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耿炎带着十几个浑身带伤的火灵门弟子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距离他们不远处的火海突然翻滚了起来,刚才那个施展了火灵爆,可以说他们所有人的救命恩人的男子,毫发无伤的从火海中走了出来。耿炎和身后的人都大喜的迎了过去。

    “多谢阁下出手相救,我还以为你,不说了,活着就好,活着就好。”耿炎对着楚云恭敬的行了一礼,虽然楚云仅比他高一个小境界,但是救命之恩,怎么感谢也不为过。

    “好了,别感谢了,这么大的动静关帝门的人很快就会赶到,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楚云摆了摆手,耿炎立刻也反应了过来。虽然他有千言万语,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你们都会火灵遁术吧,跟着我一起走。”楚云以命令的口气说道,楚云对他们有救命之恩,并且有掌门令牌,而且也是实力最高的,所以楚云要一开始就占据主导权,确定从属关系,这是楚云一开始就想好的。

    火灵遁术虽然是火灵门三大秘术非嫡传弟子或者是立下大功的弟子不传,但是火灵门现在早就没落了,更是大猫小猫两三只,火灵恨也就不那么迂腐了,虽然火灵爆没有传下去,甚至耿炎和沙诚海两个天阶都没有传,但是火灵遁和火灵盾却都传了下去,这也是他们能够跟关帝门周旋了数年的根本原因。

    但是使用了火灵遁,对这些武者来说就没了一点自保的实力,楚云毕竟还是个陌生人,所以所有人都看向耿炎,等他做决定。耿炎看了看楚云又看了看自己的同门,最终开口了:“见掌门令牌如见掌门,所有人听命。”

    楚云点了点头,然后以身当示范,开启了火灵遁,其他人纷纷跟随,很快就消失在了原地。

    当关帝门的人赶到的时候,现场只剩下了还未熄灭的火苗和被烈焰烧毁的散石关,而不论是关帝门的人还是火灵门的人都不见了踪迹。

    楚云带着火灵门的人来到了自己几天前准备好的藏身之地,楚云跟着苏锦几十年就学会了两阵法,一个是聚灵阵,一个是掩灵阵,倒不是楚云笨学不会,而是阵法一途太复杂,楚云不想浪费太多时间,两个简单的阵法楚云就学习了数年时间,这是楚云接受不了的。

    这个掩灵阵就是掩藏自己气息的阵法,不过使用一次需要花费数块高阶灵币或者十几万中阶灵币,楚云一直没有使用过,这还是第一次使用。不过十几万中阶灵币换取耿炎和这十几位手下,楚云觉得很值,钱可以再赚,人才却稀有的很。

    楚云带着一行人进入了自己挖好的密洞,然后立刻拿出了海量的中阶灵币开始布置,当最后一块灵币放好,阵法立刻开始运转了起来。耿炎等人一直看着楚云默不作声,楚云设置好了掩灵阵,然后邹着眉头想了想,然后就从自己的小手指上拿下了那个笔帽,念头一动,笔帽就陡然变大,把所有人都罩在了其中,然后楚云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掌门的至宝掩天灵笼竟然在你手里?”耿炎看到楚云扔出去的笔帽,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哦?你竟然知道他的名字?”楚云诧异的回过头来。

    “掌门的至宝我有幸见过几次,数十年前,我火灵门弟子突袭关帝门总门,而掌门就是依靠这件至宝躲过了同阶尊上的探查,突然出现在关帝门总门,打了关帝门吴尊上一个措手不及。这件至宝据说还能困住宗师级高手,据说掌门人能够在两位尊上手里脱困,正是以此宝困住了关帝门周尊上一会,现在看到此宝竟然灵性大失,掉落到了法宝的程度,看起来当时受到了重创,传言应该是真的。阁下既有掌门令牌,又有掌门的至宝,还会我火灵门密不外传的火灵遁以及火灵爆,请问阁下到底是何人?”耿炎拱了拱手问道。

    一个面容苍白看起来娇弱如同书生一样的男子站了出来:“阁下知不知道我师父是死是活?所有人都说师傅被杀死了,但是师傅他老人家是宗师后期巅峰的超级高手,我不相信他会如此轻易的死去。你拿着师傅才有的宝物,你是否见过我师尊?”

    楚云看向男子,如果火灵恨记载里没错,此人是楚云的五十五师兄仇赢,火灵恨为了报仇,大肆招收弟子,一个宗师竟然有六十多位弟子,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一般的宗师很少收弟子的,毕竟害怕这些弟子丢自己的脸,而且自己的弟子修炼的资源,自己也需要负责,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自己修炼还害怕资源不够用,还去培养什么弟子?

    “仇师兄在上,受师弟一拜。”楚云恭敬的对着仇赢行了一礼。

    “你是师傅新收的弟子?”仇赢大喜,因为只有一种情况下,一个天阶武者才会对着地阶武者行礼,那就是这个天阶武者跟地阶武者是一个师傅,而地阶武者比天阶入门早,这种情况下,不比实力高低,天阶武者一声也要喊地阶武者师兄。

    “不错,鄙人楚云,正是师傅收的最后一个弟子弟子。”楚云说完,不光仇赢,就是耿炎等人也立刻相信了,也只有这么解释才能说通为什么楚云手里有这么多掌门才有的东西了。

    “师弟,师傅他老人家现在在哪?是否是他老人家让你来找我们的?”仇赢立刻问道,其他人也都紧紧盯着楚云,火灵恨对他们太重要了,可以说火灵恨的存在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

    楚云看着他们充满了希翼的目光的目光,虽然有些不忍,但是还是摇了摇头,“师傅他老人家应该是仙去了,当年师尊遇到了我,收我为徒不久,就遇到了追杀而来的关帝门周尊上,他身受重伤,且又中了剧毒,为了掩护我离开,最终被周尊上堵住,应该凶多吉少了。”

    楚云说完,仇赢立刻就哭了起来,其他的人也都面露绝望,这群火灵门最后的弟子跟火灵恨的感情是不容置疑的,而这群人的品性也都很不错,起码在这个时候也没想过离开。沙诚海被处以极刑也眼色坚定,毫不动摇对火灵门的忠诚,楚云环视了一圈,对这些手下十分的满意。

    “都别哭了,我火灵门不是没有希望的,你们知道为什么师傅把掌门令牌给了我,又不惜一切拼命掩护我离开嘛?因为我值得师尊舍命保护。”楚云霸气的说道,当然如果不是耿炎等人都施展了火灵遁术内力不足,他们绝对会抽楚云几个大嘴巴子,你区区天阶三层,就算是掌门的弟子,但是你比得上掌门重要?还有原来掌门是为了你而死的,你有何德何能?楚云被十几个人以仇恨和不解的目光看着,但是却毫无愧色。

    “哼,你们知不知道鄙人现在多少岁?”楚云冷哼一声环视了一圈,但是却没人搭茬,楚云也不在意。

    “告诉你们,鄙人今年不足一百五十岁而已,已经是天阶三层了,请问各位今年多大了?”楚云说完,所有人目瞪口呆,看着楚云就跟一个怪物一样,当然他们不知道楚云其实已经把自己的年龄说大了不少,他今年还真不到一百五十岁,也就是一百三十多岁,但是这个年龄已经把所有人都震住了。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没有一个低于三百岁的,耿炎虽然是火灵门的天才,但是也是三百多岁的时候才晋级了天阶,现在更是已经快五百岁了才到了天阶二层,这已经是火灵门第一天才了,但是跟楚云比起来,这又算什么?

    “可能你们不相信,我的身世说起来你们可能有人听过,在下正是被关帝门通缉的第一号通缉犯楚云。我出身赤火门,算起来咱们算是同出一源,父亲是赤火门弟子楚正,后来赤火门被灭,我父亲把我送给了他的好友关帝门的穆拓抚养,我三岁加入关帝门成为了考核的第二名。十六岁晋级人境六层,二十三岁晋级人境巅峰,不到五十岁就成为了地阶弟子,后来被武祖赐福,成为了关帝门三位太上长老共同的弟子。但是因为我跟吴家的尊上关系太近,而周家的太上长老当年利用火灵门重创了吴家,而我也逃出了关帝门。后来流落到了影州,我为了躲避关帝门的追捕,闭关数十年晋级地阶巅峰,后来我回到石坪州,杀死关帝门弟子两千余人,再次逃到了朗州。在朗州我晋级天阶,遇到了师傅,他听到我的身世,立刻就收我为弟子,并且悉心教导,还准备让我担任火灵门的新一任掌门。当年师傅就已经重伤垂死,他闭关了数年无法压制伤势,于是就闯入了聚万城的拍卖会,试图以万年雪莲续命,但是谁知道这万年雪莲是关帝门下的套,师傅重伤又中了毒,这个时候关帝门的周尊上找来,他送我离开,独自迎战。我流落昌州,闭关数十年,修炼到了天阶三层,在回来的时候,击杀了释厄寺的天阶四层高手言明,后来去你们藏身之处寻找你们,竟然发现你们都离开了。我听说沙师弟被俘,就潜入石坪州寻找你们,终于被我找到。你们应该有些人知道我的名字,另外等安全的时候,你们也可以出去调查,应该不难找到我的身世。我有时候长时间闭关,不知道时间的长短,因此我可能更加年轻,一百五十岁只是在下的估计,但是真金不怕火炼,在下最大也不可能超过一百五十岁。试问你们有谁的资质比我好?又有谁觉得师傅救我不是给火灵门留下最后的希望?”说着楚云直接开启了魔源领域,所有人脸色狂变。

    “领域,竟然掌握了领域?”耿炎难以置信的说道。

    耿炎看了身后被惊呆的同门一眼,然后直接跪了下来,“火灵门弟子耿炎拜见新掌门。”

    仇赢等人也都立刻跟着跪了下来,不管是楚云的修行速度,还是战斗的经验,又或者是上一任掌门的传承,都说明楚云是他们新的希望,他们心里已经认为楚云有资格成为他们的新掌门,当然这群人经历了太多,不是那么容易彻底臣服的,楚云有的是时间。楚云大喜过望,连忙扶起了众人,这正是他不惜暴露自己一些秘密希望看到的结果。

    “掌门,沙师兄怎么办?”楚云在耿炎的带领下认识了一下手下十几个人,别看只有十几个人,但是每一个都是不可小视,他们的战斗经验丰富,而且天赋也是火灵门最高的一批人,否则也不会被火灵恨留下。可惜当时二百多人,基本上都战死了,心疼的楚云想抽死沙诚海和耿炎。楚云也不愧是当过皇帝的人,很快就接着自己的师傅火灵恨和师兄仇赢跟他们打成了一片。但是耿炎还是问出了楚云最不想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沙诚海怎么办?

    “沙师兄行刑的时候我也去看过,沙师兄不愧是一个硬汉子,面对活剐之刑竟然面不改色。我也想过去救援,但是那里有不下于九位的天阶高手守卫,咱们去了就是找死。不过以天阶武者强悍的生命力,沙师兄完全能够撑过几天,等过几天咱们躲过关帝门的搜索后,我就会亲自去查勘一下,如果可以我会出手把沙师兄救回来,但是希望也不是太大。”楚云说完,其他的人虽然很难受,但也知道楚云说的是真的,想要救回沙诚海实在是太难了。

    接下来的几天,楚云没有在密洞练功,而是好好地跟每一个人谈论着门派、家庭、武功和未来,这十几个人几乎把楚云当成了他们新的心灵寄托了,在他们看来,楚云武学天赋极高、待人真诚又高瞻远瞩,最让他们喜欢的是楚云把他们当成家人、当成兄弟,对他们的关心是无微不至。

    有的人佩服楚云的才学,有的人喜欢楚云的性格,有的人天生就跟楚云亲切比如说仇赢,总之楚云花费的这几天基本上掌握了这群人,只要自己的命令不太离谱,这群人应该都会听命于自己。

    这段时间,楚云感应到不知道多少武者在附近搜索,看起来关帝门依旧没有放弃寻找他们,所以楚云一直也没有出去看看沙诚海,耿炎等人也都体谅。

    半个月后,楚云感受到这附近没有了威胁,楚云一个人潜了出去,并且再三的告诫耿炎等人在这里不要出去。

    楚云真是不想出来的,因为出来十分危险,但是楚云却知道自己必须出去查勘,这群人虽然暂时臣服自己,但是却也没有彻底臣服。而对于沙诚海的态度,楚云必须做出全力营救的样子。一个天阶武者,且是一个对火灵门忠心耿耿的天阶武者的死活都不管不顾,那么自己在众人心里的评价必定会下降。以后这群人对自己心里有了疙瘩,就不那么好管教了。楚云为什么不怕自己在仙武大陆时候的那群属下弟子不服?就是因为他们是跟自己一起成长起来的,甚至有一些都是自己帮他们成长起来的,比如说自己的徒弟熊大、熊二,比如说诸葛青衣,那群人都是一开始就追随自己的,自己就算是有什么做得让他们不满,他们也顶多发几句牢骚。

    但是这群火灵门的人却不行,他们都活了几百年,不是短时间就能收服的,哪怕自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只能长时间的感化。

    楚云换了个身份,顺便换了个相貌,变成了一个人境的关帝门外门弟子,至于原主早就被楚云处理了。楚云这段时间在关帝城可不是白待得,而且楚云本来就是关帝门弟子,对于关帝门的规矩也熟得很,而且谁又能想到一个只有人境的外门弟子,竟然是一个天阶高手假扮的?

    楚云顺利的混回了关帝城,在关帝城吃了一顿饭后才跟着几个人前往了刑场,如果他一回来就直奔刑场,那也太给人口舌了。

    当楚云来到刑场的时候,还是被镇住了,沙诚海整个人已经基本上被刮成了一副骨架,但是却依旧留着一口气,而且目光里满是坚毅。楚云被沙诚海的气节深深折服了,这是一位英雄,起码从火灵门的角度来看,这绝对是个意志坚定的英雄。而看行刑的观众也就是剩下几千人了,毕竟这一幕对普通人来说太惨了一些。

    行刑的人看起来对人体也很了解,他就是不直接杀死沙诚海,反而让他一直清醒,虽然肌肉都被刮没了,但是内脏和血管却完好无损,楚云看着这个有些自得的地阶巅峰行刑手,咬牙切齿的把他记在了心里,这个家伙死定了。

    楚云陈思许久不知道该不该动手,行刑场的天阶武者只剩下一位,巧的很正是楚云的师傅魏之銮,其他的都不见了踪影,楚云不知道关帝门是否发生了什么大事,看着这些关帝门的弟子都心不在焉,难道是个新得陷阱?楚云想想周家太上长老的手腕,真的不确定自己出手会不会把自己陷进去,就在这个时候,一人一马朝着刑场驰骋了过来,这立刻引起了楚云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