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护法带着几乎全部的阴邪宗弟子赶来,他一眼就看到了双眼赤红正处在暴怒边缘的阴邪尊上。鲁护法有些想念起陈俊,陈俊此人办事公正有章法,也善于听从其他人的意见,只是实力有些低,让很人的觉得不爽。鲁护法对于陈俊能够取得阴邪尊上的器重,几乎就成为代掌门很是不爽,但是现在陈俊死了,自己因为资格老,在阴邪门唯一的天阶中期并不在的情况下代替了陈俊的地位。他才知道这个位置不是那么好干的,自己的掌门人阴邪尊上喜怒无常,真不是自己能伺候的了的。

    “拜见掌门。”鲁护法硬着头皮带人行礼,阴邪尊上根本就没有回话,而是以不有更改的语气说道:“传我命令,给我征集民夫,给我挖山。”听完自鲁护法往下所有人全都脸色大变,阴邪山虽然不是太高,但是却也有上万米,比地球上的珠穆朗玛还高着数千米,可见其雄伟。而且阴邪山的山体有一半是一种极其坚韧的岩石构成,就是阴邪宗的门人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岩石,就是地阶武者全力一击都难以毁坏丝毫,这要挖山绝不是什么轻松事。

    阴邪尊上不是没有办法清理阴邪山,宗师级强者移山倒海不在话下,但是阴邪尊上却绝不会亲自动手,甚至于他根本不会留在这里。他知道传承之地绝不可能毁在坍塌之下,如果真的如此容易,也就不是传承之地了,哪个建造传承之地的门派不是为了传承万代?区区塌陷就能毁灭,也太容易了。

    如果自己动手,那些陷阱也必定有不少保存完整的,如果自己碰到也不一定能够保住性命。要知道能够留下传承之地的门派,必定有大宗师,甚至是大宗师后期的绝世强者坐镇,他们留下的机关陷阱,就是个宗师遇到都可能遇险,他当年看到在自己前面去探索的人一个个死去,心里已经留下了心理阴影。如果自己触碰到了陷阱,死在了这里怎么办?而用这些普通人,虽然速度慢,但是却不至于让自己有危险。

    而另外的几个宗师强者知道了事情经过之后,也无语了,他们派手下来这里干什么,早知道阴邪尊上这么痛快,那么他们决不至于造成现在的局面啊,这是赔了老婆又折兵。他们还没有见到过他们门派被派遣来的弟子,他们认为阴邪山的塌陷就是因为战斗造成的,不过他们绝不会承认那些人是他们派来的。但是他们还是答应阴邪尊上一起清理废墟,他们也不相信传承之地会损坏。

    几个人略一商量,就决定阴邪尊上暂时的把九龙杯还给魔衣尊上,几个门派派人一起清理阴邪山,阴邪尊上略一思考就知道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怕自己吃独食,也没有犹豫直接把九龙杯还给了魔衣尊上。当然他们不会派普通人前来,倒不是他们不舍得手下的子民,而是距离太远了,虽然都是在一个域,但是每个郡大小都上千平方公里,不比后世的华夏小,甚至很多郡的面积还远大于后世的华夏。隔这么远普通人要十几年几十年才能走到,这还不算其中的粮食消耗。但是几个门派都答应派数千人境武者和上百的地阶武者前来帮忙。这些武者比起普通人可快多了,阴邪尊上怎么会不答应的。

    “掌门,征集多少民夫?”在各门派的宗师离开之后,鲁护法小心翼翼的问道,如此高大的阴邪山,没有几百万人,努力个几百年是绝无可能成功的。

    “给我召集我门控制下的所有壮年男子,全部给本座来挖山,第一批最少要一千万人,我不管你们用任何方法,十年之内,我都要看到结果。”阴邪尊上冰冷的说道。

    鲁护法浑身打了个冷颤,要知道魔门也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往死里用自己门派下设的普通人吧,这简直就是竭泽而渔。如果所有人都来挖山,那么谁来生孩子,给他们提供弟子?谁来种粮食,为他们提供粮草?到时候他们所在的地方绝对会饿死、累死亿万人,如果传出去,被人当成邪派人士,给除魔卫道了怎么办?

    别以为什么阴邪门、魔衣门、魔相门什么的,听起来像是魔道势力,就真的是魔道势力,并不是这样的。想成为魔道势力,必须加入魔道联盟,而想加入魔道联盟,必须要完成魔道联盟的任务,这些任务可能很简单,也可能很邪恶。而上一次乾蓝冰域的一个门派想要加入魔道联盟,任务竟然是杀光自己势力之内的所有十岁之下的女童。要知道当时那个门派只占据了三个县,但是三个县的人口却依旧多达五千多万人,十岁之下的女童虽然占据的比例不多,但是也足足有数百万。这个门派咬着牙真的去做了,结果引发了整个乾蓝冰域的愤怒,甚至连自己门派之内都暴动了。此门派在短短一年之内就烟消云散了,而魔道联盟根本既没有插手,因为只有魔道联盟内的门派遇到危险他们才直接插手,此门派还没有彻底完成任务,并不是魔道联盟的势力。

    经历了此事,一些想加入魔道联盟获得保护的门派也都清醒了过来,要知道有魔道联盟就有正道联盟,而正道联盟是明面上的,而且看起来实力及其强大乾蓝冰域排名第一第二的门派都是其中的成员,真的被除魔卫道了,哭都没地方哭。

    鲁护法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的前一代掌门,也就是魔相门的最后一代魔相尊者,他为了探索一个什么地方,不顾弟子的死活,最终惹得门下弟子作乱,他也亲自出手帮助阴邪尊上杀了魔相尊者。鲁护法并不知道当年的魔相尊者和现在的阴邪尊上是为了传承之地,因此他想歪了,他认为两个人都是为了加入魔道联盟,才会这么疯狂,因为他实在想不明白,阴邪尊上怎么会为了区区废墟就大动干戈。

    看看阴邪尊上的命令,鲁护法觉得阴邪尊上跟上一代魔相尊者行为太像了,都是倒行逆施,这个阴邪尊上更狠,难道他不知道如此多人来挖山,会死多少人嘛?但是他却没有说出反对的话,他知道如果自己但凡说个不字,那么一定会死的。这个时候的鲁护法已经不像是以前那么忠诚了,因为他觉得阴邪尊上已经入魔了。但是他却不敢违背阴邪尊上的命令,因为当年他敢帮阴邪尊上对付魔相尊者,是因为魔相尊者只是个天阶,而且真的很在意家人,他是有死穴的。现在的阴邪尊上却是宗师,而且根本就没什么死穴,他想对付也没有机会。

    就在鲁护法被迫接受了这个任务,开始召集人手开始搬山的时候,楚云已经叮叮当当的挖了一段时间了。十几天的时间,楚云挖了二百多米,楚云完全低估了岩石的坚韧程度,楚云看着火灵剑上的一小块缺口,心疼的很,他停下了自己凿山的动作。没想到身为法宝和神兵的结合体,火灵剑都扛不住这些岩石,自己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继续凿山,那么火灵剑早晚就要报废。火灵剑就算是报废了,自己能出去还好,如果自己没挖通,又让火灵剑报废,自己就一下子失去两把趁手的武器,要知道自己没了火灵剑,根本无法使用火灵爆这门秘术,自己的实力是要大打折扣的。

    楚云一时拿不定主意,而在这个时候,楚云以自己非凡的耳力听到了外面的挖山之声,楚云很快就想明白了原因,虽然楚云并不知道这里是传承之地,但是楚云却知道这底下埋着圣果,过能让地阶武者快速晋级到天阶这一种功能的圣果,就让阴邪门舍不得放弃,楚云知道这是阴邪门在活动。

    楚云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守株待兔,自己等在这里,一直等到阴邪门把自己挖出来,这绝不是什么最好的办法,毕竟自己一出去很可能就要面对阴邪尊上这么一位大BOSS,甚至很可能丢了性命。而且这群人说不定要多久才能挖到自己。但是自己冒冒失失冒着火灵剑被毁坏的可能提前挖出去,也可能碰到阴邪尊上,还不如在这里趁着这段时间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最终楚云还是决定以不动应万变。

    三年的时间一晃而过,楚云在地底已经困了三年,他的实力已经到了天阶四层的中期,增长倒不算是慢,但是跟三年前比起来,倒是没有太大的增长。

    楚云知道自己头顶有无数的人在挖山,因为叮叮当当的声音,几乎无休无止,楚云有时候也怪自己的耳力太好,稍微有点声音楚云就能听到,何况是现在多达几百万,上千万的人在合力挖山。哪怕楚云封闭了自己的听力,但是山体的轻轻震动却依旧感应得到,楚云倒是不敢一起封闭自己的触觉,因为他可是困在山中,万一封闭了触觉,山塌了自己一定完蛋,他不敢拿着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就在楚云被折磨的不要不要的时候,楚云突然听到了一点异样的声音,这声音就如同地钻在钻着水泥墙面一样的轰鸣声,这绝不是阴邪门的人干的。因为阴邪门的人生怕引起第二次的塌陷,所以并没有用破坏性的挖山。

    楚云一直听到,这距离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楚云没有神识探查,无法看到靠近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但是却隐隐的觉得他正是朝着自己来的,这是怎么回事?楚云整个人都警觉了起来,他抽出了自己的源泉剑,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凝重的注视着,自己都无法打通这里的隧道,那么来的人或者是什么东西,必定比自己的实力更加强悍。

    楚云的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楚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总感觉即将出现的东西会让自己大吃一惊,到底怎么出现的这种感觉,楚云并不清楚。

    “嘭”,当岩石被击穿,一把暗红色的宝剑剑尖出现在楚云面前,这是一把释放着惊人杀气的宝剑,里面散发着让楚云震惊的杀气,楚云领悟了一丝杀之法则的皮毛,这种感觉更为强烈。

    楚云刚要抢先出手,楚云并非坐以待毙的人,就在这个时候,剑后面的东西出现在了楚云视线之内,楚云睁大了眼睛,剑的后面,竟然是一张血本大口,只见这把暗红色的宝剑漂浮在血本大口之前,就如同无形中有一个透明的人握住了一样纹丝不动。楚云脑海中一下子就想起了当年在关帝门看到的那个黑脸大汉周仓的以气驭剑,两者似乎是用的相同的技巧,这么看起来,大嘴的主人起码到了这个地步,这个东西的境界岂不是至少有天阶后期?

    这一张血盆大口满嘴的尖牙,如同一把把匕首一样,而继续往里看去,嘴巴里面却如同幽冥一样,深不见底,这是什么鬼东西?楚云连忙后退,一直推到自己所出空间的另一头,但是这里只有十几平米,楚云再退也退不到那里去。

    当大嘴的主人出现在楚云面前,楚云愣住了,这是一头长着豺豹脑袋,龙一样身子的怪东西,它大约有三四米大小,一进来就把整个空间挤满了,大脑袋更是距离楚云不足半米。

    它看到楚云大眼睛里仿佛满是欣喜,只见它一口就把自己身前的宝剑吞到了肚子里,然后伸出了一条满是倒刺的大舌头舔起了楚云,楚云强忍了好几次,才没有直接出手,因为他看出了这鬼东西对自己的善意。

    满是倒刺的舌头舔到脸色并不好受,差点没划破自己的皮肤,多亏自己为外家功夫已经练到了天阶初期,如果换成一个内家武者,估计被他一舔连皮带肉都被舔下来。突然楚云脑海中想起了什么,龙身豺首、嘴衔宝剑这东西难道是自己记忆中的那种神兽?

    楚云越看越像,传说神龙多情,也不是多情,简直就是风流成性,看见什么都上试试。这家伙也不知道遇到个什么野兽,就看对眼了,春风几度,这东西就怀孕了。

    神龙虽然多情,但是孩子就有一个,于是就很高兴的等到这个母兽生下了孩子,结果生下来之后,孩子长者豺豹的脑袋,只有身子还像是自己的种。神龙十分的不高兴,自己这么帅怎么生下这么个东西,于是想要直接弄死。这家伙倒是和哪吒的老爹差不多,不过哪吒生下来是个肉球,根本不像是人,李靖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但是神龙就真的看出冷血了,这家伙长得再丑也很明显是你的亲儿子,毕竟身子明显就是龙身。

    但是母爱是伟大的,在神龙情人的求情下,神龙勉强的没有杀死。这个被自己亲爹不待见的可怜孩子就在这种情况下长大了,仅仅十年他就长大成人,老爹不待见的他没少受欺负,他直接愤而离家出走了。

    他出了家之后,漂浮在天地而立,看到海阔天空,不可丈量;风起云涌,纵深无限。不禁感慨万千:“吾虽身形非龙,然志气是龙。虽无龙族呼风唤雨、腾云驾雾之能,却也傲气冲天,志在四方。父以貌取人,吾实不敢言,夫有志者,能屈能伸,今自立门户,誓成大事,以正龙子之名!”

    于是他化身为人,其面如豺,身如豹,身负银刀,烂袍金甲;威风凛凛,似有吞月之势,气宇轩昂,如有揽日之力。他周游天下,终于发现当时的商朝民怨沸腾,已经到了改天换日的地步,他也想实现自己的抱负,于是他前去拜见周文王姬昌。

    他说服周文王反周,并且指点他找到了在江上垂钓的姜太公,周文王死后,周武王凭借他的计策,联合诸侯伐纣,最终于牧野一战击溃纣军,商纣亡。周武王感念姜太公等人的恩惠,大肆封赏诸侯,姜太公以首功被封在齐地,而龙子的功劳也足以成为诸侯,但是当周武王去寻找他,却发现他已经不辞而别。

    于是武王亲自命工匠铸他的相貌雕刻在了刀剑龙吞口,世代相传,以谢龙子他的辅周之恩。从此他的相貌就永世相传,此物以杀名闻天下,嗜杀成性,是杀戮的代表。

    就在他的名字从楚云嘴里脱口而出的时候,它竟然先开口了,楚云听完他说的话,狂吸起来,自己猜的没错,竟然真的是它,而且竟然叫自己主人,真是喜从天降,不光能够离开这鬼地方,还因祸得福,自己这一次冒险真的是大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