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眼前一花就清醒了过来,他抬头看去,释厄寺三个大字出现在自己眼前,没想到朗州这边的关卡也是释厄寺的人控制着,还真是霸道,朗州本地帮派估计看着这生意又是眼馋又是无奈吧。毕竟一个人就要交十枚初阶灵币,货物更是要收十分之一的价钱,还是长期买卖,长年累月的可是真的不少。

    就在楚云跟着魔衣门的人想要离开的时候,十几个和尚围了过来,但是别看对方只有十几个人,但是却把魔衣门的三百多人镇住了,因为对方有两个天阶中期武者。

    “言明大师,不知道这是何意?”魔衣门的天阶武者连忙走了过去,看起来跟为首的两个和尚之一关系不错,很是亲热的上前问道。

    言明一只眼睛跟常人不同,竟然是纯白色的,也不知道是生病还是练功的原因,他看向魔衣门的天阶武者冷冰冰的问道:“此人是你们魔衣门的人?”他所指的方向正是楚云的位置。

    楚云心里一紧,看起来暴露了,就是不知道哪里出了错,他绝不会想到竟然是在挪移阵中的时候暴露的,而且对方根本不知道自己就是他们寻找的人,而是因为那个宗师发现楚云隐藏了实力,于是好奇的想把他带回去问一下。

    即便是如此,楚云也不可能跟他们回去,楚云浑身实力毫不隐藏的释放了出来,然后直接释放了魔源领域,一瞬间就把十几个和尚覆盖在了其中,无数的魔源杀气纵横捭阖,除了两个天阶中期的和尚,其余的全部被万道魔源杀气穿体而死。

    而两个天阶的和尚各施手段并没有被杀死,只是受了一点小伤,其中一个和尚整个人散发着金光,这些金光竟然跟魔源杀气斗得不相上下,而另一个和尚则施展着一把禅杖,禅杖被他舞的密不透风,所有魔源杀气都被他挡在身外数丈之处。

    楚云也根本没想到凭此杀死两个人,他魔源领域放出来的同时,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原地,当两个发现已经出了楚云的领域,楚云早就出了关卡,人已经在数百里之外。

    “两位大师,我们真的不认识她,她是在半路加入我们车队的,我们哪里知道她竟然是天阶高手。”魔衣门的天阶武者连死的心都有了,没想到随便拉了个人竟然是天阶武者,还杀死了这么多释厄寺的大师,这是要害死他们啊。

    “你们在这里等着,如果敢离开,魔衣门就不用存在了。”两个人直接凌空飞起,朝着楚云离开的方向就追了过去。

    只剩下魔衣门的人大眼瞪小眼,想要追楚云的那个地阶后期的弟子更是差一点就吓尿了,他竟然打一个天阶武者的注意?

    楚云感受到了后面的追兵,毕竟是天阶中期的强者,楚云的速度虽快,但是却依旧拉不开距离,就在楚云准备施展火灵遁的时候,其中一个和尚竟然离开了,楚云心里一愣,这是怎么说的?不过既然离开了一个楚云就不准备施展火灵遁了,毕竟施展了火灵遁,释厄寺的人就能看出自己是火灵门的人,本来火灵门就基本上被灭门了,再惹上释厄寺,那就真的烟消云散了。楚云对自己的轻功乘风纵云功越来越不满了,这门轻功在地阶算是顶级的,但是在天阶武者手里太普通,楚云准备找机会弄几本顶级的轻功功法,不过这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找到的。

    楚云准备好好地试试自己的手段,对手是一个天阶四层的武者,正好用来当自己的磨刀石,楚云找着那些偏僻的地方赶路,就是为了防止被其他人发现干扰。

    楚云和释厄寺的那个独眼和尚言明已经一追一逃走了十九天了,楚云看起来速度越来越慢,这也是言明和尚不放弃的原因,因为他觉得自己快要追上楚云了。

    他觉得楚云实力只有天阶三层,却罕见的施展出了领域,肯定是用了什么宝物,这给了他底气,他认为楚云的领域有缺陷,绝不会是自己的对手。另外也是他的动力,毕竟他自己击杀楚云,抢夺的宝物是归自己的。

    楚云看了方圆千里之内,没什么厉害的武者,而且这里山高林密,是个作战的好地方,所以楚云直接停了下来。

    “小娘子,怎么不跑了?小小女子竟然修炼到天阶,肯定是得到了机缘,不过这机缘在你一个女人手里有些太浪费了,何不把你身上的宝物给我,然后好好服侍服侍佛爷,说不定我还能饶你一命。”言明脸上挂着调笑的神情,不得不说江湖中男女的地位还是差别很大的,女子天生比同阶武者弱小,这也算是公认的。

    “大师身为佛家弟子,难道不应该是觉得人人平等嘛?我是女人怎么了?佛曰众生平等,大师堂堂天阶尊者,竟然连这个浅显的道理也不明白?”楚云戏谑的说道。

    “哈哈,小娘子好口才,不过这里是江湖,咱们手上见真招。不过小娘子真的不考虑考虑贫僧的意见嘛?贫僧也不多要,只有你肯把让自己以天阶三层施展出领域的宝物给贫僧,本尊就放你一马如何?”言明一只眼睛看着楚云,眼神里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念,楚云没有说话,只是朝着言明啐了一口,以行动表现了自己的态度。

    “冥顽不化。”言明轰然开启了自己的领域,只见他领域之内佛光闪烁,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情景,楚云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领悟的什么法则,但是楚云也不甘落后,直接开启了自己的魔源领域,魔源领域内一片暗红色,跟言明的领域分庭抗礼。

    楚云从来没有跟同样有领域的高手交过手,只是看到言明的领域慢慢向自己扩张,自己也有样学样,开始催动自己的魔源领域朝着言明扩张了过去。

    两个人的领域终于触碰到了一起,刺啦刺啦的声音不断传来,楚云感觉自己体内的魔源杀气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就奔涌而出,楚云吃了一惊。要知道自己当时依靠关帝城的城墙,吸纳了大量的杀气,转化了海量的魔源杀气,现在竟然都有些撑不住。

    而就在楚云觉得是否制止魔源领域继续吸取自己的魔源杀气的时候,两个对抗在了一起的领域终于分出了胜负,言明的领域竟然溃散了。楚云一个愣神,错失了把言明罩在自己领域内的机会,言明身子一跃就离开了魔源领域的范围。

    “怎么可能?不可能,你的领域竟然把我的佛光领域彻底压制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言明那一个完好无损的眼睛里满是血红,看得出来他真的有些癫狂了,楚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赢的,但是他却看得出来,自己占据了上风。

    楚云直接跃了过去,血红色的魔源领域如同巨兽把呆在原地的言明吞噬了进去,言明也犯了一个失误,他完全被自己领域破灭震住了,一个失神就被楚云的领域罩在了其内。也不怪言明失神,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领域抗衡,除非是法则的差距太大,绝不可能被另一种领域碾压,他的领域是佛光领域,顾名思义就是领悟的光之法则,不过他是取巧练成了光之法则中的佛光法则,他本来就是佛门弟子,修炼的也是佛家内力,佛光也是借鉴了真佛佛力修炼而成的。所以说对法则的领悟很粗糙,可以说他是作弊成为的天阶四层,这也是佛门高手为什么这么多的原因,人家有后台能作弊。但是说实话他这种天阶四层在所有天阶四层的武者中是垫底的存在。

    但是即便是如此,也不可能直接被楚云的领域碾压,言明立刻把所有原因都归结为楚云身上的宝物,他不光不惊惧反而更是贪婪了。

    言明一进入其中,楚云的魔源杀气就连绵不绝的开始了进攻,楚云并没有立刻出手,而是想试试言明的手段。

    言明立刻清醒了过来,他盘膝而坐,身上佛光大盛,不断地抵御着楚云的魔源杀气,哪怕是魔源杀气再诡异的角度,再密集的进攻,都拿着言明的佛光没有一点办法。

    楚云觉得魔源杀气根本突破不了言明的佛光,也不迟疑,立刻就准备亲自动手,他直接拿出了摩天赤血戟,银白色长戟在楚云的魔源杀气催动下,迅速的变为了原来的暗红色。

    “死。”楚云突然出现在了言明的身后,摩天赤血戟狂暴的朝着言明劈了过去。

    只见言明佛光再次大盛,整个人如同变为了一个金人,他从自己乾坤囊直接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条赤金色的长棍,也不转身,直接倒背着格挡了过去。

    哐当,言明整个人被击飞了出去,楚云虽然没有开启战神诀,但是身体力量也完全不容小视,言明也没想到楚云看起来娇滴滴的一个小娘子模样,竟然内外双修,不过这诡异的魔功厉害无比,还练了外家功夫,因此好没准备之下,直接就被斜着砸到了地下,楚云的力量何其巨大,言明直接砸出了一个极深的大坑。

    楚云不等言明出来,就直接跟着言明跳了进去,楚云不能让言明出了自己的魔源领域,因为在魔源领域内,自己几乎就是无所不能的。

    言明大喝一声,直接朝着自己身边的泥土狠狠的抽了一棍,一块巨大无比的地面被抽向了楚云,楚云魔源赤血戟飞速的旋转起来,整个人直接穿过了这一块地面杀向了言明。

    言明浑身佛光的跟楚云斗了起来,虽然楚云在魔源领域之内,但是魔源杀气根本拿言明的佛光没有办法。但是楚云却依靠着魔源领域完全压制了言明,毕竟魔源领域内,楚云就相当于在主场作战,一个念头就能让自己出现在言明意想不到的地方。

    言明的棍法果然不俗,竟然跟施展了《奔雷戟法》的楚云在地底斗了个奇虎相当,两个人完全在地底作战,整个地面不断地龟裂塌陷,如同地震一样。两个人斗到哪里,哪里就一片狼藉,方圆千里的一切都被摧毁了。

    楚云开始压着言明,毕竟是在自己的领域之内,但是两个人打了一天一夜,言明竟然搬回了劣势,两个人现在几乎平手,谁也奈何不了谁。要不是楚云不舍得自己在领域内的优势,楚云都想换另一种武功了。

    楚云在魔源领域之内,只能施展魔源百花杀和外家功夫,根本就无法施展其他属性的内力,如果自己施展其他属性的内力,那么魔源领域就会消失,这样一来,情况就反了过来,言明可以开启领域,自己就只能被动挨打了。

    楚云也没想到自己诸多底牌,竟然无法完美的施展,反而有些畏手畏脚的,还是战斗经验太少了。

    “小娘子,你手段都用光了吧,该看我的了。”言明狂笑一声,直接祭出了一个圆珠,楚云抬眼看去,这圆珠竟然像是骨头做的,难道这是舍利子?

    之间言明的佛光暴涨了起来,竟然隐隐的有要挣脱楚云魔源领域的兆头,楚云大喝一声,整个人再次压了上去,魔源赤血戟搅动着无数的土石,杀向了言明,楚云想打断言明和舍利子的联系。这枚舍利子如同法宝一样,显然能为言明的实力增幅,现在言明和自己就相当,如果言明实力大增,自己岂不是马上陷入下风?

    “哈哈,晚了,小娘子手段真是不凡,不过你是刚刚掌握领域吧,竟然不切断贫僧和天地灵气的联系,让本座彻底摸清楚了你的武功路数,现在就让你领教下本佛爷的手段。”言明说完楚云脸色一沉,这个言明不说,楚云真的没有注意这一点,自己领域内,自己完全可以以魔源杀气把所有的天地灵气排斥出去,而楚云和言明战斗一天一夜竟然任由言明吸收天地灵气,这真是失败的很。

    就在楚云准备亡羊补牢的时候,在言明头顶呲溜呲溜转的舍利子竟然爆了,楚云也震惊了,你这是什么意思?瞬间楚云就感觉自己的魔源领域剧烈的收缩了起来,在魔源领域内飘游不定的魔源杀气如同海水倒灌一样的朝着楚云的体内涌来。

    “哈哈哈,小娘子不要怪贫僧心狠,这是一位掌握了时间法则中极其稀少的回溯法则的大宗师圣僧的舍利子,是贫僧花费了几百年的成就值才换来的,专门破对手的领域。能够让领域不受控制的返回自己的体内,并且携带着周围的天地灵气,足以把任何天阶中期高手撑爆。等小娘子死后,你手里的宝物就成了贫僧的了,本座已经等不及看看,能让你以天阶三层施展出领域的宝物到底是什么了,希望不要让本座失望。”言明站在楚云不远处看着楚云浑身膨胀,脸色难受的大笑道。

    他显然是对舍利子信心十足,根本没有出手直接杀死楚云的想法,而是在看戏一样,看到楚云难受,这反而让他更兴奋。他甚至从乾坤囊拿出了一个凳子和一些吃食,满足的看着楚云受苦。这爱好当真是让人无语。

    一般武者争斗,一方落败,胜者都会去直接解决败者,除了那些心里十分变态的魔道武者,基本上没有人以折磨对手为乐,但是这个和尚,身为出家人,竟然行为跟魔门差不多,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何为佛,何为魔,佛魔本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