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身体膨胀如同冲了气的气球,身边天地灵气暴动,看起来痛苦万分,像是马上就要爆炸了一样。

    言明看的很起劲,不过实际上这都是楚云装出来的,言明完全失算了,因为楚云的魔源杀气根本不算是任何一种属性的真气,就算是被舍利子回溯法则阴了一下,也无法引动周围天地灵气的回溯,楚云的魔源领域完全就是依靠自己体内磅礴的魔源杀气催动的,并不是跟一般武者的领域一样,勾连天地灵气成为领域。所以说本来就是楚云体内的魔源杀气被回溯到楚云体内,质量不多不少,楚云怎么可能被撑爆?

    当然也正是因为魔源领域不需要吸收天地灵气就能催动,所以楚云当时并没有想起以魔源领域切断言明跟天地灵气的联系,楚云根本就没往这里考虑。

    一般的武者开启了领域都是抢夺天地灵气,从而压缩对手获得天地灵气,此消彼长,让自己去的胜利。楚云的魔源领域却并非通过吸取天地灵气而维持,而是通过楚云自身内浩瀚如海的魔源杀气构建的。以至于楚云忽略切断言明吸取天地灵气这件事,也白白的让言明和自己争斗了一天一夜,让他看出了自己的一些底细。

    不过这件事对楚云反而是好事,因为楚云因此而知道了自己的不足,对楚云以后的作战有极大的好处。另外真正让楚云在这里伪装成快要被撑爆的原因,是楚云正在感悟时间法则中的回溯法则,这机会太难得了。这位高僧的舍利子破碎,以一种奇妙的韵律,让楚云的魔源灵魂回溯,这种玄而又玄的韵律,正是回溯法则的运行轨迹,只要能够摸清楚所有运行路线,楚云即便是无法掌控回溯法则,但是也会领悟一些皮毛,这些皮毛就是以后自己领悟时间法则的敲门砖。

    楚云魔源领域的杀之法则和月之领域的极阴法则都是刚刚掌握了皮毛而已,为山九仞楚云刚刚只是踏出去一步而已,随着领域领悟的加深,自己的领域会越来越壮大。

    自己的魔源领域就是融合了杀之法则,从而成为了一个真正的领域,领域内杀气弥漫,地阶武者进入其中就会受到影响,甚至可能直接崩溃。甚至天阶初期也会受到影响,但是很可惜,对于言明这样的天阶中期武者,基本上没什么作用,能晋级天阶中期的哪一位不是天赋异禀内心坚定的人,杀之法则虽然能够击溃言明构建领域的法则,但是却绝影响不到言明。

    佛家本来就注重心灵修为,而佛家武功也对于念力的抗性远超其他属性的武者,如果是个魔门子弟,说不定被楚云的杀之法则影响,但是佛门高手却很难。

    因此很多天阶中期武者都会领悟多个法则,从而掌握多个领域,以防止在争斗中被敌人克制。如果说地阶武者很多人都是养在深闺的乖宝宝,但是天阶武者绝不可能闭门造车,反而天阶武者都极其好战,希望能够在战斗中领悟法则,楚云现在做的就是一般天阶武者都渴望获得的,这就是机缘。

    半个时辰之后,言明终于看出了不对,楚云的身躯虽然膨胀臃肿,但是却只是有被撑爆的迹象,偏偏没有爆炸,要知道这位圣僧的舍利子一共七颗,有三颗为回溯法则,其中一个被一位天阶六层的师兄用过对付强敌,只一盏茶的功法,那个天阶六层的敌人就被撑爆了,但是为什么此女子却能坚持这么久?

    发现了不妥的言明也不愧是个果断的人,他立刻就要直接动手击杀楚云。他根本不知道楚云正在领悟回溯法则,大宗师的舍利子,可都是千金难得的宝物,而舍利子的存在,就是大宗师为了给后人留下一丝机缘,绝不是随便用出来对敌的武器。不过很可惜真正的大宗师的圣僧火化留下舍利子实在是太少见了,就算是毙命,也会被敌人连尸体打包带走,毕竟大宗师的身躯也算是一件宝物。

    而另外的那些极少数死亡的圣僧,也会选择坐化,因为一旦坐化,说不定能够投胎转世,从新修炼。而选择了火化则会彻底消失,圣僧也是人,辛苦修炼数千年数万载,怎么愿意给别人做嫁妆。

    所以说这七枚舍利子,就是释厄寺唯一的舍利子,就是释厄寺的人也不知道怎么使用,竟然拿来对敌,真是大材小用。楚云机缘巧合的得到了这份机缘。

    就在言明搅动着周遭的天地灵气的长棍袭来的时候,楚云早就发现,虽然时间法则如此让人迷醉,但是楚云是谨慎的人,怎么可能忘记自己身边的危机?

    楚云现在想杀人的念头都有了,这个混账,竟然打断自己的领悟,你再给我半个时辰,我就能粗浅的掌握了,你为什么偏偏来打搅我?为什么?

    楚云怨念一起,就再也压不下来,而言明的速度很快,也不给楚云继续领悟的时间了,楚云所有的怨念都化为了愤怒。

    “你去死。”楚云突然收回了掉在地上的摩天赤血戟,速度反而比追求最大威力的言明更快,反杀向了言明,言明大惊失色,他没想到圣僧的舍利子竟然会失效,因此当楚云快若惊雷的一击打过来的时候,他一时竟然没有反应,不过言明也不是没有底牌的,他的那一颗仿佛假眼一样纯白色眼睛,突然就散发出了白光。

    “竟然还有底牌?欲望之门。”楚云识海中无数的念力晶丝蔓延而出,很快就进入了言明的识海,言明突然就愣住了,而散发出微光的眼睛也立刻黯淡了下去,虽然只有短短一刹那的失神,也让楚云的反击彻底奏效了。当言明清醒过来的时候摩天赤血戟已经劈到了言明的身上。

    摩天赤血戟戟身如同长枪,但是戟头却有两个如同圆月一样的弯刀,这是为了方便劈砍,摩天赤血戟首端的两个弯刀都达到了惊人的一米多长,而且极其锋利,比起寻常的单刀也短不到哪里去。往往横扫出去,敌人都会被拦腰截断。

    而暴怒下的楚云正是准备把言明从脑袋劈为两段,但是言明不愧是天阶四层的高手,他竟然瞬间就从欲望之门中挣脱了出来。仓促之间他也彻底没了办法,只能侧了侧脑袋,但是却依旧这让他侥幸抱住了小命。摩天赤血戟还是建功了,鲜血横飞,摩天赤血戟直接把言明的右臂连同一大块的胸腹部肌肉切了下来。

    言明亡魂皆冒,他顾不得考虑舍利子怎么对敌人就没用了,也顾得不得考虑楚云明明不到天阶四层,怎么就拥有如此多的念力晶丝,而是考虑怎么逃走了。

    天阶武者不像是地阶武者一旦打起来,因为顾及对方的自爆,所以一打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也不像宗师级高手能够遁入虚空,除非山穷水尽一般来说都不会死亡。

    天阶武者的争斗,一旦一方落入下风,基本上都是一边倒的,战斗结束的非常快。当然天阶武者也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一般来说天阶中期武者都可以使用领域逃生或者逼迫对方离开,毕竟想杀死天阶武者,除非是摧毁对方领域或者是放弃自身领域进入对方领域内,但是两种方法都很难做到,因此天阶中期武者也有自保的底气。

    不过什么事都有例外,一旦一方领域直接把对方领域碾压破灭,就如同楚云和言明一样,那么对方一般是死定了。敌人领域消失,自己开启领域,直接切断跟对手和天地灵气的联系,磨也能磨死敌人。

    另外一些天阶武者仗着自己实力强大或者功法无敌,直接杀入对方领域,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所以说一旦出现这两种可能,那么天阶武者的生命也就基本上注定了。因此说起来如果都是同阶武者对战,人境、地阶、天阶和宗师级高手,死亡率最高的除了人境就是天阶,反而最安全的是地阶和宗师,不得不说有些时候事实往往出人意料。

    楚云狂风骤雨一样的杀向言明,多亏言明提醒,楚云开启了魔源领域后立刻切断了言明和天地灵气的联系,言明没有了天地灵气支撑,棍法的威力大减,毕竟天阶武者只所以厉害的根本就是可以沟通天地灵气,而楚云掐断了言明的天地灵气,只靠他自身的元气和内力能顽抗多久?

    可怜的娃,要不是他提醒楚云,楚云还真不一定关注这一点,所以说坏人死于话多,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断了一根手对天阶武者并不是什么大事,他们有数种办法恢复,哪怕什么都不做,十几年的时间,天阶的身体也能自主恢复,这也就是天阶强悍生命力,远超地阶武者。但是这都有一个条件,就是他必须要有时间。

    言明右臂彻底断了,而且一侧的胸腹部也都被刮下了一大块肉,这并非致命的伤势,虽然他的内脏都流出来了。但是致命的是他现在正处在楚云狂暴的奔雷戟的攻击中,只有一条手臂且没有了天地灵气的支持,言明越来越被动,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要不是他开启了自己的法宝,让自己的佛光一直维持不灭,他早就被楚云杀死了。

    “女侠,我愿意交出自己的所有宝物祈求您饶我一命,你也知道我是释厄寺的人,如果杀了我,你也要死,释厄寺的强大根本不像是你见到的那样,释厄寺的实力完全能够覆灭乾蓝冰域全部势力,我释厄寺光宗师级高手就有四十多人,你杀了我你也会死的。只要你饶了我,我发誓绝不暴露你的存在。”言明的情况越来越不好,毕竟断了他跟天地灵气的联系,就是断了他的根。

    “你说的是真的?”楚云装作畏惧的问道,手上动作也有些迟疑起来,但是这却并不足以让言明逃出自己领域。

    看到楚云态度松动,言明心里大喜,虽然他准备脱困后就想办法弄死楚云,但是现在还是卑微的如同奴隶一样:“女侠,我说的是真的,释厄寺除了四十余位宗师,还有不下于五位的大宗师圣僧,不过我只是个天阶,所以知道的消息不多,甚至我怀疑门内还有其他隐藏的实力,总之我们释厄寺的实力极其庞大,可以说想要称霸这乾蓝冰域就是翻手之间的事情。女侠不希望自己跟释厄寺成为死敌把,你要知道我们释厄寺是极其护短的。”

    言明说完,楚云的确被释厄寺的实力镇住了,四十多位宗师、五位大宗师甚至更多,这是个什么概念?这实力楚云认为的确能够横扫乾蓝冰域。

    “我可以放了你,但是我要你对天发誓。”楚云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言明心里狂喜,他立刻对天起誓起来。

    “我释厄寺弟子言明对天起誓,如果贫僧本人找眼前这位女侠报仇将不得好死。”听着言明发完誓,楚云嗤笑一声,言明老脸一红,直接重新发誓。

    “我释厄寺弟子言明对天起誓,只要今天这位女侠饶我一命,那么我跟这位女侠的仇恨一笔勾销,还把我身上所有法宝全部奉上,另外我言明不会以任何方式对这位女侠复仇,如违此誓天诛地灭。”言明不再耍小心眼,再次发誓道,楚云听他发完誓直接收回了领域。

    “女侠,要不是你是女子,贫僧很愿意把你推荐到释厄寺的,今天都是误会,请女侠谅解。”看到楚云收回了领域,言明狂喜,他知道自己的小命保住了,虽然不能找她报仇,但是自己就算是不插手,楚云也是杀了释厄寺十几个人的凶手,我光看着总行吧,言明洋洋得意的想到。

    噗呲,被楚云收回的摩天赤血戟再次出现,并且狠狠的插在了言明的丹田上,即便是天阶武者丹田开始朝着金丹转化,出现了一层坚硬的外壳,但是这层外壳不到宗师是不可能成型的,因此天阶武者的丹田即可以说坚固,也可以说是天阶武者的软肋,这就相当于龙的逆鳞,一旦丹田碎裂,天阶武者强悍的根本就会消失,此人也就距离死亡不远了。

    “为什么。”即便是丹田刺破,言明还是没有立刻死亡,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发了毒誓,楚云还要杀死自己。

    “我跟你们释厄寺早就不死不休了,多你一个不多,这么说你可满意?”楚云直接抽出了摩天赤血戟,言明的内脏直接全部喷了出来,言明还想在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其实他是有办法跟楚云同归于尽的,即便是不行,也能重创楚云,但是却被自己的怕死给耽误了,言明心里满是后悔。

    看着言明丹田被破竟然还是没有死,楚云再次出手,摩天赤血戟一个横扫,言明的脑袋直接掉了下来。

    咕噜,随着言明脑袋掉落,他的那一颗纯白色的眼珠也滚落到了出来,楚云咦了一声,然后就捡了起来,不过现在不少仔细研究的好时机楚云要先离开这里。

    楚云把言明身上的一切都扫荡一空,连衣服都不放过,然后就飞离了此地,当楚云来到几十里外,无穷无尽的魔源杀气喷涌而出把方圆数千里内的一切都摧毁了,然后楚云才快速变化了模样离开了此地。

    言明的魂灯破裂,让整个释厄寺掀起了轩然大波,释厄寺不愧是霸道的门派,直接命令朗州所有门派体帮自己寻找凶手,但是这些门派也不是好惹的,估计也根本不知道释厄寺到底是多么可怕。

    因此这让释厄寺和朗州的势力关系降低到了冰点,朗州各大门派联合了起来,因为此事,两州甚至爆发了几次小型战役,此事的余波持续了数十年之久,但是这都跟楚云没有一点关系了,楚云这一次虽然暴露了摩天赤血戟和魔源杀气,但是却没有暴露其他势力,楚云只有不找死,在释厄寺人面前暴露出来,就谁也不知道他才是那个杀人凶手。

    楚云还是低估了龟息功的神异,就是两位宗师高手,在此地探查许久,都没有查出楚云是男扮女装的真实身份。

    “就是这里吧。”楚云看着眼前的一处矿场,心里有些佩服自己的师傅火灵恨,这里的确是个藏人的好地方,既封闭又不引人注意,而且这些矿工也需要吃饭,这完美的掩盖了火灵门残余人手的衣食的问题。而且这些矿石又是些隐藏神识的材料,所以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隐藏几百人不被发现。更妙的是这矿场是属于土公门,土公门在朗州排名第三,比起排名第四的魔衣门厉害的多,也是这一块的霸主,而管理矿场的土公门总管正是火灵门在土公门的卧底。

    楚云感慨了一句,然后就直接朝着火灵恨留给自己的资料中的地宫走去,不管是土公门的守卫弟子还是矿工,没有一个人看到楚云的存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