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之门——色之门。”楚云瞬间开启了领域,但是却没有继续动手,而是突然眼光一闪,念力晶丝喷涌而去,进入了对手的识海,此人突然就眼光迷离了其来,满脸的淫邪,仿佛看到了什么绝色美女一样,他的下面也搭起了帐篷。但是很快他就脸色挣扎,要从楚云的念力攻击中挣脱出来。

    “欲望之门——声之门。”楚云立刻改变了念力的攻击手段,此人眼睛半眯了起来,微微侧着头,仿佛在听什么美妙的声音,一会儿微笑,一会儿沉醉,不知道在听些什么。这一次足足维持了十几个呼吸息,他才再次要挣脱的样子。

    “欲望之门——香之门。”此人立刻开始了深呼吸,就像是在闻什么味道一样,其实他身前什么都没有,这种情形让人觉得滑稽,但是楚云却满意的微笑了起来,这一次他持续了足足三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才开始脸色挣扎起来。

    “欲望之门——味之门。”随着楚云的声音刚落,此人的口水话的流了下来,他大口大口的咀嚼着,就像是在吃什么美食,其实他嘴里除了口水什么都没有。这一次他再也挣脱出来了,楚云满意的走到了他的身边。

    “原来是个吃货,早知道直接用味之门了。”楚云轻笑着说道,楚云虽然掌握了欲望之门的所有法门,但是《拷心录》自己才刚刚入门而已,平常根本不敢拿出来对敌,毕竟如果敌人意志力太强或者也有念力手段,自己就会受到反噬,战斗中一个失神,就能兵败身死,楚云怎么敢随便使用念力?也只有这种自己完全掌控的局面下,自己才能放心使用。不过楚云谨慎得很,还是开启了月之领域,屏蔽了其他人的目光,即便是自己的心腹,楚云也不会随便暴露底牌。

    “阴邪尊上这家伙竟然得到了一个完整的传承,他们吃了那洞府中的果子竟然能够让地阶巅峰短时间提升到天阶,虽然这辈子也突破不了天阶四层,但是那也是天阶啊,这到底是个什么果子?而且还能让人内力里面蕴含着一种带有煞气的奇特能量。这倒是个有价值的消息,如果把这个消息放出去,那么阴邪门立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候自己是不是能够进入一窥虚实?毕竟能让自己的魔源杀气这么渴望,说不定是什么好东西。不过那里可是有一个宗师坐镇,这个好处不好拿啊。”楚云一把把杜阴晦的脑袋拽了下来,就拿着一颗血淋淋的脑袋思考了起来。

    “嗯?对啊,如果我伪装成这个家伙进入阴邪门,此人的一切我都知道,而他的相貌我也能伪装,只不过他的内力不太好伪装,不过我的魔源杀气跟他体内的那股力量倒是很像,如果不大打出手,也很容易混过去,不过就是我体内没有魔属性的内力,这倒是个问题,看起来要修炼一门魔功了。”楚云瞬间就下了决定,楚云不想失去魔源杀气这股力量,但是魔源杀气却蠢蠢欲动的催着自己去寻找这股力量的来源,否则就要脱体而出的样子,楚云知道,万物有灵,自己体内的这一股力量有了灵性,当然不是说跟人一样有了智力,而且一股趋利避害的本能。看起来阴邪门自己一定要去一趟了。

    “嗯,必须先拿到土工鼎,阴邪尊上点名要的东西,能够换取一枚果实,我倒要研究研究这到底是什么。至于元辉那就抱歉了,弱肉强食这就是江湖,不要怪我了,反正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呵呵。”楚云安抚住自己体内的魔源杀气望向了众人大战的战场。

    元辉站在战场旁边根本就没有移动,这些人虽然打着自己门派的旗帜,但是却根本不是土公门的人,他有心想走,但是却有一个天阶武者看着自己,虽然他没有动手,但是自己一旦有什么动作,绝对会惹怒此人。

    就在元辉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的时候,楚云和杜阴晦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太快了,速度快的惊人,虽然天阶三层不可能是天阶四层武者的对手,但是也不可能不到半个时辰就能结束,这么算起来自己岂不是也绝不是对手?

    看着楚云看向自己,元辉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这位兄台,在下土公门长老元辉,不知道各位是哪个门派的?看着各位的马车上有我土公门的旗帜,莫不是我土公门太上长老的朋友?”元辉拱着手问道,样子要多恭敬就多恭敬,这就是江湖,武功修为决定着各自的地位。

    “不知道元兄怎么会遭到阴邪门的人围攻?”楚云虽然决定抢夺土工鼎,但是并没有立刻动手。

    “别提了,在下也没想到阴邪门的人竟然如此大胆,我从冈州带着商队返回门内,就被阴邪门的追上了,我抵挡不住,只能逃走,被他们追上。可怜我门内三百弟子几乎全军覆没,货物也没抢夺一空,这阴邪门的人如此狂妄,我必定禀告我门内,叫他们好看。”元辉咬牙切齿的说道。

    “的确狂妄,不过他们围堵你的原因可不是你携带的货物,而是你的法宝土工鼎,你门内的三百弟子也算是受了你的无妄之灾。在下有些好奇,不知道土工鼎到底有什么奇异之处,竟然能够让阴邪门冒着得罪土公门的危险围杀与你,不知道在下是否有幸开开眼?”说完楚云就紧紧的盯着元辉,一旦元辉说一个不字,楚云就会直接动手。

    元辉看了楚云一会,然后直接从乾坤囊拿出了一个土黄色的小鼎递到了楚云的手里。

    “兄台是在下的救命恩人,在下正好无以为报,这就是我土公门的至宝土工鼎,就算是诸位救了在下的报仇了,不知道兄台是否满意?如果不够,那么我直接通知门内送来,我土公门虽然不是什么名门大派,但是也知恩图报。”楚云深深的看了元辉一眼。

    “元兄盛情难却,我就笑纳了,在下给元兄一个消息,就算是回报元兄的赠宝之情。”楚云把自己从杜阴晦那里得到的消息告诉了元辉,元辉脸上满是震惊,然后跟楚云客套了一番,就掉头离开了,看着走的如此干脆的元辉,楚云心里一震佩服,换成自己,未必这么干脆,此人是个人物啊。可惜楚云不想跟土公门彻底翻脸,因此除了杀死他,就只能放他走。

    楚云看着手里满是奇异铭文的土工鼎,直接收了起来,先解决了剩下的两个天阶武者再说。

    郑殊已经取得了绝对的上风,倒是不用楚云帮忙,但是耿炎和另一人的交战却不是短时间能够结束的,楚云立刻就让王珂去帮助郑殊,自己则提着火灵剑去帮助耿炎。

    一个时辰后,楚云把两个阴邪门的天阶武者杀死,自己对于阴邪门的状况挨个问了一遍,都跟杜阴晦说的差不多,楚云凭空增加了三成信心,楚云准备深入虎穴一番,但是在此之前,楚云要把阴邪门得到了传承的消息传扬出去。

    阴邪门的前身魔相门是个很小的小门派,坐落在魔相县的一座山峰之上,魔相门传承两千余年,是一位天阶后期的好手建立的门派,不过创始人魔相尊者并没有晋级尊师,所以早就作古了。

    魔相门的上一代掌门人是魔相尊者的嫡长孙担任,他也是一位天阶中期的高手,不过谁也没想到后来随便招收进一个赤火门的地阶弃徒,会在几百年后击杀了他,并且把魔相尊者的所有后辈全部铲除,并自立为掌门,改魔相门为阴邪门。后来更是连续吞并了十几个小门派,现在已经壮大到可以压着整个朗州排名第四的魔衣门打,并且依旧占据了一个半郡,十几个县城,成为了一方诸侯,估计建立魔相门的魔衣尊者都想不到。

    阴邪尊上夺取了大权之后,并没有迁移宗门,而是依旧在魔相县,不过就是把魔相县改为了阴邪县,把他们占据的山峰改为了阴邪峰而已。

    这天阴邪峰下一个一个武者浑身浴血,以常人肉眼难辨的速度朝着山上的阴邪门总门驰去,守门的几个弟子只见一个人影飞快的靠近,却根本看不见模样,他们大惊失色,连忙对着门内示警,想这种底蕴不足的小门派,根本没资格也没有财力拥有护派大阵。

    随着守门弟子的示警,很快一个天阶武者带着数百地阶武者赶了过来,这个时候那个疾驰而来的武者已经到了门前。

    “何人敢闯我阴邪门。”为首的一个身材消瘦,整个人罩在一个宽大的灰色袍子中的天阶三层武者沉声问道。

    “鲁师弟。”来人到了跟前就停了下来,他看到灰袍男子眼睛里满是欣喜,刚刚喊完就直接摔倒在了地上陷入了昏迷。

    “杜师兄?”灰袍男子一步就来到了昏倒的男子身边,他扶起了男子,一眼就认出这个满脸血迹内力枯竭的男子正是自己的师兄杜阴晦,不过现在的杜阴晦已经被楚云李代桃僵了。

    “请张医师前来,另外快去通知掌门人。”灰袍男子知道事情轻重连忙的吩咐道。

    阴邪宗一间富丽堂皇的卧室中,几个浑身气息深厚的武者围在一个老者身边,老者正捏着杜阴晦的脉搏满脸的凝重。

    “成医师,杜师兄怎么样?”几个人中为首的灰袍男子急切的问道,看起来他对原来的杜阴晦很是关心。

    “鲁护法,杜长老的脉搏无力,这是内力耗尽,这倒是没什么要紧,以杜长老天阶的实力很快就能够恢复。但是杜长老却身受重伤,体内有一股极其诡异的内力,破坏着杜长老的经脉,不过万幸杜长老内力强厚,并没有让这股诡异的内力浸入丹田,否则真就回天乏术了。现在老夫以金针封住杜长老的这部分经脉,然后再以高手运功帮助杜长老把这股内力排出体外,那么杜长老就没什么大碍了。但是这一次杜长老透支过重,所以需要最少四位天阶高手帮助疗伤,两位帮杜长老护主心脉,两位逼出这股内力,现在我阴邪门正跟魔衣门大战,门内并无四位天阶高手,因此这件事我们必须要请示掌门才好。”成医师捻着自己的胡须说道。

    “可是掌门正在闭关,吩咐我们不要随便打扰,这可如何是好。”杜阴晦的侄子,也是他们家族除了杜阴晦之外第二高手杜科伤焦急地说道,他只是地阶中期本没资格在这里,但是谁让他有个好叔叔呢。

    “杜长老和邢长老以及东方长老一起外出执行任务,现在只有杜长老一个回来,肯定出了大事,而且杜长老是天阶,是咱们阴邪门的支柱,他绝不能出事,我去请师傅出关。”一个脸色有一道长长疤痕的半步天阶武者开口了,他一开口鲁护法等人大喜,看得出来此人的地位竟然比天阶三层的鲁护法更高,这就让人奇怪了。但是说出此人的身份,就明白了,此人正是阴邪尊上唯一的一个弟子陈俊,也是阴邪尊上的救命恩人,他脸上的疤痕就是当年为了救自己师傅阴邪尊上留下的,不过那个时候他的师父才地阶一次而已,而陈俊也才人境后期。

    因为这个原因在阴邪门陈俊的地位就很特殊,虽然只是半步天阶,但是就是那些天阶武者都不敢得罪。

    等所有人都离开,屋子里只剩下了楚云自己,楚云睁开了眼坐了起来,对于能够在宗师高手面前伪装,楚云还是有些自信的,但是也充满了危险,一旦被发现,基本上就是十死无生。

    但是楚云有不得不来的理由,楚云感觉如果自己不来,那么自己体内的魔源杀气很可能就会脱体而出,可见阴邪门内的这种煞气对魔源杀气的吸引,楚云刚才的时候差一点就压制不住了,这里每个人的体内都有这种煞气,把自己魔源杀气勾引的如同一个中二少年一样骚动不安。

    “当主人的还要看你的脸色。”楚云无语的自语道,但是让他舍弃魔源杀气是万万不能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楚云一躺就是三天,这期间有很多的人来看自己,可以看出自己这个身份在阴邪门还是很有地位的。阴邪门这群人虽然大都是修炼的魔功,而且体内还存在一股带有煞气的诡异力量,但是无疑还是很团结的,楚云感受得到,这群人大部分是真心的关心自己。

    一个门派刚开始发展的时候,都有一股朝气,阴邪门显然就是这样的,朝气蓬勃团结有爱,比起关帝门的暮气沉沉勾心斗角强得多。但是楚云也不会改变对付阴邪门的决心,俗话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楚云虽然没见过自己的便宜父亲,但是自己已经答应了穆伯伯,绝不可能食言而肥,要知道自己念头不通,以后晋级会有心魔的。

    阴邪门一处最隐秘的密室外面,陈俊已经是第三次前来了,他这几天每天都会到来一次,为的当然就是杜阴晦的伤势,也就是为了楚云。阴邪门除了一位天阶六层的高手,其余的十几位天阶全都是天阶初期,杜阴晦的实力能排进前五,而陈俊此人是一心一意为了阴邪门,为了自己师傅的大业,所以他为楚云的伤势担忧,全是出于一片公心。

    陈俊再一次摇响了密室外面的传音铃,大约一盏茶的功法,里面没有一点回应,陈俊叹了一口气准备离开,看起来今天师傅又出不来了。他刚要转身,密室的门竟然轰隆的开启了,陈俊大喜的回过头去。

    还没说话,一道灰色的真气从密室内射出,陈俊毫无准备,被打了个正着,整个人被狠狠地打飞了出去,胸骨全部破碎,一击就被打成了重伤。

    “为什么来打搅本座?为什么?”一个消瘦矮小的男子嘶吼着走了出来,他的眼眶凹陷,双眼通红,如同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一样。

    陈俊看着眼前的师傅,竟然感觉十分陌生,但是这么多年的师徒情谊,让陈俊并没有怨恨自己的师傅,因为他知道自己师傅肩负着多么大的压力。

    “师尊,杜长老回来了,现在昏迷不醒,其余的两位长老也没有消息,张医师说需要四位天阶武者才能救醒杜长老,可是除了鲁长老,门内并无天阶。我冒昧的打扰师尊就是为了这件事,并非无意。”陈俊强忍着自己胸口的剧痛,解释了起来。

    “杜阴晦回来了?”阴邪尊上根本没看陈俊一样,就消失在原地,陈俊一边咳血一边站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