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拍卖会比起聚万城拍卖会更加热闹,而且武者的实力更高,天阶武者达到了惊人的两百人,楚云看到乾蓝冰域排名前十的门派来了六个,而且还有一些稍微小一些的门派帮会。而金刚门的宁九剑和穆剑锋两个人带队前来的,金刚门的地位只能排在二楼靠边的包间。那些朗州的本地门派,就算是有宗师高手也只能坐在一楼。

    楚云当然也看到了关帝门,不过关帝门这一次的来人跟楚云没什么交集,楚云也没有对付他们的想法,随着地位的增高,楚云也知道天阶武者和地阶武者杀得再多也不足以动摇一个门派的根基,宗师高手才是一个门派的基石。当然如果让楚云遇到自己的好师傅魏之銮,楚云还是不介意顺手除去的。

    拍卖会很快就开始了,楚云看到了不少心动宝物,但是最终楚云还是没有高调的跟那些大门派的人竞价,也就是一些药材,楚云出手了几次,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要知道这个世界药材并不是炼丹师的专利,这个世界还是有药浴师的,当然后者的地位拍马也赶不上炼丹师。

    很快就到了药材的压轴,神眼草正是其中之一,虽然很多人听都没听过神眼草是个什么东西,但是大门派武者却都知道,这神眼草是一些眼睛类的异能晋级到神通的必备之物。拍卖的价格是一百枚中阶灵币,但是很快价格就到了三千多,上涨了三十倍。大地尊者和天火尊者顿时紧张了起来,他们估计也没想到,他们听都没听过的神眼草价格会这么高。如果超过五千枚中阶灵币,那么他们就只能放弃了。

    当价格过了四千中阶灵币,竞争者就只剩下了释厄寺、沧浪门和大地尊者三个人,两个人根本不敢和这俩门派争夺,但是为了楚云,他们还是没有放弃。不过很快价格就超过了五千,两个人大松一口气的放弃了竞价,因为这个价格超过了他们的极限了。

    5200、5600、6300、6600,很快价格就到了七千之上,释厄寺和沧浪门两个门派都有些承受不了了,但是看得出来乾蓝冰域排名第一第二的两个门派,现在完全就是为了面子了。

    当释厄寺的包间喊出了7500的时候,沧浪门的包间最终还是没有继续喊价,不过这个时候,坐在中间的楚云喊价了起来。

    “8000。”当楚云把价格喊出来,所有人都吃惊的看向楚云,但是楚云却稳如泰山的坐在那里,最终释厄寺的人也不知道为了什么没有继续喊价,楚云就以八千枚中阶灵币的超高价格买下了神眼草,其实楚云心里也是在滴血。

    在战略物资和药材排名完成之后,拍卖就开始激烈了起来,因为接下来的是一些法宝,楚云眼睁睁的看着好几件心仪的法宝被人买去,最终还是没有出价。要不是楚云卖了三千枚地灵丹,估计神眼草都买不下来,大门派的底蕴远不是楚云能够比肩的,楚云的根基还潜得很。

    拍卖会要进行三天,当第一天拍卖会结束,楚云就感到自己被盯上了,楚云神识何等敏锐,虽然对方掩饰的很好,而且估计有什么法宝掩饰了气息,但是楚云还是感受得到。

    不过楚云知道来人肯定不是宗师,否则楚云绝对感应不到,只要是宗师之下,楚云不会害怕,于是他默默地纵身而起来到了城外,果然楚云出城之后,一个人腾空而起紧随着楚云出了城,竟然连身影都没有掩饰。

    “阁下是何人?”楚云来到城外十几万里处停了下来,他刚刚落下身影,一个浑身都笼罩在斗笠内的人也落了下来。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这几样是你参加过竞拍的法宝,加起来的价格远超你拍到的神眼草,我用这些法宝跟你换如何?”黑衣人的声音非常中性,看起来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连声音都变换了。这几件法宝的确是楚云看着很眼热的法宝,但是他囊中羞涩,最终全部放弃了。光是其中的一把天冶剑就价值一万多中阶灵币,这把剑号称是天生地养自然形成的,对于任何属性的内力都能增幅五成,而且传说还有其他的作用。要不是这把剑太长,足足有两米,是一把双手剑,不符合很多武者的习惯,那么它的价值会更高,但是你楚云却很喜欢,楚云的源泉剑长达一米五,也是一把长剑。楚云竞价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放弃了,没想到现在这个人要把此剑送给自己。

    而且天冶剑还不是其中价值最高的法宝,价格最高的是一件灵宝残片,估计所有人都听说过气冲斗牛,这个斗牛并不是真的牛,而是一种星宿,被人称之为牛宿。牛宿共包括了十一个星座,分别是牛宿、辇道、织女、渐台、左旗、河鼓、右旗、天桴、罗堰、天田、九坎。

    而这一次拍卖出现的一对旗帜,就是左旗和右旗,据说就是传说中的灵宝“斗牛盘”的组成之一,这个斗牛盘据说是几十万年前斗牛星君的宝物,虽然没人知道斗牛盘到底有什么作用,但是要知道斗牛星君可是大宗师巅峰的高手,甚至传说他晋级了窥天境破界飞升,他的宝物绝对错不了。

    而这一次的左旗和右旗是两个旗帜模样的法宝,单说这两个法宝就曾经表现出了强悍的威力,这两杆旗帜当年被一个叫做生死尊上的武者掌控,他用这两个旗帜摸索出来了生之法则和死之法则,并且以这两并旗帜为法宝,逞凶一时,被人称之为左右生死旗。不过生死尊者死后,左右生死旗不断易手,被几十个人掌握过,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出旗帜的秘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流落到了这里。

    楚云当然对传说中的生死法则感兴趣,但是感兴趣的不光是楚云,这左右生死旗被卖到了两万枚中阶灵币,楚云只能放弃,没想到竟然被黑衣人买下了。

    另外还有几样法宝,加起来价格绝对有四万多中阶灵币,这个价格远超神眼草的价格,但是楚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当时不去拍卖,现在却要用更多的钱来跟自己换,这里面莫非有什么阴谋?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能表现出对神眼草感兴趣。我冒昧的问一句,这神眼草你是自己用,还是帮门派买的?这个问题对我很重要,如果你回答我这个问题,这一把天冶剑就送给你。”说完,他手里的天冶剑就被扔到了楚云面前,直愣愣的插在了地上,楚云看了天冶剑一样,他确定这就是他看上的那一把天冶剑,不过这个人到底要干什么?

    “是我自己用的,不知道阁下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楚云说完,斗笠人立刻就往前走了三步来到了楚云面前,楚云一把拔出了天冶剑,做出了警惕的动作。

    “你不要担心,我没有动手的想法。既然你自己使用神眼草,那么你一定有眼睛方面的异能了?你是准备把异能晋级为神通是不是?不知道你的异能是哪方面的?只要你告诉我,这些都是你的。”说完,他直接把左右生死旗和其他的几件法宝扔在了楚云面前。

    楚云觉得他今天遇到了壕哥啊,简直壕的没有人性,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楚云直接把所有法宝收了起来,然后开口说道:“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我的异能能够看破幻境和一些阵法。如果没事的话,在下就告辞了。”

    楚云说完就想离开,不管这个人有什么目的,好处楚云都拿了,爱怎么样怎么样。

    “阁是准备离开了嘛,我看阁下的实力应该到了天阶巅峰吧,不知道阁下是否知道晋级宗师的方法?如果阁下不感兴趣,那么就请阁下离开,在下绝不阻拦,如果感兴趣,那么就听我说说如何?”斗笠人说完楚云心里一沉,这应该是自己的《龟息功》第一次被人看透,这个人竟然看出了自己真正的实力?这怎么可能?此人是否认识自己?楚云心里念头转了又转,最终他决定出手抓住此人。楚云绝不相信有人看透自己的《龟息功》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门功法比任何一门功法对楚云都重要。这个斗笠人虽然浑身笼罩在斗笠内,让楚云看不出他的修为,但是楚云觉得他绝不是宗师高手。

    “阁下是对我起了杀心嘛?你的敛息功法我的确看不透,不过我却跟阁下一样,拥有异能,因此我相信除了我,没有几个人能够看透阁下的真实实力。”说着斗笠人竟然直接掀起了斗笠露出了相貌。

    这个斗笠人竟然是个女子,而是是个很漂亮的女子,如果不看她的眼睛,那么这绝对是个完美的女人,清水出芙蓉,这个女子用一个词语就能形容,那就是纯美,看起来如同邻家妹妹一样的纯净。

    不过她的双眼却是妖艳的紫色的,这完全把此女清纯的相貌破坏了,楚云看着此人的紫色眼睛竟然有一丝昏迷的感觉,楚云二话不说立刻开启了自己的真实之眼,这种感觉才立刻的消失了。

    “阁下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能够看透阁下的实力了吧,我的这一对眼睛叫做紫源之目,跟你的一样也是一种异能之眼,我的资源之目能够看透任何一个人的识海,根据识海的大小强弱,我能推测出一个人的实力。说实话要不是你表现出来的种种实力不像是宗师高手,我都怀疑你是一位宗师,因为你的识海广博,完全不逊色于宗师武者,比起普通天阶巅峰的强数倍。不过我发现你的识海有一些问题,因为你的识海外边中似乎还隐藏着一个灵魂,这个灵魂给我的感觉很强大,因为我只扫了他一眼就感觉到了恐惧,我根本不敢看第二眼。”女子说完楚云立刻就相信了,那个隐藏着自己识海外面的灵魂应该就是系统朝暮,这个女子的能力说强很强,但是说鸡肋也很鸡肋,既然知道了她的底细,楚云就不着急杀人灭口了,他想听听这个女人到底要说些什么。

    “你刚才说晋级宗师,不知道你是否能详说一下?另外你到底是谁?”楚云看着眼前的女子神色郑重的问道。

    “奴家叫沈倾寒,是沧浪门上一代门主沈傲的后人。”这个女人说完,楚云心里一惊,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能遇到沧浪门的人,乾蓝冰域沧浪为首,这可是乾蓝冰域第一大门派。

    “原来是沧浪门的人,失敬。”楚云不动声色的拱了拱手。

    “此事不提也罢,阁下应该也是某个大门派的人吧,不知道阁下是否知道晋级宗师的方法?”沈倾寒问完,楚云没有说话继续看着沈倾寒,这让沈倾寒误会了楚云。

    “好吧,你能修炼到天阶巅峰,门内肯定也会告诉你晋级的方法,我猜你的门派一定告诉你,只要你用门派的未来为誓,打通天地桥,就能够晋级宗师,奴家说的可对?”沈倾寒问完,楚云心里一片茫然,他完全不知道对方说的什么意思,不过他没有询问,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的确是晋级宗师最常见的方法,不过这种方式有很强的弊端,因为以自身修为和门派的起运挂钩,那么就会一直被门派锁死,很多时候,甚至不得不为了门派牺牲自己。而且如果一旦门派遭到了毁灭性打击,那么自身的实力甚至性命都要搭进去。可以说这一种晋级宗师的方式是最没有自主权的一种,不过是绝大部分武者晋级天阶的方法。一些门派的武者供应不起多为宗师的气运,无奈之下会走曲线救国之路。比如说金刚门的血战尊上,此人天资绝对是乾蓝冰域排名前列的超级天才,就是因为当年的金刚门支撑不起他晋级宗师的气运,无奈之下他只能来到了朗州建立了一个门派,把自己的气运和金刚门彻底的切断,他这才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方式,以血战门的气运为媒介打通了天地桥。血战尊上的气运的确不俗,不过可惜的是,只要血战门无法吞并朗州,那么他就永远没有机会晋级大宗师,朗州地理位置极其特殊,不管是哪一个大门派也不允许朗州出现统一的门派,所以说血战尊上这一生也不可能晋级大宗师了。甚至,一旦朗州局势发生剧变,血战尊上现在的实力能不能保住也是个问题。除了血战尊上之外,朗州还有好几位宗师,这些人都跟血战尊上一样,实力是沙滩楼阁,一阵海浪,他们就全部要完蛋。也只有像是沧浪门、金刚门这种大门派的宗师才算是有一些底气,不过也就是强一些罢了。”楚云听得很仔细,因为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一类的消息。

    “第二种方式是仙魔渡体,最有名的应该就是关帝门的三个老家伙,他们是以关帝赐福形势晋级的宗师,这种方式最为简单,但是从他们接受赐福的那一刻,他们的性命就不属于他们了,我们这个武仙界不过就是三千大世界中的一个,只有修炼到窥天境,打破世界壁垒,才能够晋级神界,到时候才能与日月同辉永生不朽。仙魔渡体不过就是神界的武神们,想要下界游历一番,才制造出来的载体。可能这些人一辈子也不会出事,也可能他们刚刚成为载体就被夺舍。自己的命都不是自己的,还谈何大道?而且这一种的宗师比起其他方式晋级的宗师,实力都是垫底的,否则关帝门三大宗师为什么只排在区区第七名?”楚云这才知道为什么系统当时非要把自己被武祖赐福后的仙力吞噬,原来是这个原因。而且他说的什么三千大世界,楚云很感兴趣。

    “第三种方式就是天材地宝,有一些天材地宝,夺天地之妙,能够引发天地共鸣,协助武者打通天地桥,晋级宗师。这一类的武者都是身负大气运的人,根本不会被门派束缚,不过天材地宝何其稀少,但是每一个这类的武者出现,都会搅动风云,成为时代的弄潮儿。”

    “第四种方法是上古时期最常见的方式,那个时候天地灵气比起现在更加浓郁,因此一些现在少见的灵药十分的丰富,所以那个时候炼丹师极为昌盛,上古时期的武者都依靠丹药沟通天地桥。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地灵气降低,这些丹药很少能够炼制了。但是奴家却得到了两张上古的丹方,并且这些年奴家探索了无数的密地、险地,终于找到了炼制其中一种仙芝涅槃丹的主药,不过这味药材却被一个大阵守护,奴家找到了一位阵法大师,结果却依旧找不到大阵的阵眼。这些年奴家想了无数的办法,就是没办法进去。无奈之下,奴家只能寄期望于自己的紫源之目晋级到神通能够有看破阵法的功能,不过这种可能性太小,奴家一直想找一个能够有阁下这样异能的武者,但是有异能的武者何其稀少,没想到奴家竟然遇到了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