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眼四百多年了,时间过得真快。(书^屋*小}说+网)”楚云坐在冰龙之上想着自己当年的种种经历感叹道。当年是何等的小心翼翼,现在终于有了自傲的本钱了。

    楚云在秘境中待了一百几十年的时间,但是这些时间也没有浪费,因为他终于晋级了魂思梦绕的宗师。宗师和天阶不同,不说地位和实力,单单是安全性这一点就值得自己花费百年时间。无数年的经验显示,宗师武者死亡的概率比起天阶武者小百倍,甚至更高,也就是说死一百个天阶都不一定能够死亡一个宗师。宗师之间交战,哪怕是不敌也逃得了性命。在任何一个门派,宗师级高手都是当之无愧的核心和掌权者。

    楚云回忆着自己的经历有些恍惚,因此气息不免得没有那么圆满泄露了一丝,没想到这一泄露就让及十万里之外的一个同阶高手感应到了。

    仙海域比起乾蓝冰域更大更富于,不过说起来单论门派的实力,仙海域并不比乾蓝冰域更强,不光是仙海域的门派势力更分散,而且高端的武力也不如乾蓝冰域,要不然金刚门也不会有胆量杀进仙海域。当然一个域中十几位甚至几十位宗师还是有的,天阶和天阶直接相隔万里能够互相感受到,宗师和宗师相隔十万里也能感受到。

    感应到楚云的是仙海域中部的一个前十的大门派的掌门人嗜血尊上,一般来说宗师担任掌门的都是跟门派气运挂钩的武者,而担任太上长老的则是其他方式晋级宗师的武者,因此很好分别。

    这个嗜血尊上感应到楚云的气息非常的陌生,应该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武者,嗜血尊者对于整个仙海域的同阶都了如指掌,这一下子引起了他的兴趣。他忍不住的出了门派迎了出去,楚云立刻感应到了。

    嗜血门是仙海域排名第九的超级大派,独自占据一个州的地盘,跟金刚门一样,也是一方霸主。但是近百年间,嗜血门的两位太上长老分别出事,本来三位宗师的嗜血门一下子变成只有嗜血尊上一位宗师。独木难支这个成语嗜血尊上深有感触,周围的一些大中门派都开始频繁的试探嗜血门的底线,虽然嗜血尊上是一位宗师中阶的高手,但是面对群狼也有些无可奈何。

    而且更让嗜血尊上难受的是,仙海域千年一度的排名大战即将开始,嗜血门实力大减,说不定被挤出前十,这样一来,嗜血门的资源肯定大幅度的缩水,嗜血门很可能一蹶不振下去。

    要知道各域的排名是很关键的,因为只有排名前十的各域门派才能够承载本域的气运,强者恒强,弱者恒弱,除非像是金刚门这样的幸运儿,能够把原来的第十的门派挤下去,否则一个域的第十一门派和第十门派的差距就是一个天堑。

    当然这不光关系到虚无缥缈的气运,还关系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像是金刚门排名第十,他能够占据一个州的地盘,但是排名第十一的门派却只有几个郡,单单物资上面的差距就能让两者越拉越远。

    而且还有其他原因,每个域前十的门派能够参加万年一次的小世界选拔,从而掌控一些比起秘境要大几万倍甚至几十万倍的小世界,获得无数的资源、人才甚至气运,从而让门派产生质的飞跃,但是排名第十以下的门派却没有资格。

    虽然这个机会嗜血门这一种排名前十垫底的门派也只能做梦想想,但是就算是选拔失败了,他们也能够有机会进入小世界去搜掠一番。

    小世界啊,那是传说中的金仙(破碎境)大能以上的高手陨落形成的,里面多少宝贝,甚至说不定发现金仙强者的本源,怎么可能让人不眼热。而下一次的小世界选拔正好在几百年之后,可以说这一次的各域大比,正好决定了这一次小世界选拔的资格,嗜血尊上怎么可能不着急。

    “阁下何人?”就在楚云被发现的时候,楚云也感应到了对房,他立刻收起了小冰改变了相貌,他现在的样子看起来阴沉沉的,完全不像是个正道武者,反而像是个嗜杀成性的邪派武者,这也是楚云故意的。

    “在下仙海域嗜血门门主嗜血尊上,阁下路经此地,鄙人荣幸之极,阁下停个脚去我嗜血门坐一坐如何?”嗜血尊上态度十分友好的说道,但是楚云却脸色不变依旧是冷冰冰的。

    “不必了,你有何事就直接在这里说吧,本座还有其他的事情。”楚云一副拒人千里的态度,嗜血尊上却没有丝毫的生气。

    “那好,咱们就在这里坐一下如何?”嗜血尊上一甩袖子两个凳子一个桌子以及一些的清茶点心出现在他们凌空站立的高空之下,楚云跟着嗜血尊上落到了地面上,两个人分别坐定。

    “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嗜血尊上为楚云亲自泡了一杯茶,虽然楚云显露的实力只是宗师初期,但是嗜血尊上却没有丝毫不敬,楚云知道这家伙是有求于自己,楚云思考再三,还是决定看看此人拉拢自己的条件。

    “本座阴阳散人。”楚云言简意赅的说道。

    嗜血尊上没有因为楚云的态度而生气,反而他十分的激动,因为散人这个称呼是说明楚云无门无派的。嗜血尊上态度更加友好,他不断地和楚云拉着关系,甚至不惜分享着他宗师的一些经验。一般的散修还真的不懂其中的一些道道,楚云收获不小,对于嗜血尊上,楚云也有了一丝的感激。两个人谈天论道整整三年的时间,楚云贪婪地吸收着嗜血尊上的经验,态度是越发的和善,嗜血尊上看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终于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阴阳兄台,我嗜血门这些年流年不利,门内的两位太上长老接连出事,但是这一次千年一遇的域内大比就要来临,我自己独木难支,如果兄台没有门派,能否加入我嗜血门,帮助我嗜血门出战?阁下放心,只要阁下答应帮忙不管输赢,我都会感激不尽。条件阁下尽管开口,只要我嗜血门有的,我都不会吝啬,在下并非独自修炼的,而是继承了我的师傅血凝尊上的血凝门,不过就是改了个名字而已,因此我们师徒这六千多年的时间还是攒下了不少的宝物的,兄台不用客气。”楚云瞬间就明白过来了,嗜血尊上应该是跟师傅一样,以门派气运晋级的宗师。虽然成为门派的太上长老也能跟门派气运挂钩,但是看起来掌门应该比起太上长老更好,否则嗜血尊上也不会等着师傅快挂了才改名换姓继承了师傅的门派,一瞬间楚云想到了很多。

    “嗜血兄,我无门无派,一直在深山苦修,所以我说话很直接,你不要在意。师傅告诉我,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相匹配的价值相交换,这样就不会被人坑了。所以你想让我加入嗜血门帮你没问题,但是你给我的好处要明码标价的告诉我,如果我们能够谈妥,那么一切都没有问题。”楚云说完,嗜血尊上丝毫没有因为楚云的直接恼火,反而大喜过望。

    “痛快,我就是喜欢和兄台这样痛快人打交道。这是我和师傅这么多年收藏的宝物清单,最次的也是灵器级别的,甚至有不少极其少见的宝物,这些宝物兄台任选五件,另外我还会给予兄台一百枚高阶灵币。当然兄台就是我门内的太上长老了,每年兄台会有五万枚中阶灵币,如果需要钱,钱又不凑手,那么还可以随意透支十万枚中阶灵币。当然如果兄台不需要钱,也可以换成其他的东西。”嗜血尊上大气的说道,楚云也被嗜血尊上拿出的东西惊呆了,里面那几件灵器先不说,单单是一枚极品灵币就让楚云欣喜若狂了。

    “好,嗜血兄既然如此看得起在下,那么我就不矫情了。”楚云从里面挑选了五件宝物或是秘籍,嗜血尊上直接把东西全部给了楚云,这倒是让楚云刮目相看。两个人返回了嗜血门,嗜血尊上直接着急手下弟子宣布楚云成为嗜血门的太上长老,并且大肆的召集附近的大小门派来参礼,此举一下子就让嗜血门前段时间的困境缓和了。

    收了好处楚云也就任由嗜血尊上操作,他拿出了这一枚极品灵币,然后把黑兄的躯体拿了出来,他并没在嗜血门居住,毕竟他和嗜血尊上还没有熟悉到以性命相托的地步,他现在住在了嗜血城城外的一处庄园里,整个庄园被自己的魔源杀阵覆盖着,估计比嗜血门里面更安全。

    黑哥一旦启动是宗师级别的高手,所以楚云也布置了一个掩灵阵阻止黑哥气息的外泄。楚云心神有些激动的把极品灵币放进了黑哥的胸部,黑哥现在的样子就跟机器人一样,有着复杂的身体结构,也不是傀儡门的人到底多么牛,竟然能弄出这种承载灵魂的傀儡,就是后世地球也做不到。

    大约一刻钟过去了,黑哥缓缓地睁开眼,他的气息暴涨很快就到了宗师三层,跟楚云几乎不相上下,然后黑哥的气息瞬间的就消失了,这黑哥看起来体内有能够隐藏气息的结构。

    “你实力到达宗师了?还是宗师三层?黑曜拜见掌门人。”黑哥看到楚云之后,无比的震惊,但是很快黑哥就调整好了心态,直接单膝跪地郑重的拜见楚云,这是他认可了楚云的实力。

    “黑哥客气了,小子也是运气好一点罢了。”楚云把黑哥扶了起来。

    “气运也是实力的一种。”黑哥郑重的说道,楚云也认同的点了点头。

    “掌门,既然你成了宗师,也就正式成为了我五行门的掌门人了,一些事情我也要告诉您。当年灭亡我五行门的几个门派应该都尚在,所以希望掌门不要轻易的暴露会逆转五行大法的事情,除非能够做到人不知鬼不觉。掌门人不到大宗师有了自保之力千万不要暴露,切记切记。”黑哥说完楚云想翻个白眼,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是完全不看好我吧,当然楚云也没说出来。

    “掌门,我逆转五行大法之所以逆天除了五行剑阵以及逆转五行剑阵之外,另外一个原因是能够凝结五个本命元兽,本命元兽和主人的实力会慢慢接近,也就是说你能够一个宗师顶对方三个人,这也是为什么当年我五行门被人灭门的原因,实在是太逆天了。对了,不知道掌门凝结出了几个本命元兽?”楚云听到黑哥的话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够有四个本命元兽了,当然睚眦不算,因为魔源杀气根本不是一种性质的,但是其他的小火、小冰和小蝎子怎么回事?原来是因为修炼了这门武功才出现的特殊情况,怪不得呢。看起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一门武功,竟然能够让武者拥有五个本命元兽,这真是逆天。

    当楚云把小火、小冰和小蝎子召唤出来,黑哥彻底惊呆了,比起楚云一百多年就成为宗师更震惊,他的嘴里不要说塞进一个鸭蛋,估计一个西瓜也能塞进去了。

    “哈哈哈,天意,这是天意啊,我五行门的列祖列宗保佑,我五行门兴盛有望啊。”黑哥直接失态了,他跪在地上呜呜的哭着,虽然他跟真人没什么区别,但是眼睛里却没有眼泪流出,不过他的激动是作不了假的。

    “掌门,我太激动了,我真没想到掌门竟然有如此气运,就是我五行门最强盛的时候,一般的宗师高手也就是有两个本命元兽,当年历代掌门人,除了创派始祖,其余的最多也就是四个,没想到掌门竟然已经达到了三个,真是万万想不到。”黑哥表达了他的震惊,楚云听到这里也微微有了一些自得,他当然也看得出来本命元兽比一般人多的好处。

    “掌门,以我的眼力能够看出来,掌门的本命元兽这一只紫血破天蝎是真实的奇虫和掌门的金属性真气融合形成的本命元兽,而这一只火凤凰也是一样的。只有这一条冰龙是掌门的元气化形生成的,不过这一种情况形成的本命元兽,灵智不足,潜力并不高,但是这也不是不能解决的。请掌门看。”黑哥说完,他的手里出现了三枚散发着强烈属性的卵,一枚上面散发着浓郁的金属性,一枚散发着浓郁的木属性,还有一枚散发着水属性,但是却如同快要枯竭一样,带着一丝的死气。紫血破天蝎和冰龙看到这两枚卵,全部如同看到美食一样的激动了起来。

    “掌门,这就是命卵,一般来说宗师级武者都是用此物孕育自己的本命元兽,因此此物的价值堪比灵器。当年我成为傀儡奉命寻找五行门的传人,前几万年我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后来传承之地更是沉入了地底。我的能量也耗尽了,无奈之下准备跟随历代先祖的步伐,没想到遇到掌门你。我实话我当时的确不看好掌门,没想到掌门完全出乎了我的意外,竟然这么快晋级了宗师完成了我们的约定。掌门,这几枚卵才是我五行门最重要的传承,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已经有两枚能量耗尽,但是还剩下三枚。你让你的本命元兽冰龙吃了这一枚冰属性的命卵,他就能够增加资质。要知道这五枚命卵可都是我五行门几十万年的积累,这枚水属性的命卵正是神兽冰霜巨龙的龙卵,当年为了获得这一枚卵,我们内出动了一位大宗师和数位宗师才获得的。就算是这样我们内的大宗师还因为冰霜巨龙最后的反噬而受了重伤,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位大宗师在千年后兵解,我五行门才出现了青黄不接,因为大宗师不到五人,无法启动我五行门的五行归元大阵,所以其他的门派才有了胆子图谋我五行门。否则这一位祖师还在,我五行门决不至于一败涂地。另外这一枚木属性的也能被掌门使用,这是一枚青鸾的卵,也是我五行门无意间得到的,青鸾据说比起冰霜巨龙血脉等级更高,不过几乎没人见过,我五行门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青鸾的卵,但是绝对是一枚高等级的木属性命卵。这样一来掌门就有了四个本命元兽,实力远超同阶,一旦四个本命元兽全部成长起来,掌门人的实力绝对会冠绝同阶。等掌门晋级大宗师,我五行门的大旗就可以重新竖起来了,我也算是没有辜负历代先辈的嘱托。”黑哥把三枚命卵交给楚云,楚云顺手接了过来,然后毫不犹豫的把水属性的命卵给了小冰,小冰接过去,欢快的用大脑袋拱了拱楚云,然后一口吃了下去,然后不等楚云吩咐它就返回了楚云的肾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