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刚门和仙海域大战的战场之上,一朵白云正从他们的头顶飘过,所有人包括正在大战的四个天阶也没有发现,正有一位同阶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他们,不过很快这一朵白云就飘远了。(书=-屋*0小-}说-+网)

    “不愧是金刚门,竟然真的藏了这么多的天阶巅峰,不过你们隐藏着实力,其他的门派就没有?老子本来就不看好金刚门,现在是你们逼我走的,可不是本尊忘恩负义。”这正是施展了惊云游龙功的楚云,他正朝着仙海域以北赶去,他跟沧浪门的沈倾寒约定时间就快到了,楚云虽然担忧丹药晋级的缺陷,就像是金甲战神说的,服用了丹药晋级,以后不管是晋级小关卡还是晋级大宗师都必须服用丹药。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一种晋级宗师的方式,总比自己根本没办法晋级的好。所以楚云还是不想放弃这一次的机缘。

    当楚云赶到仙海湖已经距离两个人约定的时间不到一个月了,楚云没有急着拿出沈倾寒给自己的阴阳锁寻找沈倾寒,而是秘密潜入了仙海湖城好好休息了一番。

    不得不说楚云从仙海域的最南边来到了仙海域的最北边,算是完整的看了一遍仙海域各门派的势力,毫不客气的说,根据楚云打探的消息,仙海域的综合实力并不比乾蓝冰域差。而乾蓝冰域、仙海域这样的靠北的域还是被天兰大陆当成蛮荒之地,可以想象,天兰大陆中部应该更加强盛,不是宗师多如狗、大宗师遍地走,但是应该也差不多的,楚云心里的紧迫感更大了。

    一路上楚云也没有放弃修炼,《惊云游龙功》已经被楚云练到了小成,速度再次提升了三成,楚云觉得如果宗师高手不使用遁入虚空,单纯的比轻功,也就是跟自己的速度差不多。

    而且楚云的《万源化融手》也已经修炼到了小成,虽然达不到华融万物的程度,但是一般的武器楚云绝对能够瞬间融化,虽然还不能达到融化法宝的程度,但是楚云相信这个时间并不远,等楚云能够熔炼法宝,楚云就想办法把锁住自己心脉的圆环取下来,不管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楚云都不允许它在自己体内。自己的命运绝不交给任何人掌控。

    楚云在这里转了十几天,结果也没有发现此地有什么密地或是险地,但是沈倾寒绝对不会无的放矢,看起来自己不找到沈倾寒,是绝不会找到此行的目标了。楚云只能拿出了沈倾寒给自己的阳锁,当天晚上楚云住的旅店就来了一个女子。

    这个女子只是个地阶巅峰,不过当她拿出阴阳锁的阴锁,楚云就知道此人正是沈倾寒的人。

    “请问阁下是否是楚尊者?”女子恭敬的问道。

    “不错,在下正是。”楚云点了点头。

    “楚尊者,我们家小姐让小女子替她向尊者道歉,她短时间是无法前来仙海域了,门内发生了大事,小姐短时间无法脱身。不过小姐为了表示诚意,让小女子把那一处密地的地图给尊者带来,请尊者务必等她三十年,小姐让我告诉尊者,尊者如果不信可以自行去探索一下,但是那里的大阵非顶级阵法师不能破,虽然尊者有异能。这都是小姐的原话,请尊者务必谨慎。”说完此人放下一份地图就转身离开了。

    楚云拿起了地图看了起来,原来此密地竟然在仙海湖的湖底,这里本来就是一处极其凶险的所在,一般的地阶武者进入都有进无出,更别说密地还在这处凶险之地的水底。

    单单是一点就能绝了几乎所有人的探查,那就是密地的入口在水底一万丈之下,光是水压就能碾碎天阶武者的身体,而且在水里除了水灵气,没有其他任何一种灵气,但是水属性内力的武者也很少能够硬抗着万丈水下的水压,除非有某种异宝能够抵挡这水压。因此沈倾寒看似大方的一幕,其实根本就是不看好楚云能够进入密地,不过他并不知道楚云的底牌到底有多多,所以楚云在沈倾寒的女婢走后,就决心去密地查看一番,甚至有可能,他可以自己去炼制这种丹药,楚云虽然没有炼制过天丹以上的丹药,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到底行不行,楚云从来就没有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的爱好。

    再说九灵仙芝可以炼制十炉九灵仙丹,自己拿出一半来尝试,失败了再去找沈倾寒也不是不行,楚云下定了决心,直接前往了仙海湖。

    仙海湖,片帆不能渡,雷劫虚空现。这是仙海湖附近的一个俗语,讲的就是仙海湖的现状。仙海湖十分的大,甚至面积比得上五六个仙海域大,连接着五六个域,成为这些域的分界线。这个仙海域之所以称为仙海域,就是为了感激仙海湖挽救了这一片的子民,所以才自称为仙海域。当年有一个魔门统一了仙海域北边的数个域,然后制造了无数的飞艇,准备越过仙海湖进攻仙海域,当时整个仙海域的门派都如同末日来临惶惶不可终日。结果当那一天来临,无数的飞艇遮天蔽日的穿越仙海湖,仙海域的所有人都觉得末日来了,当时那一位大魔尊更是喊出口号,要建立人间魔国。

    结果当飞艇要渡过仙海湖的时候,平静的仙海湖突然雷鸣电闪,无数的天雷喷涌而下,把整个仙海湖变成了一片炼狱,所有的飞艇全部坠毁,不要说是那些低阶武者,就是大魔尊和他手下的四大魔尊都死伤殆尽,张狂不可一世的魔门在这几个域彻底绝迹。

    从那之后仙海域就改名了,听说一位大能游历至此,见到了仙海湖后告诉众人这水是弱水,其力不能胜芥,故名弱水。但是对于仙海湖之上的雷霆,他却不明白,最终盘桓此地数百载也没有发现原因,只能把原因归结到了天道不允许出现魔国,但是仙海域的人还是觉得是仙海域保护了他们,因此遵为圣湖。

    当然天阶一下的武者绝不会来此地,因为他们不能凌空飞行,就算是没有天雷他们也过不去。天阶以上的武者经常的飞行,却基本上没有遇到过天雷,因此这里是天阶一下的禁地。

    楚云小心飞行了三千多里并没有遇到过天雷,因此他放心了许多,半个月后,楚云来到了沈倾寒地图指引的地方,这里是仙海湖这一处禁地之中的禁地,这里有一种紫色风暴,削骨刮魂十分厉害,就是天阶武者遇到也要饮恨。

    楚云放眼看去,这一片风平浪静,楚云也没有看到什么风暴,但是楚云却并不大意,他直接开启了自己的破妄法目,结果破妄法目之下,这片领域全然不同了,楚云目光之下,这片领域竟然到处都是空间裂缝,裂缝边缘,紫色的能量闪烁,楚云立刻就知道,原来这些紫色风暴都是这虚空裂缝中形成的,怪不得有一些天阶高手死在了这里。

    楚云一张手拿出了一块玄铁朝着空间裂缝扔了过去,当玄铁打到空间裂缝之上,一道紫色的飓风眨眼间就形成了,玄铁被搅的粉碎消失在楚云的视线之内,这粉碎可不是化成了尘埃,而是真的消失了。楚云猜测这紫色飓风能够把物体吹到时间裂缝中,在玄铁粉碎之后,飓风很快的就消失了,楚云的破妄法目之下,飓风是回到了空间裂缝之中。

    楚云又拿出了一些玄铁朝着没有空间裂缝的地方扔去,最终楚云得出了结论,只要不靠近这些空间裂缝就没有危险,如果不是楚云有破妄法目能够看透虚空,随便换一个人都要有危险,这里的紫色裂缝显然不少,乱闯的话很容易遇到。

    楚云小心翼翼来到了一个小岛上,这小岛上有一个小水潭,这里面当然不是弱水,否则下去根本上不来,而这个水潭往下万丈之后,就是那一处密地的入口。不得不说这个鬼地方,如果不是沈倾寒发现了地图,那是绝无可能找到的。楚云看了沈倾寒女婢给自己的地图,沈倾寒的意思是让自己放心等她,她不是忽悠自己,而她根本不相信楚云能记住地图上面的东西。当然如果楚云没有把真实之眼晋级成为破妄法目还真的不一定记住,因为地图之上有某种阵法影响武者的记忆。但是破妄法目最厉害的就是看破幻境和阵法,所以楚云在破妄法目之下地图上的阵法毫无作用。

    楚云看着水潭里面有游鱼和水草,知道这里面应该没有剧毒,所以楚云把外套一脱,抱着一块巨石就跳了进去。很快楚云就下潜了数千米,身边的压力越来越大,而水里除了水灵力,别的灵力都被压缩的消失了。

    楚云开启了水属性的护身真气,然后身体如同游鱼一样的往下潜去,当楚云又下潜了数千米,水属性的护盾被强大的水压碾破,楚云赶到一股不下于几十万斤的巨大压力压向自己,如果换成随便一个天阶,除非是炼体的武者或者是有特殊的法宝,否则都要撑不住,但是楚云却很轻松就承受了这一股压力。

    越往下压力越大,楚云走到水潭的一大半了,这个时候的水压已经到了数千万斤,没下潜百米,水压呈现几何一样的递增,如果下到万丈,水压估计能到亿万顿,不过楚云还是能够承受的住。

    楚云全凭身体承受着水压,他的身体力量已经达到了近四亿斤,也就是20万吨的力量,不过随着楚云外家功夫进入天阶巅峰,他的力量增长的越来越慢,楚云估计五亿斤,就是自己的极限,除非晋级宗师。

    但是楚云在水下却感受到了自己的力量在慢慢的增加,虽然并不快,但是楚云却清晰的感应到了,楚云大喜过望。在水底自己的身体每一处,每一个细胞都要面对同等的压力,这是楚云怎么锻炼都达不到的效果。当年杨过在瀑布下练功,就是一样的原理,楚云比起杨过强者数万倍,吹口气就能把杨过灭了,但是道理却都是一样的。

    楚云沉浸的美妙的锻炼中,身体越往下,压力越大,效果却越好,压力已经到了楚云身体的极限,楚云已经看到了密地,密地被一道光罩笼罩着,这光罩把所有的潭水当在外面,楚云这是第二次见到这个场面,当年楚云在晋末的时候已经见过一次。

    不过楚云却不急着进去,而是在潭底默默的漂浮着面对着几乎达到自己极限的压力,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楚云一修炼就是十几年,楚云的力量几乎增加了一半,达到了六亿斤的地步,力量的增长越来越慢,已经不足以让楚云再大幅度增加,但是楚云却已经很满意了。楚云纯身体的力量到了六亿斤,这比起楚云认为的五亿斤增加了一亿斤,而且当楚云开启天地法相之后,楚云的力量还会大幅度的增长,那个时候楚云的力量应该能超过十亿斤,这个力量打出去,宗师武者的肉体力量也不一定比得过。

    楚云慢慢的控制着身体进入了光罩,果然这光罩只能挡住潭水,却挡不住自己。楚云贪婪的呼吸着里面的空气,虽然楚云的龟息功能让自己几十年上百年的不呼吸,但是呼吸毕竟是人类的天性。而且这一处密地里面的天地灵气实在是太充足,跟楚云在朗州进入的密地不相上下,几乎有外面的十倍,就如同进入聚灵阵中一样,这么充足的天地灵气中生存,真的很舒服。

    楚云打量着这一处的密地,这里面没有朗州那个密地那么生机勃勃,楚云的神识被压缩到了千米,楚云看了一圈,千米之内进入连一个生物也没有,全都是静悄悄的岩石,楚云有些怀疑了,这里为什么没有生命?密地中天地灵气如此丰厚,按说能够诞生大量生命的,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危险?

    楚云小心翼翼的戒备着朝里面走,楚云记得地图,从右侧走三十几里就能遇到沈倾寒等人遇到的大阵,而灵芝就在里面,三十几里楚云一步就能跨越,但是楚云却不敢这么做,神识也就是一千米,万一前面有什么危险呢?

    楚云走了十几里地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但是楚云依旧小心翼翼的走着,突然楚云听到了一些声音,他立刻停了下来,楚云的耳力能听到百里之外的鸣蝉,因此在这里用耳朵显然比用神识更加的有用。

    楚云听到一小块石头被推开的声音,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楚云却依旧听到了,楚云看了一圈周围,这里连一丝风都没有,显然不是风刮的。而且声音不是石头从高处掉下,而是被推开那种摩擦的声音。

    楚云立刻就知道这些岩石底下有东西,楚云来到了声音出现的地方,一块一米见方的岩石出现在楚云眼前,楚云小心翼翼的用源泉剑掀开了这块岩石,看到的东西让楚云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一只浑身紫红色的小蝎子,但是楚云立刻就琢磨了起来,如此地方,一个生物都没有突然出现一个小蝎子难道不奇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