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就这么坐着马车走走停停,两个多月后,楚云来到了关帝城,楚云望着关帝城心里十分感慨,自己在关帝门修炼了六十多年,对关帝门还是很有感情的,真是恍如隔世啊。也没想到最终还是跟关帝门彻底成为了陌路,楚云对关帝门的一些人如李琛、常娉等人还是很有好感的,万万没想到,一转眼就物是人非,自己成为了关帝门第一号通缉犯,现在关帝城的城门口还贴着自己的画像呢。

    楚云不动声色的缴纳了进城税就进入了关帝城,车夫把自己带到一家客栈,就离开了。这些车夫都是关帝门的下属,都归关帝门名下的商行控制,因此直接去关帝城所谓的车马行交差就行,不需要返回。

    楚云休息了一下午,天色一晚,楚云就溜出了客栈,他的目标正是润发商行的大掌柜石横,楚云需要通过他打听一下确切的消息。

    楚云无声无息的来到了润发商行,当楚云离开的时候,脸色十分的不好,因为润发商行的大掌柜换人了,也就是说石横可能不在关帝城了。

    楚云立刻前往了石横的住所,等他离开的时候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看起来石横真的不在了。楚云用念力控制了石横住宅的新主人,结果他告诉楚云,石横已经被关帝门的人带走了,几十年了,再也没有人见过他。楚云知道,石横这家伙绝对是被自己牵连了。

    楚云的计划彻底被打乱了,没有内应很多东西,楚云都无法知晓,如果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暴露自己。要不要去试图控制一下关帝门在关帝城的弟子打探一下消息?最终楚云还是决定试一试,但是也没有多大希望。

    自己顶多也就是用念力控制地阶武者,这地阶还真不一定知道一些隐秘的事情,关帝门的掌权人是周老狐狸,这家伙连自己人都下得了狠手,实在不能以常理推算,这些地阶弟子知道内幕的可能性为零。楚云找石横是因为他的妻子是周家的嫡女,说不定知道一些消息,但是现在既然不在了,楚云就没办法了。

    楚云抓了几个关帝门的弟子,果然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多少火灵门的消息,楚云也正好抓住了一个常家子弟,结果竟然得知常娉消失了,日子正是楚云逃跑的那一天,楚云心里一痛,在楚云看来,常娉肯定是死在了乾蓝冰寒中,楚云想起当年的那一幕,心里十分的自责,楚云把这笔账重重的记在了关帝门的头上。

    当楚云准备离开的时候,关帝城一个消息流传了起来,三日之后,关帝门当众处死火灵门余孽沙诚海,这个沙诚海就是被关帝门俘虏的两位火灵门的天阶之一。

    楚云思虑再三,还是准备等三天,不是楚云不知道危险,而是楚云舍不得放弃一位天阶手下。楚云准备利用这几天布制一个后手,楚云来到了数万里之外的一个隐蔽的巨树之下,布置了一个阵法,然后在偷偷的返回了关帝城。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关帝城的居民大量的涌出城外观看数百年难得一遇的行刑,要知道天阶武者都是有尊严的,而武者之间也都会相互尊重,在战场上杀死敌人,谁也不会说什么,只能怪你学艺不精,但是在刑场杀死敌人,这就是侮辱了,不是不死不休的关系,一般门派绝不会这么侮辱武者。

    而关帝门和火灵门的关系正是这种不死不休,所以才发生了罕见的对天阶武者的行刑。关帝门的总门被攻破,这是不争的事实,也需要做出点事情振奋人心,于是前来报仇的火灵门最后的两位天阶之一被拿来祭旗了。

    楚云混在几十万人群中,看着高台之上的沙诚海,心里一阵不爽,他们本来都是自己的属下,结果现在被杀头,自己却只能看着,就像是心爱之物被人夺走了。不是武者禁止观刑,再加上没兴趣的,所以现场来了几十万人并不算是太多。

    楚云完全没有去救人的意思,因为光刑场周围就有五位天阶,其中一位还是楚云的老熟人自己的师傅魏之銮,不过这家伙已经跌落到了天阶三层,楚云心里暗爽,让你算计老子。

    另外楚云还感受到方圆数千里之外,至少还有四位天阶埋伏,关帝门经过上一次火灵门的攻击之后,天阶武者只剩下四十多人了,这一次就拿出了九位,甚至更多,看得出来他们对这一次行刑的看重,楚云才不会去触这个霉头,说不准还有太上长老亲自关注着这里呢。

    楚云眼观鼻、鼻观心的跟普通吃瓜群众一样看着高台上的一位天阶八层的关帝门高手念着沙诚海的罪过和关帝门的这些年取得的一系列的成就,这家伙真是个干传销的好手,话语中竟然带着念力手段,让几十万人都沉浸其中,对火灵门同仇敌忾。

    当然他就算是天阶后期也不可能控制几十万人,而是起了个引导而已,在场的人绝大部分都习惯了关帝门的统治,关帝门就是他们的主心骨,跟关帝门作对就是和他们作对,他们对惹事情的火灵门余孽本来就痛恨,也不需要引导。

    五千年的时间,普通人已经繁衍了几十代人,谁还记得当年关帝门使用了阴谋诡计谋夺了他们恩人火灵门的地盘?世人都是愚昧的。

    关帝门的人整整浪费了一个时辰数落着火灵门的不是,他们这么做既是为了宣扬功绩,也是为了等待另一个火灵门天阶武者落网。但是这么久了对方还没有出现,看起来他们的第二个计划是失败了,既然如此,就不需要浪费时间了。

    “活剐。”听到关帝门的刑罚,楚云都脸色一变。这天阶活剐可比地球上古代的凌迟都残酷,天阶武者强悍的身体恢复力让他们即便是全身肌肉被割除也能清醒的活着,而且还会缓缓修复身体,也就是说他们一边被割肉一边重新生长,如果控制的好,就算是数个月,甚至一两年时间天阶武者都不会死亡,这简直太残酷了,这才是真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也不得。

    听到关帝门的刑罚,在场的几十万人也有很多人被惊住了,他们也听说过这种惩罚,很多人不忍心直接反身离开。

    楚云也不动声色的跟着离开了,毕竟在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这个沙诚海是救不了了,另一个火灵门的天阶高手还算是聪明,并没有前来救援。连关帝门的也找不到那人,自己一个人寻找,也如同大海捞针,准备准备前往金刚门了。

    马车早就预备好了,楚云最后看了一眼被堵着嘴,双目坚定毫无求饶之色的沙诚海,惋惜的叹了口气,多么好的手下啊。

    马车走了十天,这一次楚云选择了比蓝麟马更快的马车飞云马,所以十天已经走出去了一万多里,楚云在车上思考着以后的路,突然他的耳朵听到了厮杀声。

    “嗯?”楚云立刻仔细听了起来,不是他不想开启神识,而是如果开启,就能让同阶武者发现他,楚云可不想贸然的跟关帝门的人开战。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楚云心里一喜,因为他隐隐的听到了耿炎两个字,这个耿炎就是跟沙诚海一起的火灵门最后的天阶武者,前面正是关帝门的一个关卡,这耿炎没有被仇恨冲破头脑,反而在攻打关帝门的关卡,看起来还算是有点脑子。

    “朝着散石关走。”楚云声音仿佛有魔力一样,车夫根本不问为什么就朝着散石关行进,楚云害怕这里是个陷阱,因此没有暴露自己的实力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散石关,而是宁可慢上一点,坐着马车赶去。

    离得越近,楚云听得越是清楚,这个耿炎貌似正在被人围攻,那些关帝门的弟子大声宣扬着沙诚海的结局,从而引起火灵门弟子的愤怒。而围攻他们的关帝门弟子中起码有一位天阶武者,但是境界绝不会超过天阶三层,否则耿炎早就落败了。有领域的天阶中期可能跟天阶后期武者僵持,但是天阶中后期对天阶初期基本上是碾压,领域一出,天阶初期只能等着自己体内真气被耗尽从而落败。

    “现在距离他们有数百里,我进可攻退可守,必须开启神识查看一下了,是个陷阱我立刻就离开,如果不是,我立刻前去救援。”楚云看着数百里之外虚幕莲华不断闪烁的战场立刻下了决心。

    当楚云的神识开启,战场上的一切立刻就被楚云尽收眼底,而楚云神识的出现,也让战场上的局势发生了变化。

    场中不下于三百人围攻着十几个人,另外有两个人在单独作战,根本没有人敢靠近,被围攻的正是火灵门的人,楚云眼睛一亮,除了耿炎,这十几个人竟然有八位都是半步天阶,另外的六个也是地阶巅峰,果然是火灵门最后的精华,楚云下决心立刻救援,他身子一跃就朝着战场疾驰而去。

    “哈哈,你们这些狗杂种,尊上知道你们不敢去刑场救人,只会找我们没有挪移阵的城池关卡发泄一些自己的不满,所以在每一个没有挪移阵的关卡,我关帝门都埋伏了陷阱,我只是负责拖住你,而援军随后就到,你看看,我的援军来了。”这个天阶三层的武者是关帝门七军堂的副堂主曹辽,他实力虽然不怎么样,毕竟天阶三层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他年纪太大,领悟法则更是无望,但是怎么说他也是周家的人师傅是周家的一位天阶后期强者,背后有个好靠山,这才获得了散石关这么一个大的关卡,而且距离关帝城不远不近,很可能被偷袭的地方。要知道他想凭借自己实力更进步一步没什么可能,但是如果有功劳这些都好说。

    曹辽面相看起来有些老,稀稀拉拉的胡子茬长了半边脸,脸上都是褶子,但是他现在却心情愉悦。因为他已经拖住了火灵门的耿炎,而且援军也来了,他的功劳到手了。

    曹辽根本就没有关注来的人是谁,因为这里是关帝门的腹地,在他看来肯定是关帝门的人,至于是谁无所谓。

    当楚云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曹辽整个脸都凝固了,“你是谁?”不光曹辽想问,就是耿炎也想问,因为楚云身上的火灵真气毫不掩饰,跟耿炎体内的真气一脉相传,这绝对是火灵剑法修炼出来的,但是自己却不认识来人,耿炎也有些傻眼。

    “死。”楚云根本没有回答,炙热的火灵真气直接四射而出,关帝门围剿火灵门的二百多地阶武者,当场就死亡了一大半。

    “师叔救我。”

    “师傅,救我。”

    “我不要死。”

    谁也没想到楚云说动手就动手,以天阶的手段,屠灭地阶就跟屠戮土狗一样,转眼就死了一百多人,曹辽也没想到楚云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竟然说动手就动手,这不讲规矩啊,但是这些人却都是七军堂的嫡系,也是他的嫡系,他不能让这些人死在自己面前,这都是他竞争堂主的命根子,没了势力,成了堂主又能如何?

    而楚云表现出来的实力跟他一样,只是天阶三层,这也是他敢去阻止楚云的原因,毕竟他认为火灵门虽然多出一个天阶三层,但是一个三层一个二层,自己只是拖延一段时间,还是没问题的,显然曹辽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不过好在曹辽去拦住楚云的时候,耿炎脑袋有些短路,并没有联合楚云夹击,楚云看到这一幕,真是一脚踹死耿炎,你在战场发什么呆?

    “火灵门的听着,本尊是你们的新任掌门,耿炎你立刻去把关帝门的人全部杀死,本掌门拦着曹辽,立刻执行。”楚云大喝一声,直接拿出了掌门令牌,耿炎和火灵门剩余的十几个人全都睁大了眼睛,看着掌门令牌震惊了起来,此人不光会火灵门的绝学火灵剑法,还拿着掌门令牌,真的是他们火灵门的人?

    “耿炎,还不动手?”楚云看着耿炎看着自己发呆,楚云真是怒了,老子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你这么不争气?

    楚云的喊声惊醒了耿炎,不管楚云到底是谁,他杀关帝门的人总是没错的,耿炎虽然只是天阶二层,但是对于地阶武者,甚至半步天阶武者那绝对是碾压。

    楚云不紧不慢的缠着曹辽,攻击并不犀利,因为楚云并没有用武器,而是用火灵剑法中的火灵掌跟曹辽对战,两个人给人感觉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是耿炎却如同虎入羊群,根本没有人是他的一招之敌,搅动着天地灵气的一招一式对地阶武者都是致命的,也就是一些半步天阶开启大招能够短暂抗衡,但是也没人能抗住多久。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散石关前就只剩下楚云、曹辽和十几位火灵门的人了,曹辽脸都青了,但是他的武功是一门叫做《颠倒五行大法》,可以随意金木水火土五行真气,毕竟五行相生相克,只要面对这五行真气,他都可以变为克制对手五行真气的另一种真气,现在他就是以水属性内力对敌,但是楚云可是水属性真气的祖宗,玩的比曹辽这种半吊子流多了,因此楚云怎么可能被他压制?再说就算是被他压制,他也不可能短时间挣脱同阶对手楚云去救援他的属下。

    因此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门下的弟子损失殆尽欲哭无泪了,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拖住这个该死的楚云,等关帝门的人前来,然后杀死这个罪魁祸首。不得不说曹辽对楚云是彻底恨上了,而楚云表现出来的攻击无力,也给了曹辽底气。

    “你到底是谁?”耿炎带着十几个手下盯着楚云,他们真的不知道楚云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但是心里却隐隐的有些欣喜,毕竟楚云武功跟他们同出一脉,而且这一次还帮他们杀死了几百个关帝门弟子,比起他们前几年杀的人都多。

    “我是谁?”楚云冷哼一声,就是曹辽也竖起了耳朵想知道楚云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因此他的攻击一滞,楚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火灵爆。”楚云浑身的真气喷涌而出,周围的天地灵气剧烈的波动了起来,看到这一幕曹辽还没反应,但是耿炎等人已经动了起来,他们立刻朝着远方掠去,恨不得爹妈少生了两条腿,火灵门三大秘术之一的火灵爆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至于威力他们也清楚得很。

    剧烈的爆炸声传来,所有人都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远处的一片火海,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安张理出牌?怎么可能会使用火灵爆?而且他难道不知道这么做是跟对手同归于尽?要知道非宗师级高手或者使用火灵剑,其他的人哪怕天阶巅峰武者使用这一招,都只能以自己的性命施展。

    耿炎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他们已经到了绝境,突然出现了楚云帮助他们,现在竟然又跟敌人同归于尽了。在他看来楚云就是为了救他们才这么做的,怎么会不让他感动。

    “我们走。”耿炎一把擦干眼泪,转身就要离开,对方牺牲性命救了他们他们不能浪费对方的好意,再等下去关帝门的援军就要来了。

    但是楚云真的死了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