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尊佛像一出现,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极乐门的人,心境都开始剧烈的变化了起来,所有人仿佛陷入了幻觉,每一个人眼前都是赤裸的女子,而是都是自己最喜欢的女子。这些女子可能是他们的妻子,当然大部分心底的渴望都是其他的女子,或者是哪一位花魁,或者是哪一位兄弟的妻子,当然也可能是自己的亲人,所有人心底最深的那一丝邪念慢慢的都被激发了出来。

    凤眼门几千人几乎都开始了最丑陋的表演,很多人直接脱下了裤子,对着空气做着难以描述的事情。也只有在场的天阶武者才看看的保持了清醒,虽然这样,但是吸引力越来越大,耿炎等人也不知道能够保持多久的清醒,难道这么没有自尊的死去?

    所有极乐门的人都狂笑起来,而极乐尊上也满意的看着自己身前的两尊佛像,这两尊佛像正在吸收着一种宗师以下武者肉眼难辨的粉红气体,随着在场的武者精气越泄越多,粉红之气越来越多。

    而最让极乐尊上关注的当然就是天阶武者,天阶武者的精气比起地阶武者浓厚的多,所以他在等着第一个天阶武者忍受不住。

    就在漫长的等待中,凤眼尊者最先忍受不住了,他强忍着出现丑态的想法,直接跪在了极乐尊上的面前。

    “尊上,我要投靠您,我要投靠您啊,都是他们逼我的,我不敢跟您为敌啊。”耿炎眼中满是怒火,这个凤眼尊者是耿炎几十年前无意间救下的一位武者,可以说耿炎是凤眼尊者的救命恩人,此人对于耿炎一直的都尊敬有加,耿炎也拿他当兄弟,没想到他眼光如此的差,这个凤眼尊者竟然是这么一个贪生怕死的人。但是他也说不出指责的话了,因为他也快抵抗不住了。

    “你投靠我?区区天阶四层,给本座当狗本座都不收。”极乐尊上斜着眼看着凤眼尊者,他摆了摆手,如同赶狗一样的把凤眼尊者撞飞了出去,他丝毫没有意识到什么危险,他没有看到天空中有一朵白云正不紧不慢的随着风朝着他靠近了过去。

    “还挺坚强,给本座破。”极乐尊上一直关注着几位天阶,当他看到几个人还没有一个彻底进入自己的欢喜佛国中,脸色十分的不高兴起来。

    这个极乐尊上是释厄寺的人,这并非什么秘密,因为这个极乐尊上根本没有掩饰过,甚至还有极乐尊上自己的推波助澜。这个家伙要不是这么高调,朗州的这些天阶也不会这么大度的放任极乐门发展,要知道当年阴邪门的时候,几个门派也没少找给阴邪门找麻烦,朗州就这么大,多一个抢资源的,他们就少一点,但是因为这个极乐门门主宣称他背后是极其护短的释厄寺,因此最终没有人来找他们麻烦,这也是极乐门这么顺风顺水的原因。当然虫灾那一次不算,因为虫灾不看你的背景,极乐门除了极乐尊上和寥寥几个心腹之外几乎被灭门,这让极乐尊上差一点就被气死,而且也给极乐尊上埋下了很大的隐患,让极乐尊上陷入到了一条他父亲给了规划好的岔路上去,差一点就引起天大的灾难。

    这个极乐尊上实际上的确跟释厄寺有些关系,因为他的父亲是释厄寺的一位佛尊,佛尊也就是佛家的等级称呼,跟魔门的魔尊平级,其实也就是宗师境界。这一位释厄寺的佛尊修炼的是欢喜禅法,顾名思义就是男女双修的一种法门,当然按照佛家的说法,欢喜禅和一般的双修法门不一样,当然谁也不知道不一样在哪里。

    但是这个极乐尊上能够依靠欢喜禅进入宗师,的确看得出来,欢喜禅是一种极其厉害的修炼法门。他当年被他的父亲意外生下来,其实他父亲也有些懵逼,因为宗师武者的精气都被分解为了纯粹的能量,很难有后代,因此极乐尊上被母亲怀上之后,极乐尊上的父亲极其兴奋。他把极乐尊上母子藏了起来,并没有告诉门内而生下极乐尊上。这一位欢喜佛尊仔细抚养他长大,并且为了支持儿子,连自己修炼的资源都毫不犹豫的给了儿子。几百年的时间,儿子就晋级到了天阶巅峰,这让欢喜佛尊极其的高兴。

    不过纸是包不住火的,欢喜佛尊有了儿子的事情,让释厄寺的高层震怒,释厄寺对外霸道,对内的要求也很严格,释厄寺不允许弟子娶妻,更别说生下孩子。不过,欢喜佛尊在释厄寺还是位高权重,在欢喜佛尊的苦苦哀求之下,释厄寺破天荒的没有杀死极乐尊上,而是极乐尊上被赶走,欢喜佛尊被惩罚面壁三百年。

    极乐尊上听从父亲的话来到了靠近释厄寺的朗州,这里因为宗师武者不容易随便进入的原因,所以比较安全,而且距离释厄寺很近,释厄寺的威名笼罩下,他的安全更有保障。

    极乐尊上很听父亲的话,他来到朗州,建立自己的势力,并且宣称自己的是释厄寺的人,还光着头穿着僧衣,果然释厄寺的威名让他顺风顺水,他没有用佛门最常用的方式晋级宗师,毕竟他也没有资格,他只是释厄寺欢喜佛尊的孽子,是释厄寺的污点,释厄寺不可能让他使用释厄寺的手段。

    但是他最终却还是依靠气运方法晋级宗师,不得不说此人的天赋和气运还是不错的,不过后来的一次虫灾,让极乐门几乎灭门,他的气运反噬,差一点就功散人亡。一直到现在,他的宗师境界也没有从新稳固,他无奈之下,只能用从父亲哪里偷来的一个魔道法门恢复实力,他已经走上了化佛为魔的道路,却不自知。

    这一次耿炎等人算计他,何尝不是他算计了耿炎等人,极乐门进入朗州北部之后,他就感觉有一股暗处的势力再跟他作对,虽然耿炎等人很小心,但是宗师武者完全不是天阶武者想得那么简单的。一旦有宗师一下的武者算计自己,宗师武者都能够隐隐的感应到,甚至于到了大宗师,一旦有人骂自己,他们都能够知道。

    所以在极乐尊上的关注下,虽然耿炎等人的行动极其隐秘,但是还是被极乐尊上注意到了,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幕。而极乐尊上这么耐心的等着所有人都聚到了一起才开始行动,就是因为他要利用耿炎等这么多位天阶的**,彻底稳固自己的境界。而这两个佛像正是极乐尊上从父亲哪里偷来的,不要看着这两座是佛像的样子,但是其实这两座佛像里面有两道邪佛的气息,所以这两座佛像是邪物。

    极乐尊上也是无意之间触动了两尊邪佛中的禁制,以前他一直记得父亲的话,不敢使用这两尊佛像。但是后来他为了不掉落境界,就跟里面的邪佛投影达成了交易,学到了一种叫做极欲万灵阵的法门,能够吸收武者的**,武者境界越高,作用越明显,于是才有了今天的一幕。

    楚云一直等待着机会,就在耿炎等人刚刚忍受不住,极乐尊上情绪最为松懈的一刻,楚云突然动手了。火灵剑虽然崩了不少的缺口,但是依旧是施展火属性功法最为适合的兵器,楚云的黑莲领域正是毁灭法则和火属性法则催生出来的领域,楚云以前一次都没有用过,但是没有用过不代表这一个领域差,这个领域反而完全不逊色于楚云的月之领域,也就是比魔源杀阵差一些。

    次楚云以火灵剑指挥着黑莲领域化为的黑色火莲花撞向了极乐尊上,楚云不相信这个极乐尊上的身体比起神魔门的北尊上身体更强,北尊上都能被楚云的月之领域化为的圆月一分为二。那么这个极乐尊上绝对也能被黑莲领域凝聚的黑色火莲重创,甚至很可能会因为出其不意而击杀极乐尊上。

    如果真的击杀了极乐尊上,那么就算是自己在沧浪门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实力,这样一来反而更能够增加自己面对沧浪门时候的砝码。至于传言极乐尊上是释厄寺的人这件事,楚云不在意,因为沧浪门和释厄寺都被西边的超级大门派拖住了,就算是真的也奈何不了自己。再说自己准备在石坪州建立势力,石坪州和释厄寺的地盘隔着一个朗州,宗师武者无法过来。释厄寺的人真的想报仇,需要绕很远的路,楚云不相信这个极乐尊上真的能让释厄寺疯狂的报复自己,毕竟自己也是宗师武者,他们就算是来人也不一定杀死自己。

    因此楚云这一击根本没有留手,火灵剑操控着黑莲带着法则之力狠狠的撞向了极乐尊上,极乐尊上根本没有丝毫的防备,当他收到邪佛示警,黑莲已经距离他不足百米,这个距离根本不足以让他躲避楚云的一击。他只是匆忙的撑起了自己的护体元力,甚至于元力罩都没有完全的开启完成,这怎么可能抵挡楚云的一击。

    嘭,战场之内的所有人都觉得天地都晃了一下,所有浸入自己**中的武者都醒过神来,他们抬头看去,正看到了他们震惊的一幕。那一位他们觉得无敌的极乐尊上整个脑袋都被一朵巨大的黑色火莲给撞烂了。

    宗师武者的身体强度能够硬抗天阶武者的全力攻击而不损,而且宗师武者如果因为外力而死亡,他们的肉身不腐,也是一件价值极高的宝贝,有种种神奇的妙用。但是楚云的黑莲拥有火之法则和毁灭法则两种法则,这一击饱含了法则之力,根本不是几乎没有丝毫防备的宗师境界都没有彻底稳固的极乐尊上可以抵挡的,因此极乐尊上竟然被楚云一击之下就击杀在了当场,连楚云都愣住了。

    就在极乐尊上死后,整个天空变为了血红之色,范围之广波及到了整个乾蓝冰域,宗师武者之上的人都看着天空陷入了沈默。这个景象是天地同悲,代表着一位宗师武者被杀死亡,这种景象已经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一次了,而这种血红的颜色,所有宗师武者都认为是一种怨气。只有死的极其不甘心的宗师武者才会造成这种景象,而且必须是被敌人击杀才能够形成,其他的不管是坐化还是自行兵解,亦或是自爆,都不会形成这一种景象。

    而且这一种景象一形成,那么击杀这一位武者的凶手,身上将会带上一种特殊的怨气,几乎无法清除,这种怨气能够让所有宗师以上的武者在百万里之内感应到。目的很明确就是死去的宗师要让自己的门派或者亲人找此人报仇,这种怨气能够保持数百年的时间,可以说一旦这么做了,就是表示带着此种气息的武者和死去武者的亲朋好友门人弟子不死不休。

    楚云当然感受得到自己的体内出现了一股奇怪的怨气,他连忙的查勘自己,因为他害怕这股力量会不利于自己,但是奇怪的是,楚云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不管你是谁,我父亲都不会放过你。”突然一股跟楚云见过的魑尊上几乎一样,但是却淡得多的灵魂从失去了脑袋的极乐尊上体内飘了出来,楚云一愣,这一股灵魂之力就被极乐尊上最开始祭出来两尊佛像吞噬了,然后这两股佛像一分为二朝着远方激射而去,速度惊人,楚云反应虽快,但是也只是撕裂空间抓住了其中的一尊,但是另一尊浑身淫邪的佛像却已经消失在了楚云的感应之内。

    楚云看着在自己手里还在剧烈挣扎的佛像,直接把它扔到了自己的系统空间,楚云相信,系统绝对能够碾压这尊佛像,果然佛像进入空间,就开始一动不动了,显然被系统压制了。

    “收。”楚云邹着眉头,总感觉事情不太好,因为他的心里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件事并没有完,不过楚云也是干脆的人,既然杀了,那么也不后悔,除了极乐尊上身上的储物戒指,甚至连金身都没放过。

    “掌门。”

    “师傅。”

    “主公。”

    所有人都朝着楚云跑了过来,楚云没有易容,所以众人很快就确定了楚云的身份。不过楚云只是很欣慰的朝着他们笑了笑,然后摆了摆手让他们等等,就直接来到了极乐门残存的武者面前,这群人看到自己的掌门人死亡,根本不敢触怒楚云的虎须,都跪在地上祈求楚云饶命。

    楚云扫了一圈这几千人,直接击杀了其中的一大半,这群人都是对楚云存有怨恨或者浑身煞气比较重的武者,其余的人都被楚云在脑海中留下了禁制,楚云要建宗立派需要人手,因此也没有滥杀,否则这群人早就被楚云消灭了。

    “你过来,你叫什么。”楚云指着极乐门中实力第二高的天阶八层的武者,那个实力最高的天阶巅峰武者早就被楚云顺手杀死了。

    “禀告尊上,在下叫做呼延武,被迫加入极乐门,求尊上饶命。”这个呼延武直接跪在了楚云面前。楚云从此人心里没有感应到怨恨或者抗拒,因此觉得此人应该没有撒谎。

    “呼延武,你带着本座的人去接收极乐门,你的识海中留有本座的禁制,如果你敢动小心思应该知道后果。”楚云说完,呼延武连连的表示忠心,要知道楚云可是击杀了一位宗师,他区区天阶八层怎么敢动别的心思。

    “耿炎,你们都不错,你带着王珂、郑殊、楚大地和虎振虎威,跟着这个呼延武去接收极乐门,谁敢阻拦,直接击杀就好。”耿炎等六个人立刻领命,不过在走之前,耿炎还是给凤眼尊者求了情,楚云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耿炎不敢再问,直接跟着呼延武离开了。

    “沙诚海、楚晟,你们说我该不该饶了此人?”楚云笑着问道,凤眼尊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楚云求饶,楚云转头问向站在自己身边的两个人。

    “旦凭掌门做主。”沙诚海干脆的说道。

    而楚晟则考虑了一下,然后对着楚云说道:“主公,此人背叛我等,不出发不足以震慑人心,不过有耿兄弟求情,所以我觉得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楚云满意的对着两个人点了点头,然后一伸手就把凤眼尊者体内的金丹给掏了出来,凤眼尊者直接疼晕了过去,楚云看着自己手里的金丹,用力一捏,竟然没有彻底捏碎,楚云再次用力,金丹终于化为了碎片掉落在了地上。

    “走,回去说一下你们这些年到底遇到了什么。”楚云大手一挥,耿炎一方的上千地阶武者跟极乐门残留的上千地阶武者屁颠屁颠的跟着离开了。

    就在楚云击杀了极乐尊上不久,释厄寺的一处布满了禁制的房间内,一位慈眉善目的中年僧人发出了惊天的怒吼,整个房间之外的禁制被一吼之威全部震碎。

    中年僧人刚刚准备撕裂空间,一位须发皆白的面色红润如同婴儿的老僧出现在他的面前,两个人说了几句话,中间僧人才面色不甘的走回了已经成为粉碎的废墟之中,但是他的双眼却布满了血丝,显然他依旧沉浸在悲愤之中。当然这些事情楚云都不知道,他正在皱眉听着沙诚海的汇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