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邪尊上突然出现在楚云所在的屋子,把一直照顾楚云的杜科伤吓了一跳,看到自己掌门,他刚要弯身行礼,就被一道掌风甩出了门外,正好鲁护法过来,接住了杜科伤,否则杜科伤绝对步了陈俊的后尘。

    “嗯?好霸道的寒冰真气,竟然有一丝乾蓝冰寒的意味,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问题。”阴邪尊上捏着楚云的手腕皱眉道,楚云装作被寒冰真气打伤,体内那一股诡异的真气正是寒冰真气,不过对于张医师来说困难无比的祛除,对宗师级高手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一道充满了煞气的火属性元气进入楚云体内跟楚云体内的寒冰真气战斗了起来,融合了乾蓝冰寒的寒冰真气竟然毫不惧怕宗师高手的元气,两股力量斗了起来,足足一盏茶工夫,阴邪尊上的元气才把楚云这一股寒冰真气逼出了楚云体内。

    “好霸道的寒冰真气,竟然如此的有攻击性,不知道是哪个门派的。”阴邪尊上脸色阴沉的说道,他发现这股真气正好克制自己的真气,万幸这只是真气,并非元气,否则他还真不一定成功。水火相克,阴邪尊上体内的元气是火属性的,因此他有了浓厚的危机感。

    “还不醒来更待何时?”阴邪尊上闷吼道,楚云心神一阵,睁开了眼睛,为了装的更像,楚云是真的昏睡了过去,否则被一个宗师高手注意到这蛛丝马迹,很可能会暴露。

    阴邪尊上精瘦枯干的脸出现在楚云的眼前,楚云心里狂震,自己的心灯不断地收到狂暴、毁灭等负面情绪,楚云感受的真真切切,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竟然会在心里有如此多的负面情绪?自己的心灯都隐隐的不稳起来,就像遇到了天敌,这阴邪尊上莫不是迷失了心智?楚云不是没见过活人,但是就算是那些罪大恶极的也不至于让自己的心灯这么排斥。

    不过楚云却没有一点流露,而是装出很惊喜的样子,挣扎着爬起来想要行礼,却被阴邪尊上阻止了:“阴晦,怎么回事?土工鼎你拿到了没有?”一开口就是土工鼎,至于另外的两个天阶同门,阴邪尊上连问都没问。

    “掌门,我顺利拿到了土工鼎,但是却让元辉逃走了,回来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埋伏,两位师弟为了保护我顺利逃走,全部遇害了,我被一个黑衣人打了一掌,拼着命返回宗门报信。”楚云说完,阴邪尊上面露激动。

    “土工鼎拿到了?快点给我拿出来。”阴邪尊上根本没在意死的那两位天阶门人,而是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土工鼎上面。

    楚云心里冷笑着,拿出了土工鼎,阴邪尊上一把夺了过去,如同稀世珍宝一样,捧在手里狂笑了起来。

    “好,好,我已经得到了三件,加上这一件就是四件了,就差魔衣门那一件,很好很好。”阴邪尊上满脸的狰狞,看的楚云和门外的一些阴邪门的掌权人都心里发寒,他不再管楚云转身就要离开,这让楚云十分无语,竟然连准备好的说辞都没来得及讲,阴邪尊上就要拿着土工鼎离开,看起来根本不关心门内天阶高手的死活啊。

    “师尊,杜长老冒死带回了您需要的宝物,您要信守承诺,不要让自己人齿寒啊。”就在阴邪尊上一步就要离开屋子的时候,他的弟子陈俊被两个人搀扶着走上前来。

    “我怎么做需要你教?这就是圣果,拿去。”阴邪尊上拿出了三枚灰色的果子扔到了楚云身前,然后就从所有人眼前消失了。

    陈俊看着自己师尊消失的地方,心里一震凄苦,自己师尊这是怎么了?以前他不是这个性格,为什么每一次闭关出来,性子都会大变,现在自己已经感受到师傅已经彻底变成一个冷血怪物啊,这到底怎么办才好?

    但是陈俊没有表露出来,他安慰了楚云和众人几句,就再也忍不住伤势,离开了,只留下楚云和杜科伤,杜科伤盯着楚云身前的三枚果子,就差直接出手抢夺了。

    楚云体内的魔源杀气也如同要喷出来一样,要不是楚云强压着,魔源杀气早就扑到这几枚果子上了。

    “科伤,你先回去吧,你放心圣果叔叔会给你留下一枚的,但是要等到你地阶后期之后,叔叔先给你保管着。”楚云说完,杜科伤再怎么渴望也不得不离开了,他相信自己叔叔不会欺骗自己,再说楚云已经到了天阶三层,再服用也没用,他叔叔本来就是为了他去执行的这次任务,他也不会这么不知好歹,但是他却不知道现在这个亲叔叔已经不是原来那一个了。

    杜科伤离开之后,楚云直接走下了床,然后来到了外面的一间屋子,拍了几下,就出现了一道石门,楚云走了进去。

    一进入密室,楚云就不再忍耐了,魔源杀气如同一个凶猛的野兽全部扑了出来,目标正是三枚圣果,只见所有魔源杀气大口大口的吞噬着圣果中的煞气,竟然慢慢的凝聚出了实体,虽然还是有些模糊,但是却真的是在实化了。

    楚云看得目瞪口呆,因为只有到了天阶后期,真气才能开始实化,然后等到天阶巅峰,有的武者幸运,能够把元气实化为有灵性的实物,但是几率也是很低的,一万个天阶巅峰没有一个。

    大部分人到了宗师级,才可能拥有自己的本命元兽,在仙武大陆的时候云家的老祖宗,就拥有一个本命元兽火麒麟,威力绝伦。而自己的师傅火灵恨也拥有自己的本命是火灵蟒,不过早早的就战死了,但是即便是这样,火灵恨的每一次真气外放,都会凝聚成火蟒的模样,比如说在聚万城拍卖会的那一次攻击,就是火蟒的模样。这会大大提升自己每一招的攻击力,一击就杀了两个天阶,重创了一个,可见威力的不俗。

    但是一旦本命元兽死亡,就再也没有机会晋级大宗师了,所以绝大多数的宗师高手,不到最后时刻,绝不可能用出本命元兽,甚至很多宗师的本命元兽是什么,到底有什么能力也无人知道,甚至是死是活也很少有人知道。关帝门三位宗师,楚云在哪里待了六十几年,还不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楚云看到自己的魔源杀气竟然开始实化,真的是惊喜交加,楚云虽然能以寒冰真气制造出坚冰,也能用火属性真气制造出烈火,但是这可算不上实化,天阶后期武者的实化是有灵性的。而楚云的魔源杀气能够趋利避害显然是有了一丝灵性,现在又吸收了这圣果里面的能量,开始实化,这才让楚云惊喜。

    怪不得魔源杀气充满了对这种能量的渴望,原来还有这个作用,楚云这一次是心甘情愿的来这里冒险了,不是跟以前一样,是被魔源杀气逼迫的。

    一旦魔源杀气真的实化成功,变成了本命元兽,那么楚云的实力将会没有阻碍,顺风顺水的晋级天阶后期,这对自己非常重要。

    只不过当圣果内的所有带煞气的奇异能量被魔源杀气吸收一空之后,生下了一堆散发着恶臭的黑色粉末,楚云感官何其敏锐,刚一闻到就觉得心底的怒火也像是要点燃一样,楚云心里一惊,立刻封闭了嗅觉。这果子中蕴含着剧毒,楚云立刻就肯定了这个猜测,因为他随手就抓住了天上飞的一只鸟儿试验了一下,鸟儿狂暴了起来,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开始抽搐,浑身的羽毛掉光,肌肉风干死在楚云面前,竟然给人短短的功夫仿佛经历了无数年一样。这跟风干鸡也没什么两样,楚云拿出了一个瓷瓶,把这一小堆的黑色粉末收了起来。

    楚云留在了阴邪门,因为自己的伤势所以楚云并没有安排什么任务,而是和鲁护法承担起保护山门的职责,这给了楚云机会,他花费了几天时间,就把阴邪门的所有建筑分部和一些紧要的地方都记住了。不过楚云没敢以真实之眼观察,因为阴邪尊上虽然在闭关,但是谁知道他有没有分出一部分心神关注阴邪宗,要知道宗师高手的神识可是能覆盖几万里。

    楚云觉得阴邪门获得传承的地方最可能在阴邪尊上闭关的地方和阴邪门的储宝阁两个地方,因为这两个地方都在地下,而且都有重兵防护,阴邪门不是表面上的十五位天阶,而是十九位,有四位隐藏在暗处,两位负责守护阴邪尊上,两位负责储宝阁。

    不过不管是在哪个地方,楚云都没有办法去更仔细的查勘,特别是阴邪尊上不离开,楚云绝不可能有机会,宗师级高手可不是天阶,碾压楚云跟玩一样。

    不过事情在几个月后出现了转机,随着元辉的返回土公门,以及阴邪尊上得到了传承的消息泄露,整个朗州的大小势力都蠢蠢欲动起来。魔衣门从节节败退,变成了僵持就是最好的例子。

    已经有两个小门派跟魔衣门联盟了,他们嘴上的口号喊的很好,为了正义,对抗邪恶势力阴邪门,但是实际上他们为了什么谁都知道。

    而阴邪尊上也罕见的出关了一次,从他暴怒的神情中,看得出来,他也知道事态严重,毕竟阴邪门再强还能对抗整个朗州?而阴邪尊上毫不犹豫的出了一个昏招,竟然光明正大的对外宣布传承的存在,并且把圣果宣扬了出去,大肆招纳散修和一些小门派加盟,彻底引爆了整个朗州。

    楚云觉得阴邪尊上是真的疯了,竟然真的承认了,难道他不知道虽然短时间能够加强门派实力,但是从长远上看,是饮鸩止渴嘛?就算是圣果再神奇,能够制造再多的天阶,但是没有顶尖战力早晚玩完。要知道朗州可是有好几个门派都有宗师的,多了不说,来三个宗师,阴邪门就可以歇菜了。

    当然不排除阴邪尊上是有什么后招,但是再怎么样,也不至于承认吧。这种事情打死都不承认,再加上阴邪宗有一位宗师坐镇,不至于让所有门派都疯狂,但是你承认了,这不就是告诉所有人,你们来吧,宝物就在我的手里,我等着你们来干我,这真是让楚云无语。

    不管怎么说,在楚云加入阴邪门半年的时候,整个朗州都风声鹤唳了起来,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阴邪门身上,在土公门宣布阴邪门埋伏他们的商队,正式跟阴邪门宣战后。朗州的第二大门派仙柳宗和第六大门派圣魔宗也对阴邪宗宣战。

    仙柳宗、土公门、魔衣门全都有宗师高手,他们联合起来,就是关帝门这种独霸一州的大宗门都要胆寒,更别说是阴邪门了,但是偏偏阴邪尊上就是一直在闭关,倒是圣果不要钱一样的发下去,楚云利用自己的权限得到了几枚,结果发现所谓圣果里面的奇异能量少了不少,但是黑色有剧毒的粉末却多了不少。楚云看着这分量足足多了十几倍的黑色粉末,为那些投靠阴邪门的地阶武者感到悲哀,这绝对是人为的。

    不过楚云的魔源杀气足足壮大了一倍多,并且实化的更加清晰,楚云明显的感应到自己体内魔源杀气吞噬圣果中的能量时候的欣喜和渴望。

    而且魔源杀气开始发生了质变,这股力量想跟楚云体内的元气争夺丹田,但是被元气联合真气狠揍了一顿,于是退而求其次牢牢的占据了楚云的五脏,并且开始液态化。一种气状的能量开始液态化就代表着相同体积下,能够蕴含着更多的能量,威力就会大幅度提升,楚云的真气曾经也是这样。这让楚云体内能够蕴含更多质量的魔源杀气,持久力大幅度提升。

    这还不算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楚云魔源杀气中的杀意和煞气威力大增,楚云的魔源杀气所附带的念力攻击是很尴尬的,毕竟对于比自己实力差的武者不需要用,但是比自己实力强的,却没用。虽然跟一些神功宝典一样,带着念力攻击,让武者在人境、地阶占尽了便宜,就跟关帝门吴家太上长老以及郑开修炼的《六道玄功》一样,但是到了天阶就没什么用了。毕竟能成为天阶,自身的意志力完全可以硬抗魔源杀气中蕴含的煞气和杀意,楚云跟释厄寺的天阶四层武者言明大战的时候,言明根本就没有受到魔源杀气中的煞气影响。

    因此魔源杀气在楚云手里,除了让楚云在天阶三层之前,提前拥有了魔源领域,没有其他的作用。特别是楚云晋级了天阶四层,拥有了月之领域之后,楚云的月之领域也就是极阴领域的特性配合自己的《拷心录》欲望之门中的声、香、味、触四个手段,战斗力远超魔源领域。

    楚云的极阴领域是阴阳法则中的阴之法则构建的,阴之法则博大精深,单单是这个法则就包含了无数的内容,从哲学来说凡是相对静止的、内守的、下降的、寒冷的、晦暗的都属于阴,因此阴之法则的作用就多种多样,一旦敌人进入自己的月之领域,那么自己就能让敌人失聪、失明、失声、失去感知,就像是进入了黑洞一样。

    如果楚云掌握了《拷心录》的第三层,也就是幽暗之路之后,自己的月之领域更是会威力大到不可思议,不过很可惜,楚云在晋末这么多年也只掌握了欲望之门,另外的烈火之殇和幽暗之路都没有掌握。但是这已经让月之领域发挥出了远超魔源领域的作用。

    但是现在,魔源杀气吞噬了数枚圣果之后,不光攻击力提升,而且所携带的煞气也大大提升,甚至于楚云魔源领域中的杀意,也提升了不止一筹的威力。这让楚云觉得魔源领域再次面对同阶,不至于让他们根本无视魔源领域中的煞气和杀意了,最起码也会影响对手的心神,让对方抽出一定精力防御墨渊领域中的杀意和煞气了,这就从侧面提升了魔源领域的威力,虽然还是不如月之领域强,但是也不至于跟鸡肋一样了。

    当然楚云认为如果让自己的魔源杀气大量的继续吞噬圣果中的力量,自己的魔源领域甚至会呈现爆炸性的增长。但是这都建立在有足够的圣果上面,偏偏这个阴邪尊上就跟宅在家里一样,死活的不挪窝,哪怕阴邪门失去了半个郡的地盘,楚云真是看不懂,这个家伙到底在做什么。哪怕你出去一趟也行啊,不就是四个天阶初期嘛,不敢说分分钟搞定,但是也不算是太麻烦,只要你出去一次啊。

    两个月后,楚云的祈祷终于起了作用,魔衣门、土公门和仙柳宗三个门派的三位宗师级高手联袂邀请阴邪门门主阴邪尊上前往秦凤山一叙,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朗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