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见太上长老。”楚云恭敬的对着金甲战神说道。

    “不用这么生疏,这一次的扩张,掌门有些刻意的打压,本座也知道,但是为了门派的未来本座也一直没有插手,让你受委屈了。”金甲战神说完,楚云立刻开口说道:“太上长老,我是个纯粹的武者,除非必要一般不喜欢打打杀杀,掌门人是一门之主,必定有自己的想法。我也更喜欢自己一个人练功,再说我负责去朗州购买物资,也有不小的功劳,能为门派出一份力,又能够有充足时间修炼,我对这种生活很满意。”

    “善,大善。本座从第一次见你就看出你对武道的执着,你能够在五十年就把天地法相修炼到了如此地步,可见你的付出。其实本座也不知道掌门人为什么提前脱困了,倒不是故意的难为你。本座不是说话不算的人,这十几年本座去还了个人情,毕竟当时除了你之外,本座还请了一位好友的门人,因此本座刚刚返回金州。这不,本座立刻就来找你了,你虽然没有跟本座去救掌门,但是本座依旧知你的情,因此本座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哪怕你跟本座要本座的功法都可以给你。”楚云听到这里心里对金甲战神的好感更多了,此人看起来是一个真性情的人,本来楚云对于金刚尊上打压自己还很不满的,毕竟我不想参战是我自己的事,但是你压着我不让我参战算什么?但是听到金刚尊上的话,楚云的那点怨气都烟消云散了。

    “太上长老,我有自己主修的功法,因此并没有改变功法的想法。因此只求太上长老传授我一些晋级宗师的经验就好。”听到楚云的要求,金甲战神满是善意的看了楚云一会,他发现楚云说的并不像是作假。

    “你是我金刚门的人,你到了天阶巅峰自然会被授予晋级宗师的方法,当然这个方法并不好做的,否则咱们门内那二十几位天阶巅峰的好手就不会困在宗师了。”楚云竟然从金甲战神不经意的话里听出了金刚门的底细,除了楚云见过的是为天阶巅峰,金刚门竟然还有十几位天阶巅峰,怪不得呢。

    “掌门人晋级宗师,是把自己跟金刚门的气运结合在了一起,然后被天道承认,所以才成功晋级。而随着金刚门的壮大,掌门人的境界也越来越高,现在掌门人寻找到了晋级大宗师的方法,他需要更多的气运,所以才会大肆扩张。这也是武林中最常见的方法,很少有门派传承数代,而是随着创派始祖的兴亡而兴亡。当然这种方法本座不能告诉你,因为我答应过掌门人,除非像是血战尊上一样,得到了掌门人的同意,毕竟掌门人也害怕手下人心散了你要理解。当然如果你为门派立下更多的功劳,那么你也能够被掌门允许跟本门的气运挂钩,虽然不如掌门人获得的多,但是只要能够晋级宗师,很多人都巴不得这么做。”

    “不知道太上长老您如何晋级的宗师?据我所知,您在加入金刚门之前就已经是宗师高手了。”楚云开口问道。

    “嗯,不错,本座的确不是如此晋级的,不过本座的方法你用不了,也不是用不了,而是十分艰难。本座运气好,曾经在探索一个密地的时候,发现了两枚丹药,我和我的一位好友,一人服用了一颗,我们两人分别进入了宗师。后来他返回了自己的门派,我一个人游历江湖一直到遇到掌门。说实话到现在本座也不知道当时服用的丹药到底是什么。不过本座告诉你,一旦服用丹药晋级宗师,那么就离开不开丹药了,每三个小阶段的晋级都需要丹药辅助,甚至晋级大宗师更是需要神丹辅助。本座这么多年探索了无数的险地、密地,也就是堪堪找到了一次。本座已经在宗师六层巅峰困住了上千年,这种痛苦真是不足以外人道哉。至于其他的方式也有,比如说服用天材地宝、或者是仙魔渡体,对了,你不是来自关帝门,被武祖赐福过嘛?按说你应该没有限制就晋级宗师啊,但是本座又在你体内发现不了仙力,还真是奇怪。”金甲战神好奇的问道。

    “太上长老明鉴,我哪里是被武祖赐福啊,我是被他们当成棋子陷害的,您想想,如果我真被武祖赐福,怎么可能离开关帝门?”楚云说完,金甲战神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很八卦的,继续问了起来:“那么他们为什么要陷害你?就算是你没有被武祖赐福,但是天赋也是一等一的,哪个门派也不可能轻易放弃你这种天才吧?”

    “实不相瞒,我也不想要背叛门派的,毕竟我从小就在关帝门长大。我一加入关帝门就被天阶高手魏之銮收为了弟子,起点比起一般人高很多,但是后来我才知道魏之銮是个人面兽心的畜生,他一直的是在利用我,让我学习他的《凝血大法》然后用来练功。我当时担惊受怕,不过后来我突然被关帝门吴姓的太上长老续弦的亲侄女看上,为了保住小命,我无奈答应。谁知道后来我才知道,我的妻子原来是被人侮辱,想要拿我当个接盘侠。我心高气傲怎么受得了如此侮辱,于是准备逃走。而我成了关帝门吴家太上长老的侄女婿以后,他们把我当成自己人,他们制造出了大道虚影,然后谎称我被武祖赐福,实际上我是吃了他们给的丹药才会晋级这么快速的,他们把我打造成了一个吉祥物,一个标杆。如果是这样我也不会背叛,但是周家太上长老和吴家太上长老起了冲突,周家太上长老想要揭穿我,让吴家太上长老名声扫地。没想到这个消息被我的妻子常娉听到了,虽然在下的妻子常娉发生了意外失身,但是她是个好女人,她当我是她的丈夫,因此想要救我,正好火灵门对关帝门发动了袭击,我在常娉的帮助下阴差阳错的逃了出去,可惜常娉却失去了踪迹,我怀疑是被关帝门灭口了,虽然我和她没有夫妻之实,但是她却算是我的恩人,我去找过她几次,但是却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后来我遇到了我的恩师火灵恨......”楚云前面的话全是瞎扯的,但是后面没什么要紧的,基本上是真的,而且楚云把自己的武功都归结到了师傅火灵恨的身上,这也完美解释了自己为什么有能够修炼出天地法相的武功。

    “原来是这样,火道友本座见过,是一条好汉,他死了之后本座还很难过,你继承了火道友的遗产,怪不得你手下那么多天阶好手。好了,不说这个了,等以后本座会替你去跟关帝门找回场子的。本座跟你说的晋级经验你也用不上,因此本座把此物给你,也算是弥补了你的损失。本座要走了,仙海域不太平,本座要去坐镇。”楚云看着消失在自己面前的金甲战神,做事还真是痛快,他对于欺骗金甲战神没什么负罪感,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如果自己说实话,岂不是把自己的底牌告诉金甲战神?自己虽然有些尊敬金甲战神,但是还不至于交心。

    楚云看着自己手上的东西仔细研究起来,这是一件只有巴掌大小的圆环,既然是金甲战神给的,肯定不是顶尖法宝就是灵器,楚云尝试着用神识去指挥,但是却发现圆环动都不动,楚云觉得这是一件需要血祭的法宝。

    当楚云把一滴血滴在了上面,结果发现还是没有作用,最终楚云咬了咬牙挤出了一滴精血。

    当楚云的精血滴在了上面,楚云神色大变了起来,他直接抽出了源泉剑朝着圆环打去,圆环漂浮在自己面前纹丝不动。突然,圆环直接消失在了楚云眼前,楚云立刻感受到圆环进入了自己的体内,位置正好拴了自己的心脏上,楚云脸色十分难看了起来,他们这是还是不放心自己啊,但是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自己从来没有过背叛金刚门的心,如此的鬼蜮伎俩,当真是一直看起来很豪爽的金甲战神干的?还是他也是被迫的,是金刚尊上做的?魔门也不会做这么没有底线的事情吧?楚云对于金刚门的好感一下子就消失了。

    “不要怪本座。”在崇郡城不到两万里的地方,金甲战神凌空而立,他对着崇郡城的方向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很快的就撕裂空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楚云脸色难看的进入密室之中,这个圆环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自己想了好几个办法都祛除不了,金刚门要做什么?不行,自己不能坐以待毙,楚云飞快的消失在了崇郡,方向正是朗州。

    “给本尊去死。”楚云直接杀到了镇江帮,无望尊者和皓月尊者不是自己的人,自己不需要留着这两个二五仔。

    “主公且慢。”镇江尊者大惊失色,他对于楚云的到来看起来十分的惊慌失措。

    楚云出手区区天阶八层的无望尊者和天阶五层的皓月尊者根本不是对手,两个人求饶的话都没说出来就被楚云的黑莲烧成了灰烬。

    “主公,都是我鬼迷心窍,求您饶了我吧。小人都是被无望尊者迷惑了,他告诉我,他才是金刚门的嫡系,主公只不过是个棋子,我不敢得罪他,只能跟他虚与委蛇,我真不是想要背叛主公。”楚云这才明白为什么金刚门要这么对自己,原来问题出现在这里,他们知道自己会炼丹了,怎么会不眼馋?换成自己也会压制不住自己的贪婪之心。

    “聚义门也是本尊的人,这个消息你也告诉了他们?”楚云强忍着怒气问道。

    “主公,我也是被迫的,求。”镇江尊者还没说完,楚云就一掌打在了他的头上,镇江尊者难以置信的躺在了地上死去,临死都睁着眼,他根本没想到楚云真的会杀了自己。

    “一直没有处理你,不过就是为了顾全百花尊者的面子,本尊的百般算计,竟然被你破坏了,谁也救不了你。”楚云一把火把整个镇江帮烧的一干二净,朗州北部三大小势力首领之一的镇江帮顿时烟消云散。

    楚云直接向聚义门的方向赶去,消息慢慢的传了出来,震动了整个朗州北部,因为朗州北部的几个门派竟然先后的被灭门,门内的资源被抢夺一空,门内的天阶武者没有一个人逃走,这件事让整个朗州北部风声鹤唳,一直到几十年后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这当然是楚云为了混淆视听做的,那些被灭门的门派算是运气差,正好在楚云去聚义门的路上,楚云抢了他们的资源,杀了他们的人,让所有人都分不清楚原因,正好有助于楚云办事。

    “主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欧阳毅浑身颤抖和不解的问道。他现在待在楚云给他亲自建造的藏身之地问道,除了他之外,聚义门的万人敌等天阶也被带来,不过欧阳毅花费了几百年培养的能够组成战阵的地阶武者却一个没带,而且聚义门已经被楚云销毁了。

    “本尊和金刚门闹僵了,金刚门想让本尊成为他们金刚门的摇钱树,我怎么可能答应,因此我准备外出寻找成为宗师的契机,你们聚义门成为本尊的手下,已经被金刚门的人知道,如果本尊不这么做,你们讲会面临金刚门的追究,你们区区几个天阶后期都不到的武者怎么可能是金刚门的对手?可能你们随手就被打杀了。在此等我百年,百年之后如果本尊没有回来,你们跟我的缘分就尽了,你们就可以自己去决定自己的未来,哪怕你们去金刚门出卖本尊,本尊也不会怪你们。”楚云说完,不等欧阳毅和万人敌等人再说什么,就消失在了原地。

    楚云早就在朗州建造了数个藏身之地,就是为了害怕出现变故,他一直都没想过用上,没想到现在真的用上了,安排好了聚义门的人。楚云就直接来到了火灵门弟子的藏身之地,楚云在来朗州之前,就通知了耿炎等人转移。耿炎等人才是楚云最信任的人,这一藏身之地,也是楚云最花费心思的地点。掩灵阵和聚灵阵都被构建的最完善,宗师高手也不一定发现他们的踪迹。

    耿炎、沙诚海、诸葛冷、程忧、宗忱等人全部在此,甚至于为了安全,王珂和郑殊等人都不知道此处。楚云告诉他们金刚门已经不是安全之地,让他们再次等待自己,自己要出去寻找成为宗师的契机,让他们等候自己百年,但是他们却告诉自己,他们会永远等待楚云,让楚云十分感动。其实楚云留给他们的资源,足够让他们修炼数百年了。

    除了他们之外,楚云还给大地尊者和天火尊者建造了一个藏身之地,两个人的实力在朗州安全是有保证的,除非被宗师堵住,否则还是很安全的,但是宗师不是那么容易轻易进入朗州的。楚云也是吩咐他们等待自己百年,两个人点头答应,不过对于他们的忠诚,楚云没有火灵门的众人那么放心,但是怎么说也是自己看重的手下,所以楚云这算是给他们最后的考验吧。

    另外楚云把郑殊、王珂、百花尊者、王鑫放在了一起,也告诉他们自己要离开的事情,不过楚云并没有告诉他们镇江帮被自己消灭的事情,也没有告诉他们跟金刚门交恶的事情,只是告诉他们,让他们在此地闭关百年,争取晋级更高的境界,否则跟其他手下越拉越远,自己于心不忍。他们四个人兴奋的进入了楚云给他们准备好的闭关之地,准备闭关百年,根本不知道真相。

    至于江玉树、江玉蝉两个人,楚云根本没想过带走,他们本来就是金刚门的人,跟自己比起来,他们绝对更偏向生他们养他们的门派,只是楚云告诉他们自己把其他的人带走做任务去了,其余的什么都没告诉。

    虎振虎威两个徒弟,楚云把他们安排在了火灵门的人手下,而其他几个徒弟,楚云都交给了郑殊、王珂四人,楚云这些徒弟有什么造化,都看他们自己的了,其实楚云除了虎振虎威有点感情,其他的几个徒弟都没什么感情,如果出了问题,楚云也并不心疼。

    金刚门绝想不到,楚云这么决绝,他们一对楚云动手,楚云就壁虎断尾,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去朗州买卖物质给金州城运输的任务全都交给了江玉蝉和江玉树,一直到了一年后,金州城来人传信楚云,两兄妹才发觉出了不对,等他们在想找楚云,楚云和他的所有嫡系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金甲战神和金刚尊上面面相觑,没想到他们的轻轻试探,竟然把楚云逼走了,就是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什么心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