完全被周杰玩弄于股掌之上,周杰精通算计人心,他知道越是真话才越容易让人上当。

    果然三个人听到此人的话后,都起了小心思,三个人一起驻扎在此处关卡,但是绝不是一个阵营的,他们分属三个小派系,当然这都是关帝门怕他们沆瀣一气是,这是一种制衡的手段,在所有门派都很常见。但是事情坏就坏在了这里,三个人都想去围郡城寻找降元丹,但是却都不放心对方去。三个人互相戒备之下,竟然提出一起出发,快去快回,毕竟围郡城距离他们所在的关卡真的很近,都在围郡之内。

    三个人一出关,早就准备好的楚云,就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抓住了他们,楚云大手一挥,直接赐予了周杰五枚降元丹,周杰狂喜之下,对楚云态度更加的谄媚了。

    楚云看着眼前的三个天阶,一个天阶九层、一个天阶七层以及一个天阶六层,不得不说,关帝门还是知道这一处关卡的重要性的。要知道西部五个郡也就是三个天阶初期的管理,但是这里却有两个天阶后期和一个天阶中期,足以说明关帝门周家太上长老的战略眼光,要不是降元丹的勾引,这三个人真的不好解决。

    三个人慢慢的醒了过来,他们浑身的力量都被楚云锁住了,当他们睁开眼,就看到了眼前的周杰和王克虎,他们就是投靠楚云的两个天阶初期武者。

    “周杰、王克虎,你们做什么?竟然敢设计陷害我们,难道你们就不怕太上长老的怪罪?”天阶九层的武者也姓周,此人还算是周杰的叔爷爷辈的,因此虽然被抓住,依旧底气十足,反而曹豹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毕竟他们一出关卡就失去了意识,这不是周杰两个天阶初期能够做到的。

    周杰和王克虎没有说话,他们躬身朝着门外,像是在等什么人的到来,而周杰的叔爷爷周永安依旧在喋喋不休,可以看出,此人虽然实力高,但是被周家太上长老发配到这里看门不是没有原因的。

    楚云推开门缓缓走了进来,拿下了这个关卡,关帝门西部再也没有阻碍,楚云也就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周杰和王克虎两个人也是第一次见到楚云的样子,虽然觉得有些面熟,但是也没有想得太多,但是曹豹就脸色狂变了起来。

    “楚云,你是楚云?”曹豹声音都有些颤抖,实在是他太熟悉眼前之人的相貌了,毕竟楚云当年出身六将堂,也是这么多年第一个被武祖赐福的人,又是第一个背叛的人,身为六将堂的副堂主,曹豹记忆犹新。

    “哦,曹副堂主竟然还记得本座,还真是本座的荣幸了,二百多年过去,曹副堂主也成为了天阶后期,看起来曹副堂主也没浪费时间啊。”楚云笑着说道,从楚云的自称中,曹豹知道了楚云的境界,他先是有些接受不了,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低下头沉默不语起来。而其他的人也显然有人想起了楚云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这个周永安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楚云,你被武祖赐福的楚云?你为什么背叛我关帝门?你不光不感恩,还背叛关帝门,你这种白眼狼,人人得以诛之。”周永安看到楚云的实力,不光不惊恐,反而记恨起来,也不顾自己的小命掌握在楚云手里,竟然大骂了起来,不得不说有时候有些人死亡,完全就是自己的愚蠢造成的。

    “哈哈,本座是靠武祖赐福成为的宗师?还真是好笑,你也是宗师九层的高手,你感应一下本座体内是否仙力的存在?”楚云浑身宗师气息放出,周永安整个人被这一股巨大的威压弹飞了出去,他的身体怎么能承受住宗师高手的威压,一瞬间就到了崩溃的边缘。

    他浑身浴血,骨骼碎裂,但是还是难以置信的狂吼道:“不可能,为什么你体内没有仙力?你不是被武祖赐福了嘛?门内不会骗我,我不信我不信。”

    楚云看着周永安的嘶吼,根本没有搭理,反而看向了曹豹:“曹副堂主,本座不是因为武祖赐福成为的宗师,你看起来不是很意外啊。”相比于实力更高的周永安,楚云还是更看好曹豹,起码此人比起周永安更识时务。

    “楚尊上,您的存在一直都是关帝门的传奇,您打破了关帝门重重的修行进度的记录,就是那么多的被武祖赐福的前辈都比不上您,您的天赋有目共睹。我关帝门数千年没有武祖赐福,突然就出现了一次,然后您又叛门,我就感觉有蹊跷,看起来当年的武祖赐福应该是假的吧?否则门内的几个太上长老也不会除去您而后快,反而发生了分裂。不知道豹的猜测可对?”楚云没想到这个曹豹真是胡思乱成中的高手,楚云都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脑补出了这些,当然虽然都是假的,但是无疑是对楚云很有用的,因为按照曹豹的说法,当楚云竖起了反旗,能够瞬间瓦解关帝门的军心。

    楚云心思转了好几转,决心顺着曹豹的心思说下去,曹豹是关帝门的嫡系,如果他宣扬关帝门的不利消息,无疑作用更大,所以楚云准备好好地利用一下曹豹,至于周永安这样的蠢货,那就去死吧,楚云一伸手就把周永安依旧喋喋不休的脑袋抓了下来,这个蠢货临世还是张着嘴巴像是要在说些什么,一个人情商低到这个程度也是难为他了。

    “不错,没想到曹副堂主的目光这么犀利,当年的一切全都假的,而本座就是其中的受害者。”楚云沈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