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身体被天地灵气遮挡,就仿佛传了一件天地灵气制作的衣服,浑身的细胞都在跳动,他沉浸在这种跟天地灵气交融的感觉中不可自拔。

    跟言明的交战,楚云得到了太多的好处,这隐身是楚云对于领域的认识加深,才掌握的一种新能力。楚云开启魔源领域,直接调动其中的天地灵气把自己身躯隐藏了起来,天地灵气当然是无形无色的,但是楚云利用领域却可以把这些天地灵气转化成各种属性的真气粒子,就像是后世的隐形飞机,不是真的隐身了,而只是光的作用。楚云的这种隐形天阶武者一眼就能看破,但是天阶之下的就不行了,楚云相当于拥有了隐身术,楚云感觉新奇的很。

    楚云速度走的再慢一盏茶后也来到了矿洞之内,这里面经过数百年的挖掘如同密道一样,不要说藏几百个人,就是藏十万大军也绰绰有余,不得不说真是个藏人的好地方。

    楚云脑海中回想了一下火灵恨留下的路线,然后就走了进去,七拐八拐的就是楚云这位天阶武者都差点绕晕了,楚云发现这些坑洞并不是随便挖的,而像是蕴含了某种迷人心神的阵法,果然不愧是曾经的超级大门派,底蕴还是有的。

    半个时辰后,楚云感觉自己渗入地下都数千米了终于来到了一道石门之前,楚云知道这里就是火灵门最后的那个人的藏身之地。

    楚云三长两短、三短两长的敲了起来,足足敲了几十下,楚云才停了下来,厚重的石门缓缓地开启了,楚云知道这里有不少的机关,如果敲错了一次,那么这道石门就永远打不开了,火灵门的人就会从后门离开,但是万幸,楚云虽然是第一次,但是并没有敲错。

    楚云看着石门心里啧啧称奇,这完全比得上地球上的密码门了,甚至更加精妙,但是楚云却没有停留而是抬腿走了进去。

    一走进去楚云就皱了皱眉,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毕竟在地底几百人吃喝拉撒也不能怪他们,楚云立刻封闭了嗅觉,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嗅觉中闻到的腐烂味。

    “怎么可能?”楚云走过长长的坑道,来到了一溜整齐的房间,看起来就像是宿舍一样,当楚云走进第一个宿舍,刚推开门就看到了一个已经有些干枯的尸体,楚云心里暗暗不妙了起来。

    一个时辰后,楚云几乎把偌大的藏身所全部插找了一遍,除了发现了六百余尸体,竟然一个活人都没有找到。这些尸体中以不会武功的女人和孩子居多,但是也有不下于百位的武者尸体,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被关帝门的人发现了?不过这些人大都是饿死的,虽然有早有晚,但是无疑全都是瘦的跟皮毛骨头一样,而且这些房间的石门都是被封住的,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打开了。另外还有几个地阶武者横剑自刎死在了大厅里,难道就是他们封闭了所有石室把所有人困死其中,然后自杀而死的?

    楚云觉得自己基本上猜对了真相,但是为什么这里只有几位地阶武者和百十位人境武者以及几百没有武功的老弱妇孺,那两位天阶和剩余的地阶武者都去了哪里?看这些人死亡的时间,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楚云叹了口气,看起来这些人不是各自逃命去了,就是去找关帝门报仇去了,不管哪一种原因,自己也不可能按计划收复这些人了,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在哪,去哪里收服?

    楚云怎么说也是火灵恨的徒弟,他不忍心让这些人死后暴尸,于是就一个个的把他们的尸骨火化,并找东西装了起来,然后就把他们的骨灰整整齐齐摆在了坑洞最大的一个大厅内,楚云对着他们拜了三拜,就转身离去了。

    楚云出了矿洞心里一阵失落,自己耽误了三十年练功,没想到就是因为这段时间,竟然失去了几百位手下,真是可惜。要知道他们中可是有两位天阶呢。

    不过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楚云也没有过分的惋惜,他准备朝着金刚门出发了,朗州的东北边就是金刚门的地盘,不过两州之间根本没有直接通行的通道,楚云需要绕路正北边的州转过去。当时因为惧怕关帝门的追赶,一路上只顾着逃走,竟然跑到了释厄寺的地盘,如果当时自己去的就是金刚门所在的成州那么说不定自己早就在金刚门混上个不错的位置了。

    楚云朝着正北走去,一路上倒是没有拼命赶路,而是一边逛着一边不紧不慢的以地阶巅峰的速度赶路,遇到感兴趣的就停下来看看,楚云这些年一直紧绷着精神,偶尔放松下也是不错的。

    这天楚云来到了土公门的总门所在的土公城,楚云交了十两银子进了城,然后找了一间最大的客栈,要了一桌子菜享用了起来。他并没有选择包间,而是选择了大厅靠边的一个窗户,准备听听在场这些江湖人士的小道消息。

    大厅中地阶武者就有十几个,他们大声的讨论江湖上发生的事情,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释厄寺和朗州的冲突,毕竟这里的人大都是朗州的本地人。朗州的势力本来想息事宁人,但是释厄寺却出人意料的强硬,并且以对待下属的态度命令朗州的门派,朗州的本土势力立刻就恼了,在江湖上混最重面子,你实力强,我认了熊,但是你也不能骑脖子拉屎吧,好吧这我也忍了,但是你不能骑着脖子拉痢疾吧,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因此朗州排名靠前的几个大门派拉拢了一位无门无派的尊上直接跟释厄寺杠上了。这个无门无派的尊上当然并不是无门无派,而是本来的门派被灭亡了,他又没有加入其他门派的想法,于是就自立了一个庄园,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此人叫做金眉尊上,实力虽然只是宗师初期,但是也是宗师,他跟火灵恨一样,都是被灭亡门派的余孽,但是不同的是,火灵门灭门的直接黑手关帝门还存在,而灭亡了金眉尊上的门派,不久就被另一个门派灭亡了,也就是说他没仇可报,这才能心态这么好,安安稳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一般门派也不敢招惹,毕竟是宗师级高手,这些年他也不去惹事,一切都是这么和平,但是平静的生活被几个和尚打破了,因为他居住的地方距离楚云和言明大战的地方只有万里,而且是这一块势力最大的,别看他没有建宗立派,但是也不是没有自己的手下,他也自成体系,在方圆数万多里的地方称王称霸。

    这几个和尚当然就是释厄寺的,当初楚云和言明大战,他在最后感应到了,并且还看了一小会,他对楚云的实力和算计暗暗惊讶,但是很快就收回了目光,毕竟他也知道释厄寺的难缠,但是也没有出手去抓住楚云的意思,在他看来楚云这么强的人,身后最少站着一个门派甚至是宗师强者,他没必要招惹。他也没想到释厄寺竟然会找到自己头上,并且强硬的让自己交出楚云,金眉尊上立刻就怒了,你释厄寺太霸道了,自己虽然只是宗师一阶,但是也是宗师,你们几个天阶来我这里装什么大尾巴狼?金眉尊上强硬的拒绝了。他也知道朗州和昌州之间的挪移阵宗师武者根本无法通过。

    后来释厄寺的人继续纠缠,而且也以同样的姿态命令朗州几个大门派,这让朗州的势力怒了,他们同仇敌忾,对付霸道的释厄寺,于是就有了后来的那一幕。

    楚云知道这事完全就是自己搞出来的,但是却不动声色当成个故事听着,心里也没有一点愧疚。扫荡完了桌子上的饭菜,楚云准备结账离开,但是突然就听到了关帝门的消息。

    “你们知不知道,多灾多难的关帝门又出事了,火灵门的火尊上被关帝门的周尊上杀死后,所有人都认为火灵门完了,但是没想到有消息传来,火灵门出现了几位天阶好手,在石坪州大开杀戒,让关帝门十分难受,不过在几个月前,关帝门设下了圈套,一举擒获了一位天阶武者,据说要在关帝城外当众处死,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一个精瘦的如同猴子一样的地阶二层的武者突然开口道,话音刚落就引起了大厅内的骚动,毕竟是关系到两个门派和在他们看来高高在上的天阶武者。楚云听到这个消息从新坐了回去,没想到火灵门的人真去石坪州找死了,还被抓住了一个。

    “猴子你说的是真的假的?关帝门距离我们这里何止十万里,你怎么知道几个月前的事情?”一个看起来浑身煞气的地阶三层武者不屑的说道,看起来对这个瘦猴一样的武者嗤之以鼻。地阶武者可没有天阶武者的实力,一般来说方圆万里是他们的行动范围,何况这个瘦猴一样的家伙只是地阶初期。

    “你少冤枉人,我姐夫是安危镖局的镖师,他昨天刚从石坪州回来,是他告诉我的。”瘦猴说完,那个地阶三层的武者不说话了,瘦猴的姐夫是个地阶中阶的武者比他强多了,而且他姐夫的确是个镖师。

    看到这个人不再说话,瘦猴满意的继续说了起来,不过他显然只是听自己姐夫提了一嘴,具体的事情他也不太清楚。很多东西都是连蒙带唬的,但是也让其他人惊叹不已,毕竟这可是独家消息。

    楚云返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把小二找了过来,一锭银子递了过去,并且把一个纸条给了他,让他去交给外面的瘦猴,小二当然认识瘦猴,立刻就屁颠屁颠的离开了。

    半个时辰之后,瘦猴跟着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男子来到了客栈,他们立刻就被在这里等待的小二请了进去。

    “阁下是?”瘦猴的姐夫看着楚云身上地阶巅峰的实力立刻恭敬的问道。

    “不要紧张,我听说你是一位镖师,刚从石坪州回来,而我要去石坪州寻找一位好友,所以想向你打听一下石坪州的现状,只要你说的让我满意,这一块初阶灵币就是你的。”楚云手里突然出现了一块亮晶晶的灵币,这让瘦猴的姐夫眼睛一亮他每个月的薪俸也才四块初阶灵币,要知道那可是用命换来的,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去死,但是这一块却没有危险,而且已经是自己半个月的薪俸了,由不得他不心动。

    “这位兄长放心,我一定知无不言。”男子立刻详细的说了起来,楚云一直耐心的听着,偶尔问几个问题,半个时辰后楚云已经得到了他想知道的。

    “很好,感谢这位兄台了,这两块灵币就是你的了,另外你的这位小舅子算是咱们的中间人,这五百两银子虽然不多,但是也算是我对你的感谢了。”楚云说完,瘦猴心里大喜,两个人告辞离开后,楚云沉思了起来。

    听此人的话,火灵门的几百人,天阶被生擒了一位,地阶被杀死和俘虏了两百多人,基本上被消灭了,但是却有一位天阶高手逃走了,并没有被关帝门的抓到。楚云一根手敲着桌子,一个天阶初期的手下无疑是让楚云心动的,但是谁也不知道他到底藏在哪里,而且关帝门宣扬被抓的人会在关帝城外被处死,谁也说不准这个逃走的人会不会去营救,如果他真去营救也就死定了,楚云再去就是白费劲,而且说不准还暴露自己。

    一边是关帝门的威胁,一边是天阶的手下,真的是让人难以抉择。

    最终楚云还是朝着南边赶去,楚云想要回去寻找一下这位逃走的天阶武者,另外他也想回去看看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常娉回去了没有,虽然自己碰都没碰过她,但是当时她可是全心全意的为自己考虑,甚至还以人境的实力试图阻拦一位半步天阶的高手,对自己的确是真情真意,楚云却根本没有考虑过她的安危,实在是忘恩负义,所以楚云准备回去看看。

    十几天之后,一个浑身散发着冰寒的半步天阶大汉通过了石坪州和朗州的交界线,这十几天可不光用来赶路,还让楚云抽时间办理了数份身份文牒,不过就是花费了一些钱罢了,朗州本来就是个混乱之地,这些东西并不难弄。

    进入了石坪州楚云就感受到了一些异样,关帝门的人外紧内松,盘查的十分严格,楚云这种半步天阶的武者更是重中之重,看得出来他们被火灵门的人弄怕了,毕竟是两位天阶几百位地阶好手真的要捣乱,关帝门觉不好受。

    不过楚云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寒冰真气后,他的检查就完成了,毕竟这么精纯的寒冰真气可不是火灵门的人能施展出来的,再说楚云也是个半步天阶,能不得罪这些高手就不得罪。关帝门这段时间可是诸事不利。

    楚云很顺利的就进入了石坪州,楚云没有急切的赶路,这会引起关帝门的注意,毕竟关帝门可不是朗州,在这里关帝门的眼线多得很。楚云租了一辆蓝麟马马车,然后就直接坐在车里开始赶路。不得不说关帝门的管理的确不俗,这租车的业务就能让关帝门转的盆满钵满。

    楚云在马车里查看着从言明哪里得到的东西,这里不是释厄寺的地盘,而两州相隔几十万里,也不接壤,楚云才会毫无顾忌,如果是在朗州,楚云就不敢这么做。

    不愧是大门派的弟子,这个言明真是有钱又懂得享受,他几个乾坤囊里满是灵币和各种顶级食材,很多都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就是不知道你一个和尚这么注重享受,佛祖会不会怪罪,楚云心情十分不错的想道。

    把多达五万的中阶灵币和二十几万初级灵币扔到了空间,然后把所有食材都整理了一下,楚云就看向最让楚云心动的法宝,楚云忍了几个月没有拿出来看看,早就心痒难耐了。

    “不是吧。”楚云看着这几件佛家法宝一阵无语,言明手里的确有两件顶级法宝,其中一件威力极大,让楚云都有些震惊,但是却都是佛家属性的武者能用,楚云根本不能用,这就尴尬了。

    楚云遗憾的收了起来,然后拿起了乾坤囊里唯一的一本竹简,这大门派自有大门派的规矩,秘籍是不可能被带出去的,除非跟火灵门一样灭门的门派。因此楚云根本没有在意这个竹简,只是以为是一门垃圾功法。

    “嗯?”楚云脸色郑重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楚云才被车夫喊醒了,楚云已经看了整整一天了。

    “大侠咱们已经走了几天了,应该让马休息一下了,你看?”楚云立刻就明白,蓝麟马一般来说只能全速奔驰几天就需要休息,也没有为难车夫,立刻就答应了。

    当楚云把车夫安排好,就立刻进入了自己的屋子,他再一次爱不释手的拿起了这份竹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