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说完王珂就开始叫屈起来:“主人,我哪里敢违背您的命令,我们在朗州等了您八年,却没有等到您回来,于是我们就按照原定计划去投靠金刚门,耿炎和郑殊两个人先行一步,我和沙诚海两个人等待消息。很快两个人就回来,并且告诉我们金刚门经过讨论接受了他们的投靠,并且任命耿炎为新城县的堂主,任命郑殊为齐城县的堂主,我跟沙诚海也就直接分别加入了新城县和齐城县。谁知道没过多久,我们就受到了攻击,我们这才知道金刚门任命的职位是两个陷阱啊。金刚门的两位宗师高手分别闭关,现在的金刚门分为了三股大势力,数股小势力,互相争斗不休。而金刚门本来就有很多外来势力,所以矛盾根本无法调和,而现在金刚门三面被袭击,正包括我们所在的两个县,虽然面对的势力不强,但是也不是我们可以抵挡的。就在三个月前,我们两个县遭到了攻击,有数百人杀向两县,其中天阶更是有好几位,我们抵抗不住,勉强支撑了一个多月,援兵迟迟不至,我们四个也没有根基,根本抵挡不住。于是我们各自逃窜,我们约定回朗州结合,没想到正好遇到了主人您。”

    楚云听完才知道事情的经过,对于王珂的恼怒虽然没有完全排除,但是还是消除了不少,没想到排名第十的超级大派金刚门竟然跟一盘散沙一样,这出乎了楚云的意料,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去找回耿炎等人。

    “那几个天阶都是什么实力?还有都是哪个门派的?”楚云再次开口问道。

    “启禀主人,对方最少六个天阶,那六个天阶都是红枫域的一个叫做橙衣门的人,他们经常来金刚门打秋风,那六个天阶有三个天阶中期,其中一位是天阶六层,其余的两个是天阶四层,剩下的都是天阶初期。要不是耿炎兄弟缠住了那个天阶六层的高手,我还真不一定能跑出来。”王珂偷偷看向楚云,他想知道楚云听到对手的实力会怎么做。

    没想到楚云满脸轻松的开口说道:“区区天阶六层的武者,本尊反手可灭,你去带路,我就会会红枫域的高手。”楚云强大的自信由内往外的散发出来,王珂感觉自己心里立刻就平静了下来。

    楚云领着王珂很快就进入了挪移阵这一次楚云没有掩藏实力,挪移阵自然是第一个就使用了,来到了金刚门所在的金州,几个金刚门的弟子无精打采的,根本就看都不看楚云等人一眼,这里这么重要的位置竟然连个天阶都没有,可见金刚门的松懈。

    楚云也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在所有人震恐的目光中,楚云一把抓起王珂就飞上了天空,眨眼间就消失了的无影无踪。

    楚云神识全开,生怕错过耿炎等人,楚云的神识范围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八千多里,虽然远不如宗师的数万里,但是在所有天阶中已经很惊人了,天阶后期巅峰最远也不过是万里。

    走了三天,楚云就有了发现,楚云带着王珂速度也比王珂自己的速度快着一倍还多,王珂这才知道他跟楚云的差距,光速度这一项就能被楚云爆出翔来。

    楚云神识之下的八千多里之外,一个武者捂着自己的腹部上着药,他被人捅了一刀,但是对方的真气竟然阻止着伤口的复合,他也只能催动着自己所剩不多的内力驱赶这股真气,不过效果甚微,鲜血还是不断地喷出来。

    “难道我沙诚海要命丧于此?”此人正是在二十年前刚刚经历了刮刑的沙诚海,没想到当年那种绝境他抗了过去,反而要死在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人从天而降,重伤的沙诚海根本没有把神识开启到最大,只开启了百十里,但是当两个人被沙诚海发现,已经来到了他的跟前,沙诚海心里充满了决绝。但是唯一让他惋惜的就是没有报答他们掌门人的救命之恩,也没有机会看着火灵门重现辉煌了。

    “沙大哥,主人来了。”当沙诚海听到王珂的叫声,抬头看起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楚云和王珂,顿时沙诚海狂喜起来,他想站起来,又碰到了自己的伤口,一股脓血流了出来。

    “别动,我先给你看看伤势。”楚云走了过来,一股柔和的水属性内力进入沙诚海的体内。

    “好霸道的破坏性,这应该是法宝的作用,不知道什么法宝竟然这么霸道。”楚云却也没有觉得为难,因为这力量对沙诚海这个堪堪恢复了天阶一层实力的武者毫无办法,但楚云却能轻易祛除。楚云一股霸道的火属性内力直接冲进沙诚海腹部,短短一刻钟,这一股内力就被楚云的火属性内力消灭了。在消灭了沙诚海腹部真气之后,这股真气并没有被楚云收回来,而是游弋在沙诚海体内,把那些因为刮刑新长出来的的经脉,还没有被沙诚海重新打通的全部打通开来。然后又融入了沙诚海的真气里面,让沙诚海瞬间就康复了大半的伤势,楚云的火属性内力也是来自于《火灵剑法》跟沙诚海的同根同源,所以根本没有排斥。

    “谢谢掌门,掌门快点去救救耿师兄吧,他为了让我和王兄离开,一个人硬抗了三个同阶攻击,现在危在旦夕。”听到这里,楚云也不耽误,他让两个人随后赶来,自己则先行一步,楚云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太好了,掌门回来了,哈哈哈。”沙诚海开心的笑了起来,他毫不担心楚云能不能救出耿炎,因为在他心里,自己的掌门是无敌的,关帝门三个宗师都难不住自己掌门,又何况区区几个天阶。

    楚云凌空飞出去了两万多里就看到了被三名同阶围困在了中间的耿炎,要不是几个人顾忌耿炎的困兽之斗不想要冒险,顾忌耿炎早就撑不住了。三个人中一个天阶六层,一个天阶四层以及一个天阶三层,占据着绝对优势。

    而那个天阶四层的武者,头顶虚幕莲华竟然是一把漆黑的小匕首,看起来就是他重创了沙诚海,让耿炎为了救沙诚海被缠住,沙诚海才有机会以火灵遁逃走了。

    楚云的出现四个天阶当然都发现了,这里毕竟是金州,是金刚门的地盘,几个橙衣门的人立刻就慌张起来,毕竟楚云天阶五层的实力暴露无疑,有一个援兵,说不定就有第二个。橙衣门并没有宗师,不过就是趁着金刚门三面受敌,才想跑出来占点便宜。

    “掌门?”耿炎看清楚楚云,立刻惊喜起来,他趁着几个人对他放缓了进攻的速度,立刻施展火灵遁来到了楚云身边。

    “郑殊呢?”楚云和颜悦色的安慰了耿炎几句,又开口问道。

    “郑殊这个混蛋他投敌了。”楚云听到这里脸色阴沉了下来,这个时候几个橙衣门的人也不跟楚云搭话,直接就想离开,楚云怎么能让他们如愿。

    楚云身子一晃就来到了三个人身前,三个人看到楚云的轻功竟然如此惊人,脸色也凝重起来,但是他们却也没有过分畏惧,因为楚云的实力也只是天阶中期而已。

    “怎么?你还想拦住我们?我们离开不是怕了你。”为首的天阶六层的橙衣门的武者厉声说道,他给人感觉十分中性,明明是男子,却画着女人的装束,浑身气息阴寒,如同伪娘一样,让楚云看了一眼就想作呕。

    “把此人留下,然后把投靠你们的郑殊给本尊送回来,本尊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你们回去。如果不然,本尊就送你们归西。区区橙衣门,连掌门也不过是天阶后期,竟然敢对我们动手,趁本尊心情好,给你们十个呼吸的时间考虑,否则就都不用走了。”楚云霸道的说完,不光是橙衣门的人,就是耿炎都愣了,这个时候王珂、沙振海也来到了千里之外。

    “哈哈哈,难道就凭你能留住我们?你的底气是后面那两个天阶初期?本尊告诉你,我们什么都不会答应,你能奈我们何?”橙衣门天阶六层的武者拿出了他的武器,是一把扇子,上面画着数幅美人图,端是漂亮,但是配上此人却觉得明珠暗投。

    “既然你们不珍惜,那么就给本尊去死。”楚云身体膨胀到两米多个,浑身血气如同火焰一样,几乎凝为实质,龙纹枪凭空浮现在楚云身前,看到这一幕橙衣门的人全都恐惧了起来。

    “以气御物,他是金刚门的核心弟子。”那个天阶四层的男子失声道。

    “别动手,我们认输。”妖媚的天阶六层男子连忙摆手道。

    “哼,给了你们机会不珍惜,现在已经晚了。”龙纹枪突然消失在了众人面前,方向正是那个伤害了沙诚海的天阶四层男子,天阶六层的妖媚男子立刻就发现了。

    “师弟,开启领域,快。”随着妖媚男子的喊话,那个天阶四层的男子立刻开启了自己的领域,不过就是空间法则的皮毛构建的而已,在天阶四层中也处于最下层,怎么可能挡住楚云以浑身血气激发出去的龙纹枪。以气御物的厉害之处就是把力量集中在一点,以点破面,这一点以心御物根本就比不了。内家武者的以心御物不过就是不需要以自己双手掌握武器,能够击杀人于千里之外,像是让自己的手臂无穷长,但是威力比起外家武者的以气御物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当龙纹枪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它已经来到了橙衣门天阶四层男子领域的边上,龙纹枪毫不犹豫的突了进去,众人耳边仿佛想起了玻璃破碎的声音,领域随之而破,在所有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下,龙纹枪直接把毫无防备的橙衣门武者钉在了地上,他的丹田已经粉碎,显然是死定了。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天阶四层的男子还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他想说些什么,但是却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就这么睁着眼睛显然死不瞑目。

    “师弟。”这个时候妖艳的男子才来到了自己师弟身边,他看向楚云的目光满是仇恨,但是却根本不敢为自己师弟报仇。

    “本尊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去把郑殊那个叛徒给本尊送来,否则本尊就灭了你们橙衣门,不要以为你们掌门是天阶八层的就能让本尊忌惮。现在给我带着尸体滚回去,本尊就在这里等着,三天之内我就要见到郑殊。”楚云冷哼一句,龙纹枪直接回到了楚云身边,两个橙衣门的武者虽然恨楚云恨得要死,但是最终还是带着尸体离开了。

    “掌门,为什么不斩草除根?”耿炎走了过来。

    “橙衣门只不过是红枫域来探测金刚门虚实的排头兵,杀不死都算不得什么大事,如果我真的能够有秒杀天阶六层的实力,就会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注意,到时候会突生变故。我这一次在朗州获得了一些机遇,我要专心的领悟,不想节外生枝。而我本来就是天阶中期的外家武者,杀死一个天阶四层,也不算是突兀,顶多让他们忌惮。他们不来招惹我,让我安稳的修炼,这不是更好?有些时候不是杀的人越多越好的,对了金刚门到底怎么回事?还有郑殊怎么就叛变了?”楚云看向耿炎。

    耿炎知道的比起王珂更加详细,这个金刚门现在的状况就跟仙武大陆时候的天地盟差不多,为首的两个宗师全部闭关,而且已经百年没有出现,于是金刚门彻底乱了。而金刚门本来就在乾蓝冰域的北边,跟红枫域以及仙海域接壤,金刚门的内乱传播出去,就让两个域的势力蠢蠢欲动,金刚门就陷入了内忧外患的境地。

    别看金刚门天阶武者有六十七人,这还没算楚云几个,而且天阶巅峰的也有五人,后期十一人,算是实力强大,像是橙衣门这些势力按说不敢招惹金刚门,但是金刚门内乱太严重,竟然分成了十几个派系,最大的三股势力都有天阶巅峰,但是三个势力也不团结,真是乱成了一锅粥。

    本土势力、外来势力、内家武者势力、外家武者势力等分成了好多小势力,耿炎来了之后就是投靠的外来势力的首领天阶巅峰的超级高手言虎,本来言虎想让耿炎等人分配个好地方,结果被其他势力横插一脚,就被迫来到了新城县和齐城县,要说他们来的地方也不错,两个县城都是一等县城,人口众多,经济繁华,但是却因为太靠西南,被红枫域的人侵扰,所以破败了下去。

    言虎为了照顾耿炎等人,毕竟是天阶好手,所以告诉他们只要把每年的税收上缴三成就好,也没有定额,但是没想到才来了几年就被人当成丧家之犬赶走了,还差一点就交代在这里。

    郑殊的背叛,耿炎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却看到郑殊和橙衣门的人站在一起,而且郑殊的齐城县也没有遭到什么攻击,耿炎当然就怀疑郑殊叛变了,而郑殊那么容易投靠楚云,楚云就觉得郑殊人品不咋地,甚至还不如王珂,所以耿炎对他一直都不冷不热,现在更是直接认定郑殊叛变,也不奇怪了。至于其他的那些地阶武者每一个逃出来,全部被抓住了,耿炎走的时候告诉他们不要反抗,应该也没有多少损伤。

    楚云觉得郑殊虽然被自己控制,不得已投靠自己,但是在前些年他没有背叛自己,现在也不一定背叛,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他反抗都没反抗。楚云三天完全能够等,楚云就拿出了一个帐篷,一边等着耿炎恢复实力,一边的跟几个人聊着这段时间的经历。虽然楚云隐瞒了不少东西,还是让几个人对楚云的收获大为羡慕。

    楚云的实力越强,他们越是高兴。几个人聊起了金刚门,对于金刚门的现状都有些不看好,但是楚云却觉得金刚门这样子挺亲切的,当年自己还不是在天地盟一步步发现起来的,重来一遍也没什么不好,最重要的是自由。

    而随着自己进入天阶中期,花费的资源就要更多了,天阶中期武者光凭自己吸收天地灵气已经不足以支撑自己修炼,需要建立聚灵阵,楚云虽然不算是穷,但是也撑不了多少年,何况还有手下要照顾,这些钱从哪里来?还不是需要地盘,需要人口,需要赋税支撑,这一些从哪里来?

    三天之后,橙衣门的人果然应约来了,楚云带着三个手下迎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