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楚云感觉越来越困,精神越来越差的时候,楚云突然感受到自己的血液开始变得滚烫。在楚云体内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奇异的银丝,应该算是银猿的血脉,开始活跃了起来。

    这些银丝不断地渗透到楚云的肌肉骨骼,楚云的力量竟然开始不断地增加,很快就从一千五百万斤的力量,增加到了两千万斤,还在继续变大,短时间就到了三千万斤的力量。要知道这个重量相当于一万五千吨,简直就是可以移山倒海。不过很可惜,这个力量仍旧让楚云无法挣脱自己头上的巨大岩石,只是让楚云短时间不至于被压死。

    银猿血脉的滋补让楚云精神一震,随即又冷静了下来,因为楚云还是挣脱不了,而且在楚云的力量增大到三千五百万斤之后,这力量对自己身体的增幅已经到了极限。楚云依旧身处绝境,如果没有外力,楚云绝对撑不了多久。

    而且楚云背着一股身体无法承受的重量重创了,他的血液依旧在不停地往外流,这也削弱着楚云的实力,这让他支撑的时间更短。他的内力被刚开始那种紫色雾气封印了,不灭体、涅槃圣体和乾蓝冰体都无法施展,因此根本无法修复自己身体的创伤。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楚云精神再次昏昏沉沉起来,而与此同时就在楚云快要彻底陷入昏迷的时候,阴邪尊上和仙柳门的太上长老柳青莲、土公门的掌门土工尊上以及魔衣门的掌门魔衣尊上在秦凤山见面了。

    说起来这一次会晤可以载入朗州武林的史册了,因为朗州已知的宗师级高手几乎全部到了,除了朗州排名第一的血战门的掌门血战尊上,剩余的五个人都来了。朗州明面上有六位宗师,不愧是比起石坪州更加广阔富裕的大州,不过真的打起来,关帝门一个门派就能覆灭朗州所有势力。因为关帝门的三个宗师一个中期、一个后期、一个宗师巅峰,根本不是朗州的宗师能比的。

    仙柳门的宗师高手柳青莲是宗师六层的高手,另外两位也是宗师中期的高手,但是他们看到阴邪尊上之后却都脸色凝重,因为他们在只有宗师四层的阴邪尊上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威胁。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宗师武者虽然做不到大宗师高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是却也深谙天道,也受到天道的反馈。他们感觉阴邪尊上能够有威胁到自己生命,那么他们都深信不疑。因此四个人一见面,令所有人诧异的是,阴邪尊上竟然一个人压制三个人,有些反客为主了。

    “你们要见本座的原因本座清楚,你们不就是贪图本座获得了一个传承嘛?你们派往我阴邪门的人,应该全军覆没了,这可怪不了本座。只要你们不追究,本座就答应你们和我阴邪门共同探索,不过到时候全凭本事。血战尊上难道你还不现身嘛?”阴邪尊上朝着吼了一声,声音滚滚的传播了出去,竟然连高空中的几片白云都被吹的无影无踪,几个人脸色一紧,没想到这个阴邪尊上初入宗师中期就有如此深厚的元力(元气的下一形态,真气——元气——元力)。不过更让他们吃惊的是,他们听到血战尊上也来了,这让所有人震恐起来。

    几个人抬头看去,一个穿着一身血色战甲的大汉狂笑着从远方飞驰而来,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的奔驰并非是跟内家武者一样,利用天地元气飞翔,而且真的是在奔跑。但是他的每一步都有数百里,速度丝毫不比内家武者的飞翔慢。

    看到血战尊上真的出现,仙柳门等三位宗师高手全都脸色一苦,这个血战可是霸道的很,没想到他真的来了。而且他们也担心自己派往阴邪宗的弟子,要知道每一个天阶都是门派的基石,死伤一个就能让他们元气大伤,现在阴邪尊上竟然说他们全军覆灭了,这可是伤筋动骨。他们不怀疑阴邪尊上的话,因为一个宗师级高手没必要为了这点事撒谎。

    “拜见血战尊上。”柳青莲等人虽然和血战尊上黄狮是同阶,但是看到血战尊上到了跟前还是都先开口问好。这个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血战尊上是一位外家武者,战斗力远超同阶,朗州没有宗师后期高手,血战尊上可以说是朗州公认的第一人。而且这还不算,血战尊上此人极其好战,基本上看到同阶就忍不住动手,在朗州可谓人见人怕,在场的几个人都被血战尊上蹂躏过,也不怪这几位看到血战尊上脸色这么不好了。本来他们三个门派已经稳稳的压制了阴邪门,但是现在血战尊上横插一脚,又要再起波澜。

    而且更让几个人郁闷的是,他们三个并没有发现血战尊上,但是阴邪尊上却知道,他们并不会认为阴邪尊上真的就能发现血战尊上。血战尊上的《血战经》中自带着一门秘法,能够把自身血气全部收敛,就是宗师也短时间发现不了,血战尊上凭借这门秘术曾经在千年之前偷袭重创了现在朗州排名第七的神龟门的太上长老,以至于神龟门的这位太上长老在百年之后伤重早夭,以至于当年排名第三的神龟门,掉落到了第七,并且没有了宗师高手坐镇,以至于地位一落千丈。

    现在阴邪尊上喊破了血战尊上的位置,这岂不是明两者早就有联系,甚至秘密联手了?别看现在是三对二,但是柳青莲等人还是隐隐的感觉到了不妙。

    “阴兄,一别数百载,没想到你已经修炼到了宗师四层,看起来你得到的传承还真是不凡,不知道为兄有没有资格参观学习一番啊。”血战尊上一落地就来到了阴邪尊上的身边,他很是亲切的拍着阴邪尊上的肩膀说道。阴邪尊上不再是面对柳青莲等人时候的死人脸,而是很是恭敬的微笑面对黄狮。

    “黄大哥,当年小弟的性命是您救得,又是您把我推荐到了魔相门,更是亲自出手帮我铲除了魔相尊者,您对我恩比天高。我多次写信告诉黄大哥来我阴邪门一叙,但是大哥你都在闭关,现在总算是把您请来了。我的东西就是您的东西,要不是我们两个门派距离太远,我早就投靠大哥,成为大哥的马前卒了。”听着阴邪尊上和血战尊上的对话,柳青莲三个人护视了一眼,然后心里更加沉重了起来,看起来两个人关系比他们想象的更加亲密啊。

    “哈哈,阴老弟你说笑了,你现在可是朗州的一方巨头,实力更是快赶上哥哥了,我很是欣慰啊。怎么?我怎么听说有人要对付老弟,我倒要看看是那些人找死。”黄狮说完,目光不经意的扫了柳青莲三人一眼,土工尊上勃然大怒,他脾气本来就火爆,而且自负防御无双,根本不畏惧黄狮,但是还没说话,就看到了黄狮身上浮现出几道玄妙的花纹,看到这里土工尊者的怒气就跟破了的气球一样,瞬间就消散一空了。

    “天道纹印?黄大哥难道摸到了宗师后期的门路了?”阴邪尊上同样被震惊的失声,外家武者晋级宗师后期会在自己体表形成天道纹印,这种纹印每一个武者的能力都不同,但是却是宗师后期的标志,跟其他等级一样,后期的遇到中期的武者,不说是碾压,也是稳占上风,本来血战尊上就是外家武者,战斗力远超同阶,现在又成了宗师后期,这还怎么对抗?

    “侥幸而已,本座闭关数百年,还好没有虚度光阴。不说这个了,阴老弟和几位在这里聚会所为何事啊。”黄狮本来就身材高大,他看向柳青莲等人是俯视的姿态,又斜着眼,这简直就是挑衅,要不是三个人不想彻底得罪血战尊上,换成其他人早就开始了大战。

    “黄尊上,阴邪门无故进攻我魔衣门,两个门派大战十几年死伤无数,而阴邪门更是伏杀土公门长老元辉,以至于数百条人命死在阴邪门手中,要不是遇到了几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客,元辉的小命都会不保。所以我们魔衣门和土公门才会联合起来跟阴邪门大战,这可有什么不对?后来我们几方势力都死伤惨重,仙柳门不忍,就想让我们讲和,这才有了今天的事情。”魔衣尊上不卑不亢的说道,让柳青莲和土工尊上交好,这一下子就把黄狮带给他们的压力抵消了。

    “不错,我仙柳门正是这个意思,维护正义是我辈的责任。”柳青莲沉声说道,她虽然是个女子,但是她的威名也是一刀一枪打出来的,而且血战尊上虽然找到了晋级宗师后期的契机,但是并没有晋级,她柳青莲也是宗师六层,不至于怕了黄狮。

    黄狮看了看魔衣尊上又看了看柳青莲,仰头狂笑了起来,“什么狗屁正义,老子只相信实力。”

    黄狮说完,土工尊上终于忍不住了,我们已经认熊了,你还蹬鼻子上脸,你以为我们真的怕了嘛?

    “黄狮,你以为本座怕了你吗?你血战门是朗州第一大门派,背后站着金刚门,但是那又如何?你以为金刚门是乾蓝冰域的老大嘛?我土公门偏不怕你。”土工尊上怒吼道,随着他的怒气暴崩,整个大地都晃动了起来。

    “土工是什么给你的自信?你以为你的防御力比得上神龟门的那个老乌龟?”黄狮血气暴涨,整个人几乎都看不清楚身影,他犹如实质的血气就像是一片火焰一样。

    看着两个人一言不合就要动手,阴邪尊上连忙的走了过来阻止,其实他也看出来了,黄狮真的为了自己跟这些宗师硬拼?想都不要想,他这是在做一个姿态,以便在接下来的分配好处中占据优势。而土工尊上也是在表达自己的态度,以保证自己土公门占据的好处比例。都TM是千年老狐狸,自己这个受害人还要当和事老,真是憋屈。但是你们这群家伙真以为好处是这么好占的?阴邪尊上心里冷笑道。

    一行人安安稳稳坐了下来,等待阴邪尊上讲解到底得到了个什么传承,然后再根据内容分配,阴邪尊上等六个宗师围在一个圆桌上坐了下来。

    “各位,我知道你们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我阴邪门获得的传承嘛?不过你们都错了,我们阴邪宗并非获得了传承,而是开启了一个传承之地。”阴邪尊上刚刚说完,其他几个人的眼睛就全都亮了起来。

    传承和传承之地有绝对的区别,传承的意思很广泛,顾名思义就是传播继承的意思,可能是某位前辈留下的功法宝物,也可能是一个门派的传承阵法,甚至有时候一句话两句话留下来被人看到也算是传承。因此传承并不一定能够得到什么好东西,甚至可能白欢喜一场。当然阴邪尊上从一个区区地阶几百年晋级了宗师,他如果得到了什么传承,一定是不错的传承。但是也说不准这个传承已经被阴邪尊上全部消耗干净了,这都是说不准的。

    但是传承之地却不同,传承之地在这个世界代表的就是某个大门派,甚至是超级门派留下来的,里面拥有无数宝贝、功法、丹药的宝库,当然伴随着这些也有十分大的危险。有些像是试炼场,传承之地的存在就是为了鼓励自己门派弟子的冒险和探索精神。以利益驱动自己门派弟子,并且可以控制危险的程度。当然现在那个留下传承之地的门派不知道什么原因消失了,只留下传承之地,但是不管怎么说,里面也必定有无数的珍宝。这不是阴邪尊上一个人就能吞下去的,这才是他们都开心的原因。当然某种意义上,因为消息以及传出去了,这传承之地甚至不是朗州一个门派就能够吞下的,但是他们因为近水楼台,怎么也能得到一部分。

    “哈哈,没想到传说中的传承之地出现在我们朗州,阴老弟肯定获得了大量的好处吧,跟大哥说说。”黄狮瞬间也想明白了,他仗着自己跟阴邪尊上关系好,直接把胳膊搭在了阴邪尊上的肩膀上问了起来,当然这个问题也是其他几位宗师想知道的。

    “黄大哥想知道我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当年我被魔相尊者堵住后路,无法离开传承之地,于是只能继续探索。没想到我运气真是不错,先是误打误撞的进入了传承之地吃了圣果,然后吃了圣果后又侥幸的进入了一间传承殿通过了考验,你们绝猜不到我得到了什么奖励。甚至后来连我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运气,我竟然得到了一枚圣灵丹。”刚说出这三个字,这群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的宗师全都激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