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梁县的堂主看起来是一个面容有些干瘦愁苦的中年人,特别是眉毛短而浓密,看起来有些好笑,但是此人却是正儿八经的天阶二层的武者。

    “在下江玉树,就是玉树临风的那个玉树,不过很可惜鄙人的相貌辜负了老父的好意。阁下就是击退橙衣门入侵的楚云楚大侠?江某久仰大名了。”没想到这个江玉树一开口还是挺幽默的,楚云笑着把他迎了进去。

    “江兄,鄙人刚刚前来金刚门,本想着过段时间就去拜访一下周围的英豪,没想到江兄竟然先来了,实在是让鄙人觉得蓬荜生辉啊。”楚云让人上了茶,就坐在了主位上,江玉树看了楚云一会,没有说话,这让耿炎和王珂顿时皱起了眉头,但是楚云却依旧微笑着,看起来依旧温和。

    许久江玉树才像是回过神来:“抱歉了楚兄,我刚才注意到楚兄的修为隐藏的太好,根本看不出实力修为,所以才动用了一门秘术,结果依旧是一无所获,这显得十分没有礼貌,但是我还是真的很好奇楚兄的修为,不知道楚兄是否能直言相告,这对鄙人十分重要。”

    楚云心想你能看出我修为才怪了呢,但是还是很温和的说道:“虽然不知道江兄为何在意鄙人的实力,但是江兄既然想知道自无不可,本人是天阶五层的实力。

    江玉树听到这里大失所望,这溢于言表的失望之情让耿炎直接暴怒了:“哼,我们公子虽然只是天阶五层,但是却是内外双修,内家功夫和外家功夫都是天阶中期。而且实力远超同阶,在我公子手上死亡的天阶中期已经有好几位,甚至于橙衣门的一个天阶四层的高手在开启了领域,全新戒备之下被我公子一招秒杀。橙衣门的宇文凯是天阶八层也奈何不了我公子,被迫跟我公子道歉,退出了金州。姓江的,你不要不识好歹,我家公子杀你不需要出第二招,公子亲自迎接与你,你竟然不识抬举,来,咱们过两招。”

    江玉树听到耿炎的话不光不怒反而欣喜起来,楚云也不想跟江玉树无故交恶,于是朝着耿炎做了个手势,耿炎余怒未消的坐了下来。

    “楚兄真的能够对抗天阶后期?”江玉树似乎是不敢置信的再次问道。

    “怎么?难道我家少爷还会骗你不成?”就是王珂也有些恼怒了,这人怎么回事,难道是来找茬的?

    楚云刚要说什么,江玉树竟然直接跪在了楚云面前,楚云吓了一跳,连忙的向前搀扶,同时也提起了注意,他可是记得倚天中张三丰去搀扶那个少林和尚被人暗算了,他刚来这里,从哪个方面看,都做不到让一个同阶给自己跪下,他害怕是红枫域的人来暗算自己,毕竟自己也没看这个江玉树的身份令牌,而且他再三确定自己实力,的确很像是有问题。

    因此楚云虚扶了一下,竟然没有扶起来,楚云力量何其大,这一抚虽然没有用全力,但是也有数百万斤。他后退了一步,皱眉问道:“江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似乎是看出了楚云的疑惑,他连忙开口了:“楚兄救命啊,楚兄救我一命吧,我真是走投无路了,才来求楚兄,我愿意奉楚兄为主,只求楚兄救我一命。”

    楚云不动声色的说道:“江兄,你先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先说说你到底遇到什么事了。”

    江玉树连忙开口:“楚兄,我是金州本地人,虽然不是修炼的外家功夫,但是从晋级地阶之后,就被我的恩师天阶巅峰的三山尊者收为了徒弟,就这么顺风顺水的晋级了天阶。谁知道我的恩师跟乐意轩为了争夺本地派的话语权闹翻了,后来恩师外出执行任务,一去不复还,乐意轩成为了本地派的首领,对我们师兄弟百般打压,我的师兄弟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一位师姐是天阶三层,其余的都是地阶武者。因此我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无奈之下,我和师姐就加入了外来派首领言虎的手下,但是言虎对师姐垂涎三尺,想要师姐嫁给他。师姐誓死不从,竟然直接叛门想要离开金州。结果反被抓了回去,囚禁到了大牢之中。我想要营救师姐,却做不到,我一下子得罪了本地派和外来派,彻底成为了边缘人。后来我师父的好友,也是另一大派外家派的一位天阶九层的高手相救,才让言虎和乐意轩投鼠忌器,谁知道在两个月前,我收到消息,那位恩师的好友阙滨海跟仙海域的高手对战,重伤频死。阙叔叔让人跟我带信要我小心乐意轩和言虎,因为阙叔叔的上峰公羊驰不愿意为了我们的罪两个巨头,现在公羊驰独自面对仙海域的门派十分吃力,他需要寻求帮助。我也是走投无路,希望楚兄能够接纳我的几位师兄妹,他们都是地阶后期的武者,天赋都比我高得多,给他们时间,他们都会是楚兄的好帮手。”

    江玉树说完,楚云顿时沉默了,竟然涉及到金刚门的三个派别,还重重得罪了两个,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可以说如果接纳了江玉树就得罪了金刚门大多数人,自己还能加入金刚门?

    看到楚云不说话,江玉树怎么可能不知道楚云在想什么,换成他也不可能为了区区一个天阶初期得罪乐意轩和言虎,于是他继续开口了:“楚兄,我知道你不想为了区区一个天阶初期的在下得罪两个巨头,但是楚兄,不知道一个天阶中期能不能让楚兄满意。”

    楚云听到这里心思一动,天阶初期和天阶中期的差距简直就是天和地,一个天阶中期,吊打十个天阶初期,而且能够晋级天阶中期,那么有五成可能晋级天阶后期,但是十个天阶初期,却只有一两个能晋级天阶中期,两者的难度相比也是天差地别。晋级天阶中期的关卡比起晋级天阶后期更难,而且难很多,不得不说这很让人无奈。有的门派天阶后期比天阶中期更多,千万不要特别惊讶。

    “楚兄,我的师姐随时能晋级天阶四层,当年掌门说过什么时候师姐晋级天阶四层,就什么时候释放,师姐已经摸到了法则的边缘,要不是她强压着,已经能够晋级了。本来我想和阙叔叔一起去接师姐,但是谁知道阙叔叔受伤了,而公羊驰不念旧情,没有答应阙叔叔的请求。不过我并非没有帮手,师尊临出去执行任务之前,就觉得可能遇到危险,所以给我留下一大笔的灵币和几件威力不俗的法宝,我用其中的一件法宝请求了西北帮老大穆剑锋的帮忙,他答应我只要师姐真的晋级天阶四层,就支持把师姐放出来。穆剑锋的西北帮虽然不如言虎、乐意轩和公羊驰三个势力,但是那是他只守着自己的地盘,不愿意去金城的原因,此人也是个天阶巅峰的好手,手下有十位天阶,其中有两位后期,他开口言虎和乐意轩就算是不愿意也不会反对的。师尊留下的三枚高阶灵币和数十枚中阶灵币,以及所有法宝都献给楚兄,而且师姐出来之后,我也会劝他成为楚兄的手下,希望楚兄考虑。”江玉树说完楚云还是没开口,只是点了点头。

    这个穆剑锋显然不愿意为了江玉树对抗言虎等人,一件顶级法宝只愿意开口支持把江玉树的师姐放出来,可见乐意轩和言虎是多么的憎恨江玉树等人,为了两个天阶到底值不值得自己冒险呢?

    金刚门有五位天阶巅峰,十一位天阶后期,当然现在重伤了一位,中阶只有二十来人,剩下的全都是天阶初期。自己现在实力堪比天阶后期,还有两个天阶中期的手下和两个天阶初期的手下,怎么算也可以是自成一派,没有任何人敢小瞧,自己的目标可是借鸡生蛋,争取依靠金刚门提升自己的实力,因此早早的独立出来未尝不可。楚云不相信这群人会明目张胆的对付自己,只可能下下绊子,自己何必害怕?再说就算是遇到天阶巅峰,自己也未尝不能一战。即便是不敌,那么也能够自保。其实现在只要不是宗师,楚云都不惧怕,他的实力已经足以在任何门派立足。

    “江兄,不知道你这一次前来新城有什么人知道嘛?”楚云开口问道,江玉树听到这个问题一愣,随即脸色暗淡了下来,他以为楚云没答应自己,于是他缓缓站了起来,换上了一副黯然的样子。

    “楚兄,你放心,我这一次来找你,没有任何人知道,绝不会连累楚兄的。”说完就拱了拱手转身准备离开。

    “稍等,江兄太着急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要思考一下,另外我现在还没有真正加入金刚门,你说的事情要等我加入金刚门之后才能决定,否则我是个外人插不进手你应该明白。”楚云说完,江玉树恍然大悟,他神色激动的刚要说什么,楚云就直接打断了。

    “江兄,你给我一点时间考虑,等我正式加入金刚门,就会告诉你我的决定,你已经等了几十年,应该不急在这几天的时间。不论我决定帮不帮你,都会给你回复的,你觉得如何?”楚云说完,江玉树也没有纠结,直接告辞离去,倒是一个果断的人。

    “少爷,难道你真的要帮他?”耿炎走向前来问道,楚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然后平静的说道:“一个天阶中期一个天阶初期,足以让我冒险,再说以我的实力天阶巅峰也奈何不了我,何不以这两个人的事情,彻底打响我的名号,在金刚门这个混乱的门派,我们都不能占据一席之地,还怎么实现我们的抱负?”

    “少爷英明。”耿炎和王珂立刻躬身说道。

    “嗯?金刚门的人来了,来的是一位天阶六层的武者,还真是重视我,金刚门现在掌权的不是那个从来不拉帮结派的宁九剑嘛,此人虽然不拉帮结派,但是所有派系都给他面子,而且此人手里的实力也不差,还是名正言顺的副帮主,只要我的实力够强,那么一切都没有问题。”就在金刚门的来人在八千里之外的时候,楚云就已经发现了他,天阶六层的这个武者瞬间就感应到了楚云的窥视,两个人稍一交锋,楚云的神识就收了回去。此人立刻开启了自己的神识,他是天阶六层巅峰的高手,神识有近四千里的距离,但是他却发现窥视他的人在自己神识之外,他立刻紧张了起来,因为比他念力更高,肯定是天阶后期,不知道此人为什么要窥视自己,他当然十分紧张。

    当他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来到了新城城外,楚云已经带着耿炎和王珂在城门口迎接了。

    “马护法辛苦了,从金城赶来路途着实不近,我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请进城一叙。”耿炎认识此人,他立刻走上前来招呼道。

    “耿堂主,你怎么知道本尊要来的,难道刚才用神识窥探本尊的是你?”马护法严肃的问道,此人是执掌金刚门奖罚的右护法,为人严肃喜欢较真,也不知道为什么宁九剑要派他来。

    “并非是在下,而是公子告诉我的。”马护法顺着楚云的目光看向了楚云,马护法看着楚云挑了挑眉毛开口了:“刚才是你以神识勘察的本护法?”

    “不错,真是本尊。”楚云也不多说。

    “你是那个击退橙衣门宇文凯的人?”马护法再次开口问道。

    “不错。”楚云话语依旧简练。

    “虽然本尊不知道你是靠实力还是靠着运气,亦或是其他原因,我这一次来是奉命行事。先例行公事问你一句,你这一次前来金州,是否想加入我金刚门?”马护法问完,楚云点了点头。

    马护法也随之点了点头:“既然是这样,那么宁副掌门答应你加入金刚门。至于你的驻地,宁副掌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就是把上凉县和下凉县交给你,你乖乖的当一个堂主。另外一个选择是你去执行一次任务,帮助本护法抓住或者击杀一个门派叛徒,那么就直接授予你金刚门长老的职务,有权参与门派的决策。你应该知道金刚门的长老不是那么好当的,只有到达天阶后期或者是立下大功的天阶中期才能够成为长老,至今我金刚门也就是二十一人,掌门不在的时候共同管理门派大权,地位不可谓不重。怎么选择在你。另外如果你选择第二个,那么你还会成为崇郡之主,统领崇郡十一县,要知道我金州才一共十四个郡,虽然崇郡偏僻,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担任的。哪怕你输了,只要你参加你也可以继续当你的县主,而且任由你选择一个上县。”

    “马护法,我和郑堂主加入金刚门,因为是天阶中期,也都直接授予了一个上县担任堂主,怎么到了少爷这里,你们才让少爷成为一个下县和中县,这欺人太甚了吧。”楚云还没说话,耿炎已经开始鸣不平,这个上凉县和下凉县加起来也不如新城县和齐城县,不管从面积、人口还是富裕程度上。

    “我金刚门不收废物,要不是橙衣门入侵,你们以为你们有机会入主这两个县?”马护法说完,耿炎大怒,楚云却拦住了他。

    “不知道要本尊去对付什么人?是什么境界的武者?”楚云平静的看口问道,不管金刚门的人相信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击退宇文凯,都会有人看自己不顺眼,亦或者是再次试试自己的水准,面对为难楚云心里有数,所以也没有气恼。

    “对方是什么人你先不用知道,境界嘛,本护法也拿不准,只能告诉你五成的可能是跟本尊一样是天阶六层巅峰,五成的可能是天阶七层初期。”马护法说完,楚云点了点头,对方这是要一箭双雕,自己赢了,那么他们就不需要出人就铲除了一个叛徒。如果自己输了,那么死的是自己,他们也没什么损失。不管怎么样都能看清楚自己的实力,真是好算计。

    不过楚云却没有畏惧,天阶后期又能怎么样?天阶后期不过就是因为对付元气开始实化,攻击力激增,就跟天生带了个法宝增幅一样。而且内力已经大部分转化为了元气,再一个就是念力晶丝出现。天阶后期武者念力一定可以化丝,而楚云这个天阶初期就能够化丝的是功法赐予的,百不存一少见的很。

    而天阶后期跟天阶中期的这三点区别,楚云却都觉得没有什么,元气实化又怎么样?自己的魔源杀气都已经实化完成了,你们能比?元气已经占据自己体内真气的七成甚至更多那又怎么样?自己体内真气远超同阶,除了不能跟元气一样直接勾连天地灵气,没其他的差别。念力化丝,能够施展念力攻击自己更是不怕,自己早就能过念力化丝。

    不过楚云也不会大意:“我答应,但是我要对方的详细资料。另外你说的哪些条件希望你不是骗我。”楚云瞟了马护法一样,马护法竟然感觉自己如坠冰窟,这是杀了多少人才能聚集起来的杀气了,不过他还是脸色不变,此人的意志不得不说坚定的很。

    “你放心,我虽然是想要借你的手完成任务,但是我说的奖励都是真的,来之前副掌门亲自答应的,你看你的长老令牌我都提前给你带来了。”说完马护法从乾坤囊拿出了一块长老令牌,耿炎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楚云知道应该是真的。

    “什么时候动手?”楚云又问道。

    “越快越好,否则他很可能逃走,在门内说不准就有他的同伙。”马护法说道。

    “好,咱们现在就走,资料路上给我。”楚云比他更干脆,这让马护法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