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休息了三天之后,楚云第二次进入大阵之中,不过这一次跟第一次不同,楚云一开始就遭受到了大阵的全力进攻,一十六道真气朝着楚云击来,楚云一时间没有准备被打了个手忙脚乱。

    就在楚云堪堪适应了一十六道真气之后,大阵对自己的攻击竟然达到了三十二道真气,楚云大惊失色,要不是他开启了天地法相,那么当三十二道真气袭来的时候,楚云绝对抵挡不住。要知道这相当于三十六位天阶高手的合击。

    整整一年的时间,楚云才在外家功夫的帮助下适应了三十二道真气的强度,楚云的五行功法除了《业火涅槃功》和《寒冰软绵掌》,其余的三种功法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楚云都有些怀疑,这阵法存在就是为了帮助自己磨砺武功的。

    三年时间一晃而过,楚云再次被大阵踢了出去,这一次楚云根本没机会寻找阵眼,要非自己用出了全力,自己能不能活着出来都不一定。这一次出来,楚云根本就没有发现巨蝎,也不知道这家伙是藏起来了,还是根本懒得搭理自己,眼不见心不烦了。

    不过不管是那一种原因,都是楚云愿意看到的,楚云可不想刚刚从危险中活着出来,又面对一场生死大战。

    这一次楚云休息了几天,再次义无反顾的进入了大阵,虽然楚云在里面几次面临生死,但是对于自己三种功法的磨砺是很有效果的,甚至楚云觉得等再给自己几年时间,这三门功法都能够达到大成,到时候自己的《逆转五行功》就可以修炼了,里面的五行剑阵,完全能让自己做到一打五,自己的实力绝对会得到飞升,而且在五行剑阵之后,还有逆转五行剑阵,逆转五行剑阵传说可以做到跨越一个大阶段对敌,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一次楚云要面对的是四十八道真气,楚云已经有了准备,因此并不像三十六道真气时候那么慌乱,但是四十八道真气就相当于面对四十八个天阶武者,楚云还是险象环生,不过这一次楚云适应的更快,只有半年就适应了四十八道真气。毕竟大阵的攻击还是有规律的,并非真的就是面对四十八个同阶,如果真的是同阶高手,楚云哪怕修为通天,也就是能够面对几位而已。

    三年之后,楚云再次被踢了出来,楚云花费了一年时间感悟了一下自己的各项功法,然后再次进入大阵,果然这一次是六十四道道真气,大阵还是很有规律的。比起四十八道真气,六十四道可不是简单的增多,每个人都有极限的,楚云顶了天能够对付其中的五十道,剩下的十几道楚云只能给硬抗。

    归元血罡罩果然没辜负自己的期望,只要自己血气不绝,归元血罡罩就不会破,楚云慢慢的增加着自己应付的真气数量,从五十道到五十一道,三年一晃而过,楚云完全能够应付其中的六十道了。

    不过这一次三年已过,楚云却没有被送出来,他没有多想,而是继续磨砺自己的武功,又是两年过去了,楚云完全能够从容的对付六十四道真气的攻击了。楚云准备从新寻找大阵的阵眼,就在这个时候,楚云眼前一花,整个人出现在了大阵之内,九灵仙芝就那么静静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我的猜测果然没错,这里应该是一处传承之地,这跟五行门的传承之地一样,都是为了考验建立的。”楚云小心翼翼的把九灵仙芝收了起来,他准备看一下这里面还有什么,很快一座新的大阵出现在楚云面前。

    “竟然是连环阵,里面这是什么?”楚云抬眼看去,竟然发现了里面长满了炼制降元丹的主药降元草。

    “这考验之后会得到一些药材?而且是根据自己的想法获得的?”楚云立刻改变了自己的念头,把自己最需要的药材想成是一种雪芸草,这是炼制雪芸丹的主药,主要作用就是疗伤,果然大阵里面的药材变成了雪芸草。

    青云芝,不行。

    黄龙芝,不行。

    金兰芝,不行。

    天地玄黄玲珑参,不行。

    鸿蒙紫果,不行。

    楚云把自己脑海中想象出,一些传说中能够增加寿命,或者突破境界,亦或是改变自己资质的天材地宝想象出来,结果不出意外的不行。

    楚云思索再三,还是决定得到降元草,虽然同阶的很多灵药都比降元草珍贵,但是楚云一旦得到降元草,就能炼制能够促进天阶武者晋级的降元丹,这无疑是让楚云的手下能够快速的晋级,楚云不准备当宗师武者的棋子了,他要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除了自己的实力,手下的实力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楚云得到了九灵仙芝,完全能够炼制九灵仙丹,因此晋级宗师并不难,当然楚云还没决定靠服用丹药晋级宗师,但是无疑却让楚云有了退路,给了楚云底气。

    第二层阵法不是五灵囚仙阵,楚云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阵法,但是无疑楚云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座幻阵,对于幻阵,有着破妄法目的楚云一点都不畏惧,果然这一次比起破五灵囚仙阵更快,只区区半年,楚云就破了这一座幻阵。要不是楚云经验少了些,一直在摸索其中的规则,否则更快。

    楚云在第二座阵法里面果然看到了第三座阵中阵,楚云望着里面的黄龙芝沉默不语起来,这一次竟然里面是这种天材地宝,这可是让楚云眼热了,这是勾引楚云继续破阵?黄龙芝生于山阴金石之中,状如黄龙,味甘苦,人若食用,能够增寿万载。要知道这是一种传说中的天材地宝,几乎从来没人见过,毕竟宗师高手也就是五千年寿命,而黄龙芝却能让人活一万年,寿元的增加让武者有了更多的可能,就是楚云也不能不心动。

    第三座大阵是一座杀阵,杀阵顾名思义里面充满了杀机,楚云也不敢轻易的尝试,但是黄龙芝却太诱人了,楚云无法放弃,最终楚云咬了咬牙走了进去。

    就在楚云犹豫着是否进入杀阵的时候,四个天阶巅峰的武者出现在了密地之中,四个人三男一女,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强悍的威压,这表明他们每一个人在同阶之中都是顶尖的存在。同样是天阶巅峰也是有强有弱,强的就跟楚云一样完全能做到一打多,但是弱的却拿不下一个区区天阶后期,这也并不少见。

    四个人的出现早就被一个隐藏在虚空之中的巨蝎发现了,本来应该守护此地的巨蝎却冰冷的看着四个闯入的不速之客并没有发动攻击,谁也不知道这个畜生到底在想些什么。

    四个人分别拿着一份残图,相互之间戒备的走到了一起。

    “诸位,咱们得到的地图应该就是此处。”一个穿着一件火红衣服的中年男子沉声说道。

    “不枉费咱们活着从那一处险地逃出来,上百位同阶只有咱们四位侥幸生还,当年那一位大魔尊真是心狠手辣,区区一个选拔就死了那么多人,我们可要小心,大魔尊前辈万一有其他后手,如果咱们得不到好处,反而身死那就成了笑话了。”一个穿着一身华贵皮草的男子苦笑着说道。

    “看咱们得到的地图,这里应该就是当年那一位大魔尊的丧身之地,当年那位前辈以自身兵解化为了这一处秘境,这里应该有他的传承,别的不说,能够修炼到大魔尊,可见其天资气运。我们武者修炼跟天争命,什么道魔佛武,只要能够修炼到更高层次,什么手段不重要。几位都是经过层层选拔决定出来的获胜者,咱们几个相互之间也争斗了数场,不得不说咱们几个谁也胜不了谁。这一次咱们来到这里,不如合作,否则以我们的实力,争斗下去有可能同归于尽。大魔尊留下的传承,咱们不可能一个人独吞,不知道各位意下如何?”一个浑身都笼罩在黑雾中的男子看向其他的三人。

    此人一眼就是修炼的魔门功法,他的顾虑其他的三个人都知道,毕竟四个人只有他自己一个魔门中人,说起来他才最可能继承大魔尊的传承,但是也正因为此,也最可能被众人攻击,他竟然提出合作,只需要立誓,就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其他的三人也当然想得明白。

    “奴家觉得可以,咱们完全可以一起探索共分大魔尊的遗产。”唯一的一位女子开口说道,她浑身都罩在黑色斗笠之间,但是朦胧的斗笠之下,她曼妙的身躯还是暴露无遗,让所有异性狂热,不过此地的几位男子都不是凡人,他们刻意的忽略了女子诱惑的身躯,毕竟这个女子当年在那一处险地的手段他们也见识过,死在她手里的同阶不下于十位,因此这三个男子都很认同这个女子的实力。

    “好,咱们就在此立誓,除非逼不得已,否则绝不可以互相出手,所得到的的传承宝物也平分如何?”身穿红袍的男子一锤定音,四个人立刻对天立誓,事毕几个人站了起来关系亲切了几分。

    “也不知道此地的考验到底是什么,咱们去寻找一番吧。”唯一的女子开口其他几个人立刻去寻找了起来,很快五灵囚仙阵就被几个人发现了。

    四个人都没说话,他们目光炯炯的看着大阵之中的宝物,全都面露贪婪,他们谁都没有告诉别人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如果他们不是这么自私,他们绝对会发现,他们四个人看到的宝物全都是不同的。

    四个人商议了许久,最终决定一起进阵,就在四个人开始对付五灵囚仙阵的时候,楚云却陷入了闯阵以来最大的危机。

    杀阵,顾名思义,里面的每一个设计都充满了杀意,楚云已经不知道躲过了多少次足以致命的杀机了,世间几乎所有可以致命的杀机楚云都已经经历过。说起来可笑,楚云经历的最可怕的一次杀机竟然是踩到了一块碎冰差一点滑倒,跌进一滩像是下雨后留下的积水之中,要不是楚云反应快速,用还未彻底长出来的左手撑了一下,从新站了起来,如果楚云真的掉到里面现在已经不在了。

    他还没有彻底生长好的左手整个手掌已经消失,而且他发现有一股能量阻止着自己的左手修复,如果没有特殊原因,楚云的整个左手手掌已经没有可能凭借楚云自己恢复了。

    楚云看着自己的左臂陷入了沉默,果然一切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自己以破妄法目很快破开了幻阵,自己有些大意了,没想到就是这一丝的大意,竟然差点让自己的生命都终结。

    突然楚云心有所感: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德,万变定基。

    楚云盘膝而坐,魔源杀气喷涌而出蔓延到了整个杀阵,一只豺身龙首的庞然大物诡异的从不相匹配的楚云体内爬了出来,它似乎是很喜欢周围的环境,只见它跑东跑西似乎是非常的欢快。

    楚云开始感悟杀之法则,只是掌握了皮毛的杀之法则竟然开始完善,楚云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天地规则中的杀道长河,楚云的灵魂脱体而出,它坐在杀到长河的边缘开始悟道,这一悟就是百年。楚云并没有发现就在他悟道的时候,四个如梦如幻的虚影正指着他指指点点,诡异的是身在其中的楚云却毫无发现。

    “天地一盘棋,领域变洞虚。”魔源领域跟整个大阵融合为了一体,竟然被楚云收回了自己的肺腑之内,楚云茫然的站了起来,一个念头放出来,魔源杀阵就被放出,一个念头又收回了肺腑,楚云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魔源领域进化而成的魔源杀阵,他根本不明白这代表着什么,但是楚云却知道自己新掌握的魔源杀阵跟魔源领域比起来,就如同天地之别。

    要不是他左手还是没有了,而且右手手里拿着一根黄龙芝,楚云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收起黄龙芝,看向自己身处的环境,这里竟然是一片雾蒙蒙的虚空,自己凭虚站立在一片虚无之中。

    楚云的身躯无法移动,他的每一种本领都能够释放出来,但是偏偏的却无法移动,楚云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儒雅的男子,男子就像是看不到他一样,在思考着什么。

    楚云就像是在看电影一样的看着男子的过往,男子是如何的从一位大门派嫡系后辈的公子哥变成人人喊打的坏人,楚云以旁观的视角当然知道,这个公子哥是被自己的亲弟弟陷害的,什么弑父杀母都是他弟弟栽赃的。

    公子哥要被当地人沉江,没想到他忠心的仆人悄悄潜入了大江,把关着他的囚笼给打开,自己却溺水身死。公子哥侥幸逃命拜了一个散修为师,却只是被自己的师傅当成试药的小白鼠,每天服用各种的毒药,俊美的脸变得狰狞恐怖。最终他用计让师傅毒死了自己逃出了升天,却发现自己的体内毒素过多,终生不能晋级地阶。

    公子哥心态却依旧乐观,突然从事着低贱的工作,被人欺负,但是他却始终保持着善意,要知道他可是精通毒药,那些欺负他的人,他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他们消失,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

    他后来喜欢上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却只是一个暗娼,但是女孩的善良却如同黑暗中的明灯是那么的耀眼,女孩不嫌弃公子哥的丑陋,暗暗的接受了公子哥的爱慕,两个人继续着各自的工作相依为命。

    几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女孩怀孕了,虽然女孩知道孩子并不是公子哥的,而且她也把真相告诉了公子哥,但是公子哥却依旧视如己出,两个人养育着这个小生命,虽然不富裕但是却十分快乐。

    就在孩子六岁的时候,一切都变了,公子哥做完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中,却发现女孩浑身赤裸死在了家里,而孩子却被残忍的剁成了碎肉塞回了女子的体内,从那一刻开始,公子哥变了。

    楚云永远忘不了公子哥嘶声裂肺的呼喊着“天道不公”,他发誓要化身成魔,既然天道不管,自己要化身为阎罗,让世间所有的罪恶都接受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