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一伸手,小蝎子就来到了楚云的手上,楚云当然不会没有防备,除了巨力手套,楚云还用归元血罡把小蝎子罩了起来,这一支小蝎子估计是楚云看起来最像地球上的蝎子的动物,就是颜色不太像,不过也就是有一点妖艳,毕竟黑红色这个颜色就比较妖艳。

    这小蝎子萌萌的看着楚云,尾巴一摆一摆的,看起来倒像是好奇,楚云冲它笑了笑,然后就没有继续看的兴趣,准备把小蝎子放回去,但是刚刚要有动作,小蝎子动了,他的尾巴直愣愣的扎向楚云的手,归元血罡罩竟然没有一点阻挡,就如同空气一样的被它的尾巴穿透了,楚云大惊失色,连忙的把小蝎子扔了出去。

    楚云的动作如此快速,都被小蝎子扎在了巨力手套上,楚云抬手看去,巨力手套竟然被蝎子的尾针扎透了,要是楚云速度稍慢一些,这尾针绝对能够扎在自己的手上。

    “畜孽。”楚云大怒,一道元气打了出去,小蝎子逃都没来得及逃,就被元气一分两半。看起来这小东西攻击犀利,但是却没有一点防守,并不难对付,楚云刚想离开,地面突然就震动了起来,楚云直接跃出去千米,手里的源泉剑准备随时对敌。

    轰的一声,楚云刚才站立的地方岩石都纷飞起来,烟尘散去,一直十米多高的巨型蝎子出现在楚云面前,而他的腹部竟然还趴着密密麻麻的小蝎子,看起来刚才那一只小蝎子正是它的孩子。

    既然出手,楚云就没有考虑过妥协,楚云直接运起源泉剑,数以百计的寒冰真气打出,巨型蝎子顿时被冻成了冰块,楚云感受到里面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了,于是跃了过去,直接用源泉剑敲碎了冰坨,顿时巨型蝎子和他腹部密密麻麻的小蝎子都成了碎片。

    楚云也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如此的弱小,简直弱小的不合常理,但是既然已经解决,楚云也没有多想,继续的往前走去,一路上什么都没遇到,很是顺利的来到了沈倾寒所说的大阵面前。楚云所站立的几百米前果然有一株孤孤零零的九灵仙芝,除此之外竟然什么都没有。

    楚云直接开启了破妄法目,果然在破妄法目之下,楚云眼前看到了一个散发着幽光的大阵,楚云曾经跟着苏锦研究过很多阵法,眼前的阵法正好认识,这个阵法叫做五灵囚仙阵。阵法一般来说分为四种幻、杀、困、迷,当然还有其他种类的阵法,但是这四种是最常见的,这个五灵囚仙阵正是困阵的一种。不过这个阵法貌似阵眼不全,威力远达不到真正的五灵囚仙阵的威力,真正的五灵囚仙阵一旦设立,就会吸收天地灵气中的金木水火土五行元气,源源不绝,就是连仙人都能困住,当然这只是传说,仙人有谁见过?但是如果是完全的五灵囚仙阵,那么困住宗师巅峰高手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在阵中,宗师高手根本无法撕裂空间,因为空间都被五灵元素封锁了,非常厉害。

    这种阵法一般是困敌之用,当然也可以如同现在一样的保护东西,如果想从外面破开,就需要能够达到一击击溃整个大阵的最高防御,不过宗师以下是不要想了。虽然这个五灵囚仙阵不完全,但是也不是天阶武者能够从外面击溃的。

    另外的方法就是进入大阵寻找阵眼破除,当然进入大阵就需要面对大阵的攻击,别以为这是困阵攻击就不咋地,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轮流攻击,可以说十分的难以抗衡。看这个五灵囚仙阵的强度,每一击都是天阶巅峰的全力一击,如果是天阶武者破阵,很难抵挡大阵的攻击。

    就算是能够抵挡,但是也不容易寻找阵眼,这个大阵的阵眼是变动的,而且可以隐藏在虚空中,除非能够准确找到他的位置,否则阵眼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动,宗师以下武者想要准确的找到那是难上加难。

    上一次沈倾寒带人就是没找到阵眼,无奈之下只能离开,要知道她绝不只能来一次,而且她可是带着阵法大师来的,都没能破阵,可见破阵的难度,当然也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找到的自己。

    不过这两个问题对楚云来说都不是问题,首先说抵挡住大阵的攻击,楚云还是有信心的,不说楚云的外家功夫,就是但看内家功夫,楚云五种属性的内力都会。五行属性相生相克,楚云完全可以反克制大阵的攻击。本来是阵法对于入镇者的难题,反而让楚云克制了,这就是手段多的好处。

    至于寻找阵眼更简单,楚云的破妄法目完全能够看透虚空,这也是楚云独自前来寻宝的底气。

    当然就算是楚云找不到阵眼,这种困住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在一定时间之后,困阵会把没有破阵的武者给扔出去,这阵法也需要休息,不要以为这阵法真是无穷无尽的,毕竟这五灵囚仙阵看起来只是简化的。

    也多亏了这个地方隐秘,否则弄上一二十个能够抵挡住大阵攻击的武者摆出车轮战,这种大阵完全会被耗尽能量从而被破。估计沈倾寒没办法找到这么多强悍的天阶武者,当然也可能是找到了也通不过万丈的寒潭,就算是沈倾寒有某种法宝能够抵抗水压,也不可能带着一二十个人进入,否则还有楚云什么事?

    楚云拿出了天冶剑,源泉剑虽然跟天冶剑一样能够运转所有种类的内力,而且比起天冶剑,源泉剑还能够储存内力,但是源泉剑的硬度却远不如天冶剑,天冶剑是一把宝剑,也就是法宝融合成的剑,而源泉剑却不是。楚云害怕阵内的攻击太强,把源泉剑给弄坏了,现在的源泉剑更多的是楚云对于过去的一种牵挂,楚云不想源泉剑和摩天赤血戟一样破损。

    楚云调息了一会,抬腿就要进入大阵,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长长的蝎尾从虚空之中伸了出来,楚云没有开启破妄法目所以根本没有发现,但是楚云反应还是很快的,他立刻开启了不灭灵力罩和归元血罡罩,但是两种能够抵抗同阶高手全力攻击的防护罩却根本没有丝毫作用,蝎尾直接插向了楚云的后背,楚云在千钧一发之间横移了一下,蝎尾扎在了楚云的左臂之上。这个时候楚云正好进入了大阵。

    “该死。”楚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左臂开始融化,而且这融化的速度还在增快,自己的左臂从中间已经断裂,楚云根本不敢等待,直接从肩膀切下了自己的整条左臂。

    很快整个左臂都融化成了一团白色的能量,楚云看着这团本源能量,这才知道这密地为什么没有任何生物,估计都是被这蝎子给化成本源能量吃了。而且这密地之内的蝎子应该是有两条的一条公的一条母的,那一条公的应该是出去找吃的了,看他能够隐藏在虚空中,实力应该堪比宗师,这也是为什么整个密地都死气沉沉的原因。那一条母应该刚刚生出孩子,实力大损,被楚云顺手斩杀了。

    楚云有些后怕,如果当时两条实力全盛时期的蝎子一起攻击自己,那么自己还真的很可能饮恨。而且最让楚云害怕的是,这一条公蝎子攻击自己的时间,是在自己马上要进入大阵,心理防备最低的时候,不知道它是故意的,还是眼巧了。如果是故意的,那么说明他是有思想的,那么一个拥有宗师手段,有拥有剧毒的蝎子对楚云来说,就有极大的压力了。

    不过楚云也没有功法考虑出去以后怎么办了,因为五灵囚仙阵的攻击开始了,一道极其锋利的金属性真气射向楚云,这道真气竟然蕴含了金属性内力中的锐利的最高境界。

    楚云土属性内力蕴含在了天冶剑中,一道火属性的真气射出,正中这一道真气,虽然火克金,但是这道金属性的真气还是差一点就击穿了楚云全力一击的火属性真气。果然楚云的猜测没有错,这大阵的攻击有天阶巅峰武者的全力一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一道,但是楚云知道这只是开始。

    如果说楚云没受伤之前,楚云有十成把握,那么楚云少了一根手后,也就是只有七成把握了。

    当楚云接下了这一道攻击之后,两道真气射向楚云,一道是生机勃勃的木属性真气,一道是至寒的水属性真气。

    木属性真气生气勃勃,但是一旦打到敌人身上,这种生机绝对会变为毒药,因为他会如同时间快进一样的,让被打中者迅速的苍老。水属性的真气就是至寒无比,比如楚云被乾蓝冰寒改造过的寒冰真气也不逞多让,一旦打到敌人身上,绝对会受到严重的冻伤,甚至实力低的会被直接冻成冰坨。

    不过楚云对于水属性太熟悉了,他直接射出两道寒冰真气,分别迎向了这两道真气,虽然水生木,但是这个水成冰之后,就无法生木,反而克木了。而且同样是至寒之水,楚云相信自己的至寒真气,完败大阵的至寒之气。

    四道真气相撞,楚云的两道寒冰真气却远没有取得想要的效果,对上木属性真气的一道,不但没能给抵挡住对方,反而让对方凭空壮大了三分,楚云这才知道这大阵必须根据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破除,并不是你的真气质量高就能够改变的。像楚云这样不用金克木,反而用水属性真气,那么不但达不到效果,反而会让对方威力更胜,这是这个大阵的规则。

    五灵囚仙阵想要破除必须按照大阵的规则,也就是用相克的真气对抗大阵的真气,这样才能够最完美的克制大阵,找机会寻找阵眼,否则绝不是那么容易破阵的。怪不得沈倾寒破不了阵,别的不说,单单是找一个精通五种属性的武者就难得很。

    楚云不敢怠慢,他立刻改变了自己的手段,严格的保持了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的五行规则,虽然楚云的《净土功》根本没有修炼到小成,只能够以两道真气才能够克制一道大阵的水真气,而且金属性的《万元化融手》也很难完全化融打向自己的木属性真气,但是自己多次发功之下,还是堪堪的能够抵挡。而且木属性的《百花功》是楚云掌握的最差的,木属性真气根本就抵挡不住大阵的土属性真气,楚云只能不计次数的催动木属性真气,最终没有抵挡的真气使用自己的护身罡气硬抗。

    射向自己的真气从一道,到两道、三道、四道,慢慢的成为了十几道,就像是怕自己被打杀了一样,竟然在慢慢的增加,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考验一样。楚云虽然被打的狼狈不堪,但是还是慢慢的抵挡了下来。

    当射向自己的五行真气达到了一十六道,大阵终于像是到了极限,楚云手忙脚乱,根本没有时间去寻找阵眼,足足半年的时间,楚云才算是终于适应了这种强度。大阵并没有切断楚云和天地灵气的联系,所以楚云才能够从天地灵气中补充内力,抵抗大阵的攻击。

    这半年的时间,楚云的《净土功》、《万元化融手》和《百花功》,修为那是突飞猛进,三者在高强度的考验下,全部进入了小成的地步,据楚云估计如果再有几年时间,这几门功夫大成都不意外。

    不过楚云却不敢继续磨砺下去,毕竟楚云不知道这个五灵囚仙阵什么时候把自己扔出去,外面可是有一尊貌似宗师的大蝎子等着自己呢,自己最好先破阵,说不定自己就能够掌控大阵,楚云的手臂最少需要十几年才能重新长出来,一根手的楚云绝不是外面那个大蝎子的对手。

    又是半年时间一晃而过,楚云破妄法目全力运转都没有发现阵眼的所在,楚云知道自己大意了,没想到自己破妄法目就算是能够看破虚空,也不是那么容易破阵的。如果没有外面的大蝎子,楚云可以不着急慢慢的来,但是现在楚云却有些急了。

    叮,三年之后,大阵停止了运转,楚云被大阵一脚踹飞了出去,楚云大惊失色。

    他在出阵的一刹那,就腾空而起变为了一朵白云,想要迅速的飞回密地的入口。但是他刚刚凝结白云成功,就感受到了致命威胁,破妄法目之下,自己周围的空间都波动了起来,一直几十米大的黑红色巨蝎当头罩下,楚云顿时变回了本体,整个人被巨蝎从空中压回了地面。

    楚云手握天冶剑对着巨蝎的腹部连砍数百剑,却发现自己破不了它的防御,楚云大惊失色。巨蝎的须肢如同长刀一样的砍向自己,楚云左支右挡,这些须知坚硬程度完全不下于巨蝎表面的甲壳。

    楚云被结结实实的按在了地上,巨蝎的两个大钳子在楚云面前晃悠,而巨蝎的两个冰冷的瞳孔看向楚云,楚云竟然看着它目光中包含了感情,有愤怒有仇恨,还有杀意。不过楚云的心灯却也感应到了这个蝎子感情里竟然有忌惮,楚云心里大为惊奇,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这个原因,楚云虽然开启了归元血罡罩和不灭灵力罩,但是却罕见的没有再次出手。巨蝎看着越来越暴躁,但是却根本没有跟楚云动手的意思,楚云全新戒备足足有几个时辰,巨蝎竟然直接撕破虚空消失了,楚云立刻坐了起来。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说法不成?”楚云立刻就思考了起来,巨蝎不敢攻击自己,是在自己进入大阵之后,在之前却没有留手,差一点就把自己弄死。因此可以肯定楚云进入大阵是巨蝎不敢对自己动手的原因,但是为什么自己进入大阵巨蝎不敢攻击自己?

    “这里会不会是跟五行门的传承之地一样,也是个传承之地?巨蝎是此地的看护者,而破阵的都是被保护的对象,巨蝎不能伤害所有破阵的人?”楚云觉得自己的猜测八九不离十,但是为什么沈倾寒来的时候没有遇到这巨蝎?楚云猜测她绝对知道巨蝎的存在,不过就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躲过去了。

    “不行,本尊不能等待沈倾寒前来,一定要在她之前破开大阵。”突然楚云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