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兄莫怕,这佛像后面是一个小型挪移阵,肯定是我的魂灯暗弱,上面派人来查看了,没事的。”楚云听完心里一惊,大门派果然不凡啊,这挪移阵的作用就不说了,把三州每一个郡、县、乡镇都联系在了一起,能够做到随时支援,这统治几乎密不透风。

    但是这手段楚云见多了,不至于吃惊,关帝门每个郡县也有挪移阵,不过就是没架设到乡镇罢了。最让楚云吃惊的是释厄寺竟然有魂灯,这东西就代表着宗门每一个人的生命安全,魂灯亮着说明安慰没事,魂灯灭了,就说明有人死了,释厄寺肯定会派人查勘,竟然连澄海这种地阶一层的都有,这就惊人了,要知道释厄寺地阶弟子何止十万,十几万魂灯,估计能让一般门派破产了,楚云对是释厄寺的底蕴有了新的认识。

    很快三位地阶后期的和尚就从佛像后面走了出来,三个人一出来就看到了楚云和澄海,他们立刻把楚云围了起来。

    “三位师兄莫急,云兄弟是我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我早就死了。”澄海连忙解释,三个和尚的敌意少了许多,但是还是有两个人一左一右的防备着楚云,而那一个地阶九层面目凶恶的和尚走到了澄海身边检查了起来,释厄寺对外怎么样暂且不说,但是对内还是很不错的,看得出来他们很在意澄海的死活。

    此人扶着澄海离开了这间屋子,楚云虽然不满这和尚把自己当成贼防备着,但是还是没有轻举妄动,毕竟释厄寺跟关帝门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上的对手,惹怒了关帝门,离开石坪州就好了,但是惹怒了释厄寺,估计整个乾蓝冰域也没有藏身之地。

    就算是现在楚云不是自己的本来面目,甚至连名字都是假的,但是能少点麻烦就少点麻烦,但是足足半个时辰,楚云都没有见到澄海出现,楚云心里突然感觉不妙了起来。

    自己虽然救了澄海,但是澄海被徒弟打伤,这也是个丑闻,被自己这个外人知道了,释厄寺如果要想不传出去,肯定要灭口。

    就在楚云准备离开的时候,大殿的门被推开了,澄海满脸愧疚的跟着那个地阶九层的和尚身后,不用澄海开口楚云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成真了。

    “云施主,你救了澄海师弟,我等对你十分感激,想要邀请你去县里住个十年八载,也算是尽一下我们的地主之谊如何?”领头的和尚语气中根本没有商量的意思,楚云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

    “澄海,我们相交三十年,在下又救了你,难道你就是如此报答自己的恩人的?我估计跟他们走了,就回不来了吧。”楚云语气里满是嘲讽。

    “哼,给脸不要脸,既然你不识好歹,那么贫僧就只能施展手段降妖伏魔了。”和尚脸色狰狞了起来,哪里还有一点佛门子弟的慈悲,整个人反而更像妖魔。

    “澄海,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楚云脸上丝毫没有慌张,转头看向澄海。

    澄海面露尴尬,都不敢跟楚云对视,许久才吐出了一句话来:“云老弟,人在世间都是受苦的,你早点前去西方极乐世界,也算是福报。”

    楚云听到澄海的话哈哈笑了起来,“长见识了,真长见识了。”

    楚云突然出手拍向了正面实力最高的地阶九层的和尚,他显然虽然有防备,但是怎么可能比上楚云的速度。一道寒冰真气引动了天地灵气,直接把此人冻毙了。此人竟然连一招都没用出来,楚云也不废话,很快就对着另外两人出手了,他们璀璨的金色护身真气,在楚云寒冰真气面前,如同纸糊的,两个人被冻在了坚冰之中,脸上还带着震恐的神色。

    “没想到云兄弟竟然是天阶武者,可惜可惜啊,阿弥陀佛。”澄海竟然直接选择了自杀,倒是果决。楚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快速来到了佛像后面的挪移阵,在真实之眼下,挪移阵的结构清晰可见,楚云飞快的破坏了挪移阵,然后飞身而出,直接凌空遁走了。

    楚云刚刚出了庙宇,整个庙宇就慢慢的被延绵的坚冰覆盖,砰地一声,偌大的寺庙全部化为了尘埃,这个时候楚云已经跑出去数百里了。

    楚云已经来到了昌州和朗州的边界,这里山高林密,很多高峰就是楚云都不敢攀登,这些高达数万丈的高峰顶上温度低到难以想象,比起乾蓝冰寒都不差,而晴明灯也没用,所以人迹罕至,基本上没人去找死。而且还会时不时的产生一种飓风,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谁也不知道会在哪出现,这种飓风能把人削骨刮皮,眼巧了宗师武者都逃不掉。

    所以两个州之间的通道只有区区三条,两条是挪移阵,掌握在释厄寺的手里,一条是恶人谷,这里聚集着一些十恶不赦的匪徒,一些惹了大祸的天阶武者也藏身其中,算是个三不管地带。楚云上一次就是从这里进入昌州的,楚云直接凌空滑翔,天阶的实力毫不掩饰,所以没人招惹,楚云也没停留直接离开了。但是这一次楚云却不准备走这里,而是反其道行之,准备从挪移阵离开。

    那群释厄寺的人是地头蛇,自己一路没有隐藏踪迹,目标正在朝着恶人谷方向前进的,以己度人,他们肯定会在恶人谷设下埋伏,而且自己天阶实力暴露,恶人谷哪里估计最少也要数位天阶,这些和尚的手段可不好对付。

    楚云很快身材一变,就变成了一个相貌平平的地阶中期女子,楚云外家功夫到了天阶,这也算是新得到的一个能力,就是完全掌控自己的身体,比起以前只能粗浅的改变外形,现在不可同日而语,这比起所有易容术都精妙得多。

    楚云不紧不慢的在官道上赶路,速度也是地阶中期的速度,很快就遇到了一个商队,楚云跟了一会确定他们是前往朗州的,于是就上前去商量让他们带自己一程。

    商队的主人是朗州魔衣门的人,这个门派是朗州比较大的一个门派,在朗州排名第四,虽然名字里有个魔字,但是却是名门正派,形式也光明磊落,只是当年创派始祖被称为魔衣尊者,所以被叫做魔衣门,而现在这个魔衣尊者应该成为了魔衣尊上了。这个魔衣尊者据说有一间百变宝衣,被人称为魔衣,并非魔门。

    商队的领头之人是一个天阶初期的老者,看到楚云的实力只是地阶中期,又是一个女子,也就答应了。毕竟商队里地阶中期以上的武者有数百人,还怕一个小女子?

    楚云也就进入了车队,他表现的跟普通女人一样,手脚勤快,帮着车队做些小事,很快就赢得了认可,车队估计有四五天就能到最近的一处挪移阵,他们也被数队和尚盘查了几次,但是楚云早就准备好了自己的路引,再说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地阶中期的女子会是那个杀人凶手。

    楚云的变身术和龟息功一起用出来,楚云觉得就是宗师武者也看不透。唯一让楚云无语的是,自己竟然被人看上了,一个地阶七层的魔衣门弟子经常围着自己打转,楚云实在没想到自己这幅纵容还能被人看上,也是无语了。

    楚云并不知道地阶武者的女子比起男子来多么的稀少,不管哪个世界,女人都是弱势群体,往往十个地阶中,女人只能占三个,甚至更少。楚云显露自己是地阶中期,实力并不弱,因此被人看上也不算是奇怪。毕竟一般地阶武者只能娶个人境的女人为妻,还要男子均出资源,帮她修炼,而且还说不定打了水漂,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晋级地阶的。所以直接娶一个地阶武者相互扶持,这才是最好的方案。

    楚云不冷不热的敷衍着这个家伙,倒是打听出不少朗州的消息。自己的师傅火灵恨真的死了,这是关帝门亲口宣扬出来的,据魔衣门的人说,当时关帝门的周尊上和火灵门余孽火尊上大战十几天,然后就发生了大爆炸,两个人交战之处数千百里都炸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甚至余波波及到了十万里之外,被连累的人不知凡几,后来关帝门就开始大肆宣扬火灵门彻底被消灭了。

    楚云听到这个消息虽然有了心理准备,而且跟火灵恨只认识了一天,也没什么深交,但是心里还是十分难过,毕竟他是自己以天师之礼拜的师傅,而且不管他到底怎么想的,对自己的帮助却是实打实的。

    不过听这个人的意思,火灵门的最后的那些弟子倒是没有被关帝门的发现,否则早就大肆宣扬了起来,楚云也松了口气,他可不想这些自己已经认定的小弟被人杀了,怎么说也有两个天阶武者。

    越到两州之间的关卡和尚越多,而且境界越来越高,楚云看到了好几个天阶的和尚注视着每一个经过的人,楚云不动声色的待在车队之中,对于自己的变化之术还是很自信的,那个打自己主意的魔衣门弟子在自己周围跑前跑后的安慰着自己,竟然还想拉自己的手,楚云差点没一巴掌呼过去。

    释厄寺果然团结,自己不过就是杀死了几个地阶的和尚,怎么说也是个天阶武者,一般门派遇到这种事都算了,毕竟惹上一个天阶的对手,还是很麻烦的。但是释厄寺偏不,光这一点就能看出释厄寺的气魄,你杀我的人,我必杀你,对外是霸道,对内却可以看出对自己弟子的爱护。

    一行人到了关卡之外,这里有一个中型的挪移阵,可以穿越两州之间的高山,到底朗州。楚云有些好奇,凭借释厄寺的实力,为什么不去占据朗州这块肥肉,沧浪门没办法插手,因为距离朗州太远,但是释厄寺如果出手,却没有问题。

    楚云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经过了一次次的检查,楚云这么做也是为了自保,毕竟自己有真实之眼能够看破别人心思,难保这群和尚没有异能,楚云不去想自己的身份,反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就算是被人看破心思,也不会发现自己。

    终于轮到他们进关了,这关卡做的就跟寺庙一样,高大的庙门外排着几百人的队伍,这群人都是进关的,楚云抬头看去,庙门内赫然是一座金灿灿的佛像,这佛像高约一丈,楚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佛,但是心里总有感觉它是在看着自己。

    很快轮到自己了,楚云把龟息功运转到了最大,然后保持心思空灵,往里面走去,当楚云经过的时候,两个和尚把目光看向楚云,楚云心里一紧,然后尽可能的装成坦荡的样子。

    “好材料啊,心灵竟然十分如此纯净,是个修佛的好材料,可惜啊,我释厄寺不收女弟子。”两个人看向楚云,声音也没有掩饰,一字不落的穿到了楚云的耳朵。楚云微笑的看向两人,然后双手合十做了个敬礼,两个和尚都是天阶中期的,他们也微笑着还了一礼。

    楚云回过头去,继续维持着心思的空灵,不需要猜测,楚云就知道这尊佛像有问题,很可能能看破人心。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挪移阵所在的大殿,楚云没敢使用真实之眼也不敢用神识查勘,但是光凭感觉,楚云就感受得到里面有一股巨大的威胁,楚云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进去,但是这地方起码有五位天阶武者,自己突然要走,岂不是更惹人怀疑?如果自己真的暴露,自己真就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

    楚云只能硬着头皮的往里走去,刚一进入楚云就看到了一位留着长长眉毛的老僧,这个老僧的脸如同被利刃割伤,留下了一道道疤痕,连面貌都看不出来了,不光楚云,其他的人也都如同见了鬼一样的表情。

    其实楚云震惊的不是老僧的相貌,毕竟楚云见过比他惨得多的,而是震惊于老僧的实力,这妥妥的是一位宗师级的高手啊,虽然不如自己的师傅火灵恨,但是也是宗师中期的修为,一身浩瀚如海的元气,给人巨大的压力。

    “咦?”老僧突然睁开了眼,把所有看向他的人吓了一跳,一群人都感应得到老僧的修为远高于他们,他们盯着老僧看是很不礼貌的,因此慌忙的低下了头。

    老僧目光正看向楚云,楚云感觉浑身发热,仿佛被老僧看透一样,楚云连忙坐了个老僧绝没想到的动作,就是护住了自己高高耸起的胸部。

    老僧面露尴尬,顿时收回了目光,但是却看起来很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惜啊,如果是个男子,我释厄寺又添一佛子。”说完就闭上了眼,楚云心里长长松了口气,他刚才护住胸的动作是故意的,要不然让一个宗师级高手继续看下去,说不定就能看出点什么,楚云可不想如此,在一个宗师级高手面前逃命,那是想也不要想的。

    楚云很顺利的交了灵币上了挪移阵,当然是他自己付的钱,那个看向自己的地阶七层男子也不舍得花这么高的前给楚云,楚云毕竟没答应他。挪移阵一闪就启动了,楚云心里大松了一口气,就在挪移阵启动之后,老僧突然站了起来。

    “不对,刚才那个女子有问题,她根本不是地阶武者,给我传信给言明和言悔,给本座把刚才的女子带回来。”就在楚云消失的那一刻,老僧就从挪移阵传送楚云的微弱能量波动上面看出了楚云的真实境界。《龟息功》能够帮助楚云掩饰境界,但是却只是把体内的能量藏起了,并不是消失了,而挪移阵是根据每个人的实力使用能量的,但是这种细微的差距,不是宗师级高手这种对力量十分敏感的高手时难以发现的,因此才会有了这一幕。

    楚云当时怀疑为什么释厄寺不去占据朗州,就是因为这些挪移阵承受不了宗师级武者,甚至天阶后期武者也承受不住,最多只能传送天阶五层的武者,所以释厄寺根本无法大规模调动人手,光凭天阶和地阶武者怎么可能占领朗州?朗州有几个门派也是有宗师级高手的。

    而从恶人谷运兵更是扯淡,那里比起朗州更凶恶,虽然没人知道,但是释厄寺的人却知道那里藏着一位多么可怕的人物,释厄寺根本不敢招惹。楚云如果从恶人谷走,绝不会遭受到释厄寺的大规模阻拦,当然楚云不可能知道这么隐秘的消息,但是万幸楚云凭借变身之法和龟息功混了过去,至于天阶武者的拦截,楚云害怕嘛?