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郡谢县成华乡高村的一座庄户园中,一个有些瘦弱的青年正在练武,在天地灵气浓郁的天兰大陆上,农民只要勤快一般来说是饿不死人的,因为不管种什么都会生长,如果再勤快一些,除除草抓抓虫,那么一般来说普通人都过得不错。这个高村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院落,如果换成华夏的古代,这绝对是一地富户了,但是在这个世界,这只是很普通的农人家庭。

    高仁就出生在这么一户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家庭,家里的父母叔伯种植着几千亩的良田,倒也不缺吃喝。高仁的父亲已经七十余岁了,才生了高仁这么一个儿子,老年得子,自然是喜爱。因为高仁喜欢练武,他甚至不顾家人反对,拿出了家里几十年存下的钱帮助高仁请老师练武筑基,如果换成子孙多一点的家庭是万万不可能的。别以为这个世界没有阶级,农人的孩子除了极少数的,他们未来也很可能成为农民。

    高仁的老师是一个地阶武者,不过一个小村子里的武师能有多厉害,也不过就是一个地阶一层的武者罢了。此人跟当年的血蛇老祖一样,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关头晋级地阶,这辈子也就是地阶一层武者而已,绝不可能突破了,于是他也就没有了多余的心思,在高村娶妻生子成为了一个小小的武馆的馆主。

    一个村子里能有多少天才?十年时间这个小馆主一直就这么混日子一样得过且过,一直到高仁的出现。高仁这个孩子天赋极高,这让这个小馆主已经冷却的心再次火热了起来,自己只能到地阶一层,但是我徒弟能帮我视线我原来的梦想。在小馆主的精心调教下,高仁在三十岁就晋级了人境九层,这简直比起一些大门派的弟子都丝毫不差。楚云的进度暂且不说,当年六将堂的副堂主曹豹可谓一个天才,他三十六岁晋级人境十层,一直是六将堂武者的记录,这个高仁的资源绝比不上曹豹,但是进度几乎跟曹豹一致,可见他的天赋。

    不过就在高仁晋级了人境十层之后,高仁就有规律的陷入昏迷,每隔半年高仁就会昏迷三天,而每一次醒来,高仁都记得自己进入了一个梦境,但是就是记不清楚梦境的内容。但是每一次醒来高仁都会获得一些好处,有时候是一些经验,有时候是某种功法,有时间是一些想都想不到的收获,比如说他在没有晋级人境十层的情况下已经拥有了神识,虽然只有一米的范围而已。

    终于高仁昏迷的事情还是被他的老师知道了,这个小馆主极其关心,带着高仁去县城求教自己的师兄,怎么说他的师兄也是地阶六层的高手,但是他的师兄也不知道高仁到底怎么回事,而县城的大夫也都看不出高仁的异常。甚至他还拼着自己这些年的积蓄,把高仁带到了崇郡城,他区区地阶一层,想要去一次崇郡城可不是容易的事,光路上花费的时间就好几年。不过很可惜,药吃了不少,钱也花了不少,但是高仁的病情却没有好转。钱花光了,小馆主带着高仁返回了高村,小馆主这些年带着高仁求医,虽然崇郡的安全是不错的,但是劳心劳力之下,小馆主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他拉着高仁的手对他说自己没用,帮不了高仁,就在高仁的哭泣中溘然长逝。

    师傅走后,高仁下定决心继承师傅的遗愿之继续练武。随着进入梦境的次数越来越多,高仁得到的武功也越来越多。梦境中得到的武功让高仁如痴如醉,他总觉得这些武功似曾相识,很容易就上手了。因为他见识太少,他还修炼起了他区区人境武者根本就难以掌握的《梦入神机术》,这门功法是一门锻炼念力的功法,极其的少见。但是人境武者的识海都未彻底成型,强行修炼念力,这简直就是揠苗助长。

    十年时间过去了,他的实力依旧是人境十层,他进入昏迷状态更加严重了,而且他甚至时常进入思维混乱,期间的行为如同疯子一样。不过他却依旧没有放弃练武,他见识过外面的繁华,他不想困在这区区小村子,他想要出去见识这个江湖,武功是第一位的。

    高仁的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已经一百三十岁,已经过了他的大限,普通人的寿命大限只有一百二十岁,但是他硬生生活过了这个大限,可能他就是不放心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也不娶妻,也不愿意种地,只是一门心思练武,他劝又劝不了,最终一咬牙一跺脚,他直接前往了乡里找到了金刚门的驻点。

    楚云接手崇郡大权之后,对于崇郡大肆招收人境和地阶的天才弟子,乡镇的驻守人员可以推荐自己管辖范围内的天才,如果被郡里接纳,那么就算是功绩。因此金刚门底层的弟子都很热衷于这件事,当高仁的父亲说他的儿子四十岁晋级人境十层,现在才五十多岁就到了人境十层的巅峰,这可引起了成华乡金刚门驻点人员的关注。

    于是高仁就被金刚门的人带走了,高父知道金刚门是这一片最厉害的势力,自己儿子加入他们,绝对错不了,自己能为儿子做的就是这么多了,在高仁前往金刚门的第三天,他就安然死去。

    楚云这段时间并没有闭关,而是频频露面,作为两郡之首的楚云,几十年没有出现是很危险的,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说自己是这两郡所有人的主人。

    楚云身边只跟着耿炎一个天阶,但是排场是不小的,十几匹战马拉着楚云和耿炎乘坐的马车,几十位地阶武者伺候着,楚云其实不想这么张扬,但是耿炎等人却执意如此,楚云因此也没有在说什么。

    楚云和耿炎从崇郡城出发,一路朝西南走,每经过一个县都会去县城接见这些县主,发现做的不错的就提拔奖赏,发现不好的就撤职查办,没有人能在楚云强悍念力和真实之眼下忽悠楚云,一直走到新城县、齐城县,楚云安抚了一下冷面尊者和双绝尊者就掉头朝着沛郡赶去。

    楚云把两郡的天才都安排在了沛郡的沛县之内,并且以学院的形势培养这些人,现在里面已经有人境五千余人、地阶两千余人,一旦晋级地阶中期就会安排差事,这样也算是给两郡的财政减轻压力。两郡面积很大人口众多,差事也有很多,楚云想要完全掌握在手里,需要大量的地阶武者,这些地阶武者算是楚云的嫡系,不过楚云也就几十年前来过一次,这还是这么多年第一次来。

    北堂学院是楚云最重要的一个考察地点,虽然楚云不讲究排场,但是北堂学院的副山长诸葛冷还是把所有学子集中了起来迎接自己。楚云看着迎接自己的数千人豪迈之心大起,这都是自己的嫡系,自己的学生。在这个世界也就是一百多年,已经有了如此大的地盘,如此多的手下,这些人都会为自己效死,都算是自己的亲人,自己并不孤独。很多时候楚云就是靠着这一种方式自我排压的,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楚云也不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在几十年前,楚云闭关之前,就已经下令设立了北堂学院,楚云亲自担任山长,也就是校长,诸葛冷被调到这里担任副山长。这三十几年,北堂学院培养出了数千学子走上了北堂的各个岗位,让楚云彻底掌控了两个郡,北堂学院算是一个成功的尝试,随着学院源源不断的毕业生的输出,楚云哪怕掌控一州之地也不怕没人统治。

    众人站定,就在楚云刚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前来迎接楚云的八千学子中突然有一个学子昏迷了过去,什么也逃不过楚云的眼睛,楚云在此人还没有躺下的时候,就以在场所有人都看不见的身法来到了此人身边,扶住了此人。

    “怎么回事?”耿炎一脸不善的看向了负责所有学子的诸葛冷。

    “禀告堂主,这个学子是刚刚加入的,此人才五十二岁就已经是人境十层巅峰了,天资着实不错,卑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晕倒。”诸葛冷也是一脸懵逼。

    楚云以元气查看着此人的身体,他的脸上竟然挂着几分凝重和几分欣喜,这表情十分少见,所有人都看着楚云等待着楚云的吩咐。

    “此学子病情十分古怪,本尊一时也难以确诊,不过既然进入了我北堂学院,就是我北堂的一份子,本尊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学子的,你们先带他回去,等本尊忙完,再专心给他救治。”楚云并没有压低声音,因此在场的八千学子都听得清清楚楚,当他们听到楚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的时候,都激动的难以自禁,这是楚云那他们当成自己人,有这样的主公,他们除了忠心效死还能说什么。

    楚云一边给众学子洗脑,一边的仔细巡视着每一个人,还真的被楚云发现了不少人才,这些人很多都是有特殊体质的,如果不是楚云给他们一个学习的机会,这些人很可能就平庸一生。这个世界不缺少天才,可惜缺少的是伯乐。

    当楚云送走了依依不舍的学子,就立刻安排人去把十几个学子找来了,这些人大都是人境武者,年纪也都不大,都是可造之材。其中一大半都是五行灵体,也就是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灵体,楚云直接把他们都安排给了自己的几个天阶手下当做徒弟,其中一个灵火体质的人境六层武者和一个极其稀少的冰晶之体的人境五层的武者直接被楚云收为了记名弟子。另外楚云还发现了一些其他体质的学子,比如说一个学子竟然是血魔之体,也就是修炼血属性功法有机会达到血魔的境界,这个血魔对应的是大宗师的境界,可以说十分的罕见,不过楚云却没有血属性的顶级功法,手下也没有人精通,楚云只能把他从仙武大陆得到的几门普通的血属性功法传授。另外楚云还发现了一个拥有血脉的武者,楚云虽然不知道此人的血脉是什么,但是楚云却发现他的血脉极其精纯,这种人比起血魔之体更加稀少,自己的便宜师傅魏之銮就是想寻找这个一个有血脉的人,几百年也没有找到。

    楚云也不缺资源,他直接把灵火体质、冰晶之体、血魔之体和这个有血脉之力的学子全部收了,并且分别把《火灵剑法》、《寒冰软绵掌》以及激发血脉之力的蛮族修炼之法分别传授给了他们。

    并且告诉他们一旦晋级地阶后期,就会正式收他们为弟子,这让几个人都极其兴奋,楚云赏赐给他们大量的人武丹和地灵丹,帮助他们快速的晋级,至于能够到什么程度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楚云最关心的还是那个昏迷的少年,因为楚云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念力,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楚云修炼出念力的时间也是从地阶之后。而且楚云还发现这个人虽然识海还未修炼出精核成型,但是他的识海却出奇的大,也就是说此人无法有效的控制自己的神念,那么问题来了,他的识海怎么变成如此广博的?

    楚云神念比起这个少年厉害多了,就算是同阶武者昏迷不醒,没有防备,楚云也能以念力晶丝入侵对方的识海,但是楚云却第一次在这个少年身上失手了,此人的识海竟然阻拦了楚云的念力晶丝,楚云凝重了起来。这种情况下都难以入侵,岂不是说这个少年的神念比自己还高?但是这可能嘛?

    这个少年正是高村的那个少年高仁,他从睡梦中醒来,梦里他竟然成为了炼丹师,炼制出了数种神丹,可惜一觉醒来,他几乎什么也没记住。不过他很快反应了过来,这里是北堂学院,并非是自己的家,他迅速坐了起来,一眼就看到了他们传说中的山长。

    “高仁,你醒了,先去吃点东西吧,厨房刚热过没多久。”楚云和颜悦色的对高仁说道。

    “高仁,你知不知道你昏睡了好几天,堂主一直担心你,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看你,而且还害怕你醒来没饭吃,堂主每天都让厨房准备好饭菜,每隔一个时辰就会给你加热一下,真不知道堂主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可能是看出了楚云对高仁的看重,耿炎立刻就跳出了唱白脸,这也是两个人的默契啊。

    果然高仁听到耿炎的话,立刻跪在了楚云面前表达了感激和效忠之意,楚云很亲热的把他扶了起来,然后一边让他吃饭,一边的询问他昏迷的原因,很快楚云就把高仁的底细逃了出来,并且把高仁睡梦中得到的几门残缺的功法和一些经验都问了出来。

    楚云好生劝慰了高仁一番,他暂时没有办法解决高仁的昏迷之症,但是楚云把高仁得到的功法经验,帮助他捋了一遍,一些武功不是高仁这个层次能够修炼的,高仁对楚云感激的五体投地,毕竟说起来他只是个人境武者而已。

    楚云带着耿炎离开了屋子,耿炎好几次想开口问什么都最终没有开口,楚云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耿炎的异样。

    “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楚云看着他这幅样子都替他难受。

    耿炎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开口了:“少爷,你收那些特殊体质的学子为徒我能理解,但是你为什么要对这个高仁这么重视?我实在是没看出他有什么特殊,而且他还有昏迷症,连您都救不了。”

    耿炎说完楚云回过头来看着耿炎说道:“耿炎,你的眼界太窄,我怀疑这个高仁很可能是转世之人,而他出现的昏迷症就是因为他的前世记忆正在觉醒,你应该能想明白,如果他的记忆彻底恢复,对我们有什么好处。”楚云掉头就走,只留下原地发呆的耿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