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楚云依旧魂游物外的时候,整个密地却发生了剧变,到处都是剧烈的震动,密地所有能动的奇虫异兽都开始狼奔豕突。进入密地的四十几位天阶,除了自控力非常强的七八位,因为果决和距离出口最近,直接上缴了他们的收获,从而离开了密地;其余的三十几位天阶因为各种的天材地宝的吸引,不断地冒险,被已经疯狂的奇虫异兽攻击,已经死亡了十几位。

    剩余的二十几人感受到密地震动幅度越来越大以及身边的奇虫异兽暴动的越来越厉害,他们才害怕了起来,起他们拼了命的朝着密地的入口跑去,但是已经晚了。空间都开始断裂,空间裂缝大面积的出现,一位天阶七层的高手一头撞到了一道空间裂缝之上,身体如同刀切豆腐一样的一分为二,估计他到死都没想到几百年的苦修竟然死在这里。

    各种奇虫异兽汇合到了一起,朝着密地的入口奔驰,他们摧毁着一切拦路的东西,那些倒霉的天阶高手首当其冲,哪怕他们有通天的本事也保不住自己的小命。一个已经被各式各样虫子爬满全身的天阶高手失神的望着天空,很快他的意识就开始消散,整个身躯只剩下了一堆白骨。

    外面的人并没有发现密地的异常,那七八个逃走的天阶武者恨不得逼迫他们进入密地的四大门派的人去死,怎么可能提醒他们,他们早就以最快的速度逃走了。四个大门派的人自负的很,这先进去的四十几位天阶之上探路的,一旦这些人能活着出来大半,他们就会亲自去探索,如果死的人多了,那么他们还有别的应对,这群人对于小门派的人或者是散修的性命根本不放在心上,今天正好是释厄寺的人当值,七位高僧最差的一位也是天阶六层,剩下的六位都是天阶后期,还有两位是天阶巅峰,释厄寺不愧是乾蓝冰域排名第二的超级门派,门内的实力深不可测。

    释厄寺的和尚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七个人旁若无人的在密地的入口打坐,突然一个天阶三层的武者逃了出来,竟然根本没按规矩搜身,而是朝着远方逃走,他的脸上写满了惊恐。这一幕让几个和尚大怒起来,这是要造反啊,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就是不把佛祖放在眼里,除魔卫道吧,还等什么?

    最外面那个天阶六层的和尚直接放出了自己的领域,这个天阶三层的武者直接被笼罩在了里面,他根本没想反抗,刚要说些什么,就被这个和尚一棍打在了头上,顿时就脑浆迸裂,眼看就不活了。释厄寺的人竟然根本没想过留手。

    就在临死之前,这个人嘴里吐出了一个“虫”字,但是正在拿他乾坤囊的和尚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这个和尚拿着乾坤囊走了回去,其余的六个和尚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们轻松的交谈了几句对佛祖的赞美和这个人的罪有应得,就准备继续的去打坐。

    就在这个时候,铺天盖地的虫群飞了出来,最多的正是让所有人都谈之色变的紫雷银虫,看到这些虫子释厄寺的人全都脸色大变,但是他们还不等有所行动,这些虫子就一拥而上,它们把所有挡在他们前面的东西都当做敌人,七个释厄寺的和尚首当其冲。

    为首的一个天阶巅峰的和尚直接拿出了当日随手能够击杀一个天阶后期的金钵扔在了空中,跟他挨得最近的两个和尚被金钵罩在了其中,但是剩下的四个和尚就倒了大霉了。

    这些虫子有不少具有奇异能力的奇虫,最前面的一个天阶九层的和尚刚刚开启了自己的领域,还没等松口气就感觉脖子一疼,随即化为了一滩血水,而让他致命的竟然是一只比蚊子更小的白色小虫。

    另外的几个和尚也都纷纷致命,最长的一个也没有扛过一盏茶的功夫,虫子越来越多,他们拼了命的朝着外面跑去,在释厄寺后面的其他门派武者虽然有了释厄寺高僧的阻拦有了反应时间,但是也是伤亡惨重。

    金刚门的乐意轩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他在腿上贴上了两道散发着幽光的东西,然后一手提着一个他的嫡系,头也不回的朝着远方逃走。在场的所有天阶各施手段的逃命,但是绝大部分还是被无穷无尽的奇虫击杀了。

    这一次事件成为了轰动了大半个乾蓝冰域的灾难,死亡的天阶武者超过了八十人,要知道一个门派死一个天阶都是伤筋动骨了,何况是八十多个天阶。而且因为数以千万的奇虫、异兽逃离密地,整个朗州中部几乎成为了一边白地,死亡的人数达到了百亿,而兴盛在朗州中部的几十个门派大半都被灭门,其中最惨的就是阴邪门、极乐门和土公门,三个在朗州能够排进前十的门派伤亡大半。

    虽然有绝大部分的奇虫、异兽因为对外面天地灵气的不适应而死亡,但是短短几年时间造成的杀伤力却极为骇人。终于在五年之后,以释厄寺为首的大门派带领下,数个州的门派联合绞杀这些从密地逃出来的生物,把它们消灭了大半,剩下的被堵在了朗州中部一片宽达十万里的山区内,但是因为伤亡率太大,这些门派最终还是没有彻底消灭这些逃出来的奇虫异兽,朗州中部形成了闻名整个乾蓝冰域的奇虫山脉,奇虫山脉把朗州几乎一分为二,这让同一个州的交流都阻碍了起来。

    朗州的宗师为了弄清楚这一次灾难的原因,也是多次探索奇虫山脉,毕竟密地的入口就在这里。结果他们好不容易打通了通道,却发现密地的入口消失了,这成为了困扰整个乾蓝冰域的迷案。

    不要说乾蓝冰域就是整个大陆上也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因为所有的密地、秘境一类的地方,天地灵气都远高于外面,很多能在密地生存的动物在外面无法生存,他们绝不可能舍弃自己的家园。就像是紫雷银虫,逃出密地的几千万紫雷银虫最终一个都没活下来,越是这种奇虫对环境越挑剔。

    而且密地一类的地方,都有着自己的生存规则,这一种冥冥中的规则,但是确实存在。规则不允许里面的东西离开,除非整个密地的的规则崩溃。但是不管怎么研究也没有人能够知道事实的真相。

    十年的时间已经能够让所有人都遗忘了当年的灾难,人类都是善忘的,除了当年因为亲朋好友死在了那一场被称之为虫灾的灾难里的人,很少有人在记起那一场灾难。

    这一天在朗州中部的虚空之中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这道空间裂缝是如此的大,几乎把天空都一分为饵。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个长满了毛发的屁股出现在了虚空裂缝之外,所有看到这个东西的人都认为这是某种极其巨大动物的屁股,甚至接下来的一幕,更加的让所有人肯定自己的猜测,因为这个如同屁股的东西开始排便了。

    啪,一个如同山岳大小的便便从天而降,直愣愣的掉在了地上,让整个大地仿佛都震动了一起,然后虚空裂缝慢慢的消失了,整个天空再次陷入了平静,只有地上这高达五千丈的高山一样的东西证明所有人都没有看错。这一座山峰被当地人称为仙便山,意思当然很清楚,就是字面中的意思。

    这几年有无数的武者研究仙便山,但是除了发现这个仙便山跟普通的山峰没什么不一样,甚至整座山里面根本没有一点能用的东西,所以慢慢的这里就被人忽略了。

    三年之后,一块重达几万斤的岩石突然被某种力量掀翻,一个人影爬了出来,他看起来极其狼狈,因为浑身都是尘土,手里一把到处都是缺口的破剑,如同乞丐一样,这个人当然就是我们的主角楚云。

    说实话楚云醒过来的时候是懵逼的,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被埋在地下,他以为自己修炼了《净土功》不会遇到这种问题了,但是还是低估了自己的运气,他竟然发现在这个山内如法运转土行秘法。不过好在楚云知道自己逃离了那个一盘漆黑的空间,自己虽然被埋在土里,但是自己不是没有办法逃离,现在总比自己继续困在那个诡异的黑色空间好。

    楚云对实力突然到了天阶巅峰也是很迷茫,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怎么做到了,但是就是到了天阶巅峰,而且他发现自己体内的火属性元力出现了变异,因为火属性元气都成了黑色的,而且一旦运转出现成片的黑莲,楚云根本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是自己没死,实力有大幅度提升总归是好事。

    楚云把睚眦弄出来,让这家伙帮自己打洞,但是这家伙看到这些岩石之后,竟然一副嫌弃的样子,完全不出手帮忙,楚云看到这家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真的毫无办法,最终还是自己动手,火灵剑差一点就直接报废了,楚云才终于爬了出来,心疼的楚云不要不要的,他对睚眦也是记了仇,这家伙等自己能收拾它绝对不放过。

    楚云很快就抓来了几个地阶武者并且从这些人嘴里知道发生了什么,密地消失了神眼草也彻底没了希望。当楚云知道这座山叫仙便山的时候脸都青了,怪不得睚眦这家伙死活不帮忙。看起来那个神秘的黑色空间有可能是在某种东西的体内,甚至整个密地都可能是某种东西的体内,想想自己被这种逆天的东西吞了下去,楚云就感到庆幸,因为他很可能成为仙便山的一份子,不过总归自己活了下来。

    虽然没有实现自己的目标,但是楚云收获的却更多,他才用了十几年就到了天阶巅峰,光这一点就不虚此行。

    楚云好好的洗了个澡吃了顿饭,然后直接腾空而起朝着聚义门飞去,聚义门哪里可是有好东西等着自己去拿,希望自己消失十几年欧阳毅没有背叛自己,否则自己一定要告诉他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当楚云来到了聚义门的山门,很容易就感应到了欧阳毅的气息,这家伙这小日子过得不错的,得到了楚云的支持,十几年没见,他已经到了天阶五层,而且除了万人敌,聚义门竟然还有两个天阶,其中一个比欧阳毅实力还高,竟然是天阶六层。

    楚云直接释放出自己的天阶巅峰的威压,整个聚义门的所有人立刻感受到了,顿时聚义门有条不紊的开始了应对,四个天阶武者集中到了一起,而欧阳毅说过的五百地阶也开始聚集,这小子当真是不错,聚义门在他手里的确有点道行,杂而不乱,面对一个天阶巅峰也没有慌乱,这就是本事。

    欧阳毅带着三个天阶手下来到了山门,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有天阶巅峰出现在这里,但是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迎了出来,因为得罪一个天阶巅峰,他们聚义门就完了。

    “不知道这位尊者所来何事?鄙人聚义门的掌门欧阳毅拜见尊者。”欧阳毅很是恭敬的说道。

    “这几位都是你门内的人?看起来你小小聚义门竟然能够养得起四个天阶,你这掌门当得不错嘛。”楚云轻笑着说道,他早就改变了自己的相貌,所以欧阳毅和万人敌虽然见过楚云,但是根本就认不出来。

    “哪里哪里,这位是我师弟,这两位都是我的好友,曾经一起出生入死,他们只是来我门内暂住。”欧阳毅听到楚云像是很了解他们聚义门的样子连忙解释道,他也是没办法,毕竟怀玉其罪,小门派就要有小门派的觉悟,人家一个县只能养两个天阶就破产了,你聚义门凭什么四个?岂不是有油水?这完全能够引起有心人的窥视,因此不管谁问欧阳毅都是说两个人是他的好友,绝不说两个人是他聚义门的人。

    “难道我们站在这里说话?欧阳掌门不请本尊进去坐坐?”楚云说完,欧阳毅连忙把楚云请了进去。

    楚云直接反客为主的坐在了上座上,面对楚云的行为几个人敢怒不敢言,毕竟没实力装有骨气是要死人的,楚云看到这个天阶六层的武者和这个天阶三层的武者竟然为欧阳毅恼怒,他就知道这两个人欧阳毅没有看错人。

    “欧阳毅,你很不错,本尊这一次前来是有事找你,有人让我问问你,你是不是还记得十三年前的约定。”说完楚云直接拿出了一块令牌递给了欧阳毅。

    欧阳毅看到令牌神色巨变,随即狂喜起来,因为这块令牌是他当年交给楚云的,这是他师傅当年的身份令牌,代表着他效忠楚云。楚云告诉过他,当有人拿着令牌来找他,那么那个人就代表了他本人前来。

    “不知道尊者和主公是什么关系?”欧阳毅再次小心的确认道。

    “楚尊者闭关十几年已经晋级了天阶巅峰,他让本尊前来是为了拿你承诺的东西。”楚云说完欧阳毅再也没有怀疑,除了万人敌,其余的两个人诧异了起来,没想到他们的好友欧阳毅竟然还有主公,还到了天阶巅峰,两个人都知道有后台的好处,他们对视一眼,眼神里充满了惊喜,怪不得欧阳毅竟然有钱招募他们,原来是这样。

    当屋子里只剩下楚云和欧阳毅,楚云顿时变换成了自己的样子,欧阳毅看到楚云先是惊讶然后直接单膝跪地:“恭喜主公晋级天阶巅峰。”

    “起来吧,你有没有想过我死在密地?这样你就自由了哦,哈哈。”楚云玩笑似的说道,一边把欧阳毅扶了起来。

    谁知道这句话让欧阳毅紧张了起来,当密地消息传出来他的确到处打听,而且觉得楚云很可能死了,不过他刚想再次跪下,竟然发现楚云伸出手阻止了。

    “好了,说实话,不光是你,就是本尊都认为自己死定了,那铺天盖地的虫灾至今记忆犹新,我运气不错,逃走的时候顺手捡了一个散发着浓厚灵气的果实,没想到直接昏迷了过去。我也是刚刚醒来,没想到我因祸得福,竟然直接晋级了天阶巅峰,现在想想我也是有大气运的人。”楚云轻松的说道,他的话当然是假的,为的就是突出自己的大气运,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武者想要晋级宗师靠的不是天资,很多天资横溢的人一辈子晋级不了宗师,只有那些有大气运的人才有希望,很多时候越是实力高强的武者越是信命,楚云这是暗示对方自己有大气运,一定能够晋级宗师,让他不要背叛。

    “主公当然是有大气运的人,晋级宗师也不在话下,我欧阳毅绝不会背叛主公。”欧阳毅诚心地说道,其实楚云不晋级宗师他也不敢背叛,这不过就是给他增强了对楚云的信心而已。

    “你把聚义门现在的状况跟我说说,另外镇江帮现在的情况你也一起跟我讲讲。”楚云问完,欧阳毅立刻细说了起来。聚义门现在情况不错,倒是实力更强的镇江帮遇到了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