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很不错,天赋也可以,本尊收你为徒,在你之上还有三位师兄,其中两个跟你们一样是一对孪生兄弟,名字叫做熊大熊二,如果有可能介绍你们认识,你们一定能成为好弟兄的。”楚云笑着说道,其实在晋末还有一位正儿八经拜师楚云的徒弟,也就是楚云被囚禁十年出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牛哑巴,可惜他背叛了自己。另外还有一个林念云,是云家的一位私生子,楚云教会了他《寒冰软绵掌》,目的也就是在云家埋个钉子,但是现在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返回仙武大陆,所以这个钉子也就没什么作用了。说起来楚云还教导过不少人,但是也只有这四个是正儿八经拜师的,但是楚云心里真正的徒弟还是熊大和熊二而已。

    “拜见师傅。”虎振和虎威两个人恭敬的叩首,然后站在了楚云身后,不说别的起码他们的命保住了。

    “你们呢?”楚云坐在马上笑着问道,虽然楚云的语气很平静,但是欧阳毅知道,如果他敢说半个不字,那么对方一定会直接除去自己,他看得出来,楚云这样的才是真的狠人。

    “阁下,我的仇人是镇江帮的副掌门也是第二高手沧海尊者周沧海,他是天阶六层的高手,而镇江帮虽然只有三个天阶,但是他们的掌门却是天阶八层的高手,而且极其护短,如果阁下能够帮我们师兄弟报仇,那么我们师兄弟就立誓归顺阁下。并且把聚义门当成礼物献给阁下,虽然聚义门只占据一个县,实力羸弱,但是却拥有一条黑金矿,除了我和师弟,也只有寥寥几个人知道这个消息。另外聚义门门下五百余地阶武者任阁下调遣,当然金刚门并不缺地阶武者,但是阁下并不知道,这是我按照一门兵法残篇培养训练出来的战兵,这些地阶武者组成大阵,能够硬抗一位天阶中期武者,阁下应该也知道,地阶武者面对天阶武者就如同蚂蚁一样,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但是他们结成战阵,却能够跟一位天阶中期高手对峙,并且短时间绝对不会落于下风。这是在下花费了上百年才秘密打造出来的,为的也就是报仇。不过可惜我面对天阶后期武者依旧是没有一战之力,只要阁下帮我报仇,这一些全都是阁下的。当然《惊云游龙功》我也会双手奉上,这是一门天阶的轻功,可惜啊,为什么是轻功,而且我和师弟修炼几十年也只是看看入门而已,希望对阁下有帮助。这门武功是从一位坐化的高僧身上发现的,当年我们师兄弟火化了这位高僧,得到了两枚舍利子,可能您可知道,舍利子的威力不下于一件灵器,前些年对敌的时候,我使用了一枚,我还剩下一枚,我也会把它献给阁下。只求阁下能帮我报仇。”楚云听着欧阳毅竹筒倒豆子一样的把自己所有的底牌都掀开,真是被惊住了,看得出来此人真是为了报仇拼了,这么多好处就是为了让楚云心动为他们师傅报仇。他的目的达到了,这些东西楚云听了真的心动了,楚云估计宗师高手听了都会心动,实在是太丰厚了。

    黑金矿啊,这可不是黑色的黄金,而是一种极其稀少的金属,一般来说是打造刀的最好材料,在锻造的时候加入一点就能让刀的性能提升一倍,堪比打造剑类武器的瑞金。刀的破坏力是撕裂,剑的破坏力是刺透,因此需要不一样的材料打造。黑金的因为数量稀少,因此价格昂贵,这一条黑金矿真是贵重无比,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那么绝对会引发大战的。

    另外这个聚义门竟然拥有一个五百人的战阵,还能够对付一个天阶中期的高手,这件事亮瞎了楚云的眼。楚云得到了完本的《白子兵法》,这兵法中有数种战阵的记载,甚至有的战阵能够对付天阶巅峰,但是楚云却从来没有用过,因为实在是太费功夫了,要想训练一支能对付天阶的战阵,起码需要百十年,楚云哪有这么多功夫?而且怀璧其罪,这战阵在哪个世界都是让人眼热的,如果没实力,暴露出来岂不是找死?因此除了那些大势力,很少有人敢用战阵。不过现在一切问题都解决了,金刚门绝对是大势力,自己有后台,而且又是欧阳毅训练好的,这简直就是跟白捡的一样,自己再教他们一些其他的战阵,他们能够抗衡天阶后期,绝对能成为自己手下一张王牌。

    至于《惊云游龙功》更让楚云兴奋了,楚云一直觉得自己的《乘风纵云功》已经跟不上自己修为了,但是更好的轻功不是那么好弄得,而且到了宗师就不需要了,因为宗师能够横渡虚空,但是自己还远不到宗师,这些日子难道就用《乘风纵云功》将就?现在有了更好的轻功,完美解决了自己的问题。

    最让楚云兴奋的还是舍利子,楚云上一次见到舍利子,自己掌握了回溯法则的皮毛,让自己差一点就对时间法则入门,要不是言明打断自己,自己真的很可能入门回溯法则,这个法则十分厉害,楚云实力绝对会大增。可惜一切没有如果,楚云到现在也只是掌握了皮毛,现在欧阳毅竟然要给自己一枚舍利子,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啊。

    “欧阳毅记住你说的话,咱们现在就去镇江帮给你报仇,你负责把他引出来。如果本尊给你报了仇,却没有得到你说的承诺,那么你应该知道后果。另外你跟我两个徒弟的仇恨我也不会管,你们以后都在我的手下,他们什么时候有本事找你报仇,那么你们就公平的一战。不过你放心,我替他们答应你,一百年之后,这两个人会找你报仇,如果你能活下来,那么我就替她们做主,你们三个人冰释前嫌,如果他们不答应,我就替你做主。不过虎振虎威你们两个放心,本尊会在百年之内让你们晋级天阶,让你们公平交战。你们三个人觉得如何?”楚云说完,虎振虎威两个人只能答应,一旦拜师,那么师傅就是自己的天,他们完全不能忤逆楚云,除非跟楚云的师傅魏之銮一样不义在先。欧阳毅答应了,他对自己的性命不怎么放在心上,他主要的目的就是给自己师傅报仇,如果楚云真的帮他报了仇,他死了都无所谓。而且一百年的时间,在他看来也没多长,虎威虎镇只是地阶巅峰,就算是成了天阶又能如何?定了天也就是天阶巅峰,能打过他这个天阶中期?

    楚云交给虎威虎镇一块令牌,命令万人敌把他们送往金刚门掌控的挪移阵去找一个叫做江玉树的天阶武者,然后让万人敌自己返回聚义门暂时代替欧阳毅掌控门派,他则跟欧阳毅直接前往了镇江帮。

    朗州北部这些小门派极少有人响应去新发现的密地探险的,毕竟他们一个门派两三个天阶,万一死在哪里,门派都要完蛋了,还说不定弄不到好处。这么做也无可厚非,镇江帮的人一样,他们也没有前往密地,楚云和欧阳毅一路交谈着,这个欧阳毅的确是有些才能的,而且心思深处,实力也不错,不像是耿炎等人一样,没什么治世才华,是个很不错的下属,当然前提是能够折服此人。

    “楚尊者,难道我们直接打上门?”欧阳毅跟着楚云一直来到了镇江帮的范围之内,丝毫没有掩藏形迹,欧阳毅迟疑的问道,楚云一直都保持在地阶巅峰的实力,除了抗了自己一道真气没有表现出任何其他实力,让欧阳毅迟疑了起来。

    “怎么?难道你害怕了?本尊虽然只是天阶七层,但是死在本尊手里的天阶中期和天阶后期大有人在,区区一位天阶八层和一位天阶六层还不被本尊放在眼里。镇江帮的镇江尊者如果识趣就罢了,如果找死,那么就顺手除去。”楚云就是要直接斩杀欧阳毅的敌人,彻底折服此人,因此也没有想什么计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魑魅魍魉都是纸老虎。

    欧阳毅听到楚云只是天阶七层十分的失望,但是他还是强忍着跟着楚云一起朝着镇江帮走去,因为这很可能是唯一的机会。他怎么想的楚云当然知道,但是却没有开口劝慰,两个人不再说话,直接朝着镇江帮的总门镇江城走去。

    镇江城是一个江边的城市,镇江川流而过横穿了整个朗州北部,把朗州一分为二,而镇江城就坐落在镇江边上。这个镇江帮掌控者镇江中部的控制权,帮内又有一个天阶后期、两位天阶中期,所以在朗州北部算是一霸,光凭来来往往的商船就能赚的盆满钵满,但是这么多财物也就是能够供给他们三个天阶的修炼而已。因此不是没有天阶高手想加入镇江城,但是只是镇江城不收而已。

    镇江帮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也没想着扩张,其实所有人都明白他们没有宗师高手根本无法扩张,否则绝对会被所有人针对,镇江帮的人显然也知道他们的短板。

    这一天,镇江城进入了两个仪态不俗的武者,其中一个浩瀚如海的气息让守门的镇江帮弟子都知道此人是一位天阶高手,而另外一个人虽然只有地阶巅峰的修为,但是看起来这个天阶高手竟然是地阶武者跟班的意思,于是他们立刻就把这个消息上报到了帮内。

    其实不需要他们汇报,镇江帮的三个天阶已经感应到了同阶武者的到来,天阶武者之间都是有相互感应的,他们立刻就认出了欧阳毅的身份,当然沧海尊者也不知道欧阳毅一直想找他报仇,欧阳毅藏得太深了。但是欧阳毅毕竟是一派掌门,所以镇江帮的镇江尊者就让沧海尊者和另一位天阶五层的百花尊者前来迎接,这算是给足了欧阳毅的面子。

    楚云和欧阳毅都感受到了两个同阶的靠近,于是两个人直接站在了城门下等待着两个人的到来,跟楚云平静的样子不同,欧阳毅却心情复杂了起来,看他的脸色就能看出来他现在的心情。

    “你好歹也是一门之主,平静一下心神,万事有我。”楚云的话有魔力一样,欧阳毅的心情瞬间就好了许多。

    大约一盏茶的功法,楚云和欧阳毅就看到了被簇拥着前来的沧海尊者和百花尊者,楚云也没想到这个百花尊者竟然是个女的,而且看起来挺漂亮,更让楚云诧异的是,她浑身木属性真气浓郁,竟然是一个比较少见的木属性武者,这种属性的武者被称为武者中的医者,能够在医者不在的时候,当成一个医者使者,而且还因为木属性武者的种种能力被称为最好的辅助者,楚云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天阶武者何其敏感,楚云显示的实力只是地阶武者,如此肆无忌惮的看向一个天阶武者,那就是冒犯啊。只见百花尊者冷哼一声,念力晶丝已经离体朝着楚云袭来,他要制造一个幻境让楚云出丑,这还是他给欧阳毅面子,否则杀死楚云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在场的欧阳毅、沧海尊者都看出了百花尊者的动作,但是两个人各怀心思都没干涉。

    念力晶丝进入楚云识海,预想中的情况没有出现,反而百花尊者和自己的念力晶丝失去了联系,百花尊者脸色一沉,随即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下了马跟沧海尊者一起朝着欧阳毅走来。

    欧阳毅下意识的看向楚云,因为同阶武者见面,如果不下马就是挑衅啊,他只是天阶四层而已,对面两个人实力都比他高,但是楚云却稳坐泰山,在马上动都没动,最终欧阳毅也没有下马。看到这一幕沧海尊者和百花尊者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楚云一直看着沧海尊者,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真是一副好相貌,看起来身材挺拔如同儒将一样,气质竟然给人很正直的感觉,让人下意识的就有好感,不过很可惜,楚云这一次来是来杀人的,楚云一直就是帮亲不帮理的人。

    “你就是沧海尊者?”楚云不等两人开口,就先开口了,听到楚云居高临下的话语,沧海尊者就算是修养再好也保持不住了。

    不过他还是没有动手,反而看向了欧阳毅,“欧阳门主,你们聚义门这一次是来挑衅的?此人是什么人?难道不知道上下尊卑?”他竟然先抢占道德的制高点,不得不说此人绝对是个老狐狸。

    “镇江尊者,你怎么说也是个天阶后期的高手,如此藏头露尾的,跟你的形象不符吧。”楚云说完所有人都一愣,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发现镇江尊者的身影,不过他们还不等说话,笑声就从城门的护城河中飘了出来,一个留有山羊胡子的老者缓缓地飘了过来。

    “哈哈,楚尊者见笑了,没想到所传不虚啊,金刚门新任的北堂堂主实力高强我算是相信了。刚才我藏身在一侧,没想到本人引以为傲的隐蔽手段,竟然被楚尊者一眼看破。传闻楚尊者连天阶八层的魔风尊者都能杀掉,真是传言不虚啊,老夫拜见楚尊者。”镇江尊者说完,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愣,然后脸色各异起来,金刚门距离这里不是很远,而镇江城消息灵通,所以知道楚云也没什么不可能,楚云又没有改变自己的相貌。

    “镇江尊者客气了,这一次本尊前来是有事要办,欧阳毅把事情说出来吧,一切本尊给你做主。”楚云看到自己身份暴露,那么为了金刚门的名声,就只能按照江湖规矩办了,楚云不喜欢这么繁琐,但是人在江湖,不能任由楚云的性子来。

    欧阳毅说完,沧海尊者脸色难看起来,当然镇海尊者和百花尊者脸色也不好看,因为欧阳毅投靠了楚云,楚云帮着自己手下报仇完全符合江湖规矩,要知道楚云可是连魔风尊者都杀了,大门派的天阶八层和小门派的天阶八层战斗力可是差距很大的,毕竟小门派有什么功法?而且更别说当年镇海尊者还见过魔风尊者,那个时候魔风尊者刚刚晋级天阶四层,却压制着一位天阶六层武者打,给了他很深的印象,镇江尊者知道自己绝不是魔风尊者的对手,魔风尊者都被楚云杀了,何况是他,因此他正在激烈的思考着要不要为自己的好兄弟好属下沧海尊者出头,而沧海尊者也求助的看向自己的掌门,他这些年可是为了镇江帮出生入死啊。

    许久,镇江尊者就开口了,不过这短短时间却让沧海尊者觉得过了一万年那么长,他竟然还对镇江尊者想了这么久(其实也就是半盏茶的功法)有了怨恨之心,不过他不会傻到表现出来,因为他的小命不光是握在楚云手里,更是握在镇江尊者手里,他觉得如果镇江尊者保他,他很大的机会能够活命,毕竟传言楚云只是天阶六层,至于杀了魔风尊者,也没人看到都是楚云自己说的,他并不相信。只要镇江尊者保住自己,那么自己就直接逃走,得罪金刚门什么的关自己屁事,镇江尊者自己扛着就行。

    沧海尊者不知道他的想法正好被楚云的真实之眼看透了,虽然只看透了几句,但是楚云何等人物,一下子就知道了沧海尊者的想法,这个家伙人模狗样的,竟然心思这么龌蹉,于是楚云心里给他判了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