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沧海毕竟是我的兄弟,我们几百年的交情我不能不管,楚尊者,我也不想得罪金刚门,但是为了沧海,我不得罪也得罪了,楚尊者想要怎么做划出道来,本尊全都接了。”镇江尊者不跟刚才一样称呼自己为老夫了,直接自称本尊,那意思就是告诉楚云,他也是尊者,是天阶八层的尊者。

    楚云看起来无所谓的点了点头,然后笑眯眯的看向了百花尊者:“美女,你怎么说?”楚云略带调侃的声音响起,他直接忽略了镇江尊者看向了百花尊者。

    所有人听到楚云的话都认为楚云是看上了这个百花尊者,毕竟这个女人容貌沉鱼落雁,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风情万种的样子,是个男人就会感兴趣,但是楚云却不是一般的男人,甚至于对于女人楚云也没有太多的兴趣,找个美女发泄下很正常,但是谈情说爱就算了吧,真正让楚云感兴趣的是百花尊者的武功。能够修炼到天阶中期,那么说明百花尊者的木属性功法肯定等级不错,楚云需要修炼《逆转五行大法》,但是他偏偏没有等级高的木属性功法,这样一来,楚云五门功课缺一门,让楚云很是难受,毕竟这门功法可是号称无敌的。

    “我是镇江尊者的亲妹妹,你说我会如何选择?”百花尊者冷哼一声,就站在了镇江尊者身后,看得出来她对于楚云调戏自己还是很愤怒的,也就是楚云的真实之眼没看到她的想法,否则楚云一定会大喊冤枉的。

    欧阳毅看着对面的三个人有些惊恐,但是最终他还是牢牢的站在了楚云身后,反正自己绝对报不了仇,现在楚云给他出头都不行的话,就彻底没戏了,还不如死了。

    “这样啊,看起来只能手上见真章了。”楚云刚说完,镇江尊者三个人已经开始调动天地灵气准备迎战,不过他们谁也没有先动手,看起来对于楚云还是忌惮无比。

    “别着急啊,在这里动手你们不怕把镇江城打烂?”楚云笑着说道。

    不过沧海尊者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起了,他认为楚云是想把他们引出去,并且在外面埋伏了高手,毕竟金刚门这个招牌可是很有含金量的,他害怕金刚门还有其他人。

    “姓楚的,你别想把我们引出去,你如果怕了,就直接离开吧。”听到沧海尊者的话,楚云嗤笑了起来,他怎么不知道这家伙怎么想的。

    “沧海尊者,说实话我杀你如同杀一条狗一样简单,你以为镇江尊者和百花尊者在本尊就没办法?本尊根本没把你放在心上。镇江尊者,本尊和你打个赌如何啊。”楚云看向镇江尊者,镇江尊者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百花尊者,楚云一直的话语让镇江尊者误会了。

    “楚尊者,我是不会拿我的妹妹跟人打赌的,再说我的妹妹已经被我的父母许配了别人,他们青梅竹马,百花一直在等他。”镇江尊者说完,楚云差点没被呛死,他真的没那个意思。

    “呵呵,镇江尊者你想多了,我也没有追求百花尊者的意思。我只是想用咱们的交战结果打个赌,如果我能在一个时辰之内一对三击败你们兄妹、击杀这个沧海尊者,你们镇江帮就投靠我金刚门如何?”楚云说完不光是镇江尊者三人,哪怕是欧阳毅都觉得楚云太狂妄了。一个天阶巅峰想要击杀一个天阶中期都不止需要一个时辰,何况是一对三。

    “如果你做不到怎么办?”沧海尊者声音急切的问道。

    楚云斜着眼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直接开口了:“如果我一个时辰之内做不到,那么在本尊杀了这个人之后,就直接离开,并且本尊以金刚门六合堂北堂堂主的名义答应你们镇江帮一个条件。”

    “一言为定,咱们出城吧。”镇江尊者直接答应了,他一马当先的出了城,随即百花尊者也跟了出去,沧海尊者也只能跟着出去了。

    “楚尊者,如果你真的帮我报了仇,那么我一定拜您为主,如违此誓天诛地灭。”欧阳毅直接发誓,楚云淡然的点了点头,这正是他想看到的。

    镇江城外八百余里的一处偏僻的树林之内,镇江尊者三个人各自站在一颗高达百丈的巨树顶端,等待着楚云的到来。

    楚云身子如同一根羽毛一样,轻飘飘的来到了三个人对面的一棵树顶,而欧阳毅则在几十里外等待着,这个距离完全能让他看清楚战场的情况。

    “你们先出手吧,我怕我一出手你们就没机会了。”楚云说完,三个人直接动手了,三个人全部拿出了自己珍藏的法宝,并且开启了自己的领域,镇江尊者和沧海尊者的都是水属性的领域,两个人领域给人浩瀚的感觉,跟楚云的至寒至坚的寒冰软绵掌完全不同。楚云的武功虽然叫《寒冰软绵掌》,但是现在跟软绵一点关系也没有,不过就是楚云念旧,一直没改名字罢了。

    这俩人的领域如此相似怪不得镇江尊者对沧海尊者这么好了,而让楚云诧异的是百花尊者,百花尊者领域从外看去,竟然是一片花海,而且一点都不像是幻境,竟然都像是真的一样。如果这是要楚云也不至于太诧异,让楚云这么惊讶的是百花尊者领域内飘出了一个个花瓣,这些花瓣竟然纷纷飘到了镇江尊者和沧海尊者的领域之内,这完全颠覆了楚云的认识,这个百花尊者竟然能够以领域影响别人的领域?楚云一直认为领域和领域是不能共存的。

    “准备好了吧,本尊先宰了这个沧海尊者,再去跟你们两个玩。”说完楚云直接消失在原地,当他再出现已经到了沧海尊者的领域之前。

    楚云没有客气,直接用出了回溯法则,沧海尊者的领域瞬间就停止了运转,楚云虽然没有发现沧海尊者的位置,但是却直接发出了数以万道的魔源杀气,楚云相信总有一道能够击杀已经被楚云定住了沧海尊者。

    果然魔源杀气没有让楚云失望,有三道魔源杀气分别穿透了沧海尊者的身躯,虽然不是要害,但是却依旧让楚云满意,楚云对付天阶中后期的内家武者头疼的是在他们领域之内找不到他们的位置,但是被魔源杀气击中之后,他们绝对做不到短时间祛除魔源杀气,所以他们就算是在领域内,对楚云来说也如同黑暗中的明灯。能够准确找到他们的位置,楚云就有信心短时间击杀沧海尊者。更别说自己的魔源杀气特殊的属性,煞气影响武者的神智,魔源杀气本身锐利的破坏性也让武者难以调动自身全部的真气对抗楚云。

    所以说沧海尊者虽然没有被魔源杀气击杀,但是在楚云眼里却已经是死人了。不过不等楚云有什么动作,楚云竟然发现百花尊者领域内飘出来的花瓣覆盖在了沧海尊者受伤的伤口上,并且在不断的修复他的身体,楚云终于确定这个百花尊者的确能够跨界影响其他武者,单单是这一点,这就是个最好的辅助啊,毕竟跟人争斗,有一个能给自己疗伤的帮手,代表了什么,每个人都能想明白。

    而且楚云这一愣神的时间,楚云竟然失去了沧海尊者的位置,这些花瓣竟然把沧海尊者体内的魔源杀气隔绝了,楚云眼睛一亮,对于这个百花尊者更感兴趣了。

    虽然因为她破坏了楚云秒杀沧海尊者的机会,但是楚云却并不恼怒,因为得到百花尊者的价值将会更高,沧海尊者早杀晚杀都得死。

    镇江尊者也震惊于楚云差一点秒杀了沧海尊者,所以他直接携带着领域之威,杀向了飘在空中的楚云。楚云动都没动就被镇江尊者的领域覆盖了进去。

    狂风巨浪不断地袭向楚云,镇江尊者借助不远处的镇江浓厚的水灵气,领域威力提升了三分不止,而且他还操纵者一块灵牌一样的法宝增强领域的威力,看起来十分不俗。楚云就像是大海中的小木船一样风雨飘摇,但是楚云却依旧脸色不变。这个镇江尊者是有两下子,如果换成闭关之前的楚云,楚云能够击败此人也不会太简单,还说不定要拿出压箱底的功夫,但是很可惜,楚云闭关二十七年,实力大增,已经不是区区天阶八层的镇江尊者能对付得了的了。而且因为镇江尊者根本不知道楚云的底细,所以他面对楚云的应对防不胜防,竟然短短时间就被楚云重创了。

    “火灵爆。”楚云大喝一声,浑身的火属性元气喷涌而出,不等镇江尊者反应,澎湃的火灵爆引动的灵气漩涡就直接把镇江尊者的领域给炸出了一个缺口,随着外面的天地灵气涌进来,爆炸更加剧烈。镇江尊者领域内浩瀚的水属性元力被楚云狂暴的火属性元力蒸发了。虽然都是水能克火,但是如果火焰够多,那么反而能够做到焚山煮海。

    楚云眼睛一咪就看到了正在全力补救的镇江尊者,他没想到楚云这一招竟然能够击穿自己的领域,因为仓促之下狼狈不堪。但是毕竟是在他的领域之中,虽然火灵爆威力不俗,但是他还是能够维持着平衡,甚至还在靠着自己的经验夺回优势。

    不过很可惜,楚云又不是死人,他怎么会任由镇江尊者弥补自己的劣势?楚云一掌拍出,一条张牙舞爪的冰龙从楚云体内咆哮而出,凡是他经过的地方,水属性灵力全部被冰封,本来都是听从镇江尊者指挥的水灵力纷纷叛变了。镇江尊者大惊失色,因为他发现楚云不光拥有一手骇人的火属性功法,还拥有一手不下于自己甚至比自己功法更高级的水属性功法,随着冰龙的出现,他完全不能跟指挥周围的水灵力了。

    冰龙如同有了灵魂一样,这么久没有被楚云放出来,他兴奋的撒着欢,不过好在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他长达百丈的身躯把镇江尊者牢牢的围在了中间,镇江尊者尝试了几次,竟然发现他根本就逃脱不出去,他当然还有同归于尽的手段,但是他却没有用,因为楚云不想杀他,只想收服他,他不会死,没必要为了沧海尊者拼命,他为了沧海尊者和楚云大战一场,已经算是对得起他和沧海尊者的兄弟情义了。

    看着镇江尊者被冰龙缠住失去了反抗的资本,楚云很是满意,镇江尊者被自己抓住,剩下的沧海尊者以及百花尊者就没有希望了。楚云一掌打出,彻底击碎了镇江尊者的领域,当他出来,竟然发现沧海尊者跳江逃跑了。沧海尊者不愧是个水属性高手,在水里速度惊人不比楚云全力施展乘风纵云功慢,不过楚云岂会放任他逃跑。

    “爆。”楚云背着手漂浮在空中,看着已经跑出去一千多里的沧海尊者没有一点追击的想法。

    已经跑出去一千多里,让沧海尊者狂喜起来,他已经知道镇江尊者不行了,他没有一点同生共死的想法,反而只想逃走。他一直跟着镇江尊者,一是因为镇江尊者和他都是水属性的武者,两个人有共同语言,他能得到镇江尊者的指点。当然第二个原因就是为了百花尊者,天阶的女人何其稀少,虽然百花尊者说她有未婚夫,但是就算结了婚也能撬墙角,何况没结婚。但是一旦关系到自己的小命,什么兄弟女人都要滚蛋,什么都不如自己的命重要。

    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烫起来,他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己左胸的伤口,竟然发觉被楚云魔源杀气击伤的胸口出现了一朵莲花,这朵莲花越来越烫,而与此同时,他的左腿和右腹的伤口也越来越滚烫起来。他大惊失色,本来以为百花尊者已经帮自己治疗好了,但是现在看起来,他想多了。

    当他刚想运功把这股力量排出体外,他的身体就自然了起来,而让他震惊的是,他的衣服身体根本就没有燃烧,这些出现在他身体上的火焰,却在燃烧着自己的识海,很快他的意识就模糊了起来,他的身体慢慢的浮出了江面,他的尸体就这么静静的漂浮在江面之上,顺着镇江的水流淌,难以想象一位天阶六层的高手,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在了这里。

    “欧阳毅你去把沧海尊者的尸体带回来吧,你的大仇已经报了。”楚云说完,震惊狂喜的欧阳毅立刻就朝着镇江下游飞去,楚云背着手看向了唯一没有失去战斗力的百花尊者,而这个时候距离楚云所说的一个时辰也只过去了一半而已。

    “我认输。”百花尊者直接收回了自己的领域,他的哥哥被楚云的冰龙牢牢的困住了,而沧海尊者不讲义气的逃走,被楚云轻易的击杀了,她只是辅助为主的,根本不擅长战斗,所以她知道她继续和楚云动手就是自取其辱。

    “你呢。”楚云看向被冰龙冻得脸色发青的镇江尊者,说实话一个专注于水属性武功的人被同属性的内力冻得失去了行动力的确挺搞笑的,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楚云的冰龙吸取了乾蓝冰寒的能力,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以至于威力大大提升,楚云相信一旦自己的水属性领域出现,那么《寒冰软绵掌》就会再次成为自己的底牌,甚至很可能不逊色于其他的几种楚云引以为依仗的绝学。

    “我也认输。”镇江尊者痛苦的说道,他也没想到楚云明明只是天阶七层,比自己还差一阶,但是对付自己却如屠猪狗一样,这彻底打消了他心底的那一丝傲气。

    “欧阳毅拜见主公,这是周沧海的乾坤囊,欧阳毅以后以主公马首是瞻,如敢背叛天打雷劈。”欧阳毅提着沧海尊者的尸体鬼在楚云面前,楚云微笑着把他扶了起来,安慰了几句,然后目光炯炯的看向了镇江尊者和百花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