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这是阴邪门这一个时辰的现状,随着陈俊的身死和五位天阶从阵法中狼狈的出来,混乱就彻底开始了。(书屋 shu05.com)暴怒的入侵者大肆杀戮阴邪门的弟子,阴邪门的鲁护法带着阴邪门的弟子死死的守在阴邪门的一角。但是一对六怎么可能打得过,鲁护法身边的人越打越少,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准备殉教的鲁护法却发现敌人不再搭理自己。

    当刘长丰和白梅两个天阶武者迅速的跑进阴邪尊上闭关的密室,元辉等人也急了,他们来的目的是为了传承之地,不是为了发泄怒火的。他们留下一位不情不愿的天阶二层的武者继续牵制鲁护法,他们五个迅速跟随着刘长丰和白梅的步伐进入了密室。

    当七位天阶进入密室之后,楚云突然出现在了密室外面,他站在那里许久都没有一点动作。半个时辰之后,楚云又来到了储宝阁的门外,他两根手抓着两个半步天阶的武者扔了进去,又是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里面没有半点动静。楚云的神识探查根本就感应不到任何异常,但是这就是最大的异常。阴邪门的人和入侵的人大战开始朝着里蔓延,楚云不想参与,直接来到了阴邪塔,也就是陈俊当时藏身的高塔,站在这里能够看到整个阴邪宗。

    “我怎么就觉得这两处地方都是陷阱呢。”楚云一直观察着。刘长丰等七个天阶武者进去已经一个时辰了,没有一个人出来,也没有传出一点打斗的声音。至于储宝阁那里,在楚云离开之后,虽然没有天阶武者进入,但是却也有不少的地阶武者想进去试试,结果几十个人没有一个出来。

    楚云曾经感应过储宝阁和阴邪尊上的密室都驻扎着天阶武者,但是这几个天阶没有一个是中期,全都是天阶初期,他们绝不可能对付得了七个天阶。难道这里面也有阵法?

    除非楚云进去亲自查看,否则以真实之眼也无法看透地下的情景,自己的真实之眼也不是万能的。

    当年楚云击杀了释厄寺天阶四层的言明,从他手里得到了一份竹简,楚云本以为是什么武功,但是竟然是写的关于言明的异能的经验。果然楚云的异能真实之眼是可以晋级的,楚云当时差点没高兴得跳起来。

    楚云的真实之眼可以看破幻境和隐藏的一些阵法,以及偶尔能看破别人的心思。这种能力让楚云不知道躲避了多少危险,是一种十分实用的异能,不过得陇望蜀是每个人都会拥有的想法,因为楚云的真实之眼有缺陷,楚云想要晋级,就是为了弥补这些缺陷。

    真实之眼能够看破幻境,这就不说了,楚云还没遇到过什么环境。而看破阵法的能力,只能给让楚云看清不深入地面超过一丈的阵法,如果再深一些那么楚云就看不透了。阴邪宗的这两处可能是传承之地的所在,都深入地下,不是楚云能够看到的。

    另外看破别人心思的能力也有很大的缺陷,因为很多人心里话都不一定是真的,很多人连自己都骗,这种人楚云见多了。当年楚云躲过释厄寺的追杀,不就是如此做的嘛?当时释厄寺挪移阵处的佛像,绝对能够看破别人的心思,楚云如果不是强迫自己不去想自己的真实身份,当时绝对要暴露。那个佛像和自己的真实之眼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是自己的异能虽然有缺陷,但是无疑是很强大的,不过能够晋级将会更让人兴奋。所以说楚云发现了能够晋级自己异能的办法怎么会不欣喜,不过很可惜,这办法太难了,必须要吞噬别人异能,还必须是同类技能。楚云的真实之眼属于五官类的异能,因此他也只能吞噬这类。但是又异能的武者何其稀少,楚云也是运气极佳,遇到了言明,他显然也是五官类的异能,但是偏偏,言明没有记载如何吞噬,这让楚云拿着言明掉落的眼珠无语,这简直就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口,这也成了楚云的心结。

    如果楚云的真实之眼晋级,那么他一眼就能看透这两处地方到底是不是隐藏着什么危险,不至于像现在一样纠结。

    楚云等了一刻钟,又有一些浑水摸鱼的武者进入这两处地方,但是却依旧没有一个回来,就像是吞噬万物的黑洞一样,这让楚云更是纠结,就像是宝物放在你面前,你明明伸手可得,却突然发现,前面有一层玻璃罩挡着,让人抓狂。

    楚云现在的位置就是陈俊丧生地方,这一座高塔位置最好,而且是以隐藏神识探查的材料建造的,除非有人进入其中,否则绝不可能发现楚云。

    楚云心情十分不爽,再次安慰了一下自己蠢蠢欲动的魔源杀气。楚云觉得现在很不好,魔源杀气暴动的越来越厉害,要不是楚云拿出很大精力压制,估计它早就离体而出了,这让楚云十分的不爽,要不是为了魔源杀气,自己早就到了金刚门了。但是又不能不去管,毕竟是自己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底牌。他环视了一圈,正好看到陈俊和那些被刘长丰杀害的控制阵法的阴邪门弟子的尸体,楚云走过去,发现陈俊拿着的阵盘没有被拿走,而且楚云还发现这些弟子旁边有不少还没来得及使用的灵币,其中有一些是高阶灵币,楚云眼睛一亮,他还没有得到过一枚呢。

    楚云扫荡了所有灵币,竟然得到了十几块高阶灵币,楚云心里很是欣喜,这高阶灵币都是门派的战略物资,很少被私人得到,估计这些可能是阴邪门大半的存货了,这一次自己来阴邪门大半年起码没有赔本。到时候自己以高阶灵币布置聚灵阵,想想就觉得奢侈,不过对自己修炼是有很大的作用的。

    楚云顺手拿起了陈俊死死抱在怀里的阵盘,这家伙被一刀两半了,竟然还抱着这东西不撒手。楚云随意的翻看着,结果越看越是心惊,因为这上面竟然画着一幅地图,楚云立刻从怀里拿出了自己所画的阴邪宗的地图。楚云越看眼睛越亮,许久他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家伙,真是藏得好深啊,竟然两处都是陷阱,真正的宝藏原来就在这里,高,的确是高。”楚云飞快的朝楼下跑去,转眼就来到了最下一层,楚云把一座厚重的石头做的屏风移开,就看到墙上有一个圆盘,竟然跟楚云手里的阵盘一模一样,楚云直接拿着阵盘按在了上面。

    看起来严丝合缝的墙壁突然就慢慢的裂开,一个密道出现在楚云面前,楚云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多密道,动不动就出现一条,不过楚云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魔源杀气几乎疯狂的躁动了起来,他脸色一喜,看起来就是这里。

    楚云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密道突然就关闭了,就在石门闭合的时候,密道两侧突然就出现了一溜绿油油的如同鬼火一样的亮光,就跟进了鬼片一样。楚云不敢大意,回想着阵盘上的地图,突然三步,突然五步的走着,要知道这可是有无数陷阱的,每一个陷阱都代表着一种死法,楚云可不想英年早逝。甚至楚云觉得这些陷阱都不一定是阴邪尊上留下的,因为这些陷阱太神奇,楚云觉得不是达到“天匠”,都做不出来,怎么看都不是阴邪门这种小门派能够制造的。

    楚云很快就走到了犹如迷宫的地道中央,楚云不敢大意,一直按着阵盘上的地图走着,体内的魔源杀气随着楚云越来越深入地下,越来越暴动,要不是楚云分出心神安抚魔源杀气,估计这魔源杀气早就自己跑了。

    “三浅一深,左点右重。”楚云如同猿猴一样,在密道中蹦哒,让人看到非笑掉大牙不可,但是楚云却做得十分认真,毕竟这里机关密布,楚云不敢一丝大意。

    突然楚云踩到了一个青砖之上,只听咔吧一声,楚云脸都青了,这个阴邪尊上竟然连自己唯一的徒弟都骗,给他留下的地图明显是假的啊,这下子自己正好走到了一半的路程,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真是狠,要知道陈俊可是对阴邪尊上忠心耿耿,更是救命恩人。

    随着楚云的踩到了机关,整个密道开始晃动,密道墙壁上露出了无数的孔洞,一种紫色的气体不断地喷出蔓延,楚云脸色狂变其来。他立刻封闭了自己的嗅觉和所有身体的毛孔,但是他却明明白白的感受到,这种紫色的气体还是渗透进自己的体内。随着这紫色气体进入自己体内,楚云竟然发觉自己浑身的内力凝固起来,并且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而与此同时,四周的密道竟然朝着楚云挤压过来,楚云反手一推,虽然他没有开启战神诀,但是身体力量也有几十万斤,而压向自己的石壁竟然纹丝不动。

    “好阴险的陷阱,如果这些紫色毒雾对宗师高手也有作用,岂不是说宗师级高手也会遇难?”楚云嘶吼一声,开启了战神诀,浑身变成了十几米的巨人,不是楚云不能变大,而是如果变得更大,那么自己就会塞满密道,自己就无法发力了。

    几百万斤的力量从手掌发出,挤压向自己的密道被硬生生的推开,楚云还没等松一口气,就看到整个密道开始塌陷起来,大片大片的石头掉落,这些石头不知道什么材料制成的,随便一块都重达几万斤十几万斤,稍大一些的都几十万斤,而现在整个密道都开始塌陷,这些掉落的石块合起来力量何止千万,楚云虽然自负战神诀,但是比起这种类似于天灾的灾祸还是敌不过的。

    “天地法相。”楚云不敢隐藏实力了,自己拼命的练功,拼命的制造底牌,不就是要在危机的时候发挥作用?

    楚云身躯剧烈的膨胀起来,很快就把整个密道塞满,但是楚云的身躯还是在继续变大,整个密道都晃动了起来,连带着整个阴邪门所在的阴邪山都在晃动,所有人都停下了战斗,要知道这个世界也是有地震的,不过大多数人都称为地龙翻身,而惊人的是,一般的地龙翻身是真的有地龙作乱,每一次都伤亡惨重,从来没有例外。所以每个人第一个想法就是逃,逃得越远越好。

    但是还不等他们反映,晃动就越来越厉害起来,就是地阶武者都站立不稳,更别说阴邪门那些人境武者和普通人了,整个阴邪门死伤无数一片狼藉。

    楚云遇到了他平生最大的危险,他发现整个密道都是一块岩石扣出来的,这块岩石的重量何止亿万斤,楚云就算是开启了天地法相,身体力量也只是一千多万斤,而随着他的摇晃,头顶的这一块巨大的岩石竟然压了下来,楚云浑身浴血双手死死的顶着这块岩石,但是却依旧没用,楚云的手快撑不住了,他浑身的骨骼都咔嚓作响,一旦楚云放弃这一块岩石足以把楚云压成肉饼。

    “银猿血脉。”楚云大吼一声,身体竟然再次变大,而他浑身也开始长出银色的毛发,这些毛发根根直立,而且顺着毛孔不断地有鲜血渗出,就如同红色的刺猬一样,可以看出,毛发的主人正在经历怎么样的痛楚。

    楚云开启了银猿血脉,但是力量也只是增加了五成,一千五百多万斤的力气,足以让天阶后期武者胆寒,但是面对这如同天灾的塌陷,楚云也只是勉强支撑。

    楚云和整个地面的抗衡,波及的越来越广,大地的晃动让无数人意外身死,所有逃得快的地阶和天阶武者都已经远远地下了阴邪山了,但是阴邪门的家属和低阶弟子却基本上全部覆灭了,这一次的灾害几乎让阴邪门断了传承。

    而楚云不知道的是,他引发的地动,让进入阴邪山人闭关的密室的五位天阶侥幸的逃了出来,其中两位已经满脸惨白的陷入了昏迷,而元辉更是断了一根手,至于另外的两个天阶中期武者也没捞着好,他们的内力几乎已经耗尽,甚至因为强行催动内力,留下了内伤,没个百八十年是不可能恢复了。

    “阴邪尊上好算计,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他们狠狠地看了一眼,紧随他们而出来的四个阴邪宗隐藏起来的天阶武者,这群人看起来比五个朗州各派的天阶高手好得多,但是他们却也跟几个人一样,内力几乎耗尽,现在来几个半步天阶,说不定就能把这九个天阶高手一举歼灭。

    阴邪宗的人本来用阵法把五个人困了起来,甚至不断的催动阵法,以期消灭这五个入侵的天阶,但是楚云却引动了地动,阵法被剧烈的地动震的失效。几个人见了面,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直接使用了大招,结果四打五打了个平手,虽然魔衣门等五个天阶有两个天阶中期,但是他们却被阵法消耗了不少实力,面对四个几乎毫发无伤的天阶初期,也没讨到便宜,再打下去几乎就是要两败俱伤了,因此他们只能撤走。而阴邪门的四个天阶武者也不是傻子,再打下去固然这五个人能留下两三个,但是他们却肯定都要死,好不容易到了天阶,他们也不会冒冒失失的去拼命。

    因此阴邪门和魔衣门等门派的大战几乎虎头蛇尾,只留下阴邪门的一两千多人欲哭无泪的看着整个阴邪山几乎塌陷,门内的低阶弟子和家属,几乎死伤殆尽,而且看地动没有丝毫停止的样子,这地动像是要把整座阴邪山都震塌啊。这让所以阴邪宗剩余的弟子都脸色难看,难道他们阴邪宗遭到了天谴?

    不说这些侥幸逃脱的阴邪门弟子,在地底的楚云已经感觉到了极限,在半个时辰之前,楚云体内的魔源杀气就脱体而出,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楚云尝试着把头顶的巨石推开,这也是阴邪山剧烈晃动的原因,可惜,楚云失败了,现在的楚云整个人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反而像一个浑身红毛的大猴子,因为他浑身没有一处不冒血。

    “难道自己要死在这里?”楚云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其他底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