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吴尊上,对嘛?”楚云冷冰冰的说道,郑开瞠目结舌。

    “从你使出六道玄功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杀死穆伯伯的人,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没想放过你,而你的六道玄功明显有很大缺陷,根本没发挥出这门功法的实力,你想改变,只有去求助把这门功法练到宗师级的吴尊上,所以你就是吴尊上在郑家埋的钉子,你所作所为,都是奉了吴尊上的命令。周尊上应该是想把我带回去,吴尊上表面上应该也是这么说的,而郑尊上想杀了我对不对?实际上吴尊上暗地里给你的命令也是杀了我。你虽然口口声声说吴尊上想让我回去,但是实际上他根本就不想让我回去,只不过是通过你的话在为自己留后路,如果我安全的回去,我听了你的话,还是会念他的好,他还是那个关心我的好师傅。这一切不过就是几个太上长老的博弈而已,你也不过就是个被利用的棋子,但是我还是要感谢你,让我彻底看清楚了吴尊上的为人,你可以去死了。”

    “不”在郑开的绝望中,郑开的领域发生了巨大的爆炸,楚云在所有人震恐的目光中走出了火海。

    “臣服或者死。”楚云走到王珂面前沉声说道,王珂脸色狂变,最终还是缓缓跪在了楚云面前,楚云一跟手摁着王珂的脑袋,然后看向了几百惶恐的关帝门弟子。

    “耿炎,把所有周家和吴家的人全部杀死,郑家的人和其他家族的人全部放回去。”楚云沉声说道,在求饶声中,几十人被击杀在当场,剩余的几百人飞快的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内。

    “我们走。”楚云一马当先跨过了阳泉关,只要过了这个关卡,即便是还没有出石坪州,但是也是天高任鸟越了。

    对于这一次跟郑开的战斗,楚云真是达有所得,自己领悟的“回溯法则”果然有用,虽然只是能够延迟敌人对自己领域的掌控一刹那的时间,但是高手对决,一刹那就能分出生死。

    而且自己掌握了这个手段,虽然还不能跟以回溯法则构建出自己的领域,但是却完全能够配合自己的念力对敌,这样也能够降低自己使用念力的风险。《拷心录》加上回溯法则,两者联合起来,完全能够让楚云多一种对敌的底牌,这让楚云心情大好。

    而楚云也知道了害死自己救命恩人的罪魁祸首,正是吴家太上长老,这些老东西的心机都太深了,想杀死自己还考虑好了失败后的弥补,要不是自己有能力击败郑殊、击杀郑开,自己还真的蒙在鼓里,把这个仇人当成恩人,想想就是很恐怖。楚云也彻底的断了对关帝门的最后一点好感,关帝门,等自己实力到了,一定要彻底毁了。

    十数年之后,朗州魔衣门和土公门势力交界处的一处偏僻的庄园中,庄园的地面缓缓的裂开,十几个人慢慢的走了上来,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浑身看不出一点的内力,但是他周围那些气息强横的武者却都恭敬的围在他的身边,这一行人正是楚云等人。

    楚云收服了火灵门的余部,两个天阶高手和十四位最少也是地阶巅峰的好手,以及关帝门的郑殊和王珂两个天阶,短时间就拥有了四个天阶手下,不得不说这一次去石坪州的收获还是很大的。这十几年楚云为了沙诚海的伤势,一直都没有急着离开,这让众人更加感动,当然楚云这些日子花费了大量的灵币,布置了聚灵阵,让众人的实力都没有落下,这也让众人感激涕零,楚云对他们如此之好,就是王珂都有些感动。

    楚云又购买了药材,炼制了不少丹药,这让一行人更是信服,有楚云这么一位实力强横,对下属又关爱有加,还能够炼制丹药的主人,这群人中对楚云最没有归属感的王珂都有些被感化了。

    这十几年,沙诚海的伤势慢慢的变好,肌肉虽然没全部长好,也发挥不出全部的实力,但是也好了大半,起码赶路没什么问题了,他对楚云的忠诚比起耿炎还要死心塌地,楚云也不枉为他浪费这么长时间。

    而郑殊被楚云吞并了领域之后,在楚云的帮助下,也再次重建了领域,本来他就是天阶四层,只不过是实力掉落,因此重新修炼回去并不难。

    其他的人的实力也大有提高,甚至十四个地阶武者中,有两个在楚云的教导下摸到了天阶的边缘,估计再有几年就能尝试晋级天阶了。地阶巅峰和半步天阶说起来是一个等级,只不过半步天阶摸到了掌控天地灵气的方法,能够偶尔调动一次,但是跟晋级天阶没多少关系。有一些半步天阶一辈子无法晋级天阶,但是有一些地阶巅峰却很顺利成为了天阶,这个东西真不好说。

    这两个摸到了天阶边缘的武者中,就有一个是地阶巅峰而已,实力在这十几个人中排名垫底,但是人家偏偏就有这个运气,摸到了天道的影子,能够尝试突破天阶,这就是命。此人叫做诸葛冷,跟楚云最信任的手下诸葛青衣同姓,楚云也很看重他,准备把自己的经验全部传授,又告诉他为他购买所有晋级天阶的丹药,这让诸葛冷把楚云当成自己的父兄一样,其实楚云比他小一百多岁呢。

    另一个就是仇景,这个人是自己师兄仇赢的亲侄子,两个人差这一辈,但是实力却跟仇赢一样都是半步天阶,他也摸到了天道规则,能够有机会晋级天阶,楚云也不会厚此薄彼,承诺所有的资源自己都负责,也让仇景大为感动,对自己死心塌地。

    不得不说,火灵恨是很有眼光的,这些留下的都是些天资上佳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有两个有机会晋级天阶。一百个地阶巅峰或者半步天阶,也不一定出一个,这都是自己师傅留给自己的遗产啊,楚云真是感恩戴德,灭关帝门又有了一个理由。

    “掌门,仇赢把消息传了回来,灭了赤焰门的阴邪宗正在跟魔衣门大战,阴邪宗的掌门阴邪尊者果然晋级了宗师,不过也不知道谁给他的勇气,竟然和魔衣尊上的魔衣门敌对,魔衣门也是朗州排名靠前的大门派。”耿炎恭敬地说道,楚云这四个天阶手下中,虽然郑殊和王珂识海中被自己设下了禁制,但是楚云还是最信任耿炎,至于沙诚海还远没恢复。

    “还有什么消息?”楚云再次问道,这个阴邪宗就是当年灭了自己父亲所在的赤火门的门派。火灵恨当年并没有去找阴邪宗报仇,因为他当年在谋划关帝门,不想节外生枝,想要先对付关帝门,然后再收拾阴邪宗。不过没想到自己身死,再也没机会了,这给了楚云亲自报仇的机会。

    “掌门,说起来也怪了,这个阴邪尊上在几百年前不过就是赤焰门的弃徒,被赤焰门赶走,然后他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出现就成了天阶,也不知道从哪里学了一套极其阴险诡异的武功,所以才被称为阴邪尊者。后来他加入魔相门成为了太上长老,并且击杀魔相门的原掌门,改魔相门为阴邪门,又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灭了赤焰门,怎么做到的谁也不知道。这些年阴邪门不断的吞并周围的小门派,现在竟然把主意打到了魔衣门身上,而且还不落下风。据调查,这个阴邪门至少有十五位天阶武者,这简直难以置信,而且这些人全都跟阴邪尊上一个路数,功法诡秘狠辣,让人防不胜防。魔衣门只有几位天阶,现在被打的节节败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魔衣尊上却并没有亲自出手。”耿炎说完,楚云点了点头,就思考了起来,说起来这个时候绝不是对付阴邪门的好时机,毕竟阴邪门是有一位宗师的,即便是刚刚晋级二三百年,也不是楚云能够对付的。

    “耿师弟,我现在稳固了天阶四层的境界,郑殊师弟也恢复了天阶四层的实力,沙师弟的伤势也稳固了,修养二三十年当恢复原来的境界。我考虑了一下,咱们应该按照掌门的意思前往金刚门了,你觉得如何?”最终楚云还是放弃了去复仇,自己这边虽然五个天阶,但是却不是宗师高手的一招之敌,甚至一个天阶后期,自己几人也要出问题,楚云不是个冲动的人。

    “尊掌门人号令。”耿炎恭敬的说道,对楚云,他彻底心服口服了。

    耿炎把仇赢等人招了回来,几个人带着三辆被改装的马车,这马车由防止神识窥探的材料做成的,为的也就是不让五个天阶武者太引人注目,毕竟五个天阶,走到哪里都是一股骇人的力量,楚云不想找麻烦。除了自己可以随意的隐藏实力,其余的四个人根本隐藏不了,在同阶武者眼里就如同明灯一样。

    楚云自己一辆马车,郑殊和王珂两人一辆,而耿炎、沙诚海和十几个地阶武者共乘一辆,马车速度极快,完全不逊色于地阶后期的全力奔跑,一行人朝着金刚门的方向驰去。

    一路上很是顺利,火灵门在朗州隐藏了五千多年,虽然只是在暗处,但是还是很有底蕴的,他们竖起了朗州第三大门派土公门的旗帜,一般的门派和大小势力倒是都跟给面子。

    几个月的时间,一行人很顺利的来到了朗州的中北部,再有两个月,他们就会进入金刚门掌握的地盘。而朗州的北部小势力很多,战斗也十分频繁,甚至土公门的旗帜也不是太管用,但是也不需要楚云等人出面,仇赢等十几位地阶武者就把这群人镇住了,不过速度不可避免的被耽误了下来。

    “掌门,前面有打斗声。”仇赢走到了楚云的马上边上,楚云一直在练功,基本上把所有的事情交给了耿炎等人,现在仇赢来禀告自己,肯定是大事。

    楚云睁开眼睛,两道犹如实质的精光从楚云眼睛里射出,随即就消失不见了,仇赢看到这一幕更是深深的低下了头,他早就不敢以楚云的师兄自居。

    “师兄,是不是天阶高手在前面交战?”楚云只听到仇赢的一句话就基本上猜出了仇赢前来的原因,这让仇赢更加信服。

    “不错,掌门,我们听到前面有打斗声,于是就派出两位师弟前去查看,竟然发现四位天阶武者正在争斗,有三位天阶围攻一位,他们也发现了我们,但是却没有在意。四个人交战的战场正好堵住了我们的去路,如果要绕路,就要多花费几个月的时间。而且最主要的是我们发现的天阶武者中的三位,虽然没有穿着什么明显的门派服饰,但是却很像是阴邪宗的人。”仇赢说完,楚云一下子就来了兴趣。

    “既然这样,我们过去看看。”楚云实力给予自己的强大自信,而且他手下还有四位天阶。

    马车继续启动了起来,半个多时辰后,四个大战的天阶出现在众人面前,三个阴气弥漫的天阶武者正在围攻一个气息敦厚的武者,四个天阶的虚幕莲华遮天蔽日,其中三个都是鬼气森森,另一个则是一个巨大的古朴的巨鼎,四个人都是天阶初期,被围攻的武者实力最高有天阶三层,而另外三个人一个天阶三层,两个天阶一层,都不到天阶中期。

    楚云看着战场中被围困的男子,这男子浓眉大眼国字脸看起来正气禀然,仇赢看了许久,突然眼睛一亮:“掌门,这个被围攻的人应该是土公门的长老元辉,此人是土公门的天才,一身土属性功法浑厚无比,更是被赐予了土公门的重宝土工鼎,看起来他也是以此重宝扛住了三个同阶的围攻。”

    楚云听完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土公门的人和这三个疑似阴邪宗的人怎么会在这里厮杀,要知道朗州北部可不是他们的地盘。

    “这阴邪宗的武功竟然煞气这么重,影响敌人心魂,让我体内的魔源杀气蠢蠢欲动,似乎是同源的力量。这个元辉倒是武功不俗,且有一件绝顶法宝,否则早就落败了,但是现在看起来也已经落入下风。”楚云立刻做了决定。

    “耿炎、郑殊、王珂动手,我和郑殊一人对付一个,你们缠住另外两个人,不要让他们逃走。”楚云浑身气息暴涨,天阶四层的实力暴露无遗,这一下子就引起了战场中的四人的注意,元辉看到车子上的旗帜大喜,但是也没有跑过来,因为他不认识楚云,他知道楚云并不是他们门内的人,至于另外三个阴邪门的武者,也看到了车子上的旗帜,他们立刻警惕了起来。

    随着他们的目光看来,又有三位天阶从马车中跃了出来,这下子交战的四个人直接停了下来,要知道对方两个天阶四层,两个天阶初期,这完全能够把他们四个人灭团的强大武力了,他们是在想明白,天阶怎么跟大白菜一样,几辆马车里竟然钻你出来这么多人,四个人脑洞大开起来,马车里不会还有天阶吧?他们很快就把这个吓人的念头抛出脑海。不过他们不知道自己还真的猜对了,马车里还真的有一位天阶。

    “阁下是何人?在下杜阴晦,这两位是我的师弟。我们是阴邪宗的弟子,正在围杀死敌,你们应该不少土公门的人把,请诸位不要插手。”阴邪宗中实力最高的天阶三层武者杜阴晦恭敬的问道,阴邪宗弟子虽然是魔道,但又不是傻子,遇到了比他们厉害的,只能认熊。不过楚云却没有丝毫跟他们客套的意思,直接拿出了火灵剑出手了。

    对付一个天阶三层武者,楚云根本就没有开启领域的意思,他要好好感受下这人体内的力量,为什么让自己的魔源杀气有亲近之感。

    一盏茶后,楚云虽然没怎么认真,但是还是重创了对手,此人体内已经积攒了不知道多少火毒,估计没有什么天材地宝或者专克火毒的丹药,他的实力估计就再也没可能更进一步了。

    楚云发现此人体内的内力是一种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魔属性的内力,不过就是被加入了一些不知道什么属性,但是却蕴含着大量煞气的能量,这能量让自己体内的魔源杀气十分亲近,看起来就像是亲人一样,难道也是炼化的杀气?楚云真的来了兴趣,大量的念力晶丝从楚云的识海涌了出来,杜阴晦早就被吓破了胆,根本就没注意到楚云的动作,就算知道了,也没有办法抗衡,楚云的念力手段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