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嘛?”镇江尊者虽然被冰龙冻得颤抖但是还是很平静的说道,楚云知道越是这样代表越是顺服,相反哪些哭着喊着要跟你混的,是假的情况更多一些。楚云点了点头,收回了冰龙,长达百丈的冰龙不舍的围着楚云撒了好一会的娇,才返回了楚云的体内,这家伙实在是太有灵性了,看样子楚云很快就又多一只本命元兽了,楚云的心情大好。

    “不用这么悲观,本尊不会像其他门派一样那么压榨你们的。”楚云说这个可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朗州的事实,别看朗州一些门派都有宗师,但是实际上他们只不过是一些大门派养的狗而已。除了释厄寺不知道有没有插手朗州,其余的关帝门、金刚门、魔影门甚至于乾蓝冰域排名第一的沧浪门都在朗州培养小弟。

    金刚门培养的小弟就是朗州第一高手血战尊上所在的血战门,是不是很意外?但是这的确是真的,这个血战尊上的师傅就是金刚门的金刚尊上,他是金刚尊上最得意的弟子。当他还是天阶后期的时候就被金刚尊上派到了朗州,至于原因说起来可能很丢人,那就是当时金刚门养不起血战尊上这么一位天阶后期,当时金刚门全力的帮助金刚尊上突破宗师中期,而那时候金刚门掌控的只有五个郡,所以无奈之下,金刚尊上就把自己的嫡系,包括血战尊上在内的三个弟子赶了出去,三个弟子分别去了不同的地方,血战尊上在朗州打出了一片天地。

    而且血战尊上一直都承认自己是金刚尊上的弟子,并且这些年为金刚门输送了大量的金钱物资,支撑金刚门的发展,而血战门却被抽血抽的太狠,门内只有八位天阶,要不是血战尊上实力强,血战门绝不可能成为朗州第一大门派的,就算是这样也是有些名不副实。

    而其实血战门这还是好的,仙柳门、土公门、魔衣门这些门派的身后都有大门派的影子,而且也都被背后的门派大量抽血,以至于他们这么多年都没什么发展,反而被阴邪门、极乐门这些门派后来居上。

    因此镇江尊者也以为他们镇江帮会被楚云大量抽血,最终步入了那些被抽干了血衰落下去的门派的后尘,但是楚云却没想过这么做。其实想想也很悲哀,不到宗师终成空,这是天阶武者中传扬的很广的一句俗语。也就是说天阶武者看起来位置很高,但是如果不到宗师,那么门派为了自己的发展那是说放弃就放弃的。因此天阶武者在很多势力之内那是相当的尴尬的。需要的资源又多,却没有宗师高手一样威震一方的本事。

    朗州这么一个州,所有的宗师、天阶武者加起来,完全能够碾压金刚门了,但是这又能如何?他们怎么可能联合起来,而且真的联合起来,虽然朗州是很富裕的一个州,但是如此多的天阶和宗师,也绝对会把他们拖垮,多少天阶武者好不容易晋级天阶却发现自己根本没资源晋级,这是多么悲哀。有多少地盘,就有天阶,这是整个乾蓝冰域所有门派的共识。当然宗师高手不在此列,因为宗师高手有改变整个门派实力的作用,所以一旦从天阶晋级宗师,那么地位就会发生根本改变,而且门派也会随之扩张。金刚尊上这么一位宗师巅峰高手,让金刚门占据了一州之地,而金甲战神的投靠,让金刚门占据了仙海域的五个郡,这就是宗师带来的好处。

    不过金刚尊上和血战尊上都不舍得朗州的几个郡的地盘,所以血战尊上一直没有回归金刚门,而金刚门又不能明目张胆的占据朗州的地盘,毕竟朗州的地理位置很敏感,否则就会引起周围所有大势力的针对,所以就维持在这种所有人都知道血战门是金刚门的附庸,而偏偏不可以明说的姿态。

    楚云却没有这个顾虑,他虽然是金刚门的北堂堂主,但是这个地位是他拼命换来的,他的出现让橙衣门和圣主门没能从西南入侵金州,保住了金州的完整,而且他的存在也是西南的定海神针,这是互利互惠的。楚云的确是金刚门的人,但是却不一定非要站在金刚门的立场上考虑,他更多地考虑是怎么为自己获取好处。

    楚云陪着欧阳毅来的时候,就已经考虑清楚,他要用镇江帮秘密销售自己炼制的丹药,不经过金刚门的渠道,除非自己晋级宗师,镇江帮位置不错,是朗州北部的水陆交通枢纽,如果自己控制镇江帮,那么楚云的设想很可能成功。真以为楚云就是为了给欧阳毅报仇?别看欧阳毅是天阶四层,但是楚云只要喊一句提供足够的资源招收手下,那么天阶后期的也能够招募而来,所以欧阳毅没那么重要,楚云一开始就看上的是欧阳毅的敌人镇江帮,这是个水陆枢纽很让楚云眼热,他一开始的目的就是镇江帮。

    三个月后楚云离开了镇江城,楚云前来镇江城除了几个天阶没有被外人知道,楚云也不准备暴露他秘密掌控了镇江帮和聚义门的消息,楚云走之前炼制了数千枚地灵丹交给他们,让他们秘密销售,赚的钱不需要上缴,而是招募天阶,扩展各自的势力,楚云命令他们两个门派起码也要分别掌控一个郡,把镇江中游全部掌控在手里,而不是跟几个其他小门派分享。

    超过一个郡的地盘就会被稍大一点的门派盯上,不过聚义门的欧阳毅的实力还是太差,楚云手里也没有放心的天阶后期可以用,所以楚云命令欧阳毅扩展的速度可以慢一些,但是镇江帮就不用了。镇江尊者告诉楚云他正好有几位好友,都是天阶中后期的高手,要不是镇江帮养不起他们,他们早就加入镇江帮了。他们现在分别是两个小门派的帮主,但是由于他们不善于经营,所以混得很差,楚云就让镇江尊者去把他们找来,但是不允许告诉他们自己的存在,让镇江尊者自己看着发展,镇江尊者大喜。

    楚云现在要尽快的赶到密地,距离开启的时间只有两个月了,楚云不准备以金刚门的名义进入,因为这样一来,自己就算是得到一些宝物也只是拿小头,金刚门拿大头。楚云对金刚门还没有那么大的归属感,自己得到的宝物凭什么要上交一大半?楚云没这么高尚,这也是楚云为什么偷偷前来的原因。

    楚云路上击杀了一个看着不顺眼的天阶二层的武者,然后变成了他的样子,这个倒霉蛋随便的出手击杀普通人,楚云也让他尝尝这个滋味。这个家伙是朗州中部一个叫做梁王寨的小势力的寨主,跟楚云以前是同行,也就是强盗,来这里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看看自己能不能遇到什么好机遇,没想到还没见到密地,就死在了楚云手上。

    楚云变成这个梁王尊者的样子混进了密地之外,这里的人没有楚云想象的那么多,只有几十位天阶而已,按照门派各自占据一块地方,楚云也看到了乐意轩,金刚门不愧是大门派,有不少人去拜见乐意轩,因此金刚门所属的帐篷外很是热闹。而跟金刚门类似的还有关帝门、魔影门等门派,倒是释厄寺哪里冷清的很,这群和尚做事比魔门还霸道,已经打杀了两位看不顺眼的天阶了,谁还敢凑上去?

    梁王尊者这个等级的只能在最远处默默地等待着密地的开启,楚云也没有跟其他小门派的人一样去跟这些大门派拉关系,而是在自己的帐篷内打坐了七天,期间一些梁王尊者的朋友找他,都被楚云冷漠的拒绝了,因为这个也就没人来找他了,他就能安安静静的等待时间的到来。

    多达百十余位的天阶武者真是气势滔天,估计很多人都没见过这么多天阶凑在一起,楚云也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来了一百多位天阶,看密地真的是让天阶武者疯狂。刚开始楚云就看出来所有大门派已经都商量好了,因为金刚门等四个大门派的二十来位天阶武者和他们的二三十位嫡系门派的天阶根本不会进入,楚云这群人才是进入的主力,他们说是主力,其实就是前锋,是苦功,得到的六成都要交出去,还要冒着生命危险。

    这几个大门派起码要占据五成,不得不说这实在是太霸道,但是却没人敢有任何疑问。最早发现密地的几个小门派也不需要进入,他们将会获得楚云等人带出来的宝物的一成,也就是说他们冒死进去获得的东西,自己只能占据四成而已。

    一个天阶八层的高手再跟楚云等人讲着里面的情景,楚云听得也很仔细,不过当他听完真是大失所望,这群人竟然只探索了几十里,就遇到了一群飞虫,这些飞虫是整个大陆都赫赫威名的奇虫榜排名第九百一十多名的紫雷银虫,这种虫子能够释放出一种紫色的雷霆对敌,单个虫子没什么厉害的,天阶武者完全能够对付,但是如果遇到一群,那么就有多远跑多远。而最先发现此处的几个门派正是遇到了紫雷银虫群,以至于死了两位天阶,重伤了好几位。

    当一位天阶五层的武者刚提出质疑,就被释厄寺的一位天阶巅峰的和尚一个金灿灿的金钵打死了,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安静了下来。

    “阿弥陀佛,你们有缘来到此地,岂可为了小小危险而退缩?你们所担心的紫雷银虫我们也已经为你们想到了办法,这里是驱虫粉,你们一个人拿上一瓶,贫僧认为你们如果谨慎一些应该能够过去的。如果你们不听从我们的命令,那么刚才那个人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贫僧不愿意多做杀孽,各位施主不要逼迫老衲。”释厄寺领土的这一位天阶巅峰的老僧说完,楚云身边的人都暗骂了起来,驱虫粉能够驱散一般的虫子,从来没有过例子说能够驱散紫雷银虫的,这还是让他们去送死?

    但是看到释厄寺等四个大门派和他们的嫡系小弟,把楚云等人半包围了起来,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再质疑什么。楚云等人虽然有五十多人,比起释厄寺等门派和他们的小弟加起来都多,但是这群人却都是天阶初中期,天阶后期只有寥寥几个,而这几个大门派却都基本上是天阶中后期,甚至有好几个天阶巅峰,这怎么打?无奈之下众人只能屈服,楚云也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紫雷银虫虽然厉害,但是这种虫子却不是不能躲过去的,虫子都是凭借气息锁定敌人的,但是楚云却有《龟息功》,他完全不害怕这些虫子。而一旦找到自己需要的神眼草,把神眼草放到系统空间内,根本不害怕这些人的搜查,到时候再离开就是了,这些大门派虽然霸道,但是却不至于把他们这么多人全宰了吧。

    楚云等人被当成犯人一样押送到密地入口,楚云也是第一次看到密地,山岩后面竟然是一个空间入口,这谁能想得到?要不是几个打猎的人偶然进入,这里还不知道要多久被人发现。

    楚云等人依次进入密地,楚云眼前一花,竟然发现面前的一切都变了,无数奇形怪状的花草引入眼帘,天地灵气竟然比外面高着十倍作用,完全不逊色于自己开启了聚灵阵,怪不得能够孕育如此多的灵药。

    神眼草的位置就在入口十几里外的一处水潭之上,不过那里有一条异兽守卫,这头异兽据说实力不下于天阶后期,所以神眼草并没有被那些最先发现此地的人拿走,这正便宜了楚云,至于异兽楚云没放在眼里,天阶后期又能如何,自己也不是没杀过,另外区区异兽又没有人类的智慧,就算是不能力取也可以智取。

    楚云直接拒绝了进入密地其他人的拉拢,他直接找准方向,一头扎进了植被茂密的密地之中,在密地中所有人的神识都被压缩了大半,楚云的神识也不过就是百米左右,估计其他的人更惨。

    楚云走了不足千米就遇到了两次危险,一次是差一点被一只小虫咬到,要不是楚云反应快,一剑砍死了趴在自己腿上的青色小虫,估计楚云肯定要中毒了,因为砍死了小虫之后,楚云光闻到气味就感到了头晕恶心,盘膝运功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楚云也对这里面的东西有了直接的认识,实在是太危险了。

    而另一次楚云遭受到了一颗大树的攻击,这棵大树外貌看起来跟普通的树木一样,但是等楚云一靠近,就把楚云缠了起来,要不是楚云立刻运转《业火涅槃功》让这些树枝退去,那么楚云相信这些树枝上面的突刺绝对会给自己一个深刻的教训。

    楚云小心翼翼的走出去了两里作用的路程,竟然花费了一个多时辰,楚云不是不想使用轻功,但是一个天阶五层的家伙,凌空而起没飞出去百米就被一道雷霆劈死了,所有人看到他的下场,没有一个敢继续冒险的。

    楚云小心翼翼的拿着罗盘确定自己的方向没错,他已经把自己的气息降到了最低,身体机能也都停止,要不是他在行动,估计有人看到他也认为他是个死人。不过总有那么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对楚云感兴趣,后世的红外线估计都测不出楚云现在的状态,但是这些东西也不知道根据什么就是自信的攻击楚云。

    又走了几个时辰楚云一剑劈死了一条七彩的毒蛇,收起了一个看起来有万年时间的紫灵芝,他继续往前走去,他对于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已经麻木了,他封锁了自己的身体机能,连自己的情感都封锁了,现在他的行为有些像是身体的本能,趋利避害而已。

    楚云这样做,能够躲避绝大多数的危险,虽然还是能遇到不开眼的,但是却比绝大多数人安全,楚云估计在这个鬼环境下,天阶巅峰不小心也会中招。不过楚云的收获也是很不错的,一些外面很稀少的药材,楚云收获了几十颗,要知道楚云也就是走了几十里而已,这里真的可以说是一个宝地。

    也不知道自己的《龟息功》到底底线在哪里,楚云发现这门功法除了自己的实力、气息、生理机能之外,连情感都能控制,楚云竟然对这门功法有了一丝畏惧,这可是这门功法太实用了,楚云真的不舍的放弃,但是楚云心里也有了警惕,他害怕修炼功法把自己修炼出一个机器人。如果一个人没有了自己的思想,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突然楚云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让这一次探索密地的天阶都闻风丧胆的紫雷银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