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没想到圣主门真的有宗师级高手,而且竟然能和宗师中期巅峰的金甲战神大战如此之久,要知道仙海域的几个门派不是没有宗师中期的高手,但是却都在短时间就被金甲战神击败认输了。

    宗师之间除非巧合或者是实力差距过于悬殊亦或者是偷袭,否则基本上不会被同阶击杀,因此宗师高手能够遁入虚空逃命。因此绝不会出现生死大战,不过输了要认,挨打要站正!一旦不敌立刻认输这也是传统,否则就会成为死敌,不死不休毁门灭派的那种。只有两个宗师势均力敌实力差距不大才会出现惊天大战。看起来弱小的圣主门所图甚大啊,拥有如此高手,竟然这么低调。不过宗师高手的大战不是楚云能够参与的,楚云只能耐心等待结果。

    两个月后,楚云正在钻研《盘古开天诀》中的《玄武变》,却没想到眼前一花,他的面前竟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楚云大惊,立刻开启了自己的归元血罡罩。

    “不要紧张,是本座。”楚云定睛一看,就看到了坐在了凳子上的金甲战神,他看起来情况十分不好,如同琉璃一样的金色战甲上面满是破损。从这就能看得出来,他跟圣主门的圣主大战是多么的激烈。

    “尊上,您这是受伤了?我这里还有不少不错的伤药,我给你拿。”楚云立刻开口说道。

    “不用,本座没什么大碍,圣主尊上这老小子藏得真深,这么多年本座一直没把他放在心上,谁知道他竟然不声不响的进入了宗师六层,而且手上功夫的确不俗,本座竟然短时间无法拿下他。但是最终他还是屈服了,他答应本座五十年之内不会进犯金州。所以本座是来告诉你,你只需要专心修炼即可,本座这就要离开了。”说完金甲战神就想离开。

    “尊上,你不去看看师妹了嘛?另外冷面尊者郭阳也在这里。”楚云连忙说道,他还想问一些关于圣主门的消息,毕竟算起来他跟圣主门是死敌了。

    “不看了,在你这里本座放心。”不等楚云再说什么,金甲战神直接撕裂了空间消失在了楚云面前,楚云看着羡慕得很。

    楚云派人把金甲战神获胜并且已经离开的消息告诉了他的女儿和冷面尊者,郭阳倒是很遗憾没有看到自己的主子,但是他的女儿却只是淡然的接受了,就像是金甲战神是陌生人一样。楚云也懒得管他们父女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楚云开始准备闭关了。

    这一次闭关,楚云准备了几个目标,第一目标当然就是把外家功夫提升到天阶后期,楚云现在的天地法相有一百丈左右,而金甲战神需要自己成长到一百五十丈,楚云觉得等自己晋级天阶后期,一定能够达到这个目标。自己修炼天地法相,是为了去救掌门金刚尊上,一旦自己成功救回金刚尊上,那么自己在金刚门不说横着走,起码不会受到排挤打压,而且有金刚尊上坐镇金刚门,他才能有平稳的环境修炼。楚云现在一直修炼到天阶巅峰没有一丝阻碍,需要的也只是水磨工夫而已。

    另外一个目标就是一起把自己的内家功夫提升到天阶后期,这个目标比起第一个更好实现,因为他内家功夫是天阶六层,外家功夫只是天阶五层。楚云绝不会放弃内外双修的,正是因为他手段多,他才能够渡过了一次次的危机。虽然俗话说贪多嚼不烂,但是楚云却觉得多个手段多条命。

    另外楚云需要把《战神诀》修炼到大成,这门功法脱胎于《战经》上半部,天阶巅峰就是极限,而且就算是楚云融合进去能够修炼到宗师的《血罡功》也是如此,这说明《血罡功》的方法并不足以让楚云晋级外家功夫的宗师,这就需要楚云融会贯通的彻底掌握《战神诀》,然后寻找出自己的道路,不过对这个目的,楚云并不着急,因为他想晋级到天阶巅峰,最少也需要百十年。这个速度宣扬出去,楚云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要知道楚云觉得自己二百五十岁左右就能够天阶巅峰,这个速度绝对让一众天阶羞愧欲死。

    再一个楚云希望手下能把自己晋升真实之眼的材料收集成功,如果真的找不到,楚云只能自己前往一些险地寻找,就如同金刚尊上和金甲战神他们做的一样。不过不到没有办法了,楚云绝不会这么做,既然能被称为险地,那么宗师高手都不敢随便进入,何况是楚云。但是楚云对于天眼神通垂涎欲滴,实在是没办法,楚云也不介意冒险。

    另外楚云还准备继续钻研回溯法则和火之法则,楚云掌握了极阴法则和杀之法则两种,并且构建出了两个领域,但是楚云却总感觉法则掌握的越多对自己越有利,楚云曾经问过实际上传授自己武艺的刘琛,刘琛自己也只是掌握了一种法则,他也只是天阶中期,并不知道楚云的猜测是否是对的,但是楚云却总觉得自己的想法没错。

    再说楚云的回溯法则,可是帮了楚云好几次,不光是在杀释厄寺言明的时候,还是在救援马护法的时候,回溯法则都帮了大忙,楚云多么希望再遇到一枚舍利子,让楚云从新体会一下回溯法则,可惜言明这样的二傻子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

    至于火之法则,楚云是一定要掌握的,楚云的火灵剑法和业火涅槃功都是一等一的绝学,有极其强大的威力,不过就是因为楚云没有领悟火之法则,施展不出火之领域,所以这两门功法根本就无法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威力,这让楚云下定决心领悟火之法则。

    楚云也要掌握自己从这么多年从各处得到的土属性功法融合而成的《净土功》,这门功法比起自己其他的几门功夫并没有什么优势,毕竟自己没有得到什么顶尖的土属性功法。而且这门功法也没有土属性功法最广泛的特点,也就是并非以防御为主的功法。而是一门完全辅助性的功法,甚至可以说攻击极其乏力。

    《净土功》中的净土无疑是佛教语,意思是佛所居住的无尘世污染的清净世界。而这门功法中的净土只是显露这门功法的特点,也就是能够祛除杂质,这杂质可能是物品中的,也可以是人身上的,最核心的特点就是分离,这才是这门功法的特性。

    这门功法看起来没什么用,但是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还是能够发挥奇效的,比如说中毒了,就能够把毒素分离。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作用,比如说其中包括的土遁术,能够让楚云嵌入大地,结合楚云的《龟息功》不管是逃命还是做坏事都大有可为。

    二十七年时间一晃而过,整个崇郡和沛郡除了繁华了不少,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如果非要说变化,那么就是身穿金刚门服侍的武者越来越多,而且对两郡的控制越来越严密了。本来沛郡就是朗州和金州的进出通道,所以这里的商队和武者进出很是频繁,以前金刚门对这里的掌控并不太严,缴纳少许的税金就可以同行,因为武者多了,所以战斗也很频繁。但是这些年,金刚门大肆提升了进出的税金,而且严厉的要求所有武者不允许私斗,一开始还有很多门派不愿意,但是有两位天阶初期高手不听命令之后,被金刚门追击几十万里,抓了回来戴枷示众,所有人彻底老实了。当然他们不知道这俩天阶也是金刚门的,这完全就是他们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楚云闭关这些年,两郡新增了一个天阶中期和两个天阶初期,现在楚云手下的天阶已经到了十一个,这两个新增的天阶都是当年楚云收服的火灵门的余孽,毕竟当年自己师傅火灵恨把这些人留下,就是因为他们的天赋最高,最可能成为火灵门的火种。果然,火灵恨这位宗师的眼光不差,一共十四个地阶武者,现在已经有三个成为了天阶,不得不说这比例真是高。新晋级天阶的武者没有仇景这个可怜娃,仇景当年很受楚云看重,认为是和诸葛冷一起最可能成为天阶的好手,又是自己师兄仇赢的亲戚,结果他三次冲击天阶失败,彻底失去了晋级天阶的可能。

    反倒是后来的几个师兄弟迎头赶了上来,这两个人分别是程忧和宗忱,他们并没有表现出比其他师兄弟更高的天赋,反而一次就成为天阶,不得不说这就是命。那两个被金刚门立威的就是他们俩,不过天阶武者可以改变自己的肌肉,稍微改变一下自己的容貌就让一般人认不出来,他们也不害怕自己臭名远播。至于天阶中期的武者,当然就是江玉树的师姐江玉蝉了,没想到她竟然突破了天阶最难的一次关卡,还真是让所有人都艳羡不已。

    这几年两郡的一切俗物都是仇赢、仇景和祝昆掌控的,特别是祝昆出力最大,甚至为了两郡的发展,他耽误了自己的修炼。不过他的付出是有回报的,两郡的收入大大增加,这完全满足了楚云等一众天阶的修炼,甚至于还有钱去培养地阶嫡系。要知道关帝门那么大的门派,对地阶武者也是以放养为主,完成任务才有资源修炼的。但是楚云麾下却是有固定的资源,这些资源完全能够维持地阶武者的最低消耗,如果你想要更多,那么可以去领取任务。这样一来,就避免了楚云麾下地阶武者因为任务太多,耽误了自己的修炼。所以两郡的地阶武者雨后春笋一样的冒了出来,要不是时间还太短,等过上百年,两郡的地阶武者甚至不少于金州其他几个郡的总和,可见两郡的繁华。

    两郡都是北堂堂主楚云控制,所以统称为北堂属下,祝昆为了增强所有人的凝聚力,甚至在金刚门金色的服装一角绣上了“北”的标志,这完全把北堂和金刚门的其他势力区分开了,北堂的人一眼就知道那些是他们的同门。

    除了这些以外,北堂的天阶武者也有了不少提高,耿炎已经晋级了天阶五层,不再是天阶中最次的天阶中期武者了。而且王珂和沙诚海已经摸到了天阶中期的边,一旦他们任何一个掌握了法则,就能晋级天阶中期,成为楚云手下最顶尖的那一部分人。

    而其他的天阶初期的实力也各有增加,诸葛冷这个天才甚至成为了天阶二层,修炼的速度真是不慢。江玉树也解开了心结,他也从天阶二层修炼到了天阶三层。他们师兄妹全部投靠了楚云,而且他的师妹江玉柳还嫁给了仇赢,成了楚云师兄的妻子,也算是跟楚云的嫡系联姻。

    这天中午,仇景亲自指挥着几名手下给楚云的聚灵阵更换灵币,不得不说单单是这一项就占去了整个北堂收入的三分之一,没有收入,哪里能练得起武功。楚云的聚灵阵当然不是仅仅只有自己使用,而是整个堂主府的人都可以使用,聚灵阵比起外面的天地灵气高着十倍,就是冷面尊者郭阳也赖在这里,楚云的城主府平常都聚着五个以上的天阶。

    就在仇景刚刚准备动手的时候,一股炙热无比的能量从地底蔓延到了整个堂主府,半步天阶的仇景也被烫了一下子,他本能的跳了起来,来到了屋顶之上。而其他的几个地阶也都惨叫着跳到了各种东西上面,几乎他们一起,堂主府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怎么回事?”除了楚云之外实力最高的天阶六层高手冷面尊者郭阳直接从自己的屋子出来,来到了堂主府最高的大殿房顶之上,与此同时王珂等几个人也赶了过来。

    “这股热量是从密室传出来的,这股熟悉的力量,一定是火灵剑法突破时候的表现。”沙诚海正好在城主府,他感应到这一股热量中熟悉的味道,立刻就肯定地说道。

    “是堂主搞出来的?”就在郭阳刚要问什么的时候,第二股炙热无比的能量再次扩张了起来,整个堂主府的地面如同烤焦了一样,散发着漆黑,也多亏堂主府大多数人因为第一股热量早早的跳上了高处,没有被波及到,否则真的站在地面上,这群人的脚肯定都成了烤猪蹄。

    “所有人带着自己的东西,撤出堂主府。”郭阳见多识广,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堂主在修炼一门神功,连特殊材料制成的密室都挡不住这股力量,可见这股力量的威力之大,他立刻开始疏散人群。不过好在在堂主府的人并不多,而且大都是地阶以上的武者,很快一群人就全部撤离了。

    当一群人刚刚撤离,整个堂主府所有建筑都开始变得通红,郭阳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要知道这里的很多材料都是隔热的,连这都能烧红?这股力量的温度得多高啊,还好撤的及时。

    还没等庆幸的心情平复,整个堂主府轰隆一声,竟然全部倒塌了,郭阳拿出了自己的剑,好奇的敲了敲堂主府的大门,这号称隔热、坚韧、隔声的顶级金丝乔木大门竟然直接化为了飞灰。

    “听我命令,堂主府周围十里之内不允许住人,所有人给我搬。”郭阳连忙的吩咐下去,在崇郡金刚门的命令就是天,没有任何人敢呲牙。

    就在郭阳吩咐疏散人群的半个时辰之后,第三股炙热的力量来袭了,整个堂主府全部变为了飞灰,等尘埃散去,连堂主府所在的地面都干涸龟裂了开来,整个堂主府的地面足足下沉了一丈有余。

    “我滴个神啊,堂主这是修炼的《火灵剑法》?”沙诚海看着数千亩的堂主府直接变为了一个大坑,就是连天地灵气都被烤的扭曲了起来,他十分怀疑自己修炼的是假的《火灵剑法》。因为当第四次热量来袭的时候,整个堂主府以及连地基都有不见了,站在边沿向下看去,整个堂主府所在都是一片岩浆,骇人无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