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两个人都在马护法马车里待着,马护法除了带着一个车夫竟然什么人都不带还真是干脆,一个大门派都有自己门派特色的马匹,金刚门的马匹楚云也不知道叫什么,长的脑袋跟豹子一样,根本不像是马,但是速度惊人,不下于地阶后期的全速奔跑,这种马匹在整个乾蓝冰域也算是顶级战马了。

    楚云拿着马护法给自己的材料看了起来,越看越是觉得此任务不容易,马护法要自己陪他杀的人竟然是崇州堂堂主,也算是耿炎等人名义上主子,这个家伙可了不得,战绩惊人啊,而且是公羊驰一方的大将,这几百年为金刚门获得仙海域的地盘立下了赫赫战功。曾经在天阶五层的时候就力抗一个天阶七层的高手三个时辰,虽然重伤,但是却没有死,因为他拖住了此人,让金刚门在夺取一个郡的战役中大获全胜。也因为这一次的战役,他被公羊驰花费了大力气推荐成了崇州之主。

    不过,自从重伤后,他就很少露面了,在崇州也是毫无作为,任由红枫域的大小势力入寇,崇州顿时成了一堆烂摊子。金刚门的人调查,此人貌似跟红枫域的某个势力达成了什么出卖金刚门的约定。马护法调查了十几年,才终于确定这件事是真的,但是他害怕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正好楚云崛起,于是他就请求副掌门宁九剑答应了一系列的条件,请楚云出手,才有了今天的事情。

    此人叫做宁羽,跟宁九剑还有一点血缘关系,两个人虽然血缘隔得很远,但是却也都是宁家的人,不过因为宁九剑不拉帮结派,所以宁家也一盘散沙。他的武功也是宁家的绝学也是金刚门的绝学《血罡功》,这是一门传说中能够修炼到大宗师的神功,练到高深之处,能够在自己周身修炼出一层血色罡气,几乎血气不耗尽,就不可能被击破,号称金刚门的防御最高的神功宝典,宁羽也是靠着这门神功硬抗住了一个比起高两个层次的高手。楚云对比了一下自己的归元罡气,竟然发现这所谓的血罡比起自己的归元罡气还要强悍。如果被他晋级了天阶后期,自己还真不一定能够击败此人。

    马护法的办法真是直接,他竟然要直接带着楚云前往崇州城,让宁羽出来迎接,然后直接动手抓人,但是人家宁羽一州之主当了二百年了,人家就没点自保的手段?当着人家手下的面抓人,万一人家反抗怎么整?虽然宁羽手下没有太厉害的人,但是也有两个天阶初期的手下,真拿着天阶初期不当干粮呢?不说别的楚云自己制造的屠龙箭就能够出其不意的击伤天阶中期,这种暗器江湖上不是没有,人家宁羽就不弄几件防身?特别是在人家的地盘,你哪里来的信心?

    不过楚云只是提了一嘴,马护法直接就堵了回来,他认为自己代表的是金刚门,说不定一亮出目的,宁羽就束手就擒,楚云也不知道谁给他的自信。楚云暗暗决定,一看事情不对,就立刻离开,马护法这种猪队友说不定害死自己。

    楚云一路上终于说服宁羽两个人一明一暗,马护法放出神识引宁羽出来迎接,自己则躲在暗处,对宁羽突然出手,这样不管是宁羽是否有阴谋,都能够有反手之力,马护法虽然执拗,但是他还是需要楚云的帮助,最终还是妥协了。

    楚云在距离崇州还有数千里的时候就下了车,然后迅速的消失在了马护法的视线之内,就是连马护法都不知道楚云去了哪里,楚云的隐匿功法不想让人知道,怎么可能暴露。

    马护法距离崇州城还有三百多里的时候就直接开启了神识扫视了崇州城,身为同阶的宁羽当然能够发现,马护法以传音功让宁羽来城门迎接自己,宁羽看起来毫无防备的答应了。

    半个时辰后,马护法的马车来到了崇州城,宁羽带着自己的两个天阶手下和一众心腹迎接马护法,马护法发现宁羽还是天阶六层心神大定,虽然没发现楚云藏在哪里,但是还是按照跟楚云的计划,直接宣布自己是来带走宁羽的。

    躲在人群里的楚云从来没觉得马护法是这么蠢,难道他看不出来情况不对?不管是宁羽还是一众手下都表现的太淡定了,听到马护法宣布他为叛逆,难道不应该喊两声冤枉,或者是辩解一番,就这么笑眯眯的看着马护法,肯定有问题啊。

    “你们各司其职,宁羽你跟我走。”马护法刚说完,整个身子突然飞速的后退,转眼就飞出去百十里,原来这个马护法还不是笨到家,他也看出来不对,这让楚云有些刮目相看啊。

    “哈哈,马护法没想到你还没有老眼昏花啊,可惜你跑不了。”说完马护法就突然被一个魔气暴崩的领域囊括了进去,看到这里楚云都是心里一惊,他完全没有发现竟然有埋伏。

    “天阶八层,好家伙,真是下血本啊。”楚云看着玩弄马护法一样的天阶后期高手暗想道。

    “堂主,据说这个马护法还去找了一个人来,怎么就马护法自己?”宁羽身边的一个天阶初期手下疑惑的问道。

    “嗯,应该是那个据说跟宇文凯打平的外来小子楚云吧,以天阶中期跟天阶后期打平,真的当所有人是傻子呢?本尊这么强悍的《血罡功》也只能硬抗几个时辰而已。宇文凯那个老东西胆小怕事,估计根本没动手,又怕别人耻笑,所以才把这小子抬起来的。你看此人根本就没有出现,如此胆小如鼠之人,不足为虑,等圣主门把崇郡彻底吞下去,再去把橙衣门灭掉,橙衣门不配占据这么好的地盘,整个红枫域都应该是我圣主门的。”宁羽满脸狂热的说道。

    “可是橙衣门是红枫山罩着的,虽然红枫山早就不复当年之勇,但是也还是拥有五位宗师的超级势力,咱们圣主门要不是被红枫山死死拦住不能像其他方向发展,咱们也不可能来谋划金刚门的崇州。”另一个一直没说话的天阶初期说道。

    “告诉你们一个秘密,金刚门的两个宗师并非在闭关,而是应该外出了,但是这已经一百多年没回来了,在大陆上有无数的险地,这些宗师为了突破自己的境界出去寻找机缘,也说不定就陨落了。否则你以为言虎、乐意轩等人都傻嘛?这么争权夺利的就不怕两个宗师出关收拾他们?他们自己都觉得两个人回不来了,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要不是圣主害怕乾蓝冰域其他门派插手,只能蚕食金刚门,以圣主的实力,金刚门反手可灭。而且当年跟金甲战神狂战和金刚尊上一起离开的还有数位尊上,其中一位是御鬼宗的太上长老,而那位太上长老的魂灯破裂了,你应该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宁羽自信满满的说道。

    在三个人身后装成一个崇州堂弟子的楚云没想到一下子就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如果这个宁羽说的都是真的,那么金刚门还真是危险了。但是百十年对于宗师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说不定他们只是耽搁了,或者是被困到了某个地方,反正楚云不相信两个宗师能够一起出事,要知道金刚尊上可是宗师后期的外家武者,实力冠绝宗师,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死去,而金甲战神从名号就能看出,他是打出了的尊号,此人虽是宗师中期,但是不知道跟多少宗师交过手,这么一位高手也不至于无声无息死在外面。

    楚云很快就下了决定,既然已经在金刚门的船上了,那么不能什么都不做就改换门庭,虽然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但是每个门派都不喜欢那些二五仔的,自己已经叛出了关帝门,这一点有心人一查就知道,如果再毫不犹豫背叛金刚门,那么自己名声就彻底臭了,另外自己就算是去抱那个什么圣主门的大腿,人家也未必重视。

    马护法已经危在旦夕了,自己不能等了。

    “飞龙枪。”楚云立刻就拿出了龙纹枪并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以气御物,准备从背后偷袭自己身前的三个天阶,起码击杀一人重创一人。楚云第一个目标是那个站在宁羽身边的天阶三层的手下,然后再攻击宁羽。楚云不是不想直接攻击宁羽,但是楚云看得出来,宁羽一直开启着神识观察着四周,此人十分谨慎,自己动手未必能够杀死他,还不如先杀一个他的手下。天阶三层单对单绝不是自己对手,但是联合宁羽等两个天阶,还是要让自己费不少手脚,马护法未必等的了。

    “小心。”果然当楚云的龙纹枪一出现就被宁羽发现了,但是楚云的攻击目标却不是他,这让宁羽再做其他反应也来不及了,他又不是内家武者,如果是内家武者,可以开启领域护住自己的手下,但是外家武者虽然身体强悍,攻击犀利,但是却不擅长保护其他人。

    龙纹枪仿佛真的变成了一条血色猛龙,在楚云的气血支持之下,龙纹枪以天阶初期难以反应的速度击碎了这个天阶三层,也只是堪堪开启了自己护身真气的武者。身体被龙纹枪捅出一个碗口大小的贯通伤,丹田也已经破碎,就是以天阶武者强悍的生命力也活不成了。

    就在宁羽跑到此人身边抱起此人失声痛哭的时候,楚云不依不饶龙纹枪化作一条新的血龙,撞向了宁羽另一个天阶二层的手下,宁羽怎么能让楚云如愿,虽然宁羽震惊于楚云只有天阶中期就能施展如此绝招,但是他依旧不会束手就擒,只见他手里出现一把跟龙纹枪不相上下长短的大刀,直接运足血气朝着龙纹枪撞去,他绝不能眼睁睁看着两个心腹都被楚云杀死。

    楚云没想到宁羽此人还是个讲义气的人,跟手下这么好,而且看到宁羽浑身包裹在一层血色罡气中,楚云也有些凝重,此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龙纹枪和宁羽的大刀结结实实撞到了一起,这个时候天阶二层的武者才反应过来,他身子一晃就远离了战场,但是楚云却怎么能放过他。当年楚云看到周仓的大枪能够穿梭虚空攻击敌人,楚云研究了这么多年总算是研究一点皮毛。

    “血龙出洞。”楚云大喝一声,龙纹枪阴明不定的闪了几闪,竟然直接消失在宁羽眼前。

    “不可能,竟然连藏器虚空都掌握了,小三快回来,来我这里。”宁羽对着那个天阶二层的手下大喊道,此人看得出对于宁羽言听必从,他直接朝着宁羽的身边跃来,天阶武者轻功速度再快,也不如以气御物,龙纹枪缓缓地在这个天阶二层的身后浮现出来,虽然只是枪头,但是也让宁羽震恐了。

    只见他直接把手里的大刀扔了过去,这一掷孕育着无尽的血气,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在意自己这个手下。为了救自己的这位手下,他连自己赖以生存的血气都抽调了三层,这让他的血罡都有些透明起来。

    楚云眼睛一亮,龙纹枪竟然再次遁入虚空,当再次出现的时候,竟然来到了宁羽身后,楚云双掌猛推,如同烈焰一样的血气竟然瞬间就透支了五成。龙纹枪凌厉的朝着宁羽的后背飞击而去,如果这一击能够插中,那么宁羽此人不死也要重伤,而且龙纹枪的目标正是宁羽的丹田,宁羽很可能步了那个天阶三层手下的后尘。

    宁羽当然发觉了龙纹枪是声东击西,楚云的真正目标原来一直是自己,不过他已经没有办法做其他反应,只能给以血罡硬抗,希望能够抗住楚云的以气御物。

    哐,一声巨响,宁羽一口老血喷出,身子周围的血罡几乎已经透明,但是却硬生生扛住了楚云的一击,楚云以五成血气对付只剩下七成血气的宁羽,双方打成了个平手,楚云也没什么不满。外家武者没有了血气,就成了待宰的羔羊,而自己不说还剩下一半的血气,就是内家功夫都还没用呢,这两个人在楚云眼里已经没了威胁。

    要非自己偷袭,而宁羽又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楚云还真的一时半刻拿不下此人,此人的功法的确是不凡,别看自己这一次代价并不大就击败了宁羽,这纯属躯壳而已。气血不灭,血罡不绝,这门功法的防御力比起自己的归元罡气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但是现在都结束了,捂着对战只看结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