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当,源泉剑在楚云身体一尺之外就砍不下去,自在活佛感觉源泉剑像是砍在了一块石头上,反震之力让自在活佛的手臂发麻,毕竟刚才他可是全力一击。(书=-屋*0小-}说-+网)

    “这见鬼了。”自在活佛嘀咕了一声,他没想到楚云有这么强的攻击力,防御力竟然也这么惊人,他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把楚云的神石掏出来看看了。

    “妈咪@!@#妈¥#¥咪哄。”自在活佛嘴里不断地念着什么,源泉剑上面的金光闪烁,竟然给楚云很大的威胁。源泉剑本来就是能够承受任何内力的一把宝剑,因此佛属性内力,也不是什么问题。看着金光越来越亮,楚云心里愈加感受到威胁,他全力挣脱,突然感受到手指微微一颤,段氏心里大喜。他心思一转,装作还是不能动的样子,自在活佛心神都放在了源泉剑上面,因此他并没有注意到。

    源泉剑从碧青色变成了一把金黄色的宝剑,犹如黄金铸就,看起来就很高大上,而且最让楚云惊讶的是,楚云可以清晰的看见剑身之上竟然有几个天飞仙女的虚影,楚云毫不怀疑这把剑现在的威力,毕竟能够呈现虚影的能量,在这个世界绝对是顶尖的。

    自在活佛满意的点了点头,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看得出来他也异常吃力,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杀了楚云,一切都会好起来。他的手段佛国初现已经快到时间了,至于跑过来送死的胡铁柱和冉良,他并不在意。

    “死。”自在活佛双手持剑,狠狠的朝着楚云砍了下去,果然刚才无形的东西被他斩断了,他虽然看不见,但是却感受得到,那正是楚云的归元罡气。在自在活佛眼里,这一切马上都要结束了,他赢了,只要得到楚云的神石,楚云的一切能力都会是他的,他对于楚云的能力早就垂涎三尺。当然如果他知道楚云的神石就是一块很普通的道家属行神石之后,不知道他怎么想。

    “就要砍上了。”自在活佛大喜过望。

    变成金剑的源泉剑突然消失了,自在活佛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啃屎。

    “怎么可能?”楚云根本不会给自在活佛思考的时间,他一掌拍出,魔源杀气覆盖在手上,自在活佛仓促之间避无可避,被楚云一掌打在胸前,自在活佛倒飞了出去,整个胸口都塌陷了下去,嘴里鲜血涌出,但是双眼还是不敢相信,源泉剑怎么可能消失?

    他哪里知道,源泉剑跟楚云绑定了,除非楚云挂了,否则源泉剑随时都能收回。这是楚云设计好的,为的就是出其不意击毙或者重伤自在活佛,显然楚云的计划成功了,自在活佛在最关键的时候失去武器,就算是他这么一位绝世高手也一个愣神,然后就被楚云打伤了。

    楚云哐的一声从静止中挣扎了出来,如同玻璃破碎的声音传来,刚才只有他的上半身能够运动,下半身还是不听使唤,但自在活佛被重创之后,楚云才奋力打破了这种限制。这真是一种让人羡慕的能力,领域我一定要得到。

    楚云不依不饶的朝着自在活佛杀了过去,三丈长的摩天赤血戟后发先至打在了半空中的自在活佛身上,自在活佛右臂直接被砍断,整个人被砸在了底下。

    楚云身子一飘就来到了自在活佛身边,他连忙朝下看去,深坑中竟然没有自在活佛的身影,楚云连忙四顾,在百米之外,自在活佛正在全力逃走,他的身子一闪就是百十米,即使鲜血洒了一地也不在意。

    自在活佛速度极快就要消失在远处的建筑里,这个时候胡铁柱已经赶到。

    “把这个天竺僧押进死牢,青城子和他的徒弟也给我好好看管,把他们俩分开关押。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请秦国公、莫首辅、马次辅、鲁大将军、冉将军、周尚书和你一起商量执政,一切等我回来。”楚云简单交代完,就朝着自在活佛追了过去。

    十天之后,长边边上一个浑身都脏兮兮的大和尚趴在河边大口大口的喝着水,此人正是自在活佛。当时他虽然被楚云重创,但是地阶巅峰的强悍生命力,还是让他活了下来,他第一时间就掉头逃命,而他跑到了长安复杂的建筑群中,大明军根本也没办法阻拦,他幸运的逃出了长安。

    可惜楚云怎么可能放过他,楚云随后就追了出来,好几次楚云都截住了他,但是被他定住不能动弹,自在活佛成功逃走,但是随着他的伤势越来越重,定住楚云的时间越来越段。不过他堪比瞬移的逃命手段,还是让他支撑到了现在,不过也是强弩之末了。

    一把漆黑的长箭由远及近射了过来,自在活佛身子一闪就来到了几十米外,巨大的爆炸在水面响起,自在活佛被成了落汤鸡,他知道那个该死的楚云又追上来了,他掉头就跑。

    刚一转身,他就看到楚云站在了他的面前,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楚云一身青色长袍一尘不染,就跟一个翩翩公子一样,身上一点尘土也没有,再看看自己,自在活佛从来没这么悲愤过。

    “楚云,你想赶尽杀绝,老子跟你拼了。”自在活佛一脚踢出,江边上的一块半人多高的石头飞向了楚云,楚云躲都没躲,石头撞到他的身上成了碎石,而刚才信誓旦旦要跟楚云拼命的自在活佛,早就转身逃走。

    宽达千米的长江水面上,自在活佛如履平地,快速逃跑,这好歹是夜里,如果是白天被人看到了,非以为是神仙下凡。不过跟自在活佛一样脏兮兮的神仙估计也只有济公了。

    楚云看到这一幕心里大喜,这个自在活佛真的差不多到极限了,毕竟瞬移他都用不出来了,自己也差不多该收网了。一枚地灵丹被扔进了嘴里,楚云身子一跃就是几十丈,他蜻蜓点水一样在长江江面踩了几下就过了这一条天堑。

    “原来是来找帮手来了,不过地阶初期的而已。”过了长江,就是大晋的地盘,楚云也不在意。不过楚云感受到十里之外竟然有一位神石掌控者,楚云立刻就知道自在活佛的心思,这是要祸水东引啊,郭象岂不就是在大晋?如果郭象跟自在活佛实力差不多,那么就很棘手了,看起来要速战速决,不过自在活佛的逃命技术不是吹的,他没到极限,楚云还真的就抓不住他。

    楚云有些怀念起自己的雾遁术,如果自己能够施展,自在活佛怎么可能逃这么久,但是雾遁术需要浓厚的天气灵气,才能让真气雾化,从而形成类似于领域的气场,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也就是比楚云来的地球高一点,雾遁术是想都别想了。只能施展乘风纵云功追了上去。

    “何方道友前来我天罡山,天罡子有失远迎了。”一个极其洪亮的声音从一座山巅传来。这个天罡山并不是什么名山,只不过是长江南岸的一座小山头而已,不过此地有一个好处就是僻静,这也是天罡子落户与此的原因。这个天罡子虽然只是地阶初期,但是一手天罡剑法威名江湖,当年不知道斩杀了多少抢夺神石之人,是一位刀山血海滚出来的人,因此也没人敢小瞧。

    他在此山盘桓数载少有人知,他想在此处进阶到地阶中期才出山,但是没想到这天他在山上的小屋打坐,竟然感受到了一股比起更强大却隐晦不明的气息,天罡子只能迎了出去。虽说神石联盟禁止神石掌控者私斗,但是只不过是表面上罢了,再说大明国又出了个楚皇帝,不知道杀死了多少同道,天罡子也不敢不谨慎,把天罡剑拿上就出去了。

    天罡山并不高,他刚出门一个浑身泥土看不清楚面貌的圆球就朝着自己快速过来了,天罡子仔细看了几眼才发现这个泥球竟然是个人,天罡子抽出了宝剑。

    “天罡兄是我,是我自在和尚。”要动身的天罡子停了下来。

    自在活佛的名声可是如雷贯耳,而且他是佛法精深的高僧,两个人见过几次,相谈甚欢。当然这个时候的佛门和道门冲突并不大,因为佛教才刚刚要兴盛,道门根本没有一点警惕性,而佛门也对道门恭顺的很,所以佛道并不像南北朝中后期那样尖锐对立。

    当道家知道佛教的野心之后,再想遏制已经晚了,虽然有北魏太武帝灭佛、北周武帝灭佛、唐武宗灭佛,但是佛教已经抑制不住了,道家全面败退,除了唐朝时候道教被定位了国教(还是因为李渊号称老子李耳是他祖宗的原因,其他朝代宋辽元明清全部都是佛教占据了主导地位。

    但是这个时代的道门子弟还是对佛教感官很好的,天罡子有些惊讶,一代高僧自在活佛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像一个丧家之犬,天罡子有些想笑,毕竟这是很少见的。但是他却没有意识到一点危险,他从来没想过是敌人把他追的如此狼狈。

    “自在兄,你缘何如此放荡?”天罡子笑着问道,要知道魏晋时期放荡可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洒脱超脱自我的意思,当时名士就这个风范,天罡子也当怪不怪,毕竟他也是所谓名士的一员,嗑药醉酒当众xxoo他也不是没做过。

    “天罡兄,老衲在游历天下,在长江边上悟道,进入了玄而又玄的顿悟中,谁料一小毛贼竟然趁机想要劫财,我仓促之下神力出了岔子,想起天罡兄再次闭关,特意前来求助。”自在活佛已经来到天罡子身边,天罡子近看之下更加想笑,不过他还是看向远方,一个没有神石气息的青年以极快的身法跑了过来,天罡子虽然吃惊于青年的速度,但是却没有在意,毕竟对方并不是神石掌控者。

    “哈哈,自在兄稍后,待我打发了来人。”天罡子微笑着说道,宝剑顺手插回了剑鞘。

    “天罡兄,我去换洗一下衣服。”自在活佛没有停留转身朝着相反方向走去,天罡子也没在意。

    “呔,那小贼,竟然乘人之危。”

    嘭,天罡子没有说完,青年就动手了,天罡子这才知道走眼了,但是青年速度太快,他竟然连抵挡的时间就没有,就被一掌打在了胸口,引以为傲的天罡剑法都没用出来就气绝身亡了,在他死之前,正巧就看到自在活佛全速逃走的情况,天罡子心里自己遇人不淑,但是已经太晚了。

    “什么玩意,耽误老子时间。”青年正是楚云,他一把套出了天罡子的神石就继续追了过去。

    自在活佛也是心里暗暗大骂,没想到天罡子这个老东西一点时间都没给自己争取到,还号称“北斗剑阵,攻防一流。”我呸。

    不过自在活佛的计划没有实现,他情况越来越不好,又跑了二十几里,他又被追上了,这一次他只定住了楚云短短一盏茶的功法都不到。

    楚云感受到一次比一次时间短,一次比一次限制小,他知道收获的时间到了,再次感受了一下,周围几十里都没有一个神石掌控者,楚云微微一笑。对着远方逃跑的胖和尚就是三道魔源杀气实化的长箭,然后身子一飘,就再次追了过去。

    长江流域植被茂密,而且这个年代南方并没有被全部开发出来,甚至只有江东等小部分地区才适合人类居住,远不像后世那样,随随便便一个小城市都是几十万上百万人。

    楚云跟着自在活佛来到了一处看起来还未开发的原始密林,树木高大如云,如果一般人进到这里想找个人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但是楚云却不是,自在活佛的神石气息足以让楚云找到对方。

    “还有十几里而已,就算是你钻进老鼠洞也逃不了了。”楚云根本就不用轻功赶路,而是把战神诀运转起来,横冲直撞的朝着自在活佛追了过去,两点之间线段最短,这些树木根本挡不住自己。

    自在活佛看着自己身后的撞击声和惊起的飞鸟,脸上挂上了绝望,这一次他是真的在劫难逃了,因此他的神力几乎消耗干净了,再也施展不出任何手段。他无疑是个猥琐谨慎的人,但是到了绝境也不是没有豁出去的勇气,他脸色疯狂了起来,虽然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西南方向,眼睛里竟然带上了畏惧的神色,但是依旧坚定的朝着西南方向驰去。

    十几个呼吸息之后,数颗两三人才能抱住的巨木腾空飞起,朝着远处砸去,楚云出现在自在活佛刚才站立的地方,目标已经很近了,只需要一会会,自在活佛就无路可逃了,领域我来了。

    魔源杀气纵横,挡在自己面前的一切都化为了齑粉,楚云继续追了过去。

    数里之外,自在和尚站在一个咕咚咕咚冒着雾气的水潭面前,这显然是一座温泉,他脸色狰狞又犹豫,畏惧又疯狂,感受到楚云已经快到了,他一跃就跳了下去,楚云正好就看到他跳下去的身影。

    “温泉?”楚云身子一闪就来到水潭边上,楚云倒不相信自在活佛是无意之间来到这里的,自在活佛绝不可能轻易认输,那么这个水潭肯定就有古怪。但是楚云看到水潭边上长势良好的草木,显然不认为这个水有毒。

    楚云的神识催动,朝着泉水之下浸入,他的神识范围只有几十米,但是也足够“看”到自在活佛和水底的情况了,潭水里面有鱼,那么潭水是真的没有问题,自在活佛已经深入水潭三四十米了,他还在继续朝着水下游去,显然这个水潭不算潜。

    楚云手上实化出一把短矛,他双臂暴涨,朝着自在活佛狠狠地扔了出去,短矛在水中阻力极小,后发先至袭向了自在活佛,自在活佛看起来是真的到了极限,竟然没有完全躲过短矛,魔源杀气实化的短矛直接破了自在和尚的佛光,插进了他的大腿,鲜血很快就流了出来,潭水中一朵血红的花朵绽放出来。

    “追。”楚云看到自在活佛已经消失在自己神识之中,一咬牙就跳了下去,不管怎么说,他都不允许自在活佛跑掉。

    楚云身子就像是一尾游鱼,很快就下潜了几十米,水潭没有楚云想象的深,百米之后楚云就到底了,但是自己竟然没有了自在活佛的感应,而且水底也没有自在活佛的身影。

    “怎么可能。”楚云在水底找了一圈,真的没有,突然楚云想到在水底看到的那些大石头,他游过去,轻易的就掀起来几块,一个洞口出现在楚云眼前。

    楚云心里一惊,在水底一个洞口竟然让水流流不进去,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阵法?这里竟然会有阵法?”楚云沉思一会,自在活佛决不能跑,他朝着洞口游了过去,整个人竟然毫无阻碍的进了洞,楚云突然感觉到身子一沉,整个人就朝下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