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次的朝思暮想,多少次的牵肠挂肚,又渐渐模糊,甚至不知道是梦是幻,刻骨铭心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慢慢的变淡,那个自己以为是自己的一切,是支撑自己刻苦修炼的倩影,也已经模糊。经历的太多,就会让人忘记初心,但是现在,当自己从新的看到她的样子,楚云才发现,那一场看似有些平淡的邂逅,是如此的让自己心动,让自己牵挂。

    她不是自己遇到最美的女人,甚至连前十、前百都进不去,楚云经历了数百年的流浪,得到过无数的美女,也跟很多女人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那个身影几乎消失在自己的记忆力。就算是偶尔的想起,楚云也认为她算是第一个爱自己的女人,甚至可以说是自己第一段真正的爱情,这让自己产生了错觉,觉得自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忘不了她。

    但是当自己再见到她的样子,楚云终于知道,自己最爱的人一直是她,楚云张开嘴想要喊出她的名字,但是却发现怎么也张不嘴,楚云想跑过去拉住她的手,但是却发现怎么也动不了。

    楚云越来越着急,女子领着孩子越来越远,渐渐的消失不见,楚云更是急切,他想要挣扎着去追赶,却一动不能动。突然楚云仿佛从一场噩梦中惊醒过来,他的躯体睁开了眼睛。

    现在的楚云已经缩小到了二十八九米,头顶的巨石越来越沉,楚云的身体也已经快要崩溃,要不是天地法相和血脉之力强悍,楚云早就彻底死去了,但是现在楚云醒了过来就有了机会,因为他发现自己体内的内力已经有了开始恢复的迹象了。

    “灵儿,谢谢你,我一定回去找你。”楚云一滴眼泪滴落在了地上,但是现在由不得他胡思乱想了。

    楚云心思一动,几粒地灵丹出现在楚云巨大的口中,现在楚云三十多米,地灵丹比起楚云的嘴小的很,但是几粒地灵丹下肚,楚云的内力顿时恢复的快了起来。楚云并不会炼制天阶的丹药,地灵丹对天阶的浩瀚内里和元力基本上没多少作用。但是却能让自己体内的内力加快一些恢复速度。

    楚云感觉自己体内的内力恢复了不少,立刻就开启了不灭体和涅槃圣体恢复自己体内的伤势,如果不是自己一开始中了毒,无法使用内力,那么楚云完全可以依靠领域逃出去,但是现在出口都被堵上,楚云就没办法了。

    身体的恢复让楚云再次拔高了十几米,身体重新涨到了四十几米,这让岩石下降的速度慢了几分,虽然依旧扛不住整个岩石的重量,但是却让楚云多了几分钟思考。这几分钟时间说不定就能救命,楚云不断地思索着如何才能逃得一命,但是四周封闭,头顶巨石,看起来的真的像是到了绝境。

    楚云的内力已经恢复了一成,楚云把这些内力集中起来四射而出,竟然根本无法穿透这些岩石,楚云想要集中一点如穿山甲一样凿山而出的计划也破产了。

    如果魔源杀气还在体内,楚云还能多尝试一下,但是魔源杀气早就不知道跑了哪里去了,自己为了它才来冒险,但是最先来离开自己的反而正是这种自己极其看重的魔源杀气,也真是讽刺。

    “要不然我拿出摩天赤血戟让它跟房梁一样撑起这块岩石?不过这块岩石的重量何止亿万斤,摩天赤血戟虽然是一把神兵利器,但是能不成承得住还真是个问题。万一有所损坏,那么自己就要少一把趁手的兵器,没了摩天赤血戟自己的《战神诀》完全发挥不出来。不管了,命都要没了,何况一把武器。”楚云立刻下定了决心。

    楚云一个念头摩天赤血戟就出现在了自己身边,不过相比于自己四十多米的体型,只有十几米的摩天赤血戟就跟一个小短棍一样。

    “就看你了。”楚云看了一眼身边的摩天赤血戟,然后突然收回了血脉之力,天地法相也迅速变小,楚云的身高瞬间就成了五六米的样子。

    随着巨型岩石失去支撑,整个岩石飞速的落下,楚云死死的攥着摩天赤血戟对着掉落的岩石,哐当,摩天赤血戟和岩石碰撞到了一起,楚云被一股剧烈的撞击力撞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但是却死死的没有撒手。

    摩天赤血戟坚硬的戟身竟然直接被撞的弯曲了起来,楚云脸色狂变,如果摩天赤血戟撑不住,那么自己从新开启血脉之力再次撑住这块岩石的机会都没有了。

    摩天赤血戟仿佛传来了哀鸣,它承受不住岩石的重量,开始从中间折断,楚云脸色狂变,摩天赤血戟竟然断成两端。

    楚云一把捡起断裂的摩天赤血戟,然后双手各握住一段,准备再次面对跌落的岩石,如果这两段都撑不住岩石的重量,那么楚云的结局可想而知。

    哐当,巨型岩石撞击到了断裂的摩天赤血戟上,虽然两端摩天赤血戟再次剧烈的弯曲,但是却并没有再次断裂,不过摩天赤血戟也撑不住岩石的重要,很快两端摩天赤血戟就弯成了“V”字型,两端摩天赤血戟都就如同长了四跟脚一样站在了地面上,岩石被一剑彻底报废的摩天赤血戟死死的撑住了,并没有继续跌落,楚云心里一喜,但是又悲伤了起来。

    楚云看着已经成为了两端废铁的摩天赤血戟,悲伤的情绪混杂着惊喜的情绪,让楚云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心情。跟随着自己自己数百年的摩天赤血戟已经彻底毁了,一直到刚才楚云听到摩天赤血戟的哀鸣,楚云才知道原来摩天赤血戟已经进化出器灵,这代表着摩天赤血戟也会继续进化,甚至有可能跟火灵剑一样进化成法宝,甚至灵宝,但是现在为了救自己这个主人,他再也没有机会了,这让楚云悲伤不已。

    但是摩天赤血戟的牺牲没有白费,楚云的性命短时间还是安全了,楚云现在在这不到一米五高,面积不到五平米的小空间里苟延残喘着。虽然楚云楚云系统里面有吃的有喝的,但是却出不去。楚云尝试以火灵剑劈开一条路,但是以顶尖法宝强度的火灵剑,竟然也只能劈出几道浅浅的痕迹。楚云知道这里是一座山峰,而他不知道埋得有多深,如果想靠着火灵剑挖出去,绝不是短时间能够做到的,甚至很可能几十年几百年都做不到,如果运气不好挖错了方向,甚至自己一辈子也不一定出的去。

    楚云不是自怨自艾的人,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失去信心的人,哪怕自己被困在这里又能怎么样,自己当年去刺杀腾变凤还不是被困地下,而自己靠着系统穿越离开了。

    这里不缺天地灵气,自己就算是当做在这里闭关也没什么不可,现在最主要的是恢复自己的伤势和实力,自己这一次伤的实在是太厉害了。

    而楚云开始疗伤的时候,侥幸逃出来的阴邪门弟子眼睁睁看着阴邪山第二次塌陷,这一次塌陷整个阴邪山下降了数百米,而残存的阴邪宗的建筑和可能侥幸没死的阴邪门再次遇到了毁灭打击,基本上阴邪门连抢救的希望都没有了。

    所有人看向实力最强的鲁护法,鲁护法也没想到阴邪山会塌陷,看起来除了阴邪山别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地动,难道是老天对阴邪门的惩罚?不过他却没有气馁,因为阴邪尊上没有死,而且阴邪门在外面还残留着相当强的势力,不说别的,就是自己身边还有四个天阶武者,虽然自己不认识他们,但是他们无疑是掌门立下的后手,否则绝不可能穿着阴邪门的服饰。

    果然鲁护法和他们一交谈,就得知他们的身份,竟然是阴邪尊上收的四位弟子,他们也是奉命掌控阴邪尊上闭关之所的阵法,现在整个阴邪门都没了,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办,于是一商量,他们就决定前往阴邪宗所占据的郡的郡城,在那里休整一下,并且派人通知他们的掌门阴邪尊上,然后等候命令。

    鲁护法留下了五六十个地阶武者留守废墟,就和其他人一起离开了,别看阴邪门受到了重创。深受阴邪尊上器重且掌握大权的陈俊死了,楚云假装的杜阴晦失踪,白梅和刘长丰背叛,甚至再往前推,为了伏击土公门的元辉还死了两个天阶,但是阴邪宗的天价数量还是超过十个,是整个朗州天阶最多的实力,因此他们的向心力还是很强的。

    鲁护法派往秦凤山送信的是阴邪尊上的小弟子,也是个天阶高手,不过天阶高手也不是一天半天的就能到达数十万里之外的秦凤山。而这个时候秦风山上几位宗师并不知道传承之地被毁,还在讨价还价。

    楚云的不灭体和涅槃圣体的恢复力极强,楚云置之死地而后生,反而让自己的涅槃圣体突破了第七次涅槃,只要再有两次,就能达到涅槃圣体的最后一重,号称不死不灭的境界,楚云也是很向往这个境界。

    楚云恢复了实力之后,就开始研究起怎么出去,但是这些岩石坚硬程度超过自己想想,只能跟以前设计的一样,以火灵剑慢慢的抠洞出去,不过楚云觉得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楚云神识根本透不过这些岩石,查勘哪个方向是最合适的。而且就算是出去,一头遇上回来的阴邪尊上怎么办?自己可不是阴邪尊上的对手。

    楚云侧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声音,声音不是不能在固体中传播的,而且速度比起控制中还快。楚云的耳力非凡,只要一点点的声音他就能听到,可惜也不知道是这些岩石太厚,还是周围根本没什么活物,楚云没有听到一点声音。

    楚云看着四周全部是岩石,向下挖首先排除了,毕竟越挖越深,难道要打穿地面去这个世界的另一边?楚云相信这个世界也是个球形,但是楚云却没这个本事。

    其他的左右前后楚云想了想,也排除了,毕竟鬼知道前后左右还有什么陷阱,楚云不相信这里就这一套陷阱,如果不小心再遇到那种紫雾什么,楚云还没活够。因此虽然只能朝上挖,即便是遇到了阴邪尊上什么的,也比死在这里好。不过自己头顶是一整块的岩石,这工作量可着实不轻。

    楚云开始了新一次的凿山生涯,当年被那个老君庙的天阶追的掉落了悬崖,就是靠着这个本事爬到了山顶,没想到自己到了天阶中期,竟然还有机会重温,不得不说人的机遇就是挺奇妙的。

    当楚云叮叮当当的凿山的时候,阴邪尊上的弟子终于来到了秦凤山,当阴邪尊上听到阴邪山倒塌,竟然一掌把自己的小弟子,也是一位天阶三层的好手,打成了血雾。

    “不,本座不相信。”阴邪尊上竟然没有和黄狮等人打招呼,就直接凌空飞走了,转眼就不见了踪迹。

    “跟上他。”柳青莲直接跟了上去,而其他三个人也没有犹豫,就各施手段跟了上去。

    不管怎么样,都谈了这么多天,事情基本上谈好了,九龙杯也给了你,你说走就走,耍着我们玩嘛?宗师高手不能轻辱,这一次阴邪尊上不给他们个说法,几个人绝不会放过阴邪尊上。

    当几个宗师到达阴邪山的时候,全都傻眼了,阴邪尊上更是发飙了,留守阴邪山的五十多位地阶弟子,好不容易从惨烈的战斗和地动中逃命,却没想到被他们的掌门人杀死了。而且阴邪尊上疯了一样的试图挖出传承之地,连他自己的本命元兽都放出来了,竟然是一条看起来像是黑色的豹子一样的东西。不过好在他还有最后的理智,在几个宗师看清楚之前,就被阴邪尊上收了起来。

    “怎么可能?”柳青莲等人比起阴邪尊上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已经准备一起探索传承之地了,每个人都认为朗州要全面崛起了,他们都将会成为超级大派,因为他们对于传承之地有着绝对的自信,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几个心态几乎完美无缺的宗师也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几个人的心情就如同快饿死的人,面前有一桌子闻起来香喷喷的美食,结果当他们刚想吃的时候,结果发现这些美食都是便便做的,一样恶心和让人崩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