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量的波动越来越快,越来越剧烈,整个崇郡城因为楚云的修炼温度都提升了好几度,满城的人都察觉出了崇郡城的诡异,更别说堂主府周围了,而且随着温度的提升,天地灵气也开始波动,堂主府周围的天地灵气几乎全部演变成了火灵力,而随着火灵力的越来越多,堂主府上空形成了一片红云。这片红云越来越浓,范围越来越大,很快就把整个堂主府周围笼罩了进去,外面的人根本就不会看到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有人能够进入这一片红雾之中,就能看的楚云闭着眼以五心朝天的姿势坐在熔岩的中间,而他的身下是一枚红色的巨蛋,这一枚蛋浑身都是赤红色,散发着难以想象的高温,但是楚云却像是感受不到一样,依旧安稳的坐在上面。

    三天之后,这一个红色的巨蛋,突然刺啦一声裂开了一道缝隙,而与此同时楚云也睁开了眼睛。

    “浴火涅槃。”楚云大喝一声,楚云周围本来就已经奇高无比的温度再次提升,很快周围空间都呈现出扭曲的姿态,楚云身下的熔浆也如同海啸一样的咆哮了起来,迅速把楚云的吞噬了进去,与楚云一起消失的还有他身下的巨蛋。

    熔岩剧烈的搅动山呼海啸的岩浆铺天盖地的冲击着周围的一切,要不是郭阳再次下令,周围二百里之内戒严,那么这些熔岩绝对能够制造出大量的伤亡。无数的民宅被熔岩吞噬,熔岩足足肆虐了百里才慢慢的凝结静止。

    又过了三天,所有的熔岩才平静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熔岩的中心处,咕咚咕咚的毛起了水泡,如同开锅了一样。一只浑身赤红,鸿前麟后,燕颔鸡喙,蛇颈鱼尾,鹳颡鸳腮,龙纹龟背的巨鸟从熔岩中飞了出来。这一支巨鸟鸣叫了三声,声音竟然传遍了十万里,每一个听到鸣声的兽类,都臣服一样匍匐在了地上测测发抖。

    巨鸟像是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它朝着周围张开了嘴,赤红色雾状的天地灵气如长虹吸水一样被巨鸟吸食一空,然后巨鸟朝着熔岩看去,熔岩中竟然飞快的长出了一朵朵的莲花。

    这些莲花飞快的变大,竟然每一个都变成一丈大小,然后仿佛有了思想一样,互相的争斗起来。数百莲花的争斗惨烈无比,输的一方会被赢得一方吞噬,而赢的一方则会剧烈的变大,很快整个熔岩之内只剩下了十几株直径达到十几丈的超大莲花。巨鸟仿佛对这个结果不满,两只宽达十几丈的翅膀扇起了剧烈的暴风,十几株莲花摇摆不定,它们被这股风吹到了一起。

    十几株莲花平静了一会,然后突然又开始剧烈的争斗了气来,足足几个时辰,熔岩之内只剩下了一株高达百丈的巨大莲花,巨鸟看起来终于满意了,它傲娇环视一周然后身姿优美的落在了莲花之上,莲花的花瓣开始把巨鸟包裹了起来,并且迅速的沉到了岩浆之内。

    一盏茶之后,一个浑身赤裸的男子慢慢的浮出了熔浆,他的双眼中间有一朵妖艳的莲花,仿佛多了一只眼睛一样,莲花闪了几闪然后就消失了,而男子睁开了眼睛。

    “没想到《业火涅槃功》威力如此巨大,也没想到我的师傅火灵恨竟然在我身上留下了一枚凤凰之卵,师傅您的大恩大德徒儿无以为报。你放心,徒儿会重现火灵门的荣光,以慰您的在天之灵。”楚云一摆手身上就出现了一套衣服,再一摆手所有熔岩竟然全部失去了热量,成为了一片黑漆漆的岩石。

    “火凤领域现身。”楚云念头一起,方圆几十里之内就出现了一片雾蒙蒙的领域,楚云身边出现了一只火红色的巨鸟,正是刚才出现的那一只,这正是楚云刚刚孵化出来的凤凰,没想到的是,楚云竟然把它变成了自己的本命元兽,跟睚眦一样,不过不同的是他可是不等自己宗师就可以完美的使用。但是也不是没有缺点的,缺点就是新生的凤凰十分弱小,就是天阶武者也能击伤他,虽然他有天阶后期的实力,跟楚云联手相当于两位天阶后期,但是他还是依旧脆弱。如果一旦身死,那么楚云所领悟的火之领域就彻底报废了,楚云再也没办法构建这种火属性的领域。

    楚云终于知道为什么宗师都这么在意自己的本命元兽了,因为一旦死亡,那么本身的实力就会大减,本命元兽死亡武者就无法施展自己的领域,这样一来面对同阶只能处在下风。楚云也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师傅火灵恨中毒后不逃跑,反而慷慨赴死了,不光是为了掩护楚云逃走,另一个原因就是他的本命元兽死了之后,他再也没有晋级的可能了,武道已绝,他也已经绝望了,看不到报仇的希望了。因此他不想这么躲躲藏藏,如同老鼠一样的活下去。否则火灵恨就算是中毒了,也不是逃不了。火灵恨不像楚云,火属性真气就是他的最根本的力量,火属性的本命元兽死了,就代表他最根本的力量再也不能跟运转自如。如果换成楚云,就算是一种真气不能用,楚云还有别的。楚云现在魔源杀气、火属性内力都已经修炼出本命元兽,楚云甚至觉得自己的水属性真气距离本命元兽的出现也很近了。当然就算是楚云所有内力全部都不能用了,楚云还能使用比内家真气威力更大的外家功夫。楚云多种多样的能力是楚云最引以为豪的一点。

    不过楚云虽然误打误撞的把师傅火灵恨放在自己体内的凤凰孵化出来,并且成为了自己的本命元兽。但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需要解决,这个问题就是因为自己的本命元兽是真的神兽能量化而成的,跟其他的武者本命元兽是能力实化而成,正好相反,所以自己的本命元兽比别人的更有灵性,甚至有自己的思想,这是很多宗师的本命元兽都难以达到的,但是正因为它是真的神兽能量化形成的,所以自己的本命元兽需要吃东西。这就很尴尬了,人家的本命元兽都是吸收武者的元气维持,自己的本命元兽不光需要消耗自己体内的元气,还需要吃东西,相当于人家的两个。

    根据楚云和自己的本命元兽小火的交流,这家伙吃的东西还不是一般的东西,竟然是一种称之为凤血石的东西,这东西楚云楚云还真的有,当年自己得到了师傅火灵恨的储物戒指,里面有三十几块火红色的小石头,楚云曾经找人打探过,这东西叫做凤血石,是从极北之地流传过来的,里面有极其精纯的火灵力,价值几乎跟高阶灵币的价值均等,不过用途很少,最主要的用途就是炼制一种丹药时候的主药,对于火属性的武者有神奇的妙用,楚云一直没有用过,没想到这竟然是自己师傅给自己的本命元兽准备的。

    据小火说,他一年需要吃一枚,等他身体度过幼体期,半年就需要吃一枚,楚云听得牙疼。要知道这就几乎代表着这小火一年需要一枚高阶灵币的消耗,这甚至比自己一年的消耗都大。火灵恨给自己留下了三十几枚凤血石,也就是能够使用三十几年,往后的消耗,就需要自己出了,这绝不是小数目。而且更让楚云郁闷的是,因为凤血石产地是极北的几个州,所以流传到金州的数量极其稀少,因此价格很可能更为昂贵。不过现在还不需要楚云考虑这些,他还有三十几年的时间。

    楚云的天地法相随着自己突破了天阶七层终于达到了一百八十余丈,楚云在密道之内没有敢轻易尝试天地法相的威力,但是楚云却绝对相信,随着自己的实力暴涨,自己施展天地法相之后,力量绝对提升了一倍,达到了惊人的两亿斤的力量,这个力量相当于十万吨。举个例子美国最有名的建筑帝国大厦使用的钢材也才六万吨,楚云一个人就能扛起来。

    而且楚云感受得到自己的《战神诀》越往后期力量增长得越快,等楚云到达天阶巅峰,楚云的纯粹身体力量就能达到一百万吨,如果开启天地法相,力量甚至能够增长三到四倍,也就是说楚云一旦能够达到天阶巅峰,他的力量能够有三四百万吨,这个力量就是宗师初期的高手都可以正面硬抗一下,楚云也没想到《战神诀》前期已经如此厉害,却远不及后面的增长速度和威力,竟然是一门大后期无敌的神功。楚云十分惋惜,当年桃花源内《战经》的下半部丢失,自己一直无缘一见,如果能让自己掌握《战经》下半部,楚云还需要乱七八糟的找什么外家功法,一本《战经》足以让自己无敌天下了。

    另外楚云这一次急着出关也是因为自己在几年前收到了耿炎的消息,晋级真实之眼的主材料神眼草有消息了,竟然在朗州的一处密地之内。江湖中,武林人士把一些藏有武功或者是各类宝物的地方进行了分类,共分为密地、秘境、险地、险境和仙境等几类,当然这些分类并不意味这越往后越高级,而是根据危险程度划分的。其中密地和秘境都是被认定为危险较低,所以可以让低阶的武者进入其中,一些甚至能让人境武者进入平安探险。当然这只是武者主观认为的,一些所有人都觉得危险性很低的密地,很可能让宗师高手都能陨落,所以安全只是相对的。而金刚尊上和金甲战神他们去探索的险地就更厉害了,甚至连宗师巅峰都能被困住。

    这一次朗州的一处位于数个势力之间的密地被发现了,根据这几个门派的粗浅探查,里面就传出了数十种平常难以遇到的天材地宝。这处密地是在一处空间裂缝之中,能够容纳宗师以下的武者进入,不过根据他们的探索,这处密地相比于绝大部分的险地安全很多,但是即便是这样,几个朗州的大小门派联合探索都死伤甚重,连天阶都折进入两位,重伤了好几位。这已经让这些门派伤筋动骨了,毕竟这些门派加起来天阶也就是二三十位而已。

    无奈之下他们联合起来对朗州的所有门派以及朗州周边的释厄寺、金刚门、关帝门、魔影门也发来了传讯,告诉这些门派在五年之后的中秋一起探索此处密地,只需要把获得的宝物交给这几个最先发现的门派一成就好。而他们所列举出来的药材中,就有神眼草。

    因为楚云的闭关,金刚门并没有喊上楚云,而是在乐意轩的带领下,一共出动了六位天阶高手前往了朗州,现在还有一年多就到了密地正式开启的时间了,楚云知道自己不能耽误了。

    楚云出关的消息并没有几个人知道,楚云吩咐了几个心腹,自己要外出一趟,楚云相信自己就算是不在,两郡也没有多少危险,毕竟他们背靠金刚门,几十年前金刚门的金甲战神大发神威,这也没过多久。

    楚云离开之后,两郡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所有人都以为楚云换了个地方闭关去了,并不知道楚云直接离开了,而原来的堂主府则开始了重建,两郡人口多达几十亿,而且收入丰厚,重建一个堂主府不是什么大事。

    楚云还有一年时间赶路,这对已经天阶后期的楚云来说,时间很是充足,所以楚云一路上一边的散心,一边速度并不慢的走着。

    三个月后,楚云来到了两州之间的挪移阵,楚云秘密接见了王珂,然后就直接通过挪移阵来到了朗州,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楚云再次来到朗州已经晋级了天阶后期,真是物是人非。

    跟金刚门接壤的朗州北部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门派,朗州排名前五的门派大都集中在朗州的中南部,这里小势力割据,几十个门派相互厮杀争斗,灭门兴盛也只是几十年的时间。

    楚云成为北堂之主之后,直接依仗金刚门的威名,强硬的把朗州这一边的挪移阵也给占据了,不过并没有释厄寺那么霸道,收入全部归自己,而是跟几个稍微大一些的小门派合作,收入占据了五成,但是所有权却在楚云的手上。把这个战略要地握在手里的战略意义重大。楚云安排江玉树和王珂,一内一外,分别占据了挪移阵的两边,江玉树已经到了天阶三层的巅峰和王珂的实力不相上下,也算是能够独当一面了。

    楚云没有去见江玉树,而是直接朝着目的地赶去,楚云骑着一匹不算好也不算差的战马,优哉游哉的赶着路,他的实力维持在了地阶巅峰,这个实力基本上没有人来招惹他,也不会过分显眼。一路上楚云遇到最多的就是争斗,几个人的战斗甚至几十个人的战斗都遇到过很多次,楚云早就知道朗州北部很乱,但是没想到比起几十年前更乱了。

    也不怪他们争斗这么频繁,实在是外部压力太大,中北部崛起了一个阴邪门不说,这些年又崛起了一个极乐门,没事就往北扩展扩展,北部的门派不想被灭门,只能吞并别的门派壮大自己,因此战斗越来越激烈,不过谁知道这是不是极乐门这些门派的阴谋诡计。

    楚云一边吃着葡萄,一边的任由马匹自己赶路,楚云的神识只开启了几十里,楚云并不觉得自己能遇到什么危险。

    突然楚云的神识之内出现了两个身影引起了楚云的注意。着两个人的实力都是地阶巅峰,这倒是没什么稀奇,毕竟地阶武者多了去了,让楚云在意的是,两个人都是高大两米的巨汉,而且面目狰狞,竟然跟楚云的徒弟熊大、熊二很是相似,四个人的相似度起码超过七成。

    楚云一下子就被两个人引入了回忆,楚云已经几百年没见这俩徒弟了,要说楚云不想念他们是不可能的,毕竟人都是有感情的,楚云一直当成自己的弟弟培养,两个人也用忠心回报自己,他们在楚云的心里是有一席之地的。

    当楚云从回忆中清醒过来,两个人已经跑到了自己身边,他们一点没有搭理楚云的意思,而是想要继续逃走,就像是被追杀一样。很快楚云的猜测就变成了真的,一个天阶武者无声无息出现在了两个人面前,堵住了两人的去路,两个壮汉立刻站住,他们就在楚云身后的不远处。楚云手里提着一串葡萄,边吃边看着三人,三个人只扫了一眼楚云,就把目光放在了对方身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