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真的很好,你竟然能够看破打通此试炼之地的最终大奖,找到试炼之地最宝贵的宝物,我真是小看了你了。当年本座频临死亡,幸好得到掌门人的帮助,请来了傀儡门的掌门把本座炼制成了活体傀儡,这么多年我永远忘不了,掌门最后一次见我时候的眼神,他告诉我门得罪数个大敌,让本座务必要把我门派传承下去,然后就封闭了这片传承之地。没想到一转眼就是几万年,我的门派早就烟消云散了,本座也准备送你离开之后,就兵解,你竟然能够一眼就选中本座,哈哈,真是天意啊。本来你就通过了最后的试炼,而且所学甚杂,各项武功都是顶尖的,要不是本座心灰意冷,并且存了私心,我早就应该把最终的传承交给你。现在我就以五行门最后一个弟子的名义代替掌门五行天尊收你为徒,并且传承你五行门的绝技《逆转五行功》,此绝技是我五行门的根本,完全能让你修炼的窥天境,是一门超越天阶的神功,只要入门就能够无敌于同阶,练到小成能够越阶取胜,练到大成纵横天下几无敌手。来拜师吧。”楚云目瞪口呆的看着黑衣人。

    楚云也没想到自己就是为了自己的安全,选择黑袍人,但是其实是不抱希望的,楚云只是为了看看这个黑衣人是否说话算话,因为他说的这里所有的东西都能选,而黑衣人成了傀儡,不算是人了,也算是一样“东西”,如果黑衣人答应,那么自己就成了它的主人,也就安全了,当然楚云只是认为这是最好的结果。就算是不成,楚云大不了不要什么奖励了,只要离开此地,你总不至于伤害我吧。这算是楚云的小九九,没想到黑衣人竟然直接爆出了一个大料。

    对于拜师什么,楚云其实不在意,他只在意自己的力量,能够帮他提升自己实力,拜师什么的都是无所谓的,当然这个世界的人对于这个还是很看重的。楚云猜测这个黑衣人一开始没有问自己,就是因为他害怕自己拒绝,而且他也心生死志,不想在自己死前遭受一次侮辱,但是没想到楚云竟然选择了他,这就让黑衣人觉得真的是天意了。

    楚云也没有再等黑衣人开口,就直接朝着黑衣人跪拜了起来,自己只有天阶,对方是宗师高手,自己也没什么羞辱感,弱肉强食的武林中,自己实力不如人,一切都白搭,他才不会跟一些小白一样,觉得给人下跪就是耻辱,喊出自己连天地都不跪,也不看看自己实力就瞎喊口号,那些家伙要不是主角光环早就死八百次了,楚云不觉得自己也有。

    “好,既然你已经拜师,那么你就是五行门第三千六百代弟子,一旦你能够入门《逆转五行功》那么本座就奉你为五行门的掌门人,并任你驱使。我先给你说一下我五行门的历史,不过几万年过去了,我五行门可能没几个人知道了。十几万年前,我五行门创派始祖五行天尊发现了这座山体岩石的不同,于是已经到达大宗师巅峰的创派始祖就在此建立了五行门,经过了几代掌门人的发展,我五行门占据四个域,进入了极盛时期。在我五行门建立六万年之后,天兰大陆爆发了兽灾,整个天兰大陆四面八方遭到了攻击,兽灾中有不少兽神级别的神兽,也就是跟人类的大宗师境界相当。短短百年就有数百个域沦陷,后来整个天兰大陆的人类在武神的带领下渡过了兽灾。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获得了巨大威望几乎能够统一天兰大陆的武神消失,整个大陆为了地盘的划分再次陷入了混乱。我五行门的最后一任掌门实力绝伦,已经是大宗师后期的超级高手,他也一直是武神老人家的铁杆支持者。武神消失之后,有人传言我五行门有武神纵横天下的绝技《武神图录》,于是数个超级势力共同算计我五行门。掌门人虽然没有,但是却不轻易认输,我五行门虽然有掌门这个超级高手,但是也不敌数个势力的联合。就在最后时刻,我身受重伤,掌门人强请傀儡门的掌门把我制成了活体傀儡放入了传承之地。因为大宗师高手感应天机,如果我不死,那么绝对躲不过他们的探索。几万年的时间过去了,这里再也没有打开过,一直到遇见了你。”黑衣人说的话,让楚云对这片大陆有了很大的认识,这里竟然叫天兰大陆,而且人类生活区域之外竟然是野兽的地盘,这真是大大扩展了楚云的认识。而且黑衣人讲的武神和五行天尊等人在兽灾中的大战也让楚云大开眼界,一击之力能够把一个域摧毁,这是什么样的伟力啊,真是让人向往。

    黑衣人估计是真的忘记了自己的名字,楚云只能叫他黑哥。黑哥把《逆转五行功》给了楚云之后,就立刻告诉楚云如何恢复挪移阵和启动挪移阵,而他则被楚云收到了一个乾坤囊之内,黑哥的身体已经是傀儡,他是活死人并非活物,所以收入乾坤囊也没有不可。

    而且没有了传承之地的大阵支持,黑哥暂时没办法活动,因为支撑他的极品灵币已经能源耗尽,楚云想要让黑哥重见天日,只能去找极品灵币,不过这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完成的。

    楚云按照黑哥的指点重新修好了挪移阵,然后就直接启动了挪移阵,这鬼地方,楚云一刻都不想多呆了,实在是心理压力太大,任谁知道一个宗师等着自己出去自投罗网,也受不了。

    就在楚云启动挪移阵离开之后,整个阴邪山发生了第三次大规模的地动,整个阴邪山几乎塌陷成了平地,而挖山的百姓也几乎死伤殆尽,阴邪尊上暴怒的继续征集人挖山,但是这一次却发生了大规模的反抗,虽然民间闲散的武者和普通人根本不是阴邪门的弟子的对手,但是架不住人太多了,整个郡亿万人口全都反了。

    楚云并不知道因为他启动挪移阵,让整个传承之地崩塌的事情,就算知道了也不放在心上。他眼睛一花,就出现在了一个院子之中。楚云立刻放出神识,结果发现这就是个普通的小镇,楚云身子一晃就来到了小镇武力最高的一个地阶中期武者的院子内,瞬间此人就被楚云控制了心神,一刻钟后,楚云满意的离开了,而这个地阶中期武者甚至都没有感应到任何异常。

    没想到楚云已经离开了阴邪宗的地盘来到了一个小势力控制的地方,这里距离阴邪山近二十万里,这代表着楚云的绝对安全,楚云现在自由了。

    楚云花费了十四年的时间终于谋划成功了,自己的魔源杀气实化为了睚眦,而且自己还得到了一个有自己思想,实力更是到达宗师的傀儡。另外那些功法宝物就不说了,楚云的外家实力更是到达了天阶中期,而且成功学会了以气御物这种天阶中期都很少有人能够用出来的强横手段。再加上楚云获得了怎么让自己的异能进化为神通的方法,总之这一次所获颇丰,甚至可以说收获巨大。

    楚云想要彻底消化这一次的收获,起码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按照约定,自己五年不去找他们,他们就自行前往金刚门,楚云估计耿炎、沙诚海应该会听话,而郑殊和王珂却不一定,他们本来就受制于自己,自己五年没回去,说不定遇难了,他们很可能会逃走,特别是王珂。

    楚云好好休息了几天,然后就立刻凌空滑翔朝着北方赶去,果然当楚云楚云来到了约定好的地点,这里已经人去楼空,不过楚云却发现了耿炎留给自己的信,他们告诉自己,他们先行北行,在两州的交界线再等三年,如果楚云还是不来,他们只能先离开了,而且信里也说出了郑殊和王珂有些异常,很可能会背叛,但是耿炎自己也约束不了两个同阶,他们很可能逃走,果然楚云的猜测是没有错的,但是楚云却也没在意,两个人走了就走了,自己也不缺两个人,现在的自己掌握了以气御物就是硬闯天阶中期的领域都没问题,楚云可以说是笑傲天阶中期,至于郑殊两个人更是反手可灭。

    楚云一路北上,很快就到了耿炎等自己的地方,楚云发现这里也已经人去楼空,而令楚云差异的是,郑殊竟然联合耿炎镇压了王珂,看起来自己在郑殊心里留下的阴影还是不轻啊,自己八年没出现,这家伙还是没有背叛自己。而且沙诚海的伤势已经基本恢复,实力也到了天阶,有了自保之力,再加上耿炎等三人,四位天阶加入金刚门起码能够引起重视了,毕竟金刚门天阶也就是几十个。

    楚云准备自己修炼一段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的获得,顺便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等自己的境界到达天阶五层再去金刚门。

    五年时间一晃而过,楚云推开自己闭关五年的小院,然后买了一匹马就慢悠悠的朝着金刚门赶去,五年的时间让楚云实力大增,内家境界到了天阶五层,外家境界也稳固了天阶四层,而且最让楚云兴奋的是,他终于跟睚眦签订了本命元兽的契约,看起来这家伙暂时对自己没什么异心。不过楚云的实力不到宗师,所以一年之内,睚眦只能帮楚云对敌一次,睚眦的实力堪比天阶后期,虽然绝不可能获胜,但是跟一般的天阶后期的武者打个平手还是没问题的,这也让楚云的底气大增。

    朗州和金刚门之间就跟朗州和释厄寺一样,都隔着常人难以逾越的高山,不过金刚门倒是跟释厄寺的霸道不一样,在朗州这边的挪移阵费用是朗州这边的几个门派一起收取的。

    楚云交了费用刚要跟着进入挪移阵,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另一个挪移阵走了出来。所有人感应到此人身上的威压,全都连忙的让路,因为此人是一个天阶高手。

    此人正是关帝门的天阶武者王珂,他看起来十分狼狈,就像是逃命一样,眼神里还有些许惶恐,一个天阶武者意志何等坚定,否则也不会度过晋级天阶时候的心魔攻击,但是现在看起来却像是吓破胆了,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耿炎等人在金刚门出事了?不可能啊,金刚门掌握一个半州,排名乾蓝冰域第十,而他周围也没什么大门派,怎么可能让王珂一个天阶武者如此狼狈。

    楚云离开了队伍向王珂走去,王珂看了楚云一样,楚云改变了相貌,实力也只是显示在地阶九层,根本没让王珂放在眼里。

    “滚开。”只见王珂一甩手,一道真气引动着天地灵气打向楚云,换成一般地阶武者,除非是半步天阶,否则被这一道真气打中不是也要重伤,周围的人都各怀心思的看着,不是没有人幸灾乐祸。而驻守在这里的一位天阶二层的防卫者根本就没露面,要知道王珂跟他同级,他看出王珂心情不爽,没必要跑出来树敌,至于楚云,死了也就死了,地阶而已。

    但是让所有人惊掉下巴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这个所谓的地阶后期武者,竟然如同赶苍蝇一样的,一甩手就把这个天阶武者的攻击击飞了出去,然后在这个天阶武者震惊中,以常人难以看清的速度,抓住了天阶武者的脖子。这个天阶武者竟然一瞬间就被这个地阶擒获了,这下子不光是王珂,就是其他看热闹的人也知道,这个地阶不是地阶,而是扮猪吃虎的天阶,甚至宗师,否则绝不可能一招就擒获一个天阶高手。所有人都默默地转移了视线不敢再看,万一被这个高手记恨上了怎么办。

    王珂剧烈的挣扎都无法挣脱这个地阶武者的手,他的手如同铁闸一样,牢牢的抓在了自己脖子上,而且自己越是挣扎,对方抓的越紧,王珂感觉自己快要被捏死了。天阶武者可以不用呼吸,存活好长时间,因此咽喉并不算是一个要害,但是楚云的手却紧紧的攥在他的脊椎上,万一被捏断脊椎,就算是不会死,也会在短时间失去行动力的,王珂正在逃命,他不敢赌。

    这个地阶当然就是楚云,楚云抓着王珂出了传送点,甚至凌空飞起,很快就来到了数千里之外的一个荒山,楚云一把把王珂扔在了地上。

    王珂看到对方把他放开,准备调集内力反抗,楚云冷哼一声,然后脸上肌肉变化,很快就变回了楚云的模样,王珂看了看楚云,然后像是难以置信一样,又擦了擦眼睛,脸色狂变起来,很快他就开始面露激动。

    “主人,您回来了。”王珂毫不犹豫就单膝跪在地上,因为他发觉自己身上许多年没有活动的魔源杀气开始活跃了起来,他立刻就想起了被楚云支配的恐惧。楚云足足看了他许久都没有说话,王珂跪在地上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许久楚云终于说话了,王珂不由自主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一个天阶竟然被一个同阶吓成这样。

    “起来,你好歹也是一天阶二层的强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狼狈?还有耿炎等人现在去了哪里?难道你们没有按照本尊的计划去投靠金刚门?”楚云语气十分不悦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