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我是魔源杀气进化而成的,难道你不记得了?”说着这个行事龙子的巨兽就释放出了魔源杀气的气息,楚云神情一愣,然后狂喜起来,竟然真的是自己的魔源杀气实化而成的,而且不光有了灵性,还竟然有了智慧,甚至还会说话,这是进化成了妖怪?但是随即楚云又凝重起来,魔源杀气成了这个样子,还能够让自己使用?而且它现在的实力比自己都高,如果出现反噬,那么自己都要搭进去。

    不过楚云还没等开口,魔源杀气进化出来的实体就感应到了楚云的想法:“主人,你不用担心,我根本伤害不了你,因为我必须依靠你才能生存。我跟你已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无法做到长时间离开你的身体,我已经算是你的本命元兽,受到了天道的约束。您死亡了,我也会烟消云散的。”

    楚云听到这里,缓缓地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它的大脑袋,楚云这是试探,终于楚云的手放在了它的身上,魔源杀气进化而成的大家伙任由楚云抚摸,而且看起来很是舒服的样子,许久楚云才收回了手,这鳞片的质感,让楚云觉得自己全力一击都不一定能够破坏。

    “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龙子睚眦?”没错,魔源杀气进化成这个样子,的确跟传说中的龙生九子中的老二睚眦一模一样,传说睚眦龙身豺首,性格刚烈,好勇擅斗,嗜杀好斗,总是嘴衔宝剑,怒目而视,刻镂于刀环、剑柄吞口,以增加自身的强大威力。俗话说的: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睚眦代表的就是再小的怨恨都会报复,因此睚眦便成了克煞一切邪恶的化身。

    睚眦代表杀戮,魔源杀气实化成为睚眦的确有些道理,但是楚云却总觉得这事太蹊跷。

    “主人,我现在的样子叫做睚眦?太好了我有名字了,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现在的样子,我那天脱离而出,受到了一种奇妙能量的吸引,就自己前往。离开主人后,没多久我就看到了一棵参天大树,树上接着果子,就是主人给我吃的那种。我把他们全部吸收了,又把大树挖开,结果在树底,我找到了一块石头,里面蕴含的能量和果子很是类似,但是却更加浓厚,我花费了很长时间才吸收完成。但是当时的我还是没有彻底成型,而且当时我还是没有思想,我感受到后面一些房间里,有我需要的东西,于是我又花费了一些时间,得到了不少东西。我吃了一个里面蕴含着一丝奇特能量的东西,就变成了这幅样子,而且竟然有了思想,我又感应到灵魂的吸引找到了这把宝剑。我害怕主人担心,于是就回来寻找主人。对了主人,我还给你找了一身好看的衣服呢。”

    说完睚眦就从嘴里吐出了一件衣服,楚云眼睛一亮,因为他从这件衣服上面感应到了一股能量波动,竟然上面自带着阵法,楚云从没见过。但是当楚云拿起来之后,就苦笑了起来,就算这件衣服再厉害,自己也不能穿,因为这是一件女装,半透明蕾丝连体内衣,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楚云再怎么喜欢也不能穿着这东西吧?

    楚云开启真实之眼,衣服上的阵法真是美妙绝伦,一股只能在真实之眼下看清楚的能量,缓缓地流淌。楚云用力的拽了拽,结果发现这衣服能大能小,如果自己穿上,那么使用天地法相的时候,也不至于光着屁股了。能够支撑自己变成几米大小而不破裂的材料还是有不少,但是没什么材料能够支撑自己变成一百三十多米而不损坏的。要是这是一件男装,说不定真的能支撑自己变身,可惜楚云绝不会穿女装。

    不过楚云觉得这件衣服比起自己曾经得到过的火凤宝衣更加珍贵,甚至强的不是一点半点,难道这件衣服也是法宝?甚至是灵宝?

    “主人,你的实力不到宗师,能量不足以支撑我出来太久,不过每隔一段时间我能为主人战斗一次,只要主人撑起魔源领域,就能召唤我出现。对了主人,你顺着我打通的这一条密道可以到达一个里面有很多房子的地方,那里面存着不少好东西,你这一件衣服就是我在里面找到的。不过里面绝大多数的房间都是空着,而且有很大的危险,希望主人注意安全,另外里面那些散发着能量的丹药我都已经吃了,味道不错,主人已经多给我弄点啊。”说完睚眦就直接虚化起来,变成了一股紫红色的能力“挤”进了楚云体内,楚云后背上立刻出现了一个栩栩如生的纹身,并且把本来的红莲模样的纹身挤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去了。

    “别走啊,我还有很多想问的问题。”楚云怎么叫喊也没收到睚眦的回应,楚云十分无语,要不要都挤到我身上啊,我现在身上满是花里胡哨的纹身,看起来比起花和尚身上的纹身还拥挤。而且你跟我说说那里面怎么进去?到底都有什么?还有就是自己怎么离开这鬼地方啊。

    楚云真是虱子多了不怕咬,自己身上本来就有系统,这个系统楚云一直都心存芥蒂,现在又来了个龙子,这个叫做睚眦的龙子虽然说的话能自圆其说,但是也有不少问题。而且它绝对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但是他不跟自己说,自己也没办法。况且这睚眦的实力远高于自己,最次也是天阶后期,自己根本就打不过,所以只能任由他进入自己体内。最起码这个睚眦短时间是没有对付自己的想法,否则他早就动手了,他说的那个什么他是自己的本命元兽,楚云是绝不相信的,因为楚云在关帝门的时候听刘琛说过,宗师和本命元兽有心灵联系,但是他跟睚眦却没有。

    楚云还是决定先顺着这里进去看看再说,不过在离开之前,楚云还是想拿回摩天赤血戟,虽然是残骸,但是也不是没有机会修复,摩天赤血戟跟随自己几百年,自己用起来也顺手的很。甚至摩天赤血戟还出现了灵性,楚云把它当成自己的伙伴,楚云不想让他自己留在这里。

    楚云看了看洞的距离,又看了看摩天赤血戟的位置,他瞬间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带着摩天赤血戟离开。楚云的手臂变大了数倍,楚云两根手分别握住摩天赤血戟的两端,然后大喝一声开始用力,顿时整个空间剧烈的震动了起来。而随着地底的震动,阴邪山上也震动了起来,所有人都尖叫着逃走,因为这明显是地动的前兆。不过他们绝大多数是普通人,能跑多远?当楚云终于把两端摩天赤血戟拽出来,然后身子险之又险的在岩石掉落之前,闪进了睚眦挖出来的通道之后,他庆幸的摸了摸头上根本没有出现的汗水。他并不知道,因为他的这一举动,整个阴邪山再次塌陷,虽然没有上两次厉害,但是这一次山上人太多了,还是死伤了十几万人。

    楚云看到自己这里没有被波及,松了口气,但是还是立刻决定爬过去再说。楚云看到睚眦挖出来的洞时才知道这家伙的实力简直深不可测,可能不止天阶后期的实力。整个洞极其规整,就跟机器挖出来的一样,一整条长达数里的洞,没有一点的瑕疵。

    当楚云爬出了,就看到了一片空间,这片空间四周都灰蒙蒙的仿佛看不到边,但是楚云却知道这片空间就在地底,而楚云的脚下踩得地面看起来也不像是地面,倒像是后世那种玻璃栈道,感觉自己踩在棉花上,脚下也是灰蒙蒙,如同深渊一样。

    楚云的视力在这个环境下也看不了多远,楚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突然他看见了一颗枯萎的树,楚云立刻就知道这就是阴邪门的那一刻圣树,没想到还真被睚眦刨出来吃了。楚云围着树找了两圈,一个圣果也没找到,倒是地上有不少粘稠的小土堆一样的黑色残留物,楚云拿出几个瓷瓶收起来不少。

    楚云继续朝里走过去,楚云只走了百十步,眼前景色一变,楚云眼前竟然出现了一排整整齐齐的房间,这些房间都十分陈旧,就如同不知道存在了多少日月,不过所有的房间全都一模一样,甚至连上面的青苔,破损的大门都一样,根本就分辨不出。

    楚云开启了真实之眼,结果发现竟然没有一点异常,这些房间都是真的。楚云思索了一会,最终也没有打开任何一个人,而是一直走,一直来到了终点,结果楚云发现终点竟然没有了路,前面全都雾蒙蒙的,楚云伸出了手,结果却一把抓空。

    楚云看了看后面最后的一间大殿,距离自己只有三米,还模模糊糊的能看清,楚云试着往前走了两步,再回头看去,自己距离那一间房子竟然还是那么远,也就是说自己走了几步却走回了原地?楚云继续试了几次,结果发现这里貌似有什么阵法,而自己的真实之眼却没有一点发现。楚云第一次对自己的真实之眼生出了怀疑。

    楚云走回一座房间之前,盘膝坐了下来,然后拿出了一些吃食吃了起来,自己看样子还是被困在这里了,不过比起那个不大的空间,现在被困的地方大了一些。

    好好睡了一觉,楚云决定进去探索一下这些房间,说不定就有出去的路,而且睚眦也说过,这里面有一些宝物。到底从那个房间进入这是一个问题,楚云觉得两头的院子应该最可能是出路,楚云对于宝物当然喜欢,但是楚云觉得留在这并不是什么好事,甚至得到了宝物,丢了性命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楚云来到了进来时候第一间房子,然后推开了院门,他的真实之眼无法看到里面到底有什么危险,因此只能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楚云刚走进去,院门就突然关上了。

    楚云立刻试图从新打开院门,但是却发现院门纹丝不动,楚云无奈只能小心翼翼的前进着,楚云拿着源泉剑,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突然楚云脑袋一沉,他立刻开启了自己的归元罡气罩,刚才自己只是开启了不灭灵力罩,但是比起来还是归元罡气罩防御高。楚云抬眼看去,没想到竟然发现眼前的一切都变了,他出现在一个无边无际的擂台之上,自己面前站着一位蒙着脸一身黑衣的男子,这男子跟自己体型几乎一摸一样,而且手里也拿着一把宝剑。

    “兄台请了,不知道此地能否出去?我对此地的宝物没有一点窥视,只想离开,兄台可否指点迷津?”楚云问完,对面的黑衣人一动不动,楚云不得已再次问了一遍,但是却依旧没有一点反馈。

    楚云拱了拱手就想退出去,他不想做无谓的争斗,但是刚转身,黑衣人就出现在楚云身前,楚云对于这倒是早有准备,但是让楚云疑虑的是黑衣人的身法很明显就是自己的《乘风纵云功》,这是自己结合几种轻功独创的,他也没有传出去,为什么这个黑衣人会自己的轻功?

    “得罪了。”楚云直接出手,源泉剑瞬间出手,楚云好久没用过的《叠浪十三剑》用出,楚云到了天阶之后就没用过这门剑法,但是他想看看黑衣人的手段,于是就拿这门剑法当做探路石,结果让楚云诧异的是黑衣人竟然也使出了这门剑法。

    一次是巧合,但是第二次就不是了,楚云看出这黑衣人就是模仿自己出现的,这绝对是某种楚云不知道的阵法,楚云已经进入其中了。

    当楚云连续用出道家重剑、《业火涅槃功》和雾遁术,结果黑衣人果然也用出了相同的功法,楚云来了兴趣,除了魔源杀气、天地法相和血脉之力,其余的所有功夫都挨着试用了一遍,结果发现黑衣人还是不落下风,甚至有时候自己都想不出来的一些招式运用,黑衣人都能用出来。

    能够对战自己,突破自己,是每一个武者梦寐以求的,楚云不断地想办法破解自己的武功,让楚云对自己的武功有了新的认识。不过楚云并没有一些威力过大的秘术或者招式,楚云害怕这个黑衣人被自己弄死了,自己还如何发现自己的一些不足?

    不过就在楚云打得起劲的时候,黑衣人突然消失了,而自己也出现在了刚才进来的大门之外,要不是楚云浑身狼狈,他还真的以为这都是自己的幻觉。

    楚云尝试着继续去推门,但是这一次大门纹丝不动,楚云有些遗憾,他立刻盘膝坐下,开始琢磨自己跟自己对战的得失,足足三天三夜,楚云才满意的站了起来。不得不说战斗才是一个武者磨砺自己的最好手段。楚云尝试着推了推门,结果这一次门竟然推开了,楚云立刻走了进去,果然这一次还是面对那个黑衣人,楚云这一次要磨砺一下自己的《奔雷剑法》,两个人噼里啪啦的战斗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