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殊看起来已经昏迷,被两个人抬着赶了过来,而这一次领头的人竟然是天阶八层的高手,这么说起来,此人应该就是橙衣门的掌门了。

    “在下橙衣门掌门宇文凯,这位兄台应该不是金刚门的人吧,老夫对于金刚门的天阶武者了如指掌,阁下似乎很是面生啊。”宇文凯看起来年纪不小了,天阶武者的生命只要不遇到意外活个上千年是没有问题,生命的最高限制是三千岁,老的远比常人慢。但是天阶武者也不是不会变老的,一旦天阶武者超过千岁,而不能晋级宗师,那么就会越来越老态。看此人的相貌应该是活了一千多岁的老者了,这种人是不好对付的,不过楚云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自信。

    “在下楚云,的确还不算是金刚门的人,但是我的这几位下属却都加入了金刚门,而且本尊也是准备投靠金刚门的,不过就是还没来得及,因此我插手此事应该并不唐突。”楚云说完,宇文凯显然也不惊讶,金刚门的风格众所周知,他也没有想过以楚云不是金刚门的人就逼走楚云。

    “我的手下不过就是击伤了阁下的人,阁下竟然直接出手击杀了我橙衣门的长老,本尊身为掌门,只能跟阁下做一场了。如果本尊侥幸获胜,那么阁下就道个歉,表达一下自己的歉意,而且我橙衣门在两县的缴获要全部带走。如果阁下击败本尊,那么本尊掉头就走,并且承诺再也不会攻击阁下的两座县城,并且赔偿阁下的全部损失。阁下觉得如何?”宇文凯说完,楚云对此人刮目相看啊,此人没有仗着自己的实力欺压,就是击败了楚云,也给楚云留了面子,显然不想把事情做过。如此懂进退的人,楚云还是很欣赏的。

    “好,咱们就一言为定。”说完楚云就直接跃到三十几里之外的空中等待宇文凯。天阶后期元气已经基本上取代了体内的真气,而且元气开始实化,虽然不足以成型,但是却极大的增加了武者对于天地灵气的控制,一般的天阶中期根本就争不过天阶后期,因此只能被碾压,但是楚云却不同,他对天地灵气的掌控,远超同阶,因此即便是争夺天地灵气处于下风,也不至于直接被碾压。而且只要晋级天阶后期一定会大大增强自己念力,并且念力开始化丝。不过这些对于楚云都不算什么,楚云内外双修,起码也能维持不败,楚云又没有击杀宇文凯的想法,只要能够维持不胜不败就算是达到目标。

    两个人一交手就直接进入了焦灼,楚云直接开启了自己的阴之领域,而宇文凯也开启了自己的领域,它的领域是风之法则构建的领域,双方领域一接触竟然是个五五开。宇文凯早就听说楚云是外家武者,本来准备把他放入领域慢慢炮制,以他天阶后期的实力,楚云即便是掌握了以气御物也拿他没办法,但是没想到楚云竟然是内外双修,而且领域竟然跟他的领域不相上下,这下子宇文凯就不淡定了,他对于拿下楚云的想法降到了冰点,再跟楚云交手也不过就是在门人弟子面前应付事罢了。

    楚云立刻心领神会,看到宇文凯不想跟自己生死对决,也不会拿出真本事,不过两个人的打斗看起来却十分激烈,大地动摇,灵气剧震,只把耿炎等人看的目瞪口呆,而跟着宇文凯来的两个天阶武者也为自己的掌门捏了把汗,要知道楚云还没用出外家功夫呢,因为挨着金刚门,所以对于外家武者吊打同阶的淫威,他们记忆犹新。

    十几个时辰之后,两个人双双罢手。

    “楚兄实力非凡,在下难以取胜。既然如此,我橙衣门就把两县所有缴获全部还给楚兄,希望楚兄谅解。”宇文凯拿得起放得下,立刻就服软,本来他们橙衣门就是看到机会打打秋风,现在秋风不好打,还不如一软到底,把这件事揭过去,真是老江湖。

    “宇文兄果然豪爽,对于我杀死贵门弟子,我也向宇文兄道歉,当时我的手下被贵门弟子重创,我也是失去了分寸,下手重了。为了表达歉意,我愿意拿出五十枚中阶灵币补偿死者的家人,请宇文兄务必收下。”虽然五十枚中阶灵币的确不少,但是对于一个天阶武者的性命来说,并不多,但是这表现了楚云道歉的诚心,宇文凯当然看得出来。

    “既然这样,我就厚颜收下了。这就是楚兄要的郑殊,不过此人却并非投靠我橙衣门,反而有些誓死不从,不过是我门下弟子恰巧抓住了他的女人,他才被迫投诚。而且他的女人已经身怀六甲,真是好福气啊。老夫自从晋级天阶,妻妾何止十个,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人能为我生下一男半女,也不怪这位郑老弟束手就擒了。”楚云听完也很诧异,他看了耿炎等人一眼,三个人竟然谁都不知道这件事,楚云也没有在外人面前细问。

    “还不醒来更待何时?”楚云闷哼一声,制住了郑殊的截脉术直接就被震开了,宇文凯对于楚云的手段又有了新的认识。楚云这可不是纯粹以内力震开的,而是蕴含了念力晶丝,念力晶丝控制了郑殊的心神,让郑殊自己从内发力,再加上楚云的内力辅佐,瞬间就破开了宇文凯的截脉术,这念力的运用之纯熟,远超宇文凯,这才让他心惊。他也庆幸自己没有跟楚云死磕的意思,因为楚云还没有显露外加手段呢。

    郑殊迷迷糊糊的起来,一眼就看到了楚云,他目露惊喜快速爬了起来,单膝跪在了楚云面前:“主人您回来了。”看得出来他对于楚云回来真的是开心,当初跟了楚云,直接阴死了自己的堂兄郑开,已经让他没了退路,而楚云神奇的修炼速度,让他看到了希望,他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一旦认定自己的主子,并不会随便更改,要不然也不会直接联合耿炎镇压了王珂,他真的想要脱离楚云,这些年早就脱离了。

    “听说做父亲了,很不错,等我处理完了正事,就陪你好好庆祝一番。”听到楚云的话,郑殊知道楚云没有怪罪他,他连连点头心里很是感动。被楚云捏住了性命的投诚和真心实意的投诚差距很大的,这一点楚云是知道的,他还在想着等自己稳定下来,就解除郑殊识海中的禁制。

    宇文凯有心和楚云化干戈为玉帛,所以很痛快的跟楚云交接了两个县,并把俘获的仇赢等人释放,一众旧人看到楚云回来欢欣鼓舞自是不提,楚云设宴招待宇文凯等人,宇文凯话里话外都是告诫楚云远离这里,他们橙衣门只不过是红枫域打前锋的小势力,但是红枫域还有一些门派对金州垂涎三尺,虽然不至于出动宗师直接撕破脸皮,但是金州的宗师不出来,派几个天阶后期前来还是很容易的,楚云很是感激宇文凯的提醒。

    送走了宇文凯之后,楚云立刻就召集了自己手下四个天阶和一众地阶商议。金刚门做的很不地道,两县的地阶武者除了寥寥的几个地阶中期和一票地阶初期之外,凡是实力高一点的地阶都被抽调一空了,也不怪为什么橙衣门的人打过来,耿炎等人根本没想过抵抗,实在是没人。

    金刚门跟仙武大陆的天地盟一样,都是实行的堂主制度,总门不说,他们所掌控的地盘,都是一个个堂口,而金刚门的三个大势力和数股小势力都掌控数个郡最少的也是数个县,楚云现在只有两个县,算是最底层的势力。

    金刚门不算是宗门所在的金城郡,还有一十九个郡,其中十四个在金州,五个在仙海域,当然仙海域的地盘都是这些年金刚门和仙海域的势力作战抢过来的。金刚门算是乾蓝冰域的门派,只要抢夺了别的域的地盘,一旦时间到达三百年,这一块域的地盘就会被纳入乾蓝冰域,但是偏偏这四个郡被金刚门纳入金刚门的地盘只有不到二百年,所以才会出现一个势力拥有的地盘横跨两域的怪事。

    金刚门三大势力中的其中之一,首领叫做公羊驰,他所管理的地盘就是这五个郡,所以他们把所有的注意力基本上都放在了这五个郡,金刚门的总门话语权大大降低,金刚门总门被言虎所掌握的外来内家武者和一个叫做乐意轩掌握的本土势力分控,当然还有另外的七八股小点的势力,分别割地称王,这就是金刚门的现状。不过金刚门还有一个副掌门在两个宗师不在的时候控制着门派大权,行使着掌门的权力,但却他却不拉帮结派,此人叫做宁九剑。

    仙海域那里不太平,仙海域的势力做梦都想拿回属于自己的地盘,所以那里每天每月都会有争斗,因为这个金刚门的精力被牵制到了北边,西南部这里因为和红枫域接壤,红枫域的势力也眼巴巴的想要弄点好处,于是就出现了橙衣门的入侵,正巧这个时候耿炎等人来了,两个人都是天阶中期,于是被言虎和乐意轩弄到这里,如果这不是言虎和乐意轩共同推动的,楚云愿意把自己的两个眼抠出来。至于耿炎说的言虎为他们竭力力争什么的,都是做戏给耿炎看的。

    “各位,因为这里挨着红枫域不太平,所以周围的几个县都没有固定的堂主,所以我准备带着和沙师弟、王兄弟一起去金城,把周围的几个县全部要过来,咱们自成一方势力,不管是两个金刚门的宗师出不出来,咱们都稳坐钓鱼台。起码这几个县的地方能够支撑咱们修炼的资源了,等到咱们几个人的实力提升到一定地步,咱们未必不能跟言虎、乐意轩等人一样,成为金刚门最顶端的实权派。实不相瞒,再给本尊三十年到五十年的时间,我应该能够晋级天阶后期,到时候我面对天阶巅峰就算是不能取胜,也可以维持不败,那个时候就是咱们正式崛起的日子。”楚云自信的说道,刚说完耿炎等人就立刻激动地站起来恭贺楚云,楚云淡然的点了点头。

    “你们也要用心修炼,这一个县一年的赋税只有三十四枚中阶灵币,交给总门三成,也就能剩下五十来枚,我先给你们在新城和齐城分别布置两个聚灵阵,你们先凑合着使用。耿炎你还是驻扎在新城,郑殊你去齐城,仇赢你们分别待在这两个县城,轮换着使用聚灵阵。而不修炼的人就把两个县的权力重整一下,把所有地阶的散修都收纳进来,另外金刚门的那些弟子也都牢牢抓在我们手里,他们既然被扔在这里,就是些不受重用的,我们要重视他们。底下的人好好办事,我们才能有更多的时间修炼,你们不要随意打杀他们。另外挑一些机灵忠心的,把他们布置到红枫域和我金州的边界,并且挑选一些懂得驯养飞禽的人加进来,他们说不定就能够发现敌人,提早给我们报信,不至于像这一次一样,人家打到我们老巢了,你们才反应过来。”楚云让他们消化了一下继续说道。

    “还有,给我重建两州的关卡通道,这代表着我金刚门的底气,除非撕破脸,应该没人敢随意的破坏,不用派实力太高的人,仇赢你们抽出两个人,分别驻守,一个人三年,三年一轮换,要知道两周之间的商队还是不少的,这笔钱不赚白不赚。还有我们势力之内的乡镇首领,虽然都是上一任的堂主任命,你们辛苦一下下去转一圈,仇师兄这件事你也负责一下吧。”楚云真的怀念诸葛青衣了,现在什么事都要自己考虑,两个县听起来小,但是这俩都是大县,加起来比华夏都差不多,那事情真是不少。

    “另外,你们以后不要叫我掌门,我们现在都已经加入金刚门如果被人听到,要有麻烦,这样你们都称呼我为公子就好了,等我从金城回来,就应该被任命为堂主了,那个时候你们就称呼我为堂主,也算是入乡随俗了。”楚云说完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掌...少爷,你们立刻去金城嘛?”耿炎开口问道,他其实一点都不喜欢管理这些乱事,否则也不会在新城待了好几年,却对新城管理成一团乱麻了。

    “不,我要等着金城来人请我,把我跟宇文凯打平的消息传出去,一个能战平天阶后期的武者,足够引起金刚门重视了。”楚云微微的翘起了嘴尖,他深知送上门的东西,没有人会珍惜的。

    接下来的日子,楚云让自己手下最可能晋级天阶的诸葛冷和仇景两个人继续修炼,看看能否晋级天阶,楚云回来的时候如果聚万城去给他们准备好了晋级天阶所需要的破障丹等丹药,还忍痛为他们买了两枚天灵丹,也就是天阶服用的丹药,就是害怕他们突破的时候因为内力不够而失败,要知道楚云自己还没有一枚天灵丹呢,这可把这些手下感动的不行。

    楚云有条不紊的把两个县的事情安排了下去,两县上百位的乡镇之长全部被楚云折服,其实楚云是取巧用的念力折服的,但是没有比楚云的念力更高,是无法破除这些人心里的忠诚枷锁的,但是比楚云实力高的又懒得去破除,所以楚云因为控制了这些人,基本上就等于完全控制了两县。

    然后楚云大肆的招收新人,金刚门的弟子的诱惑还是很大的,而且民间也是卧虎藏龙,楚云短短一年时间就发现了三个地阶后期,四十余个地阶中期和多达三百的地阶初期,另外楚云还大肆招收人境弟子。金刚门不像是关帝门,三年一次招收大典,而金刚门像是放养的,只招收地阶以上,所以楚云一招手人境武者,那场景简直就是人山人海,要知道很多人都是因为没有功法无法练功,并非天赋不行,现在楚云给他们机会,他们怎么会不珍惜。

    因为两县之地并不足与支撑太多人,所以楚云不得不忍痛放弃了很多天赋不错的,就这样楚云还招收了多达三千的人境武者。另外那些凡是来参与的弟子,楚云都传授了几门低等功法,并且告诉他们只要修炼到圆满,全部可以从新加入,这更是引爆了两县弟子的热情,毕竟低级功法也是功法,能够修炼到人境后期,普通人怎么接触得到,楚云此举收获了两县的民心,毕竟成为武者就是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楚云把这些人都放在了新城县比较靠近东北的内陆,这里是距离红枫域最远的乡镇,比较安全,楚云把这些人当成自己以后势力的核心培养,并且请仇赢等人轮流的教导。

    而且楚云也从新在跟红枫域的边界建立了收税关卡,这里本来就有不过就是荒废了,并且派了新收的地阶手下去管理,一般来说除非是脑子傻了,或者是傻大胆,没人敢攻打这里,因为一旦攻击这里,就是跟金刚门撕破脸皮,怎么说金刚门也是这一片的第一势力。收取的商税很是让楚云满意。

    楚云发现火灵门这些弟子中一个叫做祝昆的弟子很有管理能力,于是很多事情都安排他去做,没想到都做的很不错。楚云就把祝昆拿出了重点培养,楚云命令仇赢去管理齐城县,祝昆管理新城县,这一下子就让楚云轻松了不少。

    这段时间随着楚云战平橙衣门掌门宇文凯的战绩传出去,还没等到金刚门的召唤,就有了意外收获,有好几位地阶中后期的武者前来新城县堂主府求见楚云,想要成为楚云的手下,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情况越来越多,这一下子就缓大大解了两县手下实力不足,也让楚云十分高兴。

    更让楚云惊喜的是竟然楚云还收到了一位金刚门堂主的拜见,虽然不知道他来有什么事,但是对付主动拜见自己,也说明自己战平宇文凯的事情开始传播发酵了。能成为金刚门堂主的起码都是天阶,当梁县堂主前来的时候,楚云带着耿炎和王珂迎接了出去,算是给足了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