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邪尊上浑身笼罩着一股几乎化不开的煞气,我根本无法看透他的实力,但是他才晋级宗师几百年,就算是得到了某个传承或者是什么天材地宝,也不可能短短几百年就晋级宗师中期吧。哪怕他真的晋级了宗师中期,但是面对三位同样是宗师中期的强者,也肯定讨不了好。这一次是个好机会,但是阴邪尊上肯定还留着其他的后手。”楚云看着自己画的阴邪门地图皱眉自语道,阴邪尊上肯定要离开门内,毕竟三位宗师的面子,阴邪尊上只要不傻,肯定要给的。这样他就能离开门内一段时间,这是楚云最好的机会,楚云想要得到圣果这很可能是唯一的机会。

    楚云离开这里没有任何危险,但是结果就是自己辛辛苦苦修炼的魔源杀气很可能就离体而出,让楚云的实力大减。楚云不想出现这种结果,所以思来想去,只能冒险一试。

    不管是什么事情,想要收获必定要有所付出。楚云是谨慎,但是经过这么多年,这么多的事情,他也不缺乏冒险的勇气,现在只需要等待阴邪尊上离开就好。

    十天之后,阴邪尊上召集了在阴邪门的六位天阶武者和十几位担任要职的地阶武者商议大事,楚云的身份也要参加。

    阴邪尊上脸色阴沉的坐在座位上,而他的唯一的徒弟陈俊负责主持,陈俊的伤势还没有恢复,胸口被重创,让他声音嘶哑,说不上多久就需要重重的喘几口气,但是陈俊却依旧坚持主持。

    阴邪门这段时间境况十分不妙,虽然招收了不少的散修并且被赐予了圣果,但是圣果并不能让一个地阶后期武者立刻就晋级天阶,是需要时间的,甚至很多人像是陈俊一样,服用再多的圣果也根本不可能晋级。圣果只是给地阶后期武者一个机会,并不是万能的,这在阴邪门是共识,但是外人却并不知道。再说这个机会就能引起所有人的疯狂,毕竟一万个地阶巅峰也不一定有一个晋级天阶。

    这群人并不知道,圣果就像是一朵美丽的罂粟,看起来诱人,但是里面是蕴含着剧毒的,这件事估计陈俊也不知道,毕竟陈俊也服用过圣果,整个阴邪门除了阴邪尊上,估计也只有楚云自己知道。

    不过利益蒙蔽了所有人的双眼,在新投靠的一个叫做白梅的地阶巅峰的女子,服用了圣果之后,短短半年就晋级了天阶之后,圣果叫所有人更加疯狂了。

    楚云却看得出来,这个白梅就算是不服用圣果,几年之内也能自行晋级天阶,现在却为了几年的光阴就一脚踏入了阴邪宗这个烂泥潭,必有所图。但是跟楚云一样眼力非凡的武者,没有几个,起码阴邪宗除了阴邪尊上就没有,阴邪尊上根本不管理所有事物,陈俊掌控下,白梅也就成了阴邪宗的最好的宣传。这一次召集的六位天阶,白梅就是其中之一。

    楚云听着陈俊的废话,心思早就魂游天外,终于在一个多时辰后,阴邪尊上终于开口了,他先是显露了一下自己强大的实力,让阴邪宗的近二十位高层对他五体投地,然后就直接答应了仙柳宗等门派的要求,准备前去会盟。

    阴邪尊上指定了两个天阶武者跟随,楚云因为受伤未愈所以再一次留在了门内,协助陈俊驻守宗门,楚云嘴上表达着忠心,但是心里乐开了花。

    两个月后,四大门派的四个宗师高手会盟秦凤山,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哪里,而谁也没注意到阴邪门内的蠢蠢欲动。

    在阴邪尊上离开后,楚云被陈俊叫了过去,除了楚云,驻守在关帝门的其他三个天阶武者也被一起喊去,四个人站在一座箭楼之上,看着不下于五位的地阶巅峰武者,偷偷摸摸的闯进阴邪尊上闭关的密室,然后成为了尸体。陈俊这么做的目的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就是威慑众人。

    “诸位,你们都是我阴邪门的顶天柱,我知道很多人加入我阴邪宗不怀好意,还有一些就是其他宗门的探子。但是我阴邪门虽然不是龙潭虎穴,但是也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师尊得到的传承,绝不会独自享用,你们只要忠心,那么师尊绝不会亏待你们。希望各位不要自误,鲁护法、杜长老、刘长老留下,白长老先回去吧。”陈俊以命令的口气面对着楚云等天阶武者,根本没有意识到不妥,白梅毕竟是新人,所以陈俊对她有些不信任是应该的。

    在白梅离开之后,陈俊就看向了楚云等人:“各位,师尊离开会盟,所有的跳梁小丑都跳了出来,诸位都是我阴邪门的老人,其中鲁护法和杜长老比起我进门还早,两位当年就拥护我师尊成为太上长老,后来又成为掌门。而我师尊也没有亏待两位,当年两位可都是一个无关轻重的地阶后期武者而已。而刘长老虽然是后来加入的,但是师尊对你有救命之恩,后来也得到了师尊的精心教导,说是是师尊的徒弟都没什么不对。我说的可有夸大之处?”

    陈俊说完,楚云和另外两人俩忙表示肯定,楚云就不说了,但是鲁护法和刘长老都可以说是阴邪尊上一手栽培的,因此他们对阴邪尊上的感激是做不得假的。甚至楚云的前身杜阴晦也是如此。

    “三位,我陈俊这辈子是没希望晋级天阶了,连圣果都不起作用,所以我天赋已经耗尽。以后阴邪门的未来还是要看你们的,这一次危机就是最好的机会。只要各位尽心帮助师尊度过这一次的难关,那么各位就是门内的功臣。”楚云等人连忙表示忠心,楚云对这个陈俊真是有些佩服了,别看阴邪尊上看起来时阴邪门的掌权人,但是这个徒弟陈俊,才是真正的掌门啊,基本上阴邪尊上什么都不管,而大小事情都是陈俊掌控的,不过楚云却对陈俊有了杀心,自己想要浑水摸鱼,就一定要把这个领头人杀死。

    特别是看着陈俊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工作,楚云的杀心更是坚定了起来。楚云被安排到了这座箭楼之上,这箭楼正对着阴邪尊上闭关的密室,算是明面上的防御者。楚云的伤势没好,这一点陈俊也知道,而楚云对外表现的实力,也跟天阶一层的武者差不多,所以楚云就被当成了鱼饵放在了这里。

    而实际上,阴邪尊上的密室还在暗中埋伏着两个天阶武者,楚云不过就是放在明面上吸引敌人的,不得不说陈俊这家伙,能够根据每个人的情况,把事情统筹安排起来,的确是不凡。

    而另外两个人,鲁护法被安排在了门派的大门,负责带领弟子防卫外来的威胁。至于白梅被安排在了储宝阁,跟楚云一样当成明面上的鱼饵。刘长丰刘长老被安排在了陈俊身边,负责保护陈俊统筹全局。

    楚云送走了陈俊之后,把所有的地阶手下赶到了箭塔下面,自己留在了最高一层,箭塔按照陈俊的命令,打开了所有防护,没有了掩盖神识的防护,楚云的天阶实力明明白白的暴露在了所有人目光中,就如同黑暗中的灯塔。陈俊这么安排就是告诉所有人,楚云就是防卫阴邪尊上密室的人,如果想进入密室,就要先过了楚云这一关。这就震慑住了一些居心叵测的人,但是也让楚云成为众矢之的。

    楚云倒是不害怕自己遇到危险,但是这却让楚云根本没机会动手,因此天阶武者之间都能互相感应的,其他人能感应到楚云的位置,楚云也能感应到前面的鲁护法、藏宝阁的白长老和位于阴邪门正中,护卫在陈俊身边的刘长老。别的不说,这么一安排,他们四个天阶武者互相制约,哪一个出了问题,其余三个都会知道,这一手制衡之术,就让人十分的佩服。

    楚云也不想做出头鸟,他就是在箭楼顶上打坐练功,连动都不会动一下,而其他三个人哪里也显然是如此。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阴邪尊上离开十三天后,阴邪门的前山出现了天阶高手的气息,楚云的神识毫不掩盖的释放了出去,因此在他远超同阶的神识下,他第一个就感应到了。

    随着敌人进入千里之内,其余的几位天阶高手也纷纷感应到了,陈俊立刻开始安排,敌人显然在阴邪门有内应,否则不会机会把握的这么好,十几天的时间,阴邪尊上应该到了位于朗州东北部,大小势力犬牙交错的秦凤山附近,而且秦凤山距离阴邪门几十万里,阴邪尊上也不可能短时间知道阴邪门发生的事情。这个时间就是发动的最好节点。

    而来敌竟然有六位天阶高手,其中两个天阶中期,四位天阶初期,可以说碾压阴邪门的留守实力,如果没有内奸,楚云绝不相信对方算计的这么谨遵。

    不过陈俊却好不紧张,他通知驻守在箭楼的楚云和驻守在藏宝阁的白梅不要轻举妄动,并没有一丝求援的意思,看起来反而信心满满,楚云正好也不想插手,他冷眼看向战场。

    六位天阶高手和数百位最少是地阶中期的武者不是朗州任何一个门派能够轻易拿出来的,哪怕是朗州排名第一的门派也不一定有这么大的魄力。朗州并不是跟关帝门一样,拥有一整个州的资源,一个门派拥有几十个天阶,一出动就是十几二十个天阶。朗州是分裂的,排名第一的血战门也就是十几个天阶而已,而阴邪宗的天阶武者可以说是比排名第一的血战门都多,估计这也是阴邪门的底气所在。比如说魔衣门这个排名第四的门派,宗内的天阶也才六七个,要不然也不会被阴邪门打得节节败退。

    因此楚云知道,来袭的这些人绝对不是一个门派能够凑出来的,他们也没胆子把自己宗门一大半的天阶派出去,如果损失了,就是血战门和仙柳门也承受不起。

    果然这些来犯的天阶中一出手就表现出了不同的内力属性,倒不是说一个门派都是相同的内力属性,而是各自的印记太明显了。其中一个浑身木属性内力爆棚的一看就是仙柳门的;一个浑身都是浓郁的土属性内力的,虽然蒙着脸,但是不是土公门元辉是谁?还有一个直接穿着魔衣门的服侍,都不隐藏自己身份,此人必定是魔衣门的人。另外三个天阶倒是看不出各自的门派,但是单单是元辉三个人就让所有人都猜出他们的身份了,一定是朗州各势力的联合。

    面对这么多高手,阴邪门的人当然打不过,他们很快就死伤惨重,但是却在鲁护法指挥下却并不慌乱,他们边打边退,很快就退到了门内,就在来犯的人刚刚进入阴邪门的门内,突然一层亮眼的光罩浮现,六个天阶武者中的五位和多达一大半的地阶武者被笼罩了进去,也只有土公门的高手元辉和百十位地阶武者因为靠后逃过了一劫,但是随即元辉就被鲁护法拖住了,而剩余的百十位地阶也立刻被数百个同阶武者包围了。

    看到这一幕,楚云吃了一惊,没想到阴邪门竟然拥有阵法,虽然不能护住整个门派,但是却让人不能小视。楚云这才想清楚了,为什么阴邪门取代了魔相门之后并没有迁移自己的总门,原来是这个原因。

    阴邪尊上在的时候,楚云根本不敢开启真实之眼,但是现在楚云知道阴邪门竟然有阵法,因此不敢怠慢直接开启了真实之眼。入目之下,楚云被阴邪宗密密麻麻的阵法惊呆了,竟然如此之多,几乎每隔千米就有一个阵法,虽然没有启动,但是楚云真实之眼下所有阵法无所遁形。楚云这才知道自己小看了阴邪宗,怪不得阴邪尊上这么大大咧咧的离开了,原来他早就留下了后手,这样一来控制阵法的人不死,基本上没有什么威胁。除非有宗师级高手前来,但是宗师级高手又不是大白菜。

    杀死控制阵法的人,才能让局势更加混乱,楚云立刻就想动手杀死陈俊。但是随即楚云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自己一旦有什么动作,那么陈俊身边的天阶武者就会发现,陈俊如果撤进了阵法中,那么就麻烦了,自己不光杀不死陈俊,还说不定把自己陷进去。楚云对自己安全倒是不担心,他就怕被拖住了,圣果和所谓的传承便宜了其他人。

    陈俊此人的算计真是高,不管是外敌还是自己人,都被他完全掌控,简直就可以说算无遗策。

    被楚云称赞的陈俊正在一座高塔之中,俯视着整个阴邪门,他手拿一座阵盘,而身后则是几十位地阶好手帮助控制。整个高塔中也有一座阵法,足以保证自己的安全。如果楚云真的动手,那么绝对会把自己陷进去,不得不说陈俊此人真是个俊才。

    一切都在掌握中的陈俊显然是极为得意的,区区一个半步天阶却能够在门内命令天阶武者办事,而现在更是能困住五位天阶高手,这让陈俊十分的自得。自己就算是无法晋级天阶那又如何?大丈夫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有时候并非一定要靠自身的实力。要不是陈俊此人还有一些理智,那么他就会狂笑两声,高喊两句“夫复何求”表达自己的欣喜。

    就在陈俊表示人生无憾的时候,他身后的天街而出高手刘长丰眯起了眼睛,他满脸的阴狠,手上的一把漆黑的长刀狠狠的劈出,但是却反常的没有一点能量波动,正握着阵盘的陈俊根本没有反应就被劈成了两端,临死他都没想到刘长丰竟然会背叛。

    要知道刘长丰当年身受重伤,被他的师尊阴邪尊上救回性命,这几百年表现出了非凡的恭敬和稳重,对自己也是有求必应,是除了鲁护法之外,最受自己信任的人,比起楚云的前身杜阴晦都被看重,否则也不会让他来保护自己,但是为什么会杀死自己?陈俊在临死之前都没有想明白。

    陈俊的死亡,阵法立刻就被破除,五位天阶和只剩下百十人的地阶武者狼狈的逃了出来,而与此同时驻守阴邪门藏宝阁的白梅立刻的舍弃了储宝阁另外杀死了陈俊的刘长丰也朝着楚云所在的密室飞驰而来。楚云眼珠一转,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原地甚至连气息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在混乱中,楚云的消失并没有引起一丝的波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