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帝门和魔影门之间的仇怨要追究到关帝门刚来的时候,那个时候关帝门有四位宗师,魔影门却只是个小门派,而魔影门的掌门是魔影尊上的父亲魔影尊者,只是个天阶巅峰的武者。关帝门当初鸠占鹊巢占据了火灵门的地盘,他们雄心不减,向影州扩张,结果魔影门抵挡不住被灭门,魔影尊上的父亲魔影尊者也被关帝门杀死,这也成为了关帝门和魔影门对立的根本原因,毕竟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几百年之后,魔影尊上苦心修炼,他运气极佳竟然修炼到了天阶巅峰,于是他占据了影州边缘的一个郡,召集人手重建魔影门,然后依靠魔影门的气运成为宗师。这当然引起了关帝门的警觉,不过当时魔影门在影州的最东边,而关帝门只占据了影州西边的几个郡,两者并没有接壤,所以关帝门也就没有趁着他刚刚晋级宗师赶尽杀绝。

    没想到这一决策造成了重大的失误,关帝门周吴郑王四位太上长老的王家太上长老坐化,让关帝门实力大减。而火灵恨晋级宗师更是让关帝门的处境雪上加霜,魔影门跟火灵恨有没有关系楚云不知道,反正火灵恨和魔影门一起找关帝门的麻烦,让关帝门几千年实力不断地衰退,没有一点的增长。

    在用计策除去火灵恨之后,关帝门的实力没有好转,反而更加的衰退,郑家太上长老死亡,而关帝门跟魔影门的仇恨经过了火灵恨挑拨的一次大战以及楚云挑拨的一次大战之后,更加的尖锐。魔影门第二位宗师的出现,彻底的让关帝门害怕了。估计关帝门也无奈了,只能求助于金刚门,试图靠着金刚门这个新兴势力当盟友,压制魔影门等敌人,保存关帝门的火种,不过关帝门这一手的确有用,在传出关帝门和金刚门结盟之后,魔影门的确没有跟关帝门动手,就在这个时候,楚云和黑哥来到了影州。

    “两位兄台如此陌生,不知道是路过还是来我影州有什么事情?只要阁下开口,鄙人乐意帮忙。”魔影尊上和师弟风凌尊上跟楚云和黑哥见面了,他看到楚云两人大松了口气,毕竟陌生代表着没有仇怨,他虽然是宗师后期,但是也不愿意招惹两个同阶,哪怕楚云二人都是宗师初期。

    “鄙人早就听过影州之主魔影尊上的大名,甚至我可以说听着尊上的威名长大的,今日一见果然气度不凡,不愧是一代宗师。”楚云也不会仗着魔影尊上对自己的和善而张狂,他可是有求于魔影尊上的。

    “哦?难道兄台是影州人士?”魔影尊上听到楚云的话大惊,他可没有发现自己这一州什么时候出了一个宗师啊。

    “实不相瞒,在下乃关帝门的弃徒楚云,承蒙先师火灵恨不弃收为了徒弟,今日侥幸晋级宗师,又找到了师叔黑曜尊上,因此准备去关帝门讨个公道。因为在下从小就满耳尊上的威名,所以特意前来一见,希望尊上不要怪罪我和师叔的唐突。”楚云刚说完,魔影尊上立刻就知道楚云二人的来意了,他心里大喜过望,火灵门跟关帝门是死敌,他们魔影门和关帝门也是死敌,因此楚云找自己干什么,不用猜就能想明白。

    “哈哈,原来是火灵门的朋友,在下和尊师火灵恨火尊上也是好友,当初听到火尊上兵解还很是难过,都是关帝门作孽,今天在下要好好的跟两位喝一杯,咱们就去老夫的一处庄园吧,那里风光还不错。师弟你带路。”魔影尊上态度更是热切了三分,因为他看到了魔影门扩张的希望。

    但是魔影尊上一转头却发现自己师弟风凌尊上竟然在哪里愣神,这让魔影尊上大怒,他直接一脚踹了过去,他也不怕师弟生气,因为他跟师弟亦父亦兄,是他从小把风凌尊上养大的。

    风凌尊上立刻有了警觉,宗师武者的危机感应何其敏锐,但是当他看到踹自己的是师兄,也就没有躲,硬生生的挨了一脚,可见两个人的关系真的很好。魔影尊上也没用力,风凌尊上何等的体质,身子晃都没晃。

    “你个混小子,在发什么呆?两位抱歉了,这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师弟,侥幸晋级宗师,性子还不沉稳。”魔影尊上替师弟跟楚云两人道歉,两个人朝着风凌尊上拱了拱手。

    风凌尊上慌忙还礼,他礼毕之后看着楚云,眼睛里时而惊喜,时而皱眉,时而惊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要知道长时间盯着人看这可是很不礼貌的,魔影尊上顿时又要发怒,师弟今天怎么这么无礼?这不像是平时的他啊。

    “楚兄莫怪,在下刚才不是有意无礼,而是突然想起了二百多年前的一件事,不知道楚兄是否是二百多年前被关帝门逐出师门并且被全力通缉的楚云?”风凌尊上开口问道。

    “混账,楚兄被逐出师门是关帝门有眼无珠,连楚云这么一位天资卓绝的奇才都留不住,可见关帝门衰落已定。”魔影尊者没有理解师弟的意思,但是楚云却知道他到底问的什么。

    “不错,正是在下。”楚云笑着说道,风凌尊上一脸的震惊,好一会才转头对着师兄说道:“师兄,当初这位楚兄被逐出师门的时候只是地阶,而且只有区区一百多岁,现在才过了二百多年,楚兄竟然就晋级了宗师,而是进入是宗师三层,楚兄的天资远超我等。”

    魔影尊上也终于知道师弟为什么这么震惊了,四百多岁不到五百岁的宗师啊,还不是初入宗师,而是宗师三层,这是什么天资?什么气运,他对于两个人再次亲热了三分,当然主要是对楚云的,魔影尊上也看出来了,虽然黑曜是楚云的师叔,但是做主的却是楚云。

    一周之后,楚云和黑曜在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的秘密送行下离开了影州,魔影尊上看着两个人撕裂空间消失之后,才神色凝重的对师弟说道:“师弟,楚云此人体内没有丝毫的仙力,所以必定不是神魔渡体晋级宗师的,这么看来此人的天资和气运都是一等一的,咱们以后一定不要跟此人为敌。关帝门放过如此珠玉,败亡就在眼前,嘿嘿。”

    “师兄的杀父之仇终于能够报了。”风凌尊上连忙的恭喜自己的师兄,两个人相视大笑。

    楚云和黑哥撕裂空间来到了影州边界,就把黑哥收回了体内,而他则使用《龟息功》隐藏了气息,他看起来就是地阶巅峰,不高不低的修为没有一点引人瞩目的。楚云要回关帝城一趟,当然他不是为了去报复关帝门,现在去算是打草惊蛇,而是去看一下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常娉回来了没有,楚云从不欠人情,对于常娉他真的是很亏欠。

    宗师武者的手段是难以想象的,楚云直接就抓住了关帝门在关帝城的一位天阶九层的长老,从他的嘴里,楚云了解到了关帝门的现状,说实话,关帝门真的是穷途末路了。周家太上长老和吴家太上长老的争斗直接明面化了,要不然吴家太上长老也不会被逼着离开石坪州,去给金刚门站台,实在是郑家太上长老死了之后,周家太上长老他霸道,完全压制了吴家的太上长老。

    而且还有一个消息让楚云有了警觉,被楚云抓住的这个长老是周家太上长老的心腹,据他说说,周家太上长老正在下一个大棋,竟然是抛弃关帝门的根本,准备另起炉灶,以气运之法培养一位宗师。楚云听了之后对周家太上长老的感官大为的改观,这个周家太上长老的确是一个有想法有决断的枭雄啊,竟然能够下这样的决心。而且让楚云诧异的是被选为新门派掌门的三位候选人里面,竟然有自己的便宜师傅魏之銮。

    楚云本以为这家伙已经废了,毕竟他的《凝血大法》缺点太多,已经开始反噬自己,而且实力从天阶六层的巅峰狂跌到了天阶初期,这还是楚云亲眼所见。但是万万没想到这老家伙运气也不错,他竟然得到了一门神奇的武功,这门武功需要修炼到一定程度然后散功重修,这样速度不光不慢,反而十分的神速,而且因为元气散去重修,所以厚实程度远超同阶。这魏之銮竟然因祸得福,在实力退到天阶一层之后触底反弹,一举到了天阶后期,现在更是成为天阶圆满,这找谁说理去?不过楚云也没放在心里,就算是这家伙晋级宗师又能怎么样?自己早就准备收拾这个人面畜心的伪君子。

    不过很可惜常娉还没有回来,这么多年没消息,楚云都觉得她很可能凶多吉少了,楚云叹了口气,然后直接入侵了此人的识海,在他的识海中种下了禁制,不过此人自己都不知道。宗师武者何等眼光,一个手下是否被人下了禁制怎么可能察觉不出来,但是楚云的这一种从《拷心录》上面得到的手下却不容易被宗师看出来,因为这只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控制,不算是硬控,也因为如此,宗师除非入侵此人的识海,也很难察觉。此人也不过就是楚云随手下的一步棋子而已,就算被看出来也没什么大碍。

    楚云没有得到常娉的消息,也就不再停留,直接施展轻功来到石坪州和朗州之间的通道,这里是一处高达十万丈的高山的中部,是一处洞穴,不过这个洞穴每隔几十年就能开启一次,楚云的师傅火灵恨就是靠着这里进出的,不过如果没到开启时间,就是宗师武者也过不去。楚云当然听过这个洞穴的传说,楚云觉得这里应该是空间洞穴。除此之外宗师武者想进入朗州只能走恶人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基本上没有宗师去哪里走,楚云觉得恶人谷肯定有什么危险。

    楚云也不是没有想过直接撕裂空间通过围绕着朗州的一圈高山,但是黑哥的话打消了楚云的想法,如果真的行得通,那么其他的宗师早就去做了,为什么他们都没做?肯定是行不通。楚云觉得黑哥说的不错,因此在这里等待着洞穴的开启。

    上一次开启是在几十年之前,因此这一次的开启应该不远了,最多也就是几年的时间,楚云还是能等的起的。在这里也没有关帝门的人驻守,毕竟从这里走的都是宗师,关帝门有几个胆量在这里建造关卡?

    楚云就在洞穴不远处默默的修炼元力,时间一晃就是一年,这天楚云睁开眼睛,因为他感受到一个同阶武者在朝这里靠近,而且实力竟然达到了宗师中期,楚云不觉得此人是关帝门的宗师,因为关帝门剩下的两个宗师最低等的也是宗师巅峰。

    楚云决定还是见见此人,朗州一共六位宗师,一个州能够养出六个宗师可见朗州的富裕,朗州一个州比得上其余的三十州那么富裕。其中血战尊上是外家武者,来人绝不是血战尊上,楚云跟他没什么好聊的,毕竟他可以算是金刚门的旁门。

    另外的五个分别是仙柳门的仙柳尊上、土公门的土工尊上、魔衣门的魔衣尊上、阴邪门的阴邪尊上和那个新近崛起的极乐门的极乐尊上。其中阴邪尊上、极乐尊上和魔衣尊上都是宗师初期,只有土公门的土工尊上和仙柳门的仙柳尊上是宗师中期,但是土工尊上刚刚晋级宗师四层,没有这么强的气势,所以来人很大可能是仙柳门的仙柳尊上。

    对于仙柳门楚云还是有些了解的,仙柳门的仙柳尊上是朗州六个宗师中唯一的女子,此人应该是沧浪门在朗州埋下的棋子,为的就是不让朗州被任何一个门派彻底占据。毕竟朗州可是号称乾蓝冰域的中心,是连接乾蓝冰域的交通枢纽。

    如果是仙柳门的仙柳尊上,楚云可以好好地跟她聊一下,这个沧浪门和释厄寺联手抗击东边的超级门派仙尊门的攻击,但是他们也不想看到自己域内哪个门派成长起来从而威胁到他们,因此他们都会想方设法的破坏这些成长迅速的门派。

    楚云估计金刚门和关帝门联手绝对不是沧浪门想看到的,所以楚云有可能从沧浪门身上弄点好处,毕竟楚云准备重建火灵门,就是给关帝门找麻烦,而给关帝门找麻烦就是给金刚门找麻烦,这都是连带的。

    当楚云看到来人之后,立刻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果然来的人是仙柳尊上,要知道这些宗师的模样在乾蓝冰域不是什么太隐秘的事,很多门派都把这些宗师的模样告诉弟子,免得弟子找死,而楚云在关帝门时候就看到过仙柳尊上的画像。

    不得不说宗师武者只要愿意都能够有绝美的相貌,哪怕长得再丑,经过洗精伐髓也都会好看,一般的女子高阶武者没几个丑的,男的除外,很多男性的高阶武者都追求个性,生怕别人不怕自己。

    不过这个仙柳尊上好看是好看,但是也就在中上的水准,而且年纪应该不小了,因此看起来样子就像个美貌的少妇。楚云一直盯着她看终于引起了她的注意,仙柳尊上转头看去,突然看到了楚云,心里顿时一惊,毕竟她根本没有感受到楚云的气息,此人如果突然袭击自己,后果真的是难以想象。血战尊上为什么威名赫赫?还不是他的武功《血战经》能够隐藏自己的气息,而且在他手上有一次击杀同阶的前例,因此才让所有朗州的宗师畏惧。现在仙柳尊上突然看到楚云,竟然也能隐藏气息,怎么不让仙柳尊上震恐?

    仙柳尊上右手一挥,几颗不知道什么植物的种子散落在了她的身边,楚云眼光何等的犀利,怎么看不出她是在布置阵法,自己已经让她感应到了自己的实力,所以不需要继续的装下去了。

    “仙子请了,没想到本座在此竟然有幸遇见仙子,真是本座的运气,本座对仙子没有恶意,只是想请仙子过来一叙,不知道仙子愿不愿意?”楚云一伸手面前就出现了一张桌子,楚云的话终于让仙柳尊上确定了楚云的实力,果然是个宗师高手,她看着楚云好一会,才微微的点了点头,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