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府属水正是水属性的,而金属性的紫红破天蝎在楚云的肺腑,小红也就是火凤凰在楚云的心府,五脏分别对应金木水火土,也不知道本命元兽这么大的体格怎么进入五脏之内的。

    楚云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就已经达到了内劲的五气朝元的境界,当然这个境界除了让楚云的五脏达到了一定程度的强化,其他的没有一点变化,楚云也就没有在意。如果自己的老师黄麒英知道自己到达了这一种传说中的境界,应该很为自己自豪吧。

    楚云并不知道自己达到了五气朝元给自己剩下了多少的时间,宗师武者需要开辟自己的五脏府,以求承载自己的本命元兽,什么属性的本命元兽对应自己的五脏属性,当然其他属性的本命元兽存放的位置是六腑。

    为此宗师武者需要花费海量的时间强化自己的五脏六腑,这个时间甚至要多达几百年,对于宗师武者几百年也不算是一个太短的时间。但是楚云的五脏六腑却已经被楚云无意间达到的五气朝元境界强化了,虽然内劲的威力现在完全可有可无,但是三花聚顶两次出现在楚云晋级的关键时刻,而五气朝元更是强化了自身的五脏六腑,这些不经意之间的积累让楚云在后期进步反而越来越快,达到了远超同阶的速度,楚云这么多世界的积累并非是没用的。这一些楚云虽然有一点察觉,但是却并不明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楚云越来越知道当初系统把自己扔到黄飞鸿世界学习了内劲的重要性,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怎么你想要这个?”楚云看着小冰回到了自己体内,而剩下的紫血破天蝎却依旧对自己手里的命卵表现出了极大的渴望,这是楚云第一次看到这一支大蝎子对自己表现出除了敌视之外的感情。

    “好,这一枚命卵可以给你,咱们两个的恩怨就算是抵消了。你不管什么原因,都成了我的本命元兽,咱们两个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完全就是一体的。当初我杀了你的配偶是我的不对,但是当时我并不认识你,也算是无心之失,你原谅我可好?”楚云一手拿着命卵,一边看着紫血破天蝎,紫血破天蝎的智慧完全不低于人类,它当然知道楚云的意思,它歪着头看着楚云,好一会才直接放弃了楚云手里的命卵,然后不等楚云吩咐就进入了楚云体内,楚云大失所望。

    “掌门,此本命元兽是否跟您有仇?”黑哥询问道,楚云把自己杀死了它配偶和孩子的事情告诉了黑哥。

    “掌门,如此本命元兽不要也罢,要不然您就直接切断和它的联系,然后使用这一枚插翅白虎命卵吧,这插翅白虎可是一等一的神兽,和青鸾是一个级别的本命元兽。”黑哥直接劝道。

    楚云想了一会摇了摇头,紫血破天蝎的实力极其的稀少,他的尾勾无视防御,甚至能够有机会重创宗师巅峰,这对于楚云是很重要的,而培育新的命卵,花费的时间需要几百年,楚云不想等这么久。

    “算了,小蝎子成为了我的本命元兽就是我们的缘分,我相信我会感化它的。”楚云摇了摇头。

    “掌门,这是我的祭炼方法,您把我祭炼之后,我就可以隐藏在掌门的体内,成为本命元兽一样的存在,平时您有什么吩咐都可以吩咐我去做。这一块极品灵币完全能够让我运转千年。当然如果发生战斗,就用不了这么长时间了,希望掌门能够多寻找几块极品灵币。”楚云也不矫情,直接把黑哥祭炼,楚云立刻就感应到和黑哥的心灵联系。

    “黑哥,我先按照你给的方式催熟木属性命卵,你帮我护法,这个大阵叫做魔源杀阵,是我的领域和一个叫做世界杀阵的大阵融合而成。”黑哥答应下来,他啧啧称奇的看着魔源杀阵,感慨着神国大魔尊的惊世才华,当然也认定了楚云是有大气运的人。

    三年之后,嗜血门的庆祝大典召开了,来的门派起码有几十个,毕竟嗜血门曾经是排名第七的超级门派,就算是衰弱了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这一片嗜血门是霸主一样的门派。

    楚云在大典的时候露了一面,来的人毕竟都是些天阶,楚云根本不需要给他们面子,而最重要的反而是大典之后的一次私密的聚会,来的人全都是宗师高手,这才是嗜血门正式把楚云介绍给其他门派的时机。

    挨着嗜血门的雨花宗和神魔宗也派人来了,而且来的人都是宗师中期的高手,除此之外,嗜血门周边的几个有宗师的门派宗都来人了,而且都是宗师高手亲自前来的。所以这一次罕见的聚集了八位宗师高手。

    “云兄,神魔宗和我嗜血门不对付,神魔宗在仙海域排名第六,比我嗜血门最强盛的时候都要厉害,他们一直想要吞并我嗜血门,他们门内有四位魔尊高手,要不是其中最厉害的一位魔宗高手失踪了,他们的排名绝对能够进入前五。这一次他们来的是号称北魔尊的柳墫,此人的实力是宗师三层,但是在宗师初期此人大战六次,从来没有输过。他绝对会试试你的实力,然后决定对我嗜血门的态度。为了让云兄能够更有把握,我把我师尊当年击杀的一位同阶高手的佩剑从他的墓葬中取了出来,这是师尊荣耀的象征,因此陪葬在师傅身侧。如果楚兄能够取胜,那么此剑就送给楚兄,这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灵剑。”楚云依旧用了自己的假名云褚,他知道这把剑就是自己这一次出手的代价,楚云伸手接过了这一把剑。

    叮,楚云抽出了这把日月剑,只见剑身一边白色,一边黑色,剑身之上流光闪动,的确是一把难得的好剑。此剑也不知道什么材料制成的,对于阴阳内力的武者增幅极其的大,增幅达到了一倍还多三分,要知道法宝的增幅也就是五成左右,单单是这一点就不愧于灵器级别的灵剑。另外这把剑能够帮助武者阴阳内力的转化,众所周知,兼修阴阳真气的武者,最强大的一点就是阴阳转换,生生不息,不过这个境界就是很多宗师武者也做不到,但是这一把剑却能够帮助阴阳内力的转化,这对于楚云这种阴阳双修的武者简直就是神器。

    “感谢阴兄,我定会全力以赴。”看到楚云表态嗜血尊上很是满意。

    “这一位是雨花宗的太上长老白梅尊上,这一位是鼎业门的门主...”嗜血尊上给楚云介绍着一众同阶,不过所有人都跟楚云保持了距离,这一次他们来嗜血门一是给嗜血门面子,二是来看戏的,因为他们都知道神魔宗来者不善,当然嗜血尊上也把神魔宗的北尊柳墫放到了最后,要知道神魔宗排名第六,应该是来人中最尊贵的,但是偏偏把它放到最后,这把两者的不和放到了明面之上。

    “嗜血老怪,本座这一次来就是为了验验你新加入的这个太上长老的成色,这谁都知道,咱们也别客气了,直接动手吧,不要动小心思,都是活了千年的狐狸,你给本座唱什么聊斋。”北尊上直接打断了嗜血尊上介绍,嗜血尊上也不生气,而是转头看向楚云。

    “既然柳兄有这个兴趣,那么咱们就切磋一下吧,在嗜血城十几万里之外的长野山,地广人稀,是个交手的好地方,咱们去那里切磋一下可好?”楚云说完,柳墫直接撕裂了空间一步迈了进去,其余的几位宗师也纷纷行动,他们当然也要看看两个人谁能获胜。

    “云兄小心,如果不敌果断认输。”嗜血尊上拉住了楚云说道,楚云点了点头。

    楚云和柳墫相距千里凌空而立,柳墫此人魔气滔天明显就是修炼的魔属性的功法,对于魔属性的武者,楚云见识的并不多,不过楚云也没有多少畏惧。

    “老子等不及了,姓云的来吧。”柳墫大喝一声,身上魔气再次暴涨,远远看过去,真的跟一尊上古的魔神一样。

    “且慢。”楚云摆了摆手。

    “怎么?不敢了就认输。”柳墫嗤笑的说道,其他几个观战的宗师高手也都有些诧异。

    “这倒不是,咱们两个不能白白的动手浪费时间吧,要不然咱们拿出一点东西作为赌注如何?”楚云笑着说道。

    “哦?这没问题,既然你想白送好处给本座,本座也自无不可,此物乃是我神魔宗的特产塑阳水,这种神水能够塑阳水,在整个仙海域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能够拓展武者的识海,增强武者的神念,我神魔宗三百年也就是能够积攒一葫芦,本座用此物作为赌注如何?”楚云听到周围人的惊呼,就知道这个北尊上应该没有说谎,看起来这种东西应该是真的。

    “好,既然如此,那么本座就用此物当做赌注。”楚云一伸手就拿出了那一枚金属性的命卵,当所有人看到此物,呼吸都急切了起来,楚云还是低估了命卵的价值。在场的人有一位算一位,都是以元力凝结本命元兽的,命卵这种东西那真是只闻其声不见其物,估计整个仙海域的宗师,也就是一两位运气好,得到过命卵。

    “云兄,你这太珍贵了,赶快收起来,这一次的赌注本座出了,此丹乃是无极神雷丹,北尊上你虽然不需要,但是你们门内的西尊上修炼的是神魔真体,你应该知道无极神雷丹能够淬炼自己的肉身,效果对于修炼外家功夫的武者是极其显著的,此物完全能够比肩你的塑阳水。”嗜血尊上说完北尊上阴晴不定了起来,最终他还是答应了嗜血尊上。楚云对于这个无极神雷丹也是很感兴趣,他琢磨着能否从嗜血尊上手里换过来,没想到这家伙身家这么深厚,还藏着这样的好东西。

    “白梅尊上,你是雨花宗的太上长老,名声极好,本座相信你的为人,请白梅仙子做这一次的仲裁者如何?这一枚无极神雷丹就先交给白梅尊上,谁是胜利者就请仙子交给谁。”嗜血尊上做事倒是很大气,他直接把无极神雷丹扔向了一直在旁边观战的白梅尊上,白梅尊上脸上罩着白纱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是估计她也是心情不平静的,毕竟这种天阶以上的神丹可是价值不菲。

    “既然这样,本座也把塑阳水交给白梅仙子。”北尊上看到此幕不再纠结,虽然命卵很稀少,但是他们门内三个宗师都用不上,金属性的宗师才能用上,而无极神雷丹却能让自己的二哥实力大大提升,他也知道该如何选择。

    “来战吧。”北尊上手持一把长刀,魔气不断上升,楚云凝神看着对手,也没有抢攻,突然,北尊上浑身魔气消散,竟然直接劈出了一刀。

    这一刀劈出天地色变,一道不下于百丈的超级刀气直接劈向了楚云,所有人都勃然色变,没想到北尊上一出手就是绝招,而且让他们诧异的是,这个北尊上看起来魔气滔天,一直以来所有人都认为他是领悟了魔之法则,但是实际上他竟然最强的是御刀术,这是一种不下于法则的“术”,跟御剑术并称为两大术道,练到这个地步一举一动都能够形成刀罡,劈山断海也不在话下。楚云的御剑术也能够达到这个地步,不过就是楚云一直没有以此为主修炼而已。

    “好。”楚云大喝一声,身边日月闪烁,他的长剑一指,日月合并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阴阳图,冲着刀罡就迎了过去,两者碰撞之下,楚云的阴阳图破碎,毕竟他的极阳法则没有入门,阴阳图并不完善,不过就是靠着日月剑催动的,所以遭遇的这一击竟然破裂了。但是阴阳图却把北尊上的这一道刀罡抵挡了下来。

    “好小子,再来尝尝爷爷的大刀。”柳墫不愧是宗师级武者,一刀一刀的攻向楚云,整个长野山被柳墫的刀罡打的支离破碎,也多亏的此山面积广阔,没有多少人烟,否则宗师级武者发飙,很简单就能够毁灭一座百亿人的城市。

    楚云不断地凭借自己的身法躲闪着柳墫的攻击,在所有人看来,楚云败局已定,就是嗜血尊者也充满了悲观,但是他却绝不希望楚云死,他只求楚云能够认输。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就在这一攻一防中时间过去了半个月,长野山已经消失了,这里成为了一片盆地,高达万丈的长野山成为了历史,不过所有人都没有在意,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两个人的战斗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楚云看似被动到了极点,但是他却并不如看起来那么危险,因为他完全的适应了柳墫的攻击,这些时间,楚云一直在战斗中参悟极阳法则,另外也是在摸索着宗师武者的战斗方式。

    “刀海漫舞。”柳墫大喝一声用出了自己压箱底的功法。

    柳墫跟楚云交手,他也是最能够体会楚云实力的,他怎么看不出来,自己并不是那么的占据优势,楚云的身份是融合了无数轻功的《惊云游龙功》,这门轻功在身法方面几乎到了极致,柳墫的刀罡虽然锋利,但是打不到人一切都白瞎。因此柳墫也彻底的急了,他直接释放出万道刀罡,万道刀罡搅动着天地元气铺天盖地的杀向楚云,声势之大让天地都被遮蔽了。

    可以说面对这一招楚云不得不的挡,无法躲避。因为几乎没有一点的死角。柳墫相信如果能够打到楚云,那么他认为自己就赢定了,他不认为楚云能够抵挡住自己绝强的刀罡,因为宗师中期的高手都不敢硬接。

    当然楚云如果接下了,那么柳墫的三板斧轮完,再走就是下坡路了,到时候即便是楚云不能击败他,最好的状况也就是不胜不败了,到时候柳墫就是不败而败了,毕竟他的名气比楚云高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