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了归元罡气的楚云被短短十几米的高度摔得七荤八素,这可是从来没有过得体验,真是见了过了。楚云艰难的坐了起来,这里的压力竟然是外面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楚云从来没有一次感到自己这么笨重。

    这到底什么地方?楚云抬头看了一下四周,这只是一个直径一丈左右的平台,三面都是漆黑一片的悬崖,楚云根本就看不见底,而正面却是一个山洞,看起来极其幽深。自在和尚不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楚云想用神识探测一下,神识刚一离体,脑袋就如同针扎的一样疼了起来,楚云深吸了一口气连忙停下。

    楚云看了一眼头顶的洞口已经从新被一块石头盖住,谨慎的楚云想要试试能不能回去,他尝试着用轻功跃起,但是只离地几米就摔了下来,楚云竟然感觉自己身上仿佛压了百万斤的重量,楚云连忙停下。

    楚云尝试打开空间想要拿出一条绳索,但是空间竟然打不开。楚云把自己的袍子撕成条,然后手腕一抖,就扔到了洞口,楚云尝试着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出去绝对没有问题。

    自在和尚的神石楚云志在必得,他把用衣服制造的绳索绑在腰间,然后朝着山东走了进去。

    楚云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当他不用轻功的时候竟然发现身体没那么累,他略一思考,归元罡气也收了起来,竟然感受不到一点压力了,楚云对这里越来越感兴趣了。越是用力越是吃力?倒是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走了百十米,楚云停了下来,几滴暗红色的鲜血出现在地上,楚云确定自在和尚肯定就在前面,他虽然不能用轻功,但是身体也是一等一的,他迅速加快了速度。

    山洞越走越宽,借着忽明忽暗的反光,楚云看得出来这条山洞是人造的,否则脚下的石子也不可能这么规整,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何人所为,难道是自在和尚的一个老巢?

    “嗯?”楚云转过一个弯,突然就看到了自在活佛,他盘膝而坐,神态慈祥的看着自己,楚云并没有贸然走过去,反而环视了一下四周,生怕有陷阱,四周全都是岩石,楚云并没有发现陷阱,但是楚云还是不放心,他顺手拿起脚下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朝着自在活佛扔了过去。

    “哎呦。”自在活佛应声而倒,脑袋上被砸出了血,许久他才慢慢爬了起来。

    “施主,我已经到了绝境,已经逃不了了,只求施主答应老衲一个条件,我就引颈待戮,而且我甚至可以把我多年来收藏的宝物都送给你,如何?”楚云听完沉思起来,自在活佛也不着急,耐心的等待楚云的回答。

    “不如何。”这个特殊的环境中,自己联系不上系统,因此拿不出武器,但是却依旧拿起一块石头朝着自在活佛冲了过来。

    楚云的手狠狠地落下,石头不断地敲在自在活佛的脑袋上,看起来自在活佛在这个环境中也是个普通人,他脸上的笑容还残留在脸上,就被楚云用石块给砸死了。直到自在活佛的脑浆都喷了出来,楚云才算是停了下来,他重重的喘着粗气,刚才为了确定一击致命,他开启了一部分《战神诀》现在感觉浑身都要散架了,不过好在这个大敌终于死了。

    楚云走上前去,想要把自在活佛体内的神石拿出来,就在这个时候一颗苹果大小的珠子滚了出来,楚云停下手看着这颗珠子,如果猜得不错这应该是夜明珠,虽然在仙武大陆价值平平,但是在这个世界却是难得一见的宝贝,楚云准备继续行动。

    突然一本书又从山洞的另一边掉了出来,楚云眼力不错,立刻就看清楚了书的名字。

    《五雷塑身大法》?这应该是一本秘籍吧,但是楚云却没有上前的意思,继续蹲了下来,楚云拿起一块有些锋利的石块割开了自在活佛的肚子,脂肪和内脏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楚云却仿佛视若未见,手在里面探索了一会,一块散发着幽光的神石就被拿了出来。

    这块神石竟然出人意外的强大,楚云感受得到里面的蕴含的力量是自己那一块的数倍以上,怪不得自在活佛这么厉害,原来起点就比别人高。

    这个时候,一块几乎跟楚云手里神石相差无几的神石从对面通道滚了出来,楚云眼睛一咪,竟然掉头就走。

    突然,一阵吸力传来,楚云身子竟然不受控制的倒飞向对面的通道楚云也不惊慌,因为他刚才就发现对面通道有问题,怎么可能没有准备。

    他立刻开启了战神诀,然后扎了一个四平大马,止住了身子,虽然他一用出战神诀,就赶到扑面而来的压力,但是这压力反而让他不会被轻易吸走。

    “什么鬼东西?”

    楚云小步小布的朝着进来的通道走去,浑身骨头咔嚓咔嚓的响个不停,要不是楚云的身体好,估计光这强悍的压力就足以让他身体四分五裂。

    就在楚云挪到通道口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踝被拽住了,楚云艰难的转头一眼,刚才被自己杀死的自在活佛竟然睁开了眼,他毫无感情的双眸看着自己,拼了命的把自己朝着洞口拉去。

    楚云感激心里一寒,自在活佛刚才的确被自己杀死了,这怎么可能有假,但是现在怎么突然又活了?自在活佛整个身体都被强劲的吸力吸在了半空中,如同一个迎风招展的棋子,但是不变的是他依旧紧紧地拉着自己的脚踝。

    自在活佛的手如同铁闸一样拉着楚云,楚云难以移动,而吸力也越来越大,楚云只能拼命催动战神诀,因此自己身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楚云眼睛流出了两条血泪,仿佛这是一个信号一样,楚云的耳朵、鼻子嘴巴里面也开始涌出血液。

    哐哐哐,楚云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三步,已经回到了他刚才杀死自在活佛的地方,楚云毫不怀疑,如果自己被吸到对面的通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死亡,自己的第六感疯狂报警,楚云毫不怀疑自己的直觉。楚云很奇怪,为什么自己进来之前第六感没有反应,楚云也没时间多想了。

    不管楚云用多少力气逃走,吸力都会多上一分,因此楚云不准备再一点点增加,而是要一次性爆发出自己全部的力量挣脱吸力,如果失败了,那么楚云就没有任何办法了,最大力气都逃不了,楚云还有什么逃生希望。

    战神诀——天地法相。

    血脉之力——银猿血脉。

    轰轰轰,楚云身边风沙走石,一个五六米高的银色大猩猩出现在山洞,只见他双脚一登,就离开了所在的山洞,握着楚云脚踝的自在和尚唯一的一跟手也被扯断,他的身体顺着吸力飞向了另一边的通道。楚云只想逃走,他不知道撞碎了多少山岩,楚云才出现在来时的洞口下面。

    他现在的身高几乎顶着刚才进来的洞口,根本就不需要使用绳索。楚云双手一伸,洞口的石头就被移开了,他双手一撑整个人就回到了水潭中,他飞速的朝着水潭谭面游去,眨眼之间百十米的距离就到了,变身银色大猩猩的楚云一步几百米飞快的远离水潭,足足跑出去百十里才停了下来。

    银色大猩猩的体型迅速变小,而且相貌也慢慢变成了楚云的模样,楚云浑身浴血,身体动都动不了。刚才楚云可算是拿出了压箱底的东西,正是战神诀的天地法相和从草原得到的血脉之力,这两种绝技拿出来,足以让楚云的实力提升一个档次,一直是楚云压箱底的手段,楚云从来没有用过。但是这一次那个恐怖的洞穴给楚云的威胁实在太大了,楚云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刚才没有离开,现在已经死了,自己的感觉从来没有出过错。

    楚云看了一下四周,他现在已经撑不住了只想睡一觉,这深山老林的,没有半个人的踪迹,楚云放心的睡下了。楚云浑身肌肉就算是给这些普通的野兽咬都咬不动,这还不说,他刚才变身巨猿,天生的血脉压制,那些普通野兽根本就不敢过来。

    楚云并不知道在他离开那个水潭的山洞之后,山洞中响起了震天动地的咆哮,可惜山洞不知道是有什么阵法,声音一点都没有传送到外面。

    楚云昏迷之后,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楚云不远处的树巅之上,这个人踩着树的最顶端,仿佛没有一点重量一样。他袖子一摆一把匕首出现在手上,许久他才把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动手反而把匕首收了回去。很快就消失在原地,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不知道睡了多久,楚云才醒了过来,这一次实在是太大意了,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有这么恐怖的地方,还真的是小瞧了这方世界。不过好在自己得到了自在活佛的神石,只要自己到达天阶之后,再使用这块神石,探索出领域,想想自己刚到天阶就掌握了领域,自己的战斗力绝对会大幅度提升,这么想想还是很激动的。

    楚云从空间拿出了食物和伤药,吃了些东西,然后敷上上药,楚云就向大明走去。这一次伤的不轻,就算是自己身体恢复惊人也需要一段时间,毕竟自己用出超过这个世界容忍度的力量,反噬的相当厉害。

    一个多月后,楚云返回了长安,楚云身体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但是让楚云诧异的是自己的神念似乎出现了问题,神识的识海中出现了一道诡异的神识,这绝不是楚云自己的,而且这道神识在识海中吞噬自己的神识,正在以几块的速度发展壮大。而且神念中的念力也出现了问题,楚云通过《坐忘经》已经修炼出了一丝念力,虽然达不到让自己使用《御剑术》以神御剑的地步,但是总归是个很好的开始,但是这丝念力竟然脱离了楚云的掌控,不听楚云的指挥,这让楚云有些惊慌失措。

    神识和念力组成精神力量神念,现在自己的神念都出现了问题,这绝不是巧合。

    楚云回来之后,自己的心腹就连忙求见,他们看到楚云没事,大松了一口气,其实他们不知道,楚云不是没事,而是事太大了,外表看不出来而已。

    “陛下,您外出的这两个月一切顺利,大明一切都按照计划运转,特别是这两年国泰民安,咱们国库中的钱粮堆积如山,完全可以进行下一个计划了。”莫含身为首辅,先把大体的情况说了一遍。

    然后马良这个次辅说了他主管的民族事务,马良真是个人才,在大明国内,各民族还算是听话,除了匈奴人和羯族人情况不怎么好,这两个民族是奴隶,需要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赎罪。其他民族一律享有国民待遇,而且所有民族都开始融合进华夏民族的大家庭,凝聚力提升很多。

    “陛下,军队一切良好,我奉命组建的四征四镇军队已经全部满员,而且已经训练许久,随时都能为陛下征战。”楚云在去年就开始扩大地方军队,除了原来的四镇军,楚云从新建立了四征军。

    四镇四征军每一军都是五万人,不过四镇军是为了防御,他们替代了各州各郡的地方部队,驻扎在各地,不过不受地方管制,直接隶属于中央,因此地方想要叛乱绝无可能。而四镇军的后勤也是中央统一发配,他们没有粮草也不可能造反,这就加强了楚云对军队的控制。

    而四征军则成了专门的职业部队,他们是为了帝国的征战,随时准备为大明开疆扩土,当然他们也很可能形成唐宋那种割据军镇,但是楚云却不害怕,不要说各军官身边都有自己的暗卫,就算是暗卫不搭理他们,他们的高级将领也会定期轮换,而且他们没有固定的驻地,根本就不可能自立。

    “陛下,禁军和铁血禁军也组建完毕。”冉良说完,楚云点了点。

    楚云以原来的楚王亲卫和丞相八军为根基,命令冉良和王杰把他们全部整合在一起,成立了两个互不统属的部门。禁军只是防卫长安的军队,他们一共十万人,分守京兆郡,而且掌握长安的城防,由冉良担任统帅。

    而铁血禁军也是十万人,是整个大明最精锐的部队,统帅是胡铁柱,这家伙是个武痴什么都不管,因此实际上还是楚云亲自统帅。铁血禁军分为步兵和骑兵,骑兵六万人,步兵四万人。他们的职责是守卫大明宫以及追随楚云这个皇帝征战。

    两者虽然都是禁军,但是职责明显不同,主要就是为了防止禁军出现变故,楚云当然不怕,但是他这是为了给后代创造条件,免得后代统治出现问题,自己是开国君主,怎么折腾都没事,但是自己走了的话,后代之君不可能跟自己一样随便整改军队了,也算是未雨绸缪。

    这六十万军队就是楚云最核心的部队,别看人数上不如以前的匈奴汉国动辄百万大军,但是因为国内平稳,也不需要在地方驻扎那么多军队,反而能够集结更多的人征战,而且更加高效。

    这一次楚云本来是想亲提大军,彻底拿下整个司隶州,自在活佛也挂了,而且石勒也不在了,石弘这个皇帝跟石虎的儿子石邃肯定也有间隙,不会全力帮忙,因此拿下司隶州虽然不会太顺利,但是也不会是太难。但是自己这个状态实在是不能出征,他想要解决自己身体内的问题。因此听到几个属下询问,楚云没有回答。

    “青城子师徒现在如何?”楚云开口问道。

    “陛下,他们伤得很重,并没有恢复,而且为了防止他们逃走,我们还请胡将军用神力封锁了他们两个的神力,因此恢复更慢,他们现在都囚禁在鸿胪寺中,除了伤势其余的我们并没有亏待,一切都是郑捷郑尚书亲自安排的。”周岩走出来回答道。

    “东征的事情暂缓,另外我要闭关,可能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国事你们还是多多操心,另外传我命令恢复公侯伯子男爵位制度,按照咱们商议好的实行,追封铁血军牺牲的功臣,另外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游子远加封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入内阁辅政,想要尥蹶子没门。”楚云看到自己回来,游子远竟然不在,哪里肯让他养老。

    “陛下,大成国国主李都屡次上书,他们已经和大晋打了快半年,现在国力羸弱民生凋敝,请求陛下允许他们停战。”莫含说完,楚云想起了什么。

    “先不用管他们,你们都去忙吧,老胡和冉良跟着我,闭关之前跟我去看看青城子,说不定咱们的计划不需要延后了。”楚云说完,众人告退,虽然所有人都不知道楚云为什么放弃进攻司隶州这么好的机会,但是楚云既然这么决定了,也没人反对,这就是开国君主的威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