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是何人?整个乾蓝冰域的宗师高手,奴家都认识,何时出现了阁下这么一位高手?阁下可否如实相告?”仙柳尊上没有坐下,而是走了过来跟楚云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楚云自己拿起酒壶喝了一杯,然后才抬头看向仙柳尊上。

    “仙子这是返回沧浪门刚回来?”楚云笑着问道。

    “不错,奴家出身沧浪门尽人皆知,不知道阁下有何指教?”楚云没想到仙柳尊上这么痛快,不过也可能真的是路人皆知,自己毕竟在这没有势力,消息不免滞后,当然楚云不会表现出来。

    “仙子应该是为了金刚门的事情特意返回了一次门内吧。”楚云又喝了一杯酒,他这么问是有根据的,毕竟沧浪门这么多年一直这么做的,而仙柳尊上应该就是替沧浪门看着关帝门和金刚门以及魔影门的,毕竟这一片就是这三个前十的大门派。当然如果楚云说错了,那么楚云也有办法圆回来,但是如果猜对了,那么楚云就会在两个人的交谈中占据主动。

    “不知道沧浪门是否有遏制金刚门和关帝门联盟的办法?”楚云继续笑眯眯的问道。他这么问就是想要用心灯察觉出仙柳尊上的情绪,果然楚云问完,仙柳尊上的心里出现了一丝烦躁的感觉,楚云心里一喜,因为这代表着沧浪门没有办法遏制两个门派,这么一来,自己的想法就能够实现了。

    “你到底是谁?”仙柳尊上俏脸紧绷,毕竟她还不清楚楚云的实力、来历,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跟自己这么说话了,她发觉自己完全落入了对方的掌控,这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如果我说能够帮助阁下遏制金刚门和关帝门的发展,不知道仙子有什么想法?”楚云说完,仙柳尊上眼睛一亮。

    “不知道阁下有何依仗?虽然阁下是宗师高手,但是金刚门和关帝门可是有四位宗师高手,而且其中的两位是宗师巅峰的高手,甚至两个门派都在策划培养新的宗师高手,其中金刚门已经准备妥当,到时候两个门派起码五位宗师,不知道阁下何德何能能够拖住两个大门派?”楚云听到仙柳尊上的话,没有太多惊讶,毕竟楚云早就知道金刚门准备培养新的宗师,不过这反倒成了楚云要好处的筹码。

    “不知道四位宗师够不够拖住两个门派。”楚云成竹在胸的问道。

    “什么?四位宗师?”仙柳尊上吃了一惊,要知道宗师高手不是大白菜,一个域的宗师武者也就是几十位而已,每一个都是赫赫威名的存在,是各自门派的顶梁柱。

    “本座不会欺骗仙子,本座可以发动四位宗师高手对抗金刚门和关帝门的联盟,拖住他们扩张的步伐,就是不知道沧浪门愿意拿出多少代价。”楚云说完,仙柳尊上瞬间就想明白了楚云的想法。

    “阁下既然想对两个门派动手,那么就说明阁下应该和两个门派有过节吧,既然这样,那么跟我沧浪门何干?”仙柳尊上轻笑着问道,她觉得自己从新找回了主动权。

    “既然如此,在下就告辞了,仙子就等着本座去找两个门派的麻烦吧。”楚云说完,一甩袖子就把桌子收了起来,然后就闭着眼不说话了。

    仙柳尊上皱眉看着楚云,许久才走到了一边也闭上了眼睛不说话,两个人就像是在玩一个谁先开口谁输的游戏,三年多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洞口缓缓的开启,楚云直接站了起来,根本没有和仙柳尊上说话,就要离开,就在这个时候,仙柳尊上开口了。

    “阁下且慢。”楚云顺势停了下来。

    “不知道仙子有何事?本座准备去寻找血战尊上谈谈,本座觉得朗州是个好地方。”楚云说完仙柳尊上立刻下定了决心。

    “阁下真的能够调集四位宗师?”仙柳尊上这么一问,楚云就知道事情妥了。

    “仙子放心,本座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本座只想看到沧浪门的诚意,再说了只要本座看到仙子的诚意,那么本座也会让仙子看到本座的诚意。本座也不敢为了区区一些财物得罪乾蓝冰域第一大门派沧浪门,本座没有这个胆子。”

    楚云说完,仙柳尊上觉得他没有说谎,“好,不知道阁下需要多少诚意?”

    “好说好说。”楚云早就计划算计仙柳门,所以早就准备好了想要好处的明细,他直接把单据给了仙柳尊上。

    仙柳尊上狠狠的瞪了楚云一眼,那意思就是怪楚云早就计划好这一切了,不过她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也没有直接撕破脸皮,因为她背后的门派沧浪门真的需要帮手遏制金刚门的发展。

    仙柳尊上刚看了明细一眼,就直接失声道:“不可能,你这是敲诈。”楚云的确是狮子大开口,光极品灵币就要了十块,高阶灵币要了两千块,其他的物资、丹药甚至宝物也要了不少,完全就是把沧浪门当成凯子,楚云当然是漫天要价,他准备只要一半的物资就可以,不过他也没有解释。

    “仙柳尊上,五年之后,如果沧浪门有兴趣就去临州的无畏山见面,让能够做决定的人去那里商谈,你同不同意不要紧,只要你把消息传回去就可以。”楚云说完直接就进入了洞内,楚云觉得眼前一黑,很快就亮了起来,楚云回头看了一眼洞穴,这的确是一座涉及了空间法则的洞穴,不过楚云现在还理解不了,他直接撕裂了空间朝着手下藏身的地方赶了过去,自己说是百年就能回来,但是一转眼已经一百几十年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出现了意外。

    距离最近的是大地尊者和天火尊者两个人藏身之地,楚云根本没有停留直接来到了大阵之外,当初楚云走的时候给他们都准备了聚灵阵和掩灵阵,既能够让他们隐藏,也能够让他们修炼。但是这一处大阵却已经被破坏了,楚云在阵法之外根本没有感应到里面有人存在。

    楚云皱着眉走了进去,里面看起来发生了很激烈的战斗,一些失败者的尸体都已经成为白骨,看起来争斗的时间已经很久远了。楚云没有着急,他慢慢地走着,以他的眼力,很容易就能够复原这些地阶或者天阶武者的战斗,让楚云高兴的是,他并没有看到自己熟悉的身影。当初楚云把一众手下分为了三分,他最放心的当然是火灵门的人,其次就是天火尊者和大地尊者,但是现在看起来,两个人不是背叛了自己,就是被金刚门的人给抓住了,否则这里也不会成为这样。楚云推断这些死去的天阶武者和地阶武者,应该就是为了争夺这里发生的争斗,毕竟这里被两座大阵掩护着,看起来很像是藏宝地。

    楚云在第一个地点没有找到自己的手下,让楚云有些担心起来,毕竟自己准备建立势力,并不是自己就能做到的,哪怕他跟黑哥两个宗师,难道让他们两个处理各种杂物?这样一来还怎么修炼,最终建立势力就成为笑话。

    当楚云来到了第二处地点,也就是镇江帮的势力和聚义门的势力藏身之所,楚云竟然发现此处也荒废了,楚云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楚云走了进去,里面空无一人,不过应该没有被人发现,因为这里没有一点争斗的迹象。

    在这个时候两个地阶武者正在背着包袱赶路,两个人都是地阶后期的好手,虽然没有骑马,但是速度并不慢。而两个人的方向,正是楚云所在的地方,楚云突然消失在了原地,两个地阶武者毫无抵抗之力的被楚云抓到了面前。

    两个人眼神空洞,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遭遇,楚云直接侵入了两个人的识海,很快楚云就离开了。在楚云离开之后,两个人清醒了过来,他们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只是继续施展着轻功赶路,不得不说宗师武者的手段根本就不是地阶武者和天阶武者可以想象的。

    朗州这些年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几大门派的排名几乎从来没有变过,如果非要说变化就是阴邪门和极乐门的崛起,不过两个门派在二百年前的虫灾中收到了毁灭性打击,这些年只是各自占据了一个地盘默默的舔食伤口。而极乐门选择的就是朗州北部,朗州北部一直都是资源不丰、山区密布,所以不被大门派看重,一直都是一些小门派的聚集地,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极乐门会选择在这里建门。极乐门建门之后经过一二百年的努力已经占据了朗州北部的一半,毕竟极乐门是有宗师高手坐镇,一百个天阶巅峰也打不过一个宗师,所以极乐门的扩张很是顺利。

    这天极乐门的四位天阶的长老带领着数千的地阶武者准备攻占一个叫做凤阳门的小门派,这个小门派只有区区一位的天阶高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却极其的强硬,直接强硬的拒绝了,这让极乐门十分不爽,于是直接准备灭亡凤眼门,就有了眼前的一幕。

    楚云站在距离战场数千里之外的一朵白云之上笑眯眯的看着战场,就在极乐门张狂不可一世的叫阵的时候,在万里之外埋伏的数位天阶高手从四面八方的冲向了战场。天阶武者的神识很少超过万里的,因此一般来说想要不被同阶发现,必须要在万里之外。

    而楚云则感慨的看着出战的八个人,这八个人楚云实在是太熟悉了。而且这八个人的实力没有浪费楚云给他们创造的机会,全部都增长的很是迅速。这八个人分别是大地尊者楚大地、天火尊者楚晟、火炎尊者耿炎、暗剑尊者郑殊、阳极尊者王珂、爆炎尊者沙诚海和楚云的两个徒弟虎威虎镇。

    其中大地尊者成为了天阶十层的高手,而天火尊者更是成为了天阶巅峰,耿炎是天阶六层,郑殊是天阶六层,王珂是天阶五层,沙诚海更是惊人,惊人直接晋级了天阶七层,比起耿炎都要高一级。而虎威和虎振两个人都成为了天阶二层的外家高手,楚云十分的满意。

    而且不光是这八个人,在极乐门等人所选择的战场的地下,还隐藏着一座百花大阵,这个大阵的主人,楚云立刻猜测出是谁,毕竟楚云本身也会《百花功》。

    极乐门的四位天阶实力不可为不强,其中一位天阶巅峰,一位天阶八层,两位天阶中期,可以说他们几乎把门内的顶级战力都派出来了,但是比起埋伏他们的人的实力可谓小巫见大巫。

    四个人被四面八方的同阶武者吓了一跳,他们还不能确定这些人是为了针对他们的,另外他们还带着好几千地阶武者呢,这些人可都是极乐门的嫡系,这么一犹豫,一商量,八个人跟他们距离就已经不到七千里了。

    四个人终于确定这群人的目标就是他们,当他们下定决心想要逃命的时候,百花大阵发威了,各式各样的花瓣慢慢的飘荡了起来,这些花瓣又能能让人中毒,有的能让人麻痹,有的能让人眩晕,有的能让人兴奋。在百花大阵的外围是一种极其坚韧的花茎构建的囚笼,这些花茎就算是天阶武者也需要好一会才能够挣脱。

    几个时辰后,当四个字终于带着不剩一半的地阶武者挣脱百花大阵的时候,八个人天阶连同凤鸣门的门主九个人,已经把他们团团地围住了。

    “姓董的,本尊不知道你从哪里找来这么多高手,但是你以为你能够战胜我极乐门?我极乐门的掌门是宗师高手,本尊奉劝你放了我们,否则一旦掌门出手,你们全都要死。”极乐门的天阶武者看到他们被包围了没有一点的慌乱,反而像是占据了优势一样的呵斥起凤眼门的门主,这也是他们一直顺风顺水并且有宗师为靠山,而养成的自信所致。

    “哈哈,废话少说,你们极乐门的高手就你们几个,只要把你们除去,本尊不相信,极乐尊上他会亲自出手扩张势力,到时候我们这些小门派就有了喘息时间,因此你们四位就去死吧。”耿炎冷笑一声,看得出来耿炎虽然不是实力最高的,但是众人还是以他为首,楚云当然能够想清楚原因,他们都是因为自己最信任耿炎,所以才愿意听从耿炎的,这都是自己的余威所致。楚云看得出来虽然楚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埋伏极乐门,但是却知道他们没有忘记自己,这足以让楚云满意。

    就在楚云准备出面亲手拿下极乐门的人,避免自己的手下受伤的时候,他突然感应到了一股同阶武者的气息,楚云立刻化身为一朵白云朝着战场赶去。

    “谁死谁生还未可知。恭迎掌门人。”极乐门的天阶巅峰武者突然跪了下来,其余的所有人也都像是完全放弃了抵抗的一头磕在地上,但是战场的周围却没有丝毫的异常,也没有他们说的极乐尊上的身影。

    “装神弄鬼,给本尊去死。”脾气最为暴躁的虎振直接祭出了自己的长刀朝着极乐门为首的天阶武者的脑袋上砍了过去,其余的几个人都没有阻止,他们也想看看,极乐门这是虚张声势还是真的。

    就在这个时候,众人头顶的虚空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一掌遮天巨手朝着虎振抓了过去,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震惊了,因为他们知道极乐门的人没有说谎,极乐门的掌门真的来了。

    看着抓向自己的巨手,虎振没有放弃抵抗,而他的弟弟虎威直接来到了哥哥的身边,两个人大喝一声,身体开始暴涨,而与此同时,两个人的身体也开始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银色鱼鳞。

    “战神无双。”两个人紧紧地拉着对方的手臂开始了旋转,很快一个灵气漩涡出现在了两个人所站的地方,灵气漩涡不断壮大,很快就变成了风暴,一道连接天地的灵气飓风朝着巨手迎了过去。

    双方剧烈的碰撞到了一起,两人所站立的千里之内的灵气都几乎一空,只见两个人浑身浴血的倒飞了出去,而巨手也慢慢的消散在空间。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着白色僧袍的光着头的俊美男子出现在了空中,他看到自己刚才的一击竟然被两个天阶初期的接住了,十分的惊讶。

    “竟然能够接住本座的一击,你两个人有资格成为我极乐门的人了,降服于本座,本座饶你两人性命如何?”关头男子一出现就成为了所有人的中心,他的出现完全改变了场上的局势。就算是耿炎等意志力极其坚定地武者也不认为他们能够抵挡住一位宗师。

    所有人都眼色复杂的看着虎振虎威两兄弟,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们的选择,是苟且偷生,还是跟他们一起死,耿炎等人已经心生了死志。

    “呵呵呵,没想到我们弟兄还能被一个宗师武者看上,可惜我们两兄弟两条贱命,我们是师傅的弟子,怎么能够另投他门?所以,我们弟兄不会屈服。”虎振虎威说完,所有人都振奋起来,就算是死他们也要站着死,没有一个人选择了投降。

    极乐尊上脸上没有一点的表情,他看着几位在任何地方都是举足轻重的天阶武者,就像是在看着无足轻重的小卒子一样。

    “既然这样,那么你们就去死吧。”极乐尊上手里出现了两座小佛像,一位庄重,一位淫邪,就像是正反面一样,两个佛像慢慢的飘了起来,所有人都知道这已经是他们最后的时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