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是个半步天阶的高手,楚云看着来人急切的脸孔,就知道关帝门真的出大事了,楚云竖着耳朵听了起来。

    “周尊上命令,立刻处死火灵门余孽沙诚海,所有人立刻返回关帝城,并全城戒严。魏护法,周尊上命令你立刻前往五领关,这是掌门的手令,是周尊上亲自下达的命令。”来人立刻把一份手令递给魏之銮,魏之銮接了过去,刚一看完就脸色大变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我们跟魔影门不是讲和了嘛?这可是沧浪门主导的,他们怎么敢?”魏之銮不敢相信的问道。

    “魏护法,你不知道吴尊上出关了,三位太上长老吵了起来,门内现在乱成了一团。”来人说完,魏之銮脸都青了,要知道他可是背叛了吴家,如果让吴尊上见到自己,魏之銮浑身打了个冷颤。

    “谢谢郑兄弟,我领你的情,此番恩情容当后报。”说完直接腾空而起,瞬间就不见了踪影。这个姓郑的半步天阶看着魏之銮消失的方向不屑的撇了撇嘴。要知道魏之銮背叛吴家可是被许多人看不起,魏之銮的师傅可是吴家的人,这种关系都能背叛,魏之銮的人品可想而知。

    “王五,他也是条好汉,给他给痛快吧。”此人冲着台上的行刑手喊道。

    就在这个时候,楚云动了,无数的火属性真气四散而去,搅动着天地灵气,地阶武者哪里能抗住天阶武者的攻击,在场的人纷纷毙命,而来送消息的半步天阶武者傻眼了,这怎么可能?火灵门的人怎么就这个节骨眼来了?

    楚云突然出现在刑场的高台之上,对着刚才行刑的人冷笑了一声,然后一道真气打入了他的体内,此人顿时浑身冒烟的惨叫了起来,楚云不在管他,直接拿出了一颗丹药喂到了沙诚海的嘴里,然后一手提起沙诚海,直接出现在了这个郑姓半步天阶的身后,此人还想阻挡楚云,但是楚云眼睛一瞪,他就直接昏迷了过去。楚云提着两个人飞快的消失在了刑场之外,而刑场中的几百关帝门弟子都已经死伤殆尽了。

    楚云提着他们半空中滑翔,突然楚云感觉整个天地都被震动了一下,楚云直接从天上掉了下来,楚云大惊失色,他朝着关帝门的方向看去,两个遮天蔽日的巨大虚影出现在了楚云面前。

    “吴尊上?周尊上?”楚云看着两个高达百丈的虚影失声道,两个巨大的虚影都望向了楚云的方向,但是随即就收回了目光,大地再次震动了起来,天地灵气都仿佛被抽空,楚云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楚云提着两个人,以强悍的身体的力量开始逃走,竟然不比滑翔慢多少。大地不断地出现裂缝,楚云一边躲闪着一边跑远了。

    当楚云来到了藏身之地,耿炎等人立刻围了过来,这里也产生了剧烈的地动,不过这群人还是很听楚云的话,他们虽然心惊胆战,但是却没有离开。

    “沙师兄。”耿炎等人看到沙诚海心里狂喜,对楚云的认可度那是坐火箭一样的飙升,但是楚云却没时间跟他们浪费口舌。

    “大家快走,关帝门出事了,正是我们的好机会。耿师弟,你把这伤药给沙师兄敷上,然后我们就立刻出发。”楚云把沙诚海递给耿炎,自己来到了姓郑的半步天阶武者之前。

    “搜魂摄魄。”楚云识海中涌出了大量念力晶丝,直接粗暴的进入了此人的识海。

    许久,楚云闷哼一声,嘴里吐出了一口鲜血,这一幕立刻被火灵门的人发现了。

    “掌门,您没事吧。”敷完药的耿炎连忙走过来关心的问道,楚云救了他们,又救回沙诚海,还是上代掌门指定的接班人,这让楚云彻底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我没事,没想到关帝门竟然在这些人脑海设下了禁制,我一个不慎,被反噬了,没什么大碍,帮沙师兄敷完药了,我们就立刻离开。”楚云也不废话立刻就收起了掩天灵笼罩,也就是那个笔帽,然后把阵法撤销了,一些中阶灵币虽然都被吸空了,成为了废品,但是还有一些完整的,楚云不是个浪费之人。

    “走。”楚云带着十几个人迅速的北上了,随着距离的越远,大地的震动越小,天地灵气也慢慢的回来了,楚云望了一眼隐约还能看见的巨大虚影,对宗师高手的手段有了新的认识。

    周家太上长老和吴家太上长老都发现了自己,以自己的身份,这两个人都应该来抓自己,但是为什么他们都没有动作?楚云想不明白。

    楚云也不可能跑去问问他们,现在楚云最大的想法就是有多远走多远,一行人足足走出去万里之遥,才感觉天地灵气稳定了许多,然后每个人都用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朝着北边的朗州前进。看起来关帝门彻底乱了套,一路上竟然没有遇到任何阻拦,看起来关帝门真的出大事了,这个门派还真是倒霉到家了,这些年老出事。

    一个月后,楚云带着众人来到了两州的边界,众人终于遇到了麻烦,三位天阶武者,其中有两位天阶中期,一位天阶三层,外加数百地阶武者堵在了一行人入朗州的必经之路阳泉关。

    主要是楚云一行人丝毫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迹,毕竟已经被关帝门的人发现了,再隐藏也没有什么作用,特别是被两位宗师顶上了,楚云实在没有把握在宗师眼皮子底下藏下去,还不如直接以最快的速度逃走。

    再加上楚云搜魂得知关帝门出现了内讧,且外敌魔影门联合另外两个稍小一下的门派攻击而来,楚云心里也有一丝侥幸,但是楚云还是低估了关帝门抓自己的决心啊,竟然来了三位天阶。

    “阁下真的是楚云?”为首的是一位天阶五层的高手,楚云还真是认识,在自己拜师三位太上长老的时候此人出现过,他是郑家嫡系子弟郑开,年纪一千二百岁就到了天阶五层,算是天赋异禀了,此人在关帝门也是位高权重。他看了看一圈,最终把目光放在了楚云身上,楚云没有隐藏实力,天阶三层的实力清清楚楚,不过就是相貌跟以前变化太大,楚云看起来完全就是个未老先衰的突发男子。

    “郑开护法,没想到你竟然还记得我。”楚云面容开始不断变化,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楚云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气度不凡的年轻人。

    “真的是你?楚云师弟。”郑开看到楚云的样子跟几十年前几乎没有丝毫变化,立刻就认了出来。

    “郑护法,我已经不是关帝门的弟子,师弟这个称呼我是愧不敢当,你们就是奉命来阻截我的人?看起来真是关帝门真是出了大事啊,竟然连个天阶后期也拿不出来。”楚云看起来从容。他已经准备拿出自己的底牌了尽快要摆脱眼前这些人了,既然要走了,还怕关帝门的人做什么,自己的底牌不就是这个时候用的?楚云相信自己不顾暴露,用出自己压箱底的功法,那么这三个天阶也并非不可击杀。

    “怎么?你以为你自己是谁?竟然这么跟郑师兄说话”另一个天阶四层的关帝门高手看到楚云的样子大怒起来,楚云并不认识此人,关帝门天阶武者几十个,楚云不是个个都认识的。

    “难道我说的不对?”楚云挑着嘴角看向此人。

    “楚云别以为你被武祖赐福,修炼的速度快就能如此张狂,我分分钟教你做人,你敢来一战嘛?”此人一步跃出数里远,领域迅速的出现在了楚云面前,楚云看着此人阴暗不明的领域,立刻就感应到了,竟然是阴之法则,自己也是领悟了阴之法则的人,对这种法则熟悉的很,而且自己的法则是更进一步的极阴法则,极阴生阳,只要自己继续研究,极阴极阳法则自己都能掌控,领域阴阳转换生生不绝,比起此人的领域不知道高明多少倍,换成其他人,还不一定稳赢,但是换成此人,那就呵呵了。自己已经准备暴露天地法相了,看起来不需要了。

    “既然你找死,那么就成全你。”楚云直接抽出了火灵剑跃了进去。

    看到楚云和此人战斗在了一起,那个关帝门的天阶三层武者立刻传音给郑开,“师兄,尊上不是让我们跟楚云和解劝他回去嘛?”还没说完郑开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怎么做需要跟你汇报嘛?”郑开冷哼一声,这个天阶三层武者顿时不再言语。

    郑开看着楚云进入了自己师弟也是自己的弟弟郑殊的领域,心里顿时冷笑了起来,明面上自己的任务是来劝说楚云返回关帝门,但是暗地里,自己的老祖郑尊上传给自己的命令却是击杀楚云。郑开是关帝门的弟子,但是更是郑家的人,自己的老祖命令自己兄弟杀死楚云,那么就杀死楚云,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好的。这才有了自己堂弟冒失的挑衅,但是谁也没想到楚云竟然这么容易就上钩了。如果郑殊不小心把楚云杀死,那么谁也说不出什么。至于这些火灵门的人,自己不能随便动手,必须看到楚云死了,他才会动手。因为门内给楚云的条件就是让他回归宗门,关帝门就放了火灵门的人,这些人都是注码,不等尘埃落定,是不能杀的。

    当然郑开除了郑家老祖的命令,还有其他的原因。不过郑开有自己的小算盘,楚云何尝不是,他早就看出郑开等人即想杀死自己,又有所顾忌的样子,楚云很快就明白了原因,这是关帝门高层的博弈。虽然还不知道到底是谁想杀自己,谁想叫自己回去,但是动手是免不了的。

    楚云准备杀死这个天阶四层,威慑住郑开等人,让耿炎等人先走,自己有的是办法离开,至于返回关帝门,是绝无可能,楚云对这个门派的观感是降到了冰点,另外楚云也觉得关帝门虽然有三位宗师,但是却没什么发展前景了,就算加上自己也只能勉强维持,绝不可能有什么发展了,自己没必要回去找不自在。就像那首歌唱的:当初是你要离开,离开就离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做梦呢?

    领域内的战况以郑开的实力根本无法看透,一行人只听到里面兵乓乱想,周围的大地不断碎裂,周围的天地灵气波动不断,但是具体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

    但是郑开却十分自信,因为楚云只是天阶三层,而他弟弟郑殊是天阶四层,这一个原因就足够了,两者之间虽然距离只差着一个小阶段,但是实力却天差地别。

    耿炎等人十分的紧张,显然他们害怕楚云出事,虽然楚云说击杀过一位释厄寺的天阶四层高手,但是谁也没见过,以天阶三层击杀天阶四层的的确有,但是稀少程度如同后世的大熊猫,基本上没啥可能,毕竟天阶四层可是拥有领域。楚云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了,如果楚云死了,那么火灵门就真的成为历史了。

    就在所有人都心思各异的看着一片模糊的领域的时候,领域内的郑殊却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楚云直接开始施展日月转轮大法,楚云对极阴真气的掌握,远超郑殊,他直接开始夺取郑殊阴之领域的掌控权,并且在不断的把阴之领域转化为极阴领域也就是月之领域,随着楚云月之领域慢慢的成型,郑殊的阴之领域更不是对手,郑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领域变成楚云的领域,直接吓得亡魂皆冒,但是他却根本收不回自己的领域,他刚刚成型的领域,眼睁睁的就变成了楚云的,而楚云的实力也开始从天阶三层进化为了天阶四层。战斗中突破的大有人在,但是却从没有人,能够掠夺别人的领域,变成自己的,从而晋级天阶四层的,这简直骇人听闻。

    外面的人根本不清楚领域内的变化,楚云感受着自己强夺郑殊形成的月之领域,虽然还未彻底成型,但是却让楚云大为满意,这个郑殊是个雷锋啊,最少为自己节省了几十年的苦功,说起来也是凑巧了,这个郑殊虽然晋级了天阶四层,但是并不稳固。而且遇到楚云这么一个也是掌握了极阴法则的变态,所以就为楚云做了嫁衣,这是谁也想不到的。

    “楚云,求求你饶了我,周尊上和吴尊上命令我来找你回去,并且让我们告诉你,只要你回去,你就是关帝门下一任掌门人,并且两位尊上保证您的安全。为此吴尊上都和周尊上翻脸了,咱们都是一家人,求您不要杀我。”郑殊跪在楚云面前,楚云背后一轮明月,整个人显得十分出尘。

    “掌门?还真是下了大本钱。你是郑家的人?”楚云看着郑殊脸色不变。

    “对,我是郑家的嫡系,郑尊上是我的嫡系先祖,我是郑家第二十七代子弟。咱们只是误会,我也只是试试你的武功,不愧是关帝赐福的人,你竟然一百多年就到了天阶,我郑殊服了,真的服了。以后我以楚掌门马首是瞻。”郑殊没有一点天阶武者的尊严,在他看来什么都是虚的,保住性命才是最主要的,而跪下求楚云他不觉得丢人,因为楚云真的把他吓住了,他说的佩服楚云绝对是真心话。

    “是郑尊上让你们兄弟来找机会杀了我?”楚云突然开口,郑殊脸色一紧,然后直接就竹筒倒豆子把自己的老祖卖了个干净。

    “是的楚师兄,楚掌门,是我郑家老祖让我来的,他也知道您如果回去掌握大权,一旦他大限到来,那么我郑家就要面对您的报复,毕竟是因为他垂涎掌门体内武祖他老人家赐予的神力,才引发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不过我这一次完全认为他做得不对,我郑殊认为您才是关帝门的未来和希望,我郑殊从不服人,但是我却对您彻底服了。”郑殊脸色真诚而郑重的说道,能够说郑家老祖的不是,已经算是很出格了,看得出来他对楚云真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对楚云的惧怕完全超过了郑家的太上长老。

    “是嘛?如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就放开你的识海让我设下禁制,我保证你郑家的延续,否则,我灭你郑氏满门。”楚云说完,郑殊完全愣住了,这是要彻底控制自己的节奏啊,如果真的被楚云设下禁制,那么自己的祖宗郑尊上也救不了自己了,自己将彻底服从于楚云,永远没机会背叛了,除非自己的实力超过楚云,但是看看楚云一百来年就成为了天阶,拥有了碾压自己的实力,自己有可能超过他嘛?

    楚云看着郑殊也不催促,就在郑开、耿炎等人都开始心急的时候,领域突然消失了,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看到两个人郑开眼睛一缩很是惊怒,而耿炎等人却都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