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丹?那一种能够让一个人快速晋级,甚至能够达没有阻碍晋级到宗师巅峰的神丹?”柳青莲失声道。

    “传说的仙丹啊,你竟然得到了这个,难怪难怪。”魔衣尊上恍然大悟的说道。

    “真是好运气,这种神丹别说见,连听都很少听说过。”土工尊上有些羡慕又有些嫉妒的说道。

    “你岂不是一直晋级到宗师巅峰?”黄狮脸色阴沉的说道。

    这一刻听到圣灵丹这些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宗师仿佛变成了俗人一样,那高人模样是维持不下去了,竟然颇有些市井之人的姿态,连说酸话的做得出来了,可见境界再高,心态再好的高人,遇到了一些好处,特别是关系到自己实力的好处时候,都会失去平常心。

    阴邪尊上看着眼前几个人全都脸色大变、各怀心思,甚至黄狮还对自己生出了怨气和嫉妒,毕竟自己服用了传说中的仙丹圣灵丹,可以没有限制、快速的晋级宗师巅峰的神丹,这绝对能够极大地改变朗州的现状,在场的都是朗州的巨头,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黄狮和其他几人看向自己的目光贪婪中带着警惕,这不是尊邪尊上想要的。

    “各位,你们可能高估了这枚圣灵丹了,我服用的这一枚是残缺的圣灵丹或者说是灵力流失了一大半的圣灵丹,帮助我突破宗师四层已经耗尽了丹药全部的能量。你们想想如果我真的能够晋级宗师巅峰,我完全可以隐忍不发,以我四五百年就晋级宗师中期的速度,顶多也就是再多花费几百年就能到达宗师后期甚至巅峰,我有什么必要出关招摇?正是因为我服用的这枚圣灵丹缺陷太大,才久了本座一命,我也是万分侥幸啊。”阴邪尊上说完,几个人明显来了兴趣。

    “各位如果有兴趣,可否坐下听听本座这些年的经历?”阴邪尊上看起来很诚恳的说道,其他几个尊者虽然各怀心思,但是还坐了下来,他们对于阴邪尊上的经历真的很感兴趣,在座的哪一个不是上千年甚至几千年的老怪物,但是阴邪尊上才活了多久?这让他们嫉妒又好奇。

    “阴兄如果愿意我们洗耳恭听,其实我们对于阴兄如此短时间晋级宗师中期还是很疑惑的。毕竟据我所知圣灵丹必须是天阶才能服用,而阴兄当年离开赤焰门的时候似乎只是地阶初期。”魔衣尊上开口说道,在整个朗州只要这几个地头蛇想调查,没什么查不出来的。

    “说起来真是惭愧,魔衣尊上你这是给本座留面子啊,什么离开赤焰门,我是被逐出的赤焰门啊。本座修炼的是我赤焰门的一门还算不错的火属性功法,没想到练功出错,以至于我欲火焚身,强暴了一位长老的后辈,被逐出师门。要不是我师尊为我求情,我一定死在门规之下,师傅却为了我自裁在惩罚堂。师尊对我恩重如山,我要为他老人家报仇。我离开赤焰门投靠了正在大肆招收弟子的魔相门,谁知道魔相门不坏好心,招收我们这些散修就是为了探索传承之地,把我们当成炮灰,探索进入传承之地的正确道路。不过好在传承之地进攻魔相门的原门主几代魔相尊者(魔相门掌门的固定称号)的探索,已经探索出了大半的正确路径。当时我被赶了进去,探索剩余的一段路,我发了狠,本着老子死了也不给你们做事的想法,想要寻死。我直接把魔相门监视我的显影虫捏死,然后不管不顾的朝着传承之地冲了进去,哈哈,没想到我的命大,竟然真的毫发无损通过了。他们花费了数代人、无数弟子性命的努力都为本座做了嫁衣。”阴邪尊上虽然说的很轻松,但是话语里的血腥之气,足以让人想象到魔相门的付出,一定是大量的人命填在了里面。

    “本座在被当做探路的炮灰却侥幸没死进入进入传承之地之后,就看到了一颗长满果子的大树。我知道里面的危险,又知道外面的魔相门的人恨我入骨。我进不赶紧,退也不敢退,一直在属下撑了两个多月,最终我实在饿得撑不下去了,只能无奈的吃树上的果子,谁知道我吃了一个就昏迷了过去。我以为我自己死定了,没想到当我再醒过来,我就从地阶三层晋级到了地阶五层。我知道这都是果实的原因,因此我一直都在大树下闭关,十数年之后,我就靠着这些果子,竟然晋级了天阶。不过一直到了天阶三层,我才发现果子没用了。但是我想返回是不可能的,而且十几年后魔相门的人已经探索到距离我在的大树只有百十步,甚至我能看到他们的身影。魔相尊者看我没死,狂怒的要把我剥皮抽筋。他是天阶后期,根本不是我能抗衡的。我知道我在这里藏不了多久,无奈之下我只能继续探索,你们知道嘛,我也是第一次进入传承之地,里面就像是蜂巢一样,是有一个个的传承殿构成的,我咬着牙进了其中一间,经过了九死一生的考验,我竟然得到了一枚圣灵丹。”阴邪尊上说道这里,所有人都觉得此人运气简直就是逆天,而且也对传承之地更加的渴望,毕竟谁也不认为自己比别人运气差,你第一次能够探索得到圣灵丹,我为什么不行?

    “当我服用圣灵丹之后,短短十几年我就晋级了天阶后期,这个时候魔相尊者终于成功打通了全部陷阱,他看我晋级了天阶后期,认为我把他的机缘都占据了,誓要杀我而后快,在传承之地我没地方跑,只能出手对决。我跟魔相尊者大战一场,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因为我既没有配套的武功也没有配套的法宝。就在我山穷水尽的时候,没想到魔相门的弟子自己反了,魔相尊者逼迫门下弟子探索传承之地前面的陷阱,不知道死了多少人,门下的人早就忍受不了了。终于本座的出现让他们看到了反抗的机会,魔相门的人竟然劫持了魔相尊者的家人,这魔相尊者心肠不够硬啊,在死了几个儿孙之后,竟然犹豫不决,让本座趁机杀死了他。本座也是好心,在杀死了魔相尊者之后,就把他所有的家人都送到地府陪他。老夫在众人的拥护下成为了魔相门的大长老,用圣果稳定了整个魔相门的人心,后来又创立阴邪宗。再然后我闭关一百多年,终于晋级了宗师,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亲自出手覆灭了赤焰门,我要为我的恩师报仇,可惜恩师已经死了,是看不到了。”阴邪尊上说到这里,其余的人心里都冷笑起来,你师父知道你出手灭了自己的门派,估计会后悔救你吧。而且你真的是为了你师父?众所周知,你覆灭了赤焰门,是为了他们的神功《红莲业火功》,整个朗州谁不知道?

    “那你为何攻打我魔衣门?”魔衣尊上直接开口问出了他一直想要询问的问题。

    “本座攻打魔衣门,是想让你魔衣门屈服,从而交出你魔衣门的至宝顶级法宝九龙杯,帮助本座开启一个传承密室。”阴邪尊上还没说完,魔衣尊上就嗤笑了起来,显然对阴邪尊上的话十分不屑,而土工尊上也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要袭击本门的长老元辉了。

    “魔衣尊上可能觉得本座痴心妄想,但是我却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本座的寿元不足了,九龙杯我一定要得到,凡是阻碍我的人,都得死。”阴邪尊上满脸的阴狠,煞气弥漫的他说完,让人毫不怀疑真实性,这个阴邪尊上就是个疯子,竟然为了一件顶级法宝就发动大战,让双方死伤无数,这是一般的掌权者能做出来的?但是更让众人震惊的是阴邪尊上竟然说他的寿元不足了,一个宗师的寿命,最少也有三千年,甚至极限是五千岁,但要知道阴邪尊上此人还没有一千岁吧?怎么可能寿元不足?

    阴邪尊上看出了众人的疑惑,低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诸位,本座没有必要欺骗你们,圣灵丹的确是一种神丹,但是却有极大的缺陷,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这种丹药能激发自身的潜力,让自己实力暴增,但是却很耗尽自身所有的生命力和潜力。要不是这枚但要有缺陷,无法让我晋级到宗师后期,那么当我晋级宗师后期就是我的死期。这种丹药必须配合延寿丹使用,才没有后遗症。我现在的寿命只有不到五百载,我覆灭了赤焰门后,才偶然得知,我拼了命的探索传承之地,终于找到了一个疑似延寿丹的房间,不过需要五样五行属性的顶级法宝才能通过,我已经有了三件,又得到了土公门的土工鼎,最后把主意打到了魔衣门的九龙杯上面。反正我也活不多久了,我什么都不在乎,本座无儿无女,对门派也什么感情,只愿自己多活一段时间。谁跟我作对,就是本座的敌人。我为了活下去,哪怕跟全世界作对。”凄厉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宗师都沉默了下来,就是黄狮都没有说话,一个没有底线的宗师,让所有的人恐惧。火灵恨不知道给关帝门找了多少麻烦,更是攻陷过关帝门的总门。关帝门那样的大型门派都让一个宗师吃尽了苦头,更别说朗州的这些门派了。

    “所以,只要魔衣门把九龙杯给我,我就愿意跟各位一起探索传承之地,到时候得到什么,全凭自己的本事,不知道各位觉得如何?”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魔衣尊者,魔衣尊者在心里大骂。凭什么受苦受难的总是我?你们什么都不付出,就我要拿出去九龙杯,你们难道不知道九龙杯是老子的师傅拼了命才从一个遗迹中得到的?我凭什么交出去?

    似乎是看出了魔衣尊上的不甘,柳青莲开口了:“各位,魔衣门的九龙杯是上一代魔衣门掌门以性命换来的,是一件威力极其强大的至宝。换成我们也肯定不忍,因此我等何不补偿一下魔衣尊上?毕竟是九龙杯换取了我们进入传承之地的机会。我仙柳门愿意拿出一条小型灵币矿补偿魔衣门。”

    柳青莲说完,阴邪尊上第一个赞成,并且拿出了一件火属性的顶尖法宝冰火玉佩,这里面封印着一种奇怪的火焰,能够让携带着的内力属性带着火的炙热和冰的寒冷,威力不俗也不知道他抢的哪个门派的。

    而血战尊上也拿出了两个日进斗金的商铺,这下子阴邪尊上才算是满意了。至于土工尊上则不需要,因为阴邪尊上觉得自己门派抢了他的土工鼎,人家不要好处已经难得,还往外拿,土工尊上肯定不干。而他并不知道,土工鼎真的不是他门下的人抢去的,而是元辉送给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被楚云拿来当成了进入阴邪门的钥匙,因此土工尊上怎么可能找阴邪门要好处。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送给元辉救命恩人的土工鼎为什么被阴邪尊上得到了,但是他却并没有问,因为他认为是阴邪尊上出手抢夺的,他没必要为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招惹阴邪尊上。这也算是阴差阳错,如果两个人把当时的情况说开,那么一阴邪尊上的老谋深算一定立刻就看出楚云有问题。

    几个人又开始对传承之地的圣果如何分配展开了激烈的交锋,说起来圣果的作用虽然不如圣灵丹,但是却能让一个地阶弟子顺利突破天阶,这就足够了,多少人一辈子都到不了天阶?阴邪尊上看着几个人为了圣果争夺,心里别提有多爽了,他怎么会不知道圣果中有毒,而且是难以祛除的剧毒。除了寥寥的几枚,其他的都是残次品,到时候看不坑死你们。

    不提几个宗师在商量分赃,被困在地下的楚云已经到了弥留的时刻,他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的灵魂出了身体,他感觉有些惊恐,因为他残存的意识告诉自己,这并非一件好事,不过不等楚云考虑其他,却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刺痛起来。慢慢的楚云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经历,就这么越飘越高,他隐约的看到自己的前面出现了一个女子,那个女子背对自己看不清楚相貌,正领着一个孩子慢慢往的往前走着。楚云感觉那个女子很熟悉,但是自己就是想不起来,他想追上前去,但是不管怎么追赶,楚云都追不上前面两个看起来走得并不快的人。

    楚云并不知道在他的身体已经几乎崩溃了,他的银猿变身和天地法相已经维持不住,身子正在不断的缩小,而随着他身体的缩小,头顶的巨型岩石也跟着滑落。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当楚云小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是整个人被压扁的时候。不要说是楚云,就是宗师高手像楚云一样没了内力,面对如此重的岩石都必死无疑。

    但是楚云就像是已经死去一样,根本就没有一点反应,仅仅一盏茶的功法,楚云的身体就缩小回了三十米,这让楚云刚刚好把所有空间填满,只要再小一点,楚云身上的巨石就会在惯性的作用下跌落下来,如此一来楚云的结局似乎是注定了。

    楚云茫然不知,他一直懵懂的跟着前面的一个女子和孩子,他的神智基本上已经消散,如果他知道自己会死在这里,不知道还会不会为了魔源杀气冒这么大的危险,甚至搭上自己的性命。

    就在楚云快要全部丧失神智,而神魂已经透明消散的时候,他一直跟着的女子突然回过来头来,当楚云看到女子的相貌,突然恢复了自己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