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知道楚云和青城子师徒谈了什么,只不过长安城外白马寺的不远处出现了一座三清庙,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成为了观主。而大明也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名为弑神司,不过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而弑神殿的成员也只有区区三个人而已,其中一位还是铁血禁军统帅胡铁柱。不过远在西南的大晋和大成战火倒是停了下来。

    一时间整个天下都陷入了难得的平静,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发动战争,全都默默的发展民生增强国家实力,哪怕是一贯热衷于内斗的大晋都不例外。能跟权臣王导掰掰手腕的庾亮在积攒实力,口号喊得震天响,那就是北伐恢复旧土,当然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只不过是在用北伐为借口增加自己的实力,取代王导的地位,不过不管怎么样,大晋的实力也是在增强。

    圣武六年平稳过去了,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圣武七年,也是楚云统治大明国的第七个年头了,一年之后,大明迟迟不见有所动作,天下各国终于隐忍不住。大赵隐忍数年之后终于露出了獠牙,最先倒霉的就是幽州的代国和已经彻底投靠大明,被封为辽西公的辽国宇文鲜卑。

    大赵和慕容鲜卑的大燕国暗中结盟,突然出兵进攻辽国,宇文鲜卑措不及防一溃千里,上谷郡丢失了大部分地盘,宇文鲜卑大惊之下,一面向大明求援,一边向代国求援。代国之主代王被后世称之为炀皇帝的拓跋纥那竟然落井下石,出兵夹击宇文鲜卑,试图占点便宜,宇文鲜卑前有狼后有虎,直接抛弃了上谷郡逃回了辽西之地。

    从称号就知道这个炀皇帝拓跋纥那多么不靠谱,要知道“炀”这个谥号可是最低等的,比如说隋炀帝。他的目光之短浅,简直令人发指,在击败宇文鲜卑之后,大赵和大燕国立刻率军进攻代国,代国本来就内乱不止,早就没有了当年的威风,炀皇帝拓跋纥那这个白痴还把他的盟友给抛弃了,代国跟两国交战数月,最终败北,代郡再次丢失,代王拓跋纥那被生擒,代国数万军队被大赵和大燕俘虏,代国再次陷入了混乱。

    而大明却罕见的没有出手,他们一直在并州建造防御阵地,仿佛没有看到幽州的大战,而大赵和大燕看到大明没有出动军队之后,也没有攻击并州,反而缓缓撤退了。

    这一次大燕国终于得到了他们渴望的长城以南的地盘,大燕和大赵分别占据了东幽州和西幽州,大明并州的邻居再次变成了大赵国,不过大赵国并没有对大明动手。

    “游大学士预测的真准,他们果然是想看看能不能把我们引出去,如果我真的贸然出击,被他们两国缠住,后果不堪设想。”负责整个并州防御的谢艾自言自语的说道。

    “将军,代国和辽国使者求见。”谢艾深的楚云信任,楚云不光把并州的军政大权交给了谢艾,而且还把跟代国和辽国的外交决定权交给了谢艾,谢艾的并州可以说是自成体系。这当然是楚云信任他,另外就是并州跟大明实际控制的地盘太远,必须经过上郡才能联系并州,如果什么事都要长安拿主意,并州估计就保不住了。

    “哼,代国和辽国的人还有脸来见我?代国这个叛徒就不说了,完全是自作自受,辽国也是够呛,我早就派人统治他们赵国和大燕结盟,要对他动手,结果他们自己并不在意,还以为我们在挑拨他们跟慕容燕国的关系,完全就是自己找死。现在被人家打的跟狗一样,又来求见我?”谢艾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却依旧要去见见他们,毕竟他们可是大明的小弟,被人欺负了,自己怎么也要去表示一下。

    谢艾强硬的训斥了两个国家的使者,两个国家的使者可都是各自的王族,但是被谢艾当成儿子一样的训斥,两个人虽然恼火,但是想想大明的实力,他们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

    “拓跋翳槐那个家伙不是在太原嘛,只有他才能压制代国各方势力,让他给我好好整顿下代国,别遇到敌人就会求援,简直就是丢进你们祖先的脸面。当年拓跋猗卢可是陛下都很佩服的一代雄主,数次击败匈奴人,这才几年啊,就被你们这一群不孝子孙把家底败光了。”代国的使者心里一喜,他就是拓跋翳槐的人,拓跋翳槐本来就是代国之主,可惜当初拓跋纥那发动叛乱把他赶下了台。

    这一次代王拓跋纥那被擒,拓跋翳槐这一位当初被夺位的老代王就有机会了。他当初跑到了大明的地盘想要借助大明的力量复位,但是大明却没有管他,不过就是当一个闲人养了起来。毕竟拓跋纥那看起来比起拓跋翳槐更好控制,有的时候一个人太蠢也是个优势。但是没想到拓跋纥那竟然蠢得无可救药,把自己都搭进去了。谢艾就想起了拓跋翳槐,这个家伙能力比起那个蠢货好得多,现在把他送回去,能更好地稳定代国,这才好继续当大明的走狗,于是拓跋翳槐苦尽甘来了。

    送走了代国使者,对于辽国宇文鲜卑派来的人,谢艾就亲切的多了,不要说宇文鲜卑的人最听话,就算是因为宇文家族的女人,谢艾也不会过分朝他们的使者发火,谢艾家里就有一个宇文家族的小妾,那模样那身段啧啧。

    “刚才的态度只要是对拓跋氏的那群蠢货,你们宇文氏还是不错的,虽然有些粗心大意,但是也知道我大明的消息是多么准确了吧。实话告诉你我们甚至连赵国石弘每天宠幸的是哪位妃子都知道。这一次你们也不算是完全没有准备,损失并不算是很大。你们放心回去告诉辽西公,作为我大明的盟友,我们会给你们出气的,但是不是现在,你告诉他耐心发展等待时机,我们大明不会亏待你们的,我先支援你们一些武器粮草。”宇文氏的使者千恩万谢离开之后,谢艾把手下全赶出去自己一个人端起一杯茶,默默的喝了起来。茶早就有了,不过这个时候的人当成菜汤喝,什么都往里加,清茶还是楚云带过来的喝法。

    “陛下啊,这都大半年了,您到底什么时候出关啊?”谢艾有些惆怅的想道,毕竟楚云这么久不出现,是个人都要担忧的,而且楚云不做决定,很多事情,他们根本就不好做,比如说这一次四个势力的战斗,没有楚云开口,谢艾只能干看着,根本不敢出兵,他虽然是楚云任命的并州刺史、镇北将军加征北将军,镇北军和征北军都在他的手里,这是大明绝无仅有的,就是鲁忠都没有这样的权力。但是越是这样,他越不敢自作主张,毕竟历史上那些持功自傲、骄狂自大的武将都没什么好下场,谢艾只会更小心谨慎。

    ——

    长安大明宫。

    楚云的妃子众多,当然这跟楚云修炼魔源杀气,时常需要发泄有关系,不过有名有姓有地位的就是那么几个,皇贵妃刘媚和王氏,贵妃四位呼延氏、慕容氏和司马氏的两位。楚云的后宫简直就是各国大联盟,除了他们之外,前凉张氏、成汉李氏、拓跋氏、宇文氏和仇池杨氏也派人送来了女人,不过他们只是嫔妃,坐在最下首。

    顺便说一句大晋也服软了,他们把司马兴男和司马南弟两位公主送来了,但是很可惜楚云并没有出关,因此大明虽然按照楚云先前的命令把她们迎进宫中,成为皇妃,但是却没有行周公之礼。

    这个司马兴男挺有意思,她被大晋送来,本来十分不乐意的,但是他弟弟晋成帝哀求她,告诉她楚云点名要他们姐妹,如果不送去,大明就会要求大成国继续攻打大晋。司马兴男是一位性格性格豪爽刚烈,颇具男儿气概的女子,为了国家和家族,她答应了下来。她准备作为间谍,为大晋获得更多情报,不过很可惜她虽然得到楚云闭关的消息,但是却传递不出去,大明监察司不是开玩笑的。

    但是她却不气馁,她觉得自己只要在楚云身边总有机会帮助自己国家的。司马兴男这段时间一直交好各嫔妃,身边很快就聚集了不少人,隐约成为和两位皇贵妃分庭抗礼的势力。

    这个司马兴男可真不是个一般人,在原历史上,她嫁给了东晋权臣桓温,就是灭掉成汉、儿子桓玄称帝的那个家伙。她丈夫桓温灭了成汉之后,就把成汉末代国主李势的妹妹娶做妾,后来司马兴男听说了,就带着几十个婢女提着刀趁她不备想去杀她。到了那里,正遇见李氏在梳头,头发垂下来铺到地上,肤色像白玉一样光采照人。司马兴男看到李氏之后说了一句:我见尚且犹怜,何况是我丈夫那个老东西。于是就离开了,她为华夏历史留下了我见犹怜的成语。可见这位公主的性格。

    这一天是重阳佳节,楚云并没出关,因此两位皇贵妃组织了后宫佳丽一起聚餐。

    虽然是过节,但是气氛十分的凝重,不管是两位皇贵妃还是四位贵妃和其他嫔妃都兴致不高,毕竟她们身份再高,也是依附于皇帝楚云的,现在楚云这么久不见踪迹,她们怎么可能高兴。

    “两位姐姐,不知道陛下何事才能出关?我跟妹妹来了已经数个月了,甚至还没见到陛下一面,我们姐妹甚至惶恐不安。”司马兴男心思一转开口问道,她虽然嫁给楚云,但是根本没有感情,她巴不得楚云挂了,她好回去。司马兴男问完,其他的几个嫔妃也看向刘媚,刘媚主持后宫,虽然不是皇后,但是实际权利上的确是后宫之主。

    “陛下的事情也是你能问的?陛下立下规矩后宫不得干政,你身为陛下的女人只需要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就好。”刘媚俏脸一凝开口训斥道,刘媚也不是个善茬,她自己不光管理后宫,而且还跟贵妃呼延氏情同一体,因此地位崇高。她怎么会看不明白司马兴男的小心思,要知道历史上她可是石虎那个变态杀妻狂魔的皇后,可见她的手段。

    不过司马兴男姐妹是楚云唯一一次点名要的女人,不像是其他国的公主都是巴结楚云送来了,因此刘媚并没有出手打击两人,因为并不知道楚云对她们的态度。但是刘媚还是要维持自己的地位,这一次也是当众敲山震虎,当众告诉众人谁才是后宫之主。

    不过很可惜司马兴男不吃这一套,她不愧是公主出身,演戏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她站起身来缓缓走到另一位皇贵妃王氏的面前,缓缓的跪了下来,眼睛里的泪水啪嗒啪嗒的滴落,这下子弄得皇贵妃王氏都有些手足无措了。

    “王姐姐,咱们都是女人,我从江南千里迢迢嫁了过来这么久,都没有见到过陛下,我心里怎么可能会不害怕。我关心陛下哪里有错了?我这难道就是干政?自己只是关心自己的丈夫。不像是有些人,明明身负家仇国恨,却位居高位,我害怕有些人会图谋不轨陷陛下与险境啊。王姐姐,您要给我做主啊。”司马兴男说完,刘媚脸色铁青了起来,但是看着王氏在安慰司马兴男,她又不敢强说,毕竟王氏才是楚云最信任的女人,刘媚这么聪明怎么会感受不到。因此王氏虽然低调,但是刘媚却从来不敢小瞧,看到司马兴男拉王氏当挡箭牌,刘媚杏目紧紧看着前方,强忍着吧怒火忍了下去,司马兴男低着头眼睛里露出得意之色。

    王氏是铁血军老臣王廉的后辈,王廉出身琅琊王氏旁支,要知道东晋权臣王导却是琅琊王氏的家主,因此王导派人给王氏送信,让她照顾公主,王氏也只能遵从,毕竟这个时代是以“孝”治理天下的时代。

    王氏也不是看不出这位公主的小心思,毕竟她在后宫这么多年也不是白待的,但是为了王导的面子,她帮了这位公主一次。宴会散场之后,王氏回到自己的宫殿,思虑再三还是让人给司马兴男带去了一个口信——下不为例。

    紫烟宫中艳妃慕容氏看着自己的儿子满脸的慈爱,她可以说是除了皇贵妃王氏之外第二低调的人,不过她低调的有底气。不光因为她的美艳压后宫,比起刘媚还要美丽否则也不可能被封为艳妃,当然还因为她生出来了楚云唯一的儿子。小家伙正是玩闹的时候,喜欢到处乱跑,一不小心就摔在了地上,慕容氏脸色立刻阴沉了起来,看着几个请罪的奴婢,慕容氏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杖毙。

    除了她们,其他的嫔妃也因为楚云的长期闭关而产生了忧虑,毕竟楚云是他们的丈夫是她们的一切,如果楚云真的出了事,那么她们绝对没有好下场。

    楚云当然不知道宫内宫外都因为自己的闭关而有所波动,他可能也是历史上第一个动不动就消失大半年的皇帝了,当然明朝那个几十年不上朝的万历皇帝现在还没出生。

    胡铁柱盘膝坐在大明宫最后面的一座院落中,这个院落周围足足有一千五百暗卫和数千铁血禁军防守,胡铁柱也已经大半年没有回过家了。

    而在院落的地下数十丈的地方,正是楚云闭关的地方。

    密室中只有一张石床,其余的什么都没有,楚云盘膝坐在上面,脸色忽明忽暗,他的身子竟然诡异的忽上忽下,像随时要飘起来一样,楚云浑身气息平和自然,如同一个隐士一样,没有一点煞气,这根闭关之前的铁血气质如同两人一样。要知道楚云为了修炼魔源杀气,亲手杀死的人就有数万之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楚云的气质变化如此之大。

    突然,密室之中霞光满室,楚云身子飘到了半空之中,红光不断地从楚云身上冒了出来,楚云的头顶一道缥缈的银色气体淼淼上升,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朵精致的银色小花出现在楚云的头顶,在楚云头顶的缓缓旋转。

    银色小花成型之后,一道青色的气体再次从楚云头顶冒出,一朵旋转的青色小花再次成型。不久,一道金色的气体再次出现,三多颜色各异的精致小花围绕着楚云的头顶旋转嬉戏,仿佛三个孩童一样,楚云的脸色更加平和,淡淡的微笑出现在楚云嘴角,如果孙灵儿看到,她一定会倍感亲切,因为这笑容只出现在楚云最青涩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楚云笑容里没有掺杂任何杂质。

    轰隆,轰隆,明明是正午太阳当空,但是大明宫的上空却突然出现了一片乌云,雷鸣电闪的末日景象让正下方的胡铁柱脸色狂变,而跟他一样心情的就是刘媚等经历过当年宰相府异像的老人,当年宰相府一夜之间成为平地,仿佛就在眼前。

    “陛下啊,您到底又在练什么神功?”刘媚不愧是一宫之主,他立刻下令大明宫所有人全部出宫,慕容氏、司马氏等根本没有见过这种可怕景象的人也被宫女硬拽着离开了。

    整个大明宫只剩下胡铁柱和一千五百余暗卫,其余的人全部离开了,长安城再次戒严,冉良领着禁军封锁了长安,就在胡铁柱犹豫是否离开的时候,天空中的雷电终于忍不住劈了下来,方向正是胡铁柱站立的地方,胡铁柱大惊失色,手上大刀高高扬起,然后就很荣幸成为了避雷针,胡铁柱当场就被劈飞了出去,生死不知。

    而雷电继续朝着地底劈下,震天动地的响声传遍了生个长安,一个几十丈的深坑出现在大明宫,楚云身影仿佛脱离了地心引力掌控一样缓缓地飘了出来,所有暗卫都冲上来,想要抓住楚云的身体,但是几道闪电打下,所有暗卫都趴在地上生死不知。

    楚云升到百十米才缓缓停了下来,他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头顶三多颜色各异的花朵,仿佛神人一样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